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变故

下载免费读
耳听着一声大叫,灌木丛中跳出一只体型硕大的野猪,身上还带着鲜红的血迹。
  想也没想唐宁立马拉着柳茹涵往后跑去,受了伤的野猪会兽性大发,变得十分疯狂,逮到人的话多是不死不休。
  野猪喷怒的一声大叫,朝着两人的方向追了过去,两人在前面跑着,野猪在后面追,唐宁不时变化着方向。
  在被猛兽追赶时切忌不要一条直线跑,那样很快会被追上,这是唐父以前和他说过的。
  唐宁拉着柳茹涵左转右转,可两个孩子的速度怎么可能比的上野兽呢,距离越拉越近,他此刻也是慌不择路,根本分不清方向。
  眼看着野猪就要追上,唐宁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一股大力,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人就倒了下去。
  原来在奔跑中柳茹涵一不小心脚下一滑踏了空,从山上滚了下去,偏偏她又是个哑子,发不出声。
  唐宁原本拉着她的手,自然就被她带了下去,两人从山上滚下,慌乱之中唐宁抱紧了她身子,越滚越快,越滚越远,在磕磕绊绊之中人很快失去了意识。
  鲜血从脑袋上流下,滑过脸颊流淌到挂在脖颈的玉佩上,玉佩发出一团绿色的光芒将两人身体笼住,伤口立时复原。
  ……
  “怎么都到吃饭时间了,孩子还没回来呢!孩子他爹,不会出什么事儿了吧?”唐母满面忧容
  唐父皱着眉头,抽着烟叶:“应该不会…咳咳…孩子又不是第一次上山,天天都去的,能出什么事儿啊?可能是在山上摘了许多好吃的果子,高兴的忘记了时间吧!再等一会儿,还不回来我去找找。”
  “友山,友山。”门外传来柳父焦急的喊声,话音刚落人已到了唐父唐母面前:“小宁回来了么?”
  “没有,怎么?茹茹也不见了?”唐父眉头皱的更紧了
  “是啊!我刚才问了大家,有人看见两个孩子上山去了,现在都没回来,要是出了事儿可怎么办?”柳父搭着手来回渡步,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
  “走,咱们现在就上山找去。”唐父坐不住了,立马起身说道。
  ………………
  唐宁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见柳茹涵一个人在边上不停的抹眼泪,梨花带雨的脸上又是担心又是害怕又是茫然。
  “茹茹。”唐宁喊了一声,身体坐了起来。
  看见他醒了,柳茹涵眼神一下亮了许多,止住了哭声,不停的用手势比划着什么。
  此时太阳已经西落,唐宁察觉到脸上湿腻腻的,他用手抹了一把,咦!有血迹。
  可是并没感觉到疼,又看了看身上,奇了怪了,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怎么会这样,从这么高的山上掉下来居然没有受伤?
  再看柳茹涵,身上也没有伤痕。
  这是什么地方,自己从没到过啊!周围全是参天巨树,唐宁起身拉着柳茹涵的手:“走,咱们找路回去,太阳都下山了,天黑了就不好了。”
  两人在树林间兜兜转转,就是找不到回去的路,天色渐渐昏暗,夜幕降临,唐宁感觉有些饿了,想回家但又看不清路。
  他心里很是害怕担心,不知道爹娘现在怎么样了,自己没回家,爹娘肯定要急疯了。
  “咕噜咕噜”,柳茹涵的肚子传来咕噜的叫声,唐宁握着她的手:“今天咱们不回去了,现在什么都看不见,先找个地方过一晚。”
  借着月光两人来到一块大岩石下,倚在一块,柳茹涵靠着他吸着鼻子偷偷抹着眼泪,唐宁心下也很害怕,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风声吹着树叶哗哗作响,更添了几分阴森诡异气息。
  唐宁将她搂进怀里:“行了,别哭了,我爹娘肯定会来找咱们的,说不定他们一会儿就找到咱们了。”
  柳茹涵伏在他怀中,小鼻子还在一抽一抽着。两个人小身子抱在一起,没过多久竟沉沉睡去。
  另一边,山上山下灯火通明,人群涌动,全在高喊着两人的名字。
  傍晚时分唐父和柳父找了一个时辰都没有发现两人的踪迹。
  确定两个孩子出了事儿后,柳父下山告诉了村长六叔,六叔立马安排了十几个人上山一起去找。
  又派人挨家挨户通知村子里的人,让各家各户的大人准备火把晚上全部上山搜寻。
  “小宁小宁。”唐母举着火把撕心竭力大声喊着
  “小宁,茹茹,小宁,茹茹。”山上山下喊声一片
耳听着一声大叫灌木丛中跳出一只体型硕大的野猪身上还带着鲜红的血迹想也没想唐宁立马拉着柳茹涵往后跑去受了伤的野猪会兽性大发变得十分疯狂逮到人的话多是不死不休野猪喷怒的一声大叫朝着两人的方向追了过去两人在前面跑着野猪在后面追唐宁不时变化着方向在被猛兽追赶时切忌不要一条直线跑那样很快会被追上这是唐父以前和他说过的唐宁拉着柳茹涵左转右转可两个孩子的速度怎么可能比的上野兽呢距离越拉越近他此刻也是慌不择路根本分不清方向眼看着野猪就要追上唐宁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一股大力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人就倒了下去原来在奔跑中柳茹涵一不小心脚下一滑踏了空从山上滚了下去偏偏她又是个哑子发不出声唐宁原本拉着她的手自然就被她带了下去两人从山上滚下慌乱之中唐宁抱紧了她身子越滚越快越滚越远在磕磕绊绊之中人很快失去了意识鲜血从脑袋上流下滑过脸颊流淌到挂在脖颈的玉佩上玉佩发出一团绿色的光芒将两人身体笼住伤口立时复原怎么都到吃饭时间了孩子还没回来呢孩子他爹不会出什么事儿了吧唐母满面忧容唐父皱着眉头抽着烟叶应该不会咳咳孩子又不是第一次上山天天都去的能出什么事儿啊可能是在山上摘了许多好吃的果子高兴的忘记了时间吧再等一会儿还不回来我去找找友山友山门外传来柳父焦急的喊声话音刚落人已到了唐父唐母面前小宁回来了么没有怎么茹茹也不见了唐父眉头皱的更紧了是啊我刚才问了大家有人看见两个孩子上山去了现在都没回来要是出了事儿可怎么办柳父搭着手来回渡步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走咱们现在就上山找去唐父坐不住了立马起身说道唐宁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见柳茹涵一个人在边上不停的抹眼泪梨花带雨的脸上又是担心又是害怕又是茫然茹茹唐宁喊了一声身体坐了起来看见他醒了柳茹涵眼神一下亮了许多止住了哭声不停的用手势比划着什么此时太阳已经西落唐宁察觉到脸上湿腻腻的他用手抹了一把咦有血迹可是并没感觉到疼又看了看身上奇了怪了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怎么会这样从这么高的山上掉下来居然没有受伤再看柳茹涵身上也没有伤痕这是什么地方自己从没到过啊周围全是参天巨树唐宁起身拉着柳茹涵的手走咱们找路回去太阳都下山了天黑了就不好了两人在树林间兜兜转转就是找不到回去的路天色渐渐昏暗夜幕降临唐宁感觉有些饿了想回家但又看不清路他心里很是害怕担心不知道爹娘现在怎么样了自己没回家爹娘肯定要急疯了咕噜咕噜柳茹涵的肚子传来咕噜的叫声唐宁握着她的手今天咱们不回去了现在什么都看不见先找个地方过一晚借着月光两人来到一块大岩石下倚在一块柳茹涵靠着他吸着鼻子偷偷抹着眼泪唐宁心下也很害怕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风声吹着树叶哗哗作响更添了几分阴森诡异气息唐宁将她搂进怀里行了别哭了我爹娘肯定会来找咱们的说不定他们一会儿就找到咱们了柳茹涵伏在他怀中小鼻子还在一抽一抽着两个人小身子抱在一起没过多久竟沉沉睡去另一边山上山下灯火通明人群涌动全在高喊着两人的名字傍晚时分唐父和柳父找了一个时辰都没有发现两人的踪迹确定两个孩子出了事儿后柳父下山告诉了村长六叔六叔立马安排了十几个人上山一起去找又派人挨家挨户通知村子里的人让各家各户的大人准备火把晚上全部上山搜寻小宁小宁唐母举着火把撕心竭力大声喊着小宁茹茹小宁茹茹山上山下喊声一片月挂枝头麦田里倏然出现几个身影动手吧为首一名身材挺拔剑眉星目的男子淡淡说道挥了挥手几人立马散去啊身后女子猛然一声尖锐的大叫惊住了所有人秀英怎么唐母回过头还没等她说完一只骷髅头就附在了她脖颈上咔擦一声清脆的声响唐母半边脖子被一口咬掉身体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啊啊耳听着声大叫灌木丛中跳出只体型硕大野猪身上还带着鲜红血迹。
  想也没想唐宁立马拉着柳茹涵往后跑去受伤野猪会兽性大发变得十分疯狂逮到话多死休。
  野猪喷怒声大叫朝着两方向追过去两在前面跑着野猪在后面追唐宁时变化着方向。
  在被猛兽追赶时切忌要条直线跑那样很快会被追上唐父以前和说过。
  唐宁拉着柳茹涵左转右转可两孩子速度怎么可能比上野兽呢距离越拉越近此刻也慌择路根本分清方向。
  眼看着野猪就要追上唐宁突然感觉到身后有股大力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就倒下去。
  原来在奔跑中柳茹涵小心脚下滑踏空从山上滚下去偏偏她又哑子发出声。
  唐宁原本拉着她手自然就被她带下去两从山上滚下慌乱之中唐宁抱紧她身子越滚越快越滚越远在磕磕绊绊之中很快失去意识。
  鲜血从脑袋上流下滑过脸颊流淌到挂在脖颈玉佩上玉佩发出团绿色光芒将两身体笼住伤口立时复原。
  ……
  “怎么都到吃饭时间孩子还没回来呢!孩子爹会出什么事儿?”唐母满面忧容
  唐父皱着眉头抽着烟叶:“应该会…咳咳…孩子又第次上山天天都去能出什么事儿啊?可能在山上摘许多吃果子高兴忘记时间!再等会儿还回来去找找。”
  “友山友山。”门外传来柳父焦急喊声话音刚落已到唐父唐母面前:“小宁回来么?”
  “没有怎么?茹茹也见?”唐父眉头皱更紧
  “啊!刚才问大家有看见两孩子上山去现在都没回来要出事儿可怎么办?”柳父搭着手来回渡步副手足无措模样。
  “走咱们现在就上山找去。”唐父坐住立马起身说道。
  ………………
  唐宁迷迷糊糊睁开眼见柳茹涵在边上停抹眼泪梨花带雨脸上又担心又害怕又茫然。
  “茹茹。”唐宁喊声身体坐起来。
  看见醒柳茹涵眼神下亮许多止住哭声停用手势比划着什么。
  此时太阳已经西落唐宁察觉到脸上湿腻腻用手抹把咦!有血迹。
  可并没感觉到疼又看看身上奇怪身上点伤痕都没有怎么会样从么高山上掉下来居然没有受伤?
  再看柳茹涵身上也没有伤痕。
  什么地方自己从没到过啊!周围全参天巨树唐宁起身拉着柳茹涵手:“走咱们找路回去太阳都下山天黑就。”
  两在树林间兜兜转转就找到回去路天色渐渐昏暗夜幕降临唐宁感觉有些饿想回家但又看清路。
  心里很害怕担心知道爹娘现在怎么样自己没回家爹娘肯定要急疯。
  “咕噜咕噜”柳茹涵肚子传来咕噜叫声唐宁握着她手:“今天咱们回去现在什么都看见先找地方过晚。”
  借着月光两来到块大岩石下倚在块柳茹涵靠着吸着鼻子偷偷抹着眼泪唐宁心下也很害怕知道下刻会发生什么风声吹着树叶哗哗作响更添几分阴森诡异气息。
  唐宁将她搂进怀里:“行别哭爹娘肯定会来找咱们说定们会儿就找到咱们。”
  柳茹涵伏在怀中小鼻子还在抽抽着。两小身子抱在起没过多久竟沉沉睡去。
  另边山上山下灯火通明群涌动全在高喊着两名字。
  傍晚时分唐父和柳父找时辰都没有发现两踪迹。
  确定两孩子出事儿后柳父下山告诉村长六叔六叔立马安排十几上山起去找。
  又派挨家挨户通知村子里让各家各户大准备火把晚上全部上山搜寻。
  “小宁小宁。”唐母举着火把撕心竭力大声喊着
  “小宁茹茹小宁茹茹。”山上山下喊声片
  …………
  月挂枝头麦田里倏然出现几身影。
  “动手!”为首名身材挺拔剑眉星目男子淡淡说道挥挥手几立马散去。
  ……………
  “啊!”身后女子猛然声尖锐大叫惊住所有。
  “秀英怎么…”唐母回过头还没等她说完只骷髅头就附在她脖颈上。
  “咔擦。”声清脆声响唐母半边脖子被口咬掉身体直挺挺倒下去
  “啊!啊!”
耳听着一声大叫,灌木丛中跳出一只体型硕大的野猪,身上还带着鲜红的血迹。
  想也没想唐宁立马拉着柳茹涵往后跑去,受了伤的野猪会兽性大发,变得十分疯狂,逮到人的话多是不死不休。
  野猪喷怒的一声大叫,朝着两人的方向追了过去,两人在前面跑着,野猪在后面追,唐宁不时变化着方向。
  在被猛兽追赶时切忌不要一条直线跑,那样很快会被追上,这是唐父以前和他说过的。
  唐宁拉着柳茹涵左转右转,可两个孩子的速度怎么可能比的上野兽呢,距离越拉越近,他此刻也是慌不择路,根本分不清方向。
  眼看着野猪就要追上,唐宁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一股大力,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人就倒了下去。
  原来在奔跑中柳茹涵一不小心脚下一滑踏了空,从山上滚了下去,偏偏她又是个哑子,发不出声。
  唐宁原本拉着她的手,自然就被她带了下去,两人从山上滚下,慌乱之中唐宁抱紧了她身子,越滚越快,越滚越远,在磕磕绊绊之中人很快失去了意识。
耳听着一声大叫,灌木丛中跳出一只体型硕大的野猪,身上还带着鲜红的血迹。
  想也没想唐宁立马拉着柳茹涵往后跑去,受了伤的野猪会兽性大发,变得十分疯狂,逮到人的话多是不死不休。
  野猪喷怒的一声大叫,朝着两人的方向追了过去,两人在前面跑着,野猪在后面追,唐宁不时变化着方向。
  在被猛兽追赶时切忌不要一条直线跑,那样很快会被追上,这是唐父以前和他说过的。
  唐宁拉着柳茹涵左转右转,可两个孩子的速度怎么可能比的上野兽呢,距离越拉越近,他此刻也是慌不择路,根本分不清方向。
  眼看着野猪就要追上,唐宁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一股大力,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人就倒了下去。
  原来在奔跑中柳茹涵一不小心脚下一滑踏了空,从山上滚了下去,偏偏她又是个哑子,发不出声。
  唐宁原本拉着她的手,自然就被她带了下去,两人从山上滚下,慌乱之中唐宁抱紧了她身子,越滚越快,越滚越远,在磕磕绊绊之中人很快失去了意识。
  鲜血从脑袋上流下,滑过脸颊流淌到挂在脖颈的玉佩上,玉佩发出一团绿色的光芒将两人身体笼住,伤口立时复原。
  ……
  “怎么都到吃饭时间了,孩子还没回来呢!孩子他爹,不会出什么事儿了吧?”唐母满面忧容
  唐父皱着眉头,抽着烟叶:“应该不会…咳咳…孩子又不是第一次上山,天天都去的,能出什么事儿啊?可能是在山上摘了许多好吃的果子,高兴的忘记了时间吧!再等一会儿,还不回来我去找找。”
  “友山,友山。”门外传来柳父焦急的喊声,话音刚落人已到了唐父唐母面前:“小宁回来了么?”
  “没有,怎么?茹茹也不见了?”唐父眉头皱的更紧了
  “是啊!我刚才问了大家,有人看见两个孩子上山去了,现在都没回来,要是出了事儿可怎么办?”柳父搭着手来回渡步,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
  “走,咱们现在就上山找去。”唐父坐不住了,立马起身说道。
  ………………
  唐宁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见柳茹涵一个人在边上不停的抹眼泪,梨花带雨的脸上又是担心又是害怕又是茫然。
  “茹茹。”唐宁喊了一声,身体坐了起来。
  看见他醒了,柳茹涵眼神一下亮了许多,止住了哭声,不停的用手势比划着什么。
  此时太阳已经西落,唐宁察觉到脸上湿腻腻的,他用手抹了一把,咦!有血迹。
  可是并没感觉到疼,又看了看身上,奇了怪了,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怎么会这样,从这么高的山上掉下来居然没有受伤?
  再看柳茹涵,身上也没有伤痕。
  这是什么地方,自己从没到过啊!周围全是参天巨树,唐宁起身拉着柳茹涵的手:“走,咱们找路回去,太阳都下山了,天黑了就不好了。”
  两人在树林间兜兜转转,就是找不到回去的路,天色渐渐昏暗,夜幕降临,唐宁感觉有些饿了,想回家但又看不清路。
  他心里很是害怕担心,不知道爹娘现在怎么样了,自己没回家,爹娘肯定要急疯了。
  “咕噜咕噜”,柳茹涵的肚子传来咕噜的叫声,唐宁握着她的手:“今天咱们不回去了,现在什么都看不见,先找个地方过一晚。”
  借着月光两人来到一块大岩石下,倚在一块,柳茹涵靠着他吸着鼻子偷偷抹着眼泪,唐宁心下也很害怕,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风声吹着树叶哗哗作响,更添了几分阴森诡异气息。
  唐宁将她搂进怀里:“行了,别哭了,我爹娘肯定会来找咱们的,说不定他们一会儿就找到咱们了。”
  柳茹涵伏在他怀中,小鼻子还在一抽一抽着。两个人小身子抱在一起,没过多久竟沉沉睡去。
  另一边,山上山下灯火通明,人群涌动,全在高喊着两人的名字。
  傍晚时分唐父和柳父找了一个时辰都没有发现两人的踪迹。
  确定两个孩子出了事儿后,柳父下山告诉了村长六叔,六叔立马安排了十几个人上山一起去找。
  又派人挨家挨户通知村子里的人,让各家各户的大人准备火把晚上全部上山搜寻。
  “小宁小宁。”唐母举着火把撕心竭力大声喊着
  “小宁,茹茹,小宁,茹茹。”山上山下喊声一片
  …………
  月挂枝头,麦田里倏然出现几个身影。
  “动手吧!”为首一名身材挺拔,剑眉星目的男子淡淡说道,挥了挥手,几人立马散去。
  ……………
  “啊!”身后女子猛然一声尖锐的大叫惊住了所有人。
  “秀英,怎么…”唐母回过头,还没等她说完,一只骷髅头就附在了她脖颈上。
  “咔擦。”一声清脆的声响,唐母半边脖子被一口咬掉,身体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啊!啊!”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