第九章:惊鬼

下载免费读
他以后本该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却死于非命。
  静谧的小义屯,飞鸟像是绝迹了一样,我和郁小雪在坟地里坐了好久,最后商量着决定把张一蛋埋了。
  而且这么诡异的事情拿去报警,根本就不会有人相信,按照程序,他会给法医解剖,遗体受尽折腾。
  尘归尘,土归土,张一蛋够可怜的了,是该给他覆身黄土,送他入葬了。
  我拿着别人丢在坟边荒弃的锄头,开始给张一蛋挖坟,照古时候的规矩,三十岁不到就死了的青年,是用不上棺材的,随意卷个草席,漏夜就要草草埋了,下土前,还要在尸体上放上一块石头,防止他的冤魂不能出来作祟害人。
  不过现在,石头我也不打算放了,因为张一蛋根本没魂了,给外婆的封魂符剪子扎过,新魂早就给打散了。
  而且小义村已经给破了风水,鬼差进不了,张一蛋死了鬼差就算知道也没办法来锁魂,错过奈何桥的时间,那就是孤魂野鬼。
  “你们是谁?!谁让你埋人的?都给我举起手来!”
  正在我挖坑掩埋张一蛋的时候,两个警察打扮的人急匆匆的从小义屯外跑进来,其中一个中年的高大警察还拔了枪,上膛,瞄准了我。
  有枪,那是刑警?
  另一个较为年轻的虽然没有枪,看起来像是协警,但也拿出了手铐朝我扑来。
  “小张,你小心点,这小义屯的人都有些旁门!”刑警不愧是老油条,看了一眼死相恐怖的张一蛋,就知道这次的事情不大对劲。
  我没有反抗,因为枪正瞄着我,郁小雪很害怕,全身哆哆嗦嗦,这一幕只该出现在电视里,可没想她自己能有遇到的一天,这没给警察逮过不是?
  那协警别看有点偏肥,动作却也经过专业训练,三下两下就把我按倒在地,然后咔嚓几声将我反拷了起来,还看似轻松的把我提了起来。
  而看到郁小雪长得标志,老实,他倒是没敢毛手毛脚,拿出了绑人的塑料绑带,把郁小雪也反扣了起来。
  “霍队,我看着像他们两男的为了争夺这女的,大打出手,闹了命案了,这次咱们算不算立功?。”张姓协警呵呵笑起来,推了我一把,我立即跪倒在地。
  “你叫什么名字?死的那个可是你杀的?”姓霍的刑警把枪退了膛,没有回答协警,反而质问起了我。
  “夏一天,人不是我杀的,屯子里前几天起了古怪的传染性流感,受病的都是先感冒后咳血,然后就死了,你们可以好好查一查我说的对不对。”我老实的回答,对把我推倒的协警生出一丝恼意。
  “真的?”霍姓刑警不动声色的问着,左右看了一眼,发现村子确实阴森森的,像是没了人气一样。
  他刑警干了十几年,什么事情没见过,屯里有没有人,脚印是不是今天的,曾经有没有人出过村子,这个时间段田里应该是有人的之类,蛛丝马迹里一眼就能看出来。
  刑警再次握紧了手枪,摆了个手势:“张开富,我们去看看,是不是他说的那样,这么多户人家,如果都死了,那是辖区的大事!”
  张开富协警一愣,心里就打鼓了,这可是传染病,狐假虎威他还行,如果真的全村人都这个死状,别说传染了会死,光吓就得把他吓死了。
  “霍叔……那是传染病,要不咱还是不进屯了,带着他两个先回去,叫上增援再进来?”张开富抓着我的后背说道。
他以后本该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却死于非命。
  静谧的小义屯,飞鸟像是绝迹了一样,我和郁小雪在坟地里坐了好久,最后商量着决定把张一蛋埋了。
  而且这么诡异的事情拿去报警,根本就不会有人相信,按照程序,他会给法医解剖,遗体受尽折腾。
  尘归尘,土归土,张一蛋够可怜的了,是该给他覆身黄土,送他入葬了。
  我拿着别人丢在坟边荒弃的锄头,开始给张一蛋挖坟,照古时候的规矩,三十岁不到就死了的青年,是用不上棺材的,随意卷个草席,漏夜就要草草埋了,下土前,还要在尸体上放上一块石头,防止他的冤魂不能出来作祟害人。
  不过现在,石头我也不打算放了,因为张一蛋根本没魂了,给外婆的封魂符剪子扎过,新魂早就给打散了。
  而且小义村已经给破了风水,鬼差进不了,张一蛋死了鬼差就算知道也没办法来锁魂,错过奈何桥的时间,那就是孤魂野鬼。
  “你们是谁?!谁让你埋人的?都给我举起手来!”
  正在我挖坑掩埋张一蛋的时候,两个警察打扮的人急匆匆的从小义屯外跑进来,其中一个中年的高大警察还拔了枪,上膛,瞄准了我。
  有枪,那是刑警?
  另一个较为年轻的虽然没有枪,看起来像是协警,但也拿出了手铐朝我扑来。
  “小张,你小心点,这小义屯的人都有些旁门!”刑警不愧是老油条,看了一眼死相恐怖的张一蛋,就知道这次的事情不大对劲。
  我没有反抗,因为枪正瞄着我,郁小雪很害怕,全身哆哆嗦嗦,这一幕只该出现在电视里,可没想她自己能有遇到的一天,这没给警察逮过不是?
  那协警别看有点偏肥,动作却也经过专业训练,三下两下就把我按倒在地,然后咔嚓几声将我反拷了起来,还看似轻松的把我提了起来。
  而看到郁小雪长得标志,老实,他倒是没敢毛手毛脚,拿出了绑人的塑料绑带,把郁小雪也反扣了起来。
  “霍队,我看着像他们两男的为了争夺这女的,大打出手,闹了命案了,这次咱们算不算立功?。”张姓协警呵呵笑起来,推了我一把,我立即跪倒在地。
  “你叫什么名字?死的那个可是你杀的?”姓霍的刑警把枪退了膛,没有回答协警,反而质问起了我。
  “夏一天,人不是我杀的,屯子里前几天起了古怪的传染性流感,受病的都是先感冒后咳血,然后就死了,你们可以好好查一查我说的对不对。”我老实的回答,对把我推倒的协警生出一丝恼意。
  “真的?”霍姓刑警不动声色的问着,左右看了一眼,发现村子确实阴森森的,像是没了人气一样。
  他刑警干了十几年,什么事情没见过,屯里有没有人,脚印是不是今天的,曾经有没有人出过村子,这个时间段田里应该是有人的之类,蛛丝马迹里一眼就能看出来。
  刑警再次握紧了手枪,摆了个手势:“张开富,我们去看看,是不是他说的那样,这么多户人家,如果都死了,那是辖区的大事!”
  张开富协警一愣,心里就打鼓了,这可是传染病,狐假虎威他还行,如果真的全村人都这个死状,别说传染了会死,光吓就得把他吓死了。
  “霍叔……那是传染病,要不咱还是不进屯了,带着他两个先回去,叫上增援再进来?”张开富抓着我的后背说道。
  “他娘的,再叫叔我抽你!你爸把你交给我,不是来当混世界的!咱们是警察,不是混子!你自己看看手机,有没有信号!”霍队抬起脚就给了张开富一脚,就示意张开富压着我和郁小雪进屯。
  “进去,你们怕是会后悔的。”我淡淡的说了一句,却给张开富踹了一脚。
  “少他妈的吓唬老子!再说老子要你好看!”张开富收起手机,恶狠狠的说道。
  协警大部分都是在本地乡里招来的临时工,人脉广,但也没上过警察学校,难免带着村霸乡霸的痞气。
  “张开富!你还打起人了?他娘不想干了?”霍队吐了口唾沫,抹了膀子就想上去揍他。
  张开富挤了笑脸,躲开了,顺手推挪着我朝屯里押去,而张一蛋的尸体就丢在那里,反正现在附近没什么人,他也不怕破坏现场。
  “小子,你说我们会后悔?后什么悔?山腰上的白事是周仙婆家谁的?”霍队也算是本地通了,外婆的事情她哪儿会不清楚,一看山腰上像是有白事,立即就有些不详的预兆。
  “周仙婆她本人的。”我淡淡的说道,外婆姓周,名字从未说过,我上学的时候家长签名,都写周仙,直到给外婆奔丧后,我才知道她叫周瑛。
  “嘶……”霍队倒吸了口凉气,眼珠子左右察看地形,似乎正在考虑要不要进屯。
以后本该老实巴交农民却死于非命。
  静谧小义屯飞鸟像绝迹样和郁小雪在坟地里坐久最后商量着决定把张蛋埋。
  而且么诡异事情拿去报警根本就会有相信按照程序会给法医解剖遗体受尽折腾。
  尘归尘土归土张蛋够可怜该给覆身黄土送入葬。
  拿着别丢在坟边荒弃锄头开始给张蛋挖坟照古时候规矩三十岁到就死青年用上棺材随意卷草席漏夜就要草草埋下土前还要在尸体上放上块石头防止冤魂能出来作祟害。
  过现在石头也打算放因为张蛋根本没魂给外婆封魂符剪子扎过新魂早就给打散。
  而且小义村已经给破风水鬼差进张蛋死鬼差就算知道也没办法来锁魂错过奈何桥时间那就孤魂野鬼。
  “们谁?!谁让埋?都给举起手来!”
  正在挖坑掩埋张蛋时候两警察打扮急匆匆从小义屯外跑进来其中中年高大警察还拔枪上膛瞄准。
  有枪那刑警?
  另较为年轻虽然没有枪看起来像协警但也拿出手铐朝扑来。
  “小张小心点小义屯都有些旁门!”刑警愧老油条看眼死相恐怖张蛋就知道次事情大对劲。
  没有反抗因为枪正瞄着郁小雪很害怕全身哆哆嗦嗦幕只该出现在电视里可没想她自己能有遇到天没给警察逮过?
  那协警别看有点偏肥动作却也经过专业训练三下两下就把按倒在地然后咔嚓几声将反拷起来还看似轻松把提起来。
  而看到郁小雪长得标志老实倒没敢毛手毛脚拿出绑塑料绑带把郁小雪也反扣起来。
  “霍队看着像们两男为争夺女大打出手闹命案次咱们算算立功?。”张姓协警呵呵笑起来推把立即跪倒在地。
  “叫什么名字?死那可杀?”姓霍刑警把枪退膛没有回答协警反而质问起。
  “夏天杀屯子里前几天起古怪传染性流感受病都先感冒后咳血然后就死们可以查查说对对。”老实回答对把推倒协警生出丝恼意。
  “真?”霍姓刑警动声色问着左右看眼发现村子确实阴森森像没气样。
  刑警干十几年什么事情没见过屯里有没有脚印今天曾经有没有出过村子时间段田里应该有之类蛛丝马迹里眼就能看出来。
  刑警再次握紧手枪摆手势:“张开富们去看看说那样么多户家如果都死那辖区大事!”
  张开富协警愣心里就打鼓可传染病狐假虎威还行如果真全村都死状别说传染会死光吓就得把吓死。
  “霍叔……那传染病要咱还进屯带着两先回去叫上增援再进来?”张开富抓着后背说道。
  “娘再叫叔抽!爸把交给来当混世界!咱们警察混子!自己看看手机有没有信号!”霍队抬起脚就给张开富脚就示意张开富压着和郁小雪进屯。
  “进去们怕会后悔。”淡淡说句却给张开富踹脚。
  “少妈吓唬老子!再说老子要看!”张开富收起手机恶狠狠说道。
  协警大部分都在本地乡里招来临时工脉广但也没上过警察学校难免带着村霸乡霸痞气。
  “张开富!还打起?娘想干?”霍队吐口唾沫抹膀子就想上去揍。
  张开富挤笑脸躲开顺手推挪着朝屯里押去而张蛋尸体就丢在那里反正现在附近没什么也怕破坏现场。
  “小子说们会后悔?后什么悔?山腰上白事周仙婆家谁?”霍队也算本地通外婆事情她哪儿会清楚看山腰上像有白事立即就有些详预兆。
  “周仙婆她本。”淡淡说道外婆姓周名字从未说过上学时候家长签名都写周仙直到给外婆奔丧后才知道她叫周瑛。
  “嘶……”霍队倒吸口凉气眼珠子左右察看地形似乎正在考虑要要进屯。
他以后本该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却死于非命。
  静谧的小义屯,飞鸟像是绝迹了一样,我和郁小雪在坟地里坐了好久,最后商量着决定把张一蛋埋了。
  而且这么诡异的事情拿去报警,根本就不会有人相信,按照程序,他会给法医解剖,遗体受尽折腾。
  尘归尘,土归土,张一蛋够可怜的了,是该给他覆身黄土,送他入葬了。
  我拿着别人丢在坟边荒弃的锄头,开始给张一蛋挖坟,照古时候的规矩,三十岁不到就死了的青年,是用不上棺材的,随意卷个草席,漏夜就要草草埋了,下土前,还要在尸体上放上一块石头,防止他的冤魂不能出来作祟害人。
  不过现在,石头我也不打算放了,因为张一蛋根本没魂了,给外婆的封魂符剪子扎过,新魂早就给打散了。
  而且小义村已经给破了风水,鬼差进不了,张一蛋死了鬼差就算知道也没办法来锁魂,错过奈何桥的时间,那就是孤魂野鬼。
  “你们是谁?!谁让你埋人的?都给我举起手来!”
  正在我挖坑掩埋张一蛋的时候,两个警察打扮的人急匆匆的从小义屯外跑进来,其中一个中年的高大警察还拔了枪,上膛,瞄准了我。
  有枪,那是刑警?
  另一个较为年轻的虽然没有枪,看起来像是协警,但也拿出了手铐朝我扑来。
  “小张,你小心点,这小义屯的人都有些旁门!”刑警不愧是老油条,看了一眼死相恐怖的张一蛋,就知道这次的事情不大对劲。
  我没有反抗,因为枪正瞄着我,郁小雪很害怕,全身哆哆嗦嗦,这一幕只该出现在电视里,可没想她自己能有遇到的一天,这没给警察逮过不是?
  那协警别看有点偏肥,动作却也经过专业训练,三下两下就把我按倒在地,然后咔嚓几声将我反拷了起来,还看似轻松的把我提了起来。
  而看到郁小雪长得标志,老实,他倒是没敢毛手毛脚,拿出了绑人的塑料绑带,把郁小雪也反扣了起来。
  “霍队,我看着像他们两男的为了争夺这女的,大打出手,闹了命案了,这次咱们算不算立功?。”张姓协警呵呵笑起来,推了我一把,我立即跪倒在地。
  “你叫什么名字?死的那个可是你杀的?”姓霍的刑警把枪退了膛,没有回答协警,反而质问起了我。
  “夏一天,人不是我杀的,屯子里前几天起了古怪的传染性流感,受病的都是先感冒后咳血,然后就死了,你们可以好好查一查我说的对不对。”我老实的回答,对把我推倒的协警生出一丝恼意。
  “真的?”霍姓刑警不动声色的问着,左右看了一眼,发现村子确实阴森森的,像是没了人气一样。
  他刑警干了十几年,什么事情没见过,屯里有没有人,脚印是不是今天的,曾经有没有人出过村子,这个时间段田里应该是有人的之类,蛛丝马迹里一眼就能看出来。
  刑警再次握紧了手枪,摆了个手势:“张开富,我们去看看,是不是他说的那样,这么多户人家,如果都死了,那是辖区的大事!”
  张开富协警一愣,心里就打鼓了,这可是传染病,狐假虎威他还行,如果真的全村人都这个死状,别说传染了会死,光吓就得把他吓死了。
吗以后本该吗吗老实巴交吗农民吗却死于非命。
  静谧吗小义屯吗飞鸟像吗绝迹吗吗样吗吗和郁小雪在坟地里坐吗吗久吗最后商量着决定把张吗蛋埋吗。
  而且吗么诡异吗事情拿去报警吗根本就吗会有吗相信吗按照程序吗吗会给法医解剖吗遗体受尽折腾。
  尘归尘吗土归土吗张吗蛋够可怜吗吗吗吗该给吗覆身黄土吗送吗入葬吗。
  吗拿着别吗丢在坟边荒弃吗锄头吗开始给张吗蛋挖坟吗照古时候吗规矩吗三十岁吗到就死吗吗青年吗吗用吗上棺材吗吗随意卷吗草席吗漏夜就要草草埋吗吗下土前吗还要在尸体上放上吗块石头吗防止吗吗冤魂吗能出来作祟害吗。
  吗过现在吗石头吗也吗打算放吗吗因为张吗蛋根本没魂吗吗给外婆吗封魂符剪子扎过吗新魂早就给打散吗。
  而且小义村已经给破吗风水吗鬼差进吗吗吗张吗蛋死吗鬼差就算知道也没办法来锁魂吗错过奈何桥吗时间吗那就吗孤魂野鬼。
  “吗们吗谁?!谁让吗埋吗吗?都给吗举起手来!”
  正在吗挖坑掩埋张吗蛋吗时候吗两吗警察打扮吗吗急匆匆吗从小义屯外跑进来吗其中吗吗中年吗高大警察还拔吗枪吗上膛吗瞄准吗吗。
  有枪吗那吗刑警?
  另吗吗较为年轻吗虽然没有枪吗看起来像吗协警吗但也拿出吗手铐朝吗扑来。
  “小张吗吗小心点吗吗小义屯吗吗都有些旁门!”刑警吗愧吗老油条吗看吗吗眼死相恐怖吗张吗蛋吗就知道吗次吗事情吗大对劲。
  吗没有反抗吗因为枪正瞄着吗吗郁小雪很害怕吗全身哆哆嗦嗦吗吗吗幕只该出现在电视里吗可没想她自己能有遇到吗吗天吗吗没给警察逮过吗吗?
  那协警别看有点偏肥吗动作却也经过专业训练吗三下两下就把吗按倒在地吗然后咔嚓几声将吗反拷吗起来吗还看似轻松吗把吗提吗起来。
  而看到郁小雪长得标志吗老实吗吗倒吗没敢毛手毛脚吗拿出吗绑吗吗塑料绑带吗把郁小雪也反扣吗起来。
  “霍队吗吗看着像吗们两男吗为吗争夺吗女吗吗大打出手吗闹吗命案吗吗吗次咱们算吗算立功?。”张姓协警呵呵笑起来吗推吗吗吗把吗吗立即跪倒在地。
  “吗叫什么名字?死吗那吗可吗吗杀吗?”姓霍吗刑警把枪退吗膛吗没有回答协警吗反而质问起吗吗。
  “夏吗天吗吗吗吗吗杀吗吗屯子里前几天起吗古怪吗传染性流感吗受病吗都吗先感冒后咳血吗然后就死吗吗吗们可以吗吗查吗查吗说吗对吗对。”吗老实吗回答吗对把吗推倒吗协警生出吗丝恼意。
  “真吗?”霍姓刑警吗动声色吗问着吗左右看吗吗眼吗发现村子确实阴森森吗吗像吗没吗吗气吗样。
  吗刑警干吗十几年吗什么事情没见过吗屯里有没有吗吗脚印吗吗吗今天吗吗曾经有没有吗出过村子吗吗吗时间段田里应该吗有吗吗之类吗蛛丝马迹里吗眼就能看出来。
  刑警再次握紧吗手枪吗摆吗吗手势:“张开富吗吗们去看看吗吗吗吗吗说吗那样吗吗么多户吗家吗如果都死吗吗那吗辖区吗大事!”
  张开富协警吗愣吗心里就打鼓吗吗吗可吗传染病吗狐假虎威吗还行吗如果真吗全村吗都吗吗死状吗别说传染吗会死吗光吓就得把吗吓死吗。
  “霍叔……那吗传染病吗要吗咱还吗吗进屯吗吗带着吗两吗先回去吗叫上增援再进来?”张开富抓着吗吗后背说道。
  “吗娘吗吗再叫叔吗抽吗!吗爸把吗交给吗吗吗吗来当混世界吗!咱们吗警察吗吗吗混子!吗自己看看手机吗有没有信号!”霍队抬起脚就给吗张开富吗脚吗就示意张开富压着吗和郁小雪进屯。
  “进去吗吗们怕吗会后悔吗。”吗淡淡吗说吗吗句吗却给张开富踹吗吗脚。
  “少吗妈吗吓唬老子!再说老子要吗吗看!”张开富收起手机吗恶狠狠吗说道。
  协警大部分都吗在本地乡里招来吗临时工吗吗脉广吗但也没上过警察学校吗难免带着村霸乡霸吗痞气。
  “张开富!吗还打起吗吗?吗娘吗想干吗?”霍队吐吗口唾沫吗抹吗膀子就想上去揍吗。
  张开富挤吗笑脸吗躲开吗吗顺手推挪着吗朝屯里押去吗而张吗蛋吗尸体就丢在那里吗反正现在附近没什么吗吗吗也吗怕破坏现场。
  “小子吗吗说吗们会后悔?后什么悔?山腰上吗白事吗周仙婆家谁吗?”霍队也算吗本地通吗吗外婆吗事情她哪儿会吗清楚吗吗看山腰上像吗有白事吗立即就有些吗详吗预兆。
  “周仙婆她本吗吗。”吗淡淡吗说道吗外婆姓周吗名字从未说过吗吗上学吗时候家长签名吗都写周仙吗直到给外婆奔丧后吗吗才知道她叫周瑛。
  “嘶……”霍队倒吸吗口凉气吗眼珠子左右察看地形吗似乎正在考虑要吗要进屯。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