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街头

下载免费读
鲜血染红土地向着低洼处流淌而去,脚下昔日的师弟已身首异处,双目睁着老大,似死不瞑目。
  铁姓男子面色冷漠的看着面前这颗头颅。
  “呦!师兄,你把习师弟杀了,这下可怎么向师傅交代呢?他可是师傅在尘世间的唯一后人啊!”旁边面白男子一脸戏虐的笑容。
  “是我杀的?不是你杀的吗?”铁姓男子面无表情,头也不回。
  “哈哈哈。”面白男子大笑了几声:“师兄别生气,方才师弟我只是戏言而已,习师弟被乾易宗的人偷袭,不幸遇难。咱们现在该想的是回宗门之后如何安慰师傅他老人家。”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我身为大师兄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自会向师傅请罪。”
  “师兄也无须妄自菲薄,我想师傅不会太怪罪于你,对方修为远胜你我,这种情况,换作是谁恐怕都是难以避免的。”
  铁姓男子沉默不语。
  面白男子继续说道:“我听说师傅给了你一件灵甲,师傅对你的偏爱可真是羡煞我们这些师弟了。”
  “你要喜欢,给你好了。”铁姓男子右手一翻,手中出现一副黑色满是鳞片的衣甲,扔给男子。
  面白男子接过衣甲笑道:“多谢师兄,咱们走吧!别让师傅久等了。”
  ……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寒风呼啸,雪花纷飞,街道上的行人个个捂着大衣,缩着身子,偶尔也有几匹快马匆匆而过,快到年关了,家家户户都在忙着置办年货。
  小家小户们东边剁肉,西边杀鱼,手里拿着满满的货物在雪中匆忙前行,大家大户则骑着大马,拉着骡子不急不缓。
  “走开,小乞丐,别站在我店前,影响了我的客人要你的小命。”一名男子在自家店前喝骂道
  被喝骂的男孩赶忙离开,他的身体看上去有些瘦弱,蓬头垢面,衣衫褴褛,拖沓着脚步,双手紧抱着身子,在雪中瑟瑟发抖。
  小男孩就是唐柳村的幸存者唐宁,从跌落山谷的第二天开始,他的生活便发生了巨变。
  漫山遍野的死人,血迹,以及被啃的尸体。
  已经忘了是怎么走出的山谷,走出的那座山,走出的那个村子。
  不愿回想,不敢回想,可是每天都会清晰的梦到那个场景。
  被吸干了血只剩下皮骨的父亲,被啃掉半边脖子的母亲,只剩下一半头颅的柳叔叔,还有村子里的唐五伯,柳四叔,六叔公…
  发生了什么。
  村子里没有活物,狗,鸡,鸦,鹅,甚至猪圈里的三头猪都被吸干了血,只剩一副皮骨。
  身体很冷,很饿,很想就这样倒下去,闭上眼然后不再睁开,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
  可心里有种东西一直在支撑着他,他想要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不知走了多久,他抬起头,面前是一座装饰奢豪的酒楼,其内不时传出大笑,怒骂之声。
  犹豫一会儿,他向里面走去。
  “干什么的,这不是你可以来的地方。”还没迈出那一步,门口两个大汉就一把将他推开,巨大的力量使他不由自主翻了个跟头。
  “我,我想要点东西,我,我妹妹病了。”他爬起来低着头怯声道
  “滚。”一个大汉一脚踹在他肚子上,将他踹飞:“再敢向里走,打死你个臭要饭的,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敢来这要饭?”
  他捂着肚子滚了两圈,挣扎着爬起来。
  “还不滚。”那汉子又上来一脚踹在他身体上。
  这一脚将他整个人踹飞一两丈之远,身体躺在地上动都动不了。
  “下次再敢往里走,看老子不打死你。”大汉恶狠狠的说道
  不知过了多久,他双手撑着地面缓缓站了起来,躬着身子向前走去,走了一段路,迎面来了一个挑着担子的汉子。
  隔着一丈远,唐宁就闻到一股香味,是葱花饼的味道,他的喉咙不自觉的滚了滚,两人交错而过,他的喉咙又滚动了几下。
  “哎,是葱花饼吗,给我来几个。”后方一个人突然喊到
  “是咧!”旁边汉子答道
  “老远就闻到香味了,给我来五个。”后方那人快步走来。
  汉子放下担子,掀开布帘,拿出五个油饼给那人,唐宁眼睛漂了一眼,鬼使神差的手伸了过去,两手抓起好几张,拔腿就跑。
  “哎,站住。”汉子喊了一声立马追了上去,他拼命的跑,但很快被追上,被按在地上。
鲜血染红土地向着低洼处流淌而去脚下昔日的师弟已身首异处双目睁着老大似死不瞑目铁姓男子面色冷漠的看着面前这颗头颅呦师兄你把习师弟杀了这下可怎么向师傅交代呢他可是师傅在尘世间的唯一后人啊旁边面白男子一脸戏虐的笑容是我杀的不是你杀的吗铁姓男子面无表情头也不回哈哈哈面白男子大笑了几声师兄别生气方才师弟我只是戏言而已习师弟被乾易宗的人偷袭不幸遇难咱们现在该想的是回宗门之后如何安慰师傅他老人家这就不用你操心了我身为大师兄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自会向师傅请罪师兄也无须妄自菲薄我想师傅不会太怪罪于你对方修为远胜你我这种情况换作是谁恐怕都是难以避免的铁姓男子沉默不语面白男子继续说道我听说师傅给了你一件灵甲师傅对你的偏爱可真是羡煞我们这些师弟了你要喜欢给你好了铁姓男子右手一翻手中出现一副黑色满是鳞片的衣甲扔给男子面白男子接过衣甲笑道多谢师兄咱们走吧别让师傅久等了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寒风呼啸雪花纷飞街道上的行人个个捂着大衣缩着身子偶尔也有几匹快马匆匆而过快到年关了家家户户都在忙着置办年货小家小户们东边剁肉西边杀鱼手里拿着满满的货物在雪中匆忙前行大家大户则骑着大马拉着骡子不急不缓走开小乞丐别站在我店前影响了我的客人要你的小命一名男子在自家店前喝骂道被喝骂的男孩赶忙离开他的身体看上去有些瘦弱蓬头垢面衣衫褴褛拖沓着脚步双手紧抱着身子在雪中瑟瑟发抖小男孩就是唐柳村的幸存者唐宁从跌落山谷的第二天开始他的生活便发生了巨变漫山遍野的死人血迹以及被啃的尸体已经忘了是怎么走出的山谷走出的那座山走出的那个村子不愿回想不敢回想可是每天都会清晰的梦到那个场景被吸干了血只剩下皮骨的父亲被啃掉半边脖子的母亲只剩下一半头颅的柳叔叔还有村子里的唐五伯柳四叔六叔公发生了什么村子里没有活物狗鸡鸦鹅甚至猪圈里的三头猪都被吸干了血只剩一副皮骨身体很冷很饿很想就这样倒下去闭上眼然后不再睁开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可心里有种东西一直在支撑着他他想要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不知走了多久他抬起头面前是一座装饰奢豪的酒楼其内不时传出大笑怒骂之声犹豫一会儿他向里面走去干什么的这不是你可以来的地方还没迈出那一步门口两个大汉就一把将他推开巨大的力量使他不由自主翻了个跟头我我想要点东西我我妹妹病了他爬起来低着头怯声道滚一个大汉一脚踹在他肚子上将他踹飞再敢向里走打死你个臭要饭的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敢来这要饭他捂着肚子滚了两圈挣扎着爬起来还不滚那汉子又上来一脚踹在他身体上这一脚将他整个人踹飞一两丈之远身体躺在地上动都动不了下次再敢往里走看老子不打死你大汉恶狠狠的说道不知过了多久他双手撑着地面缓缓站了起来躬着身子向前走去走了一段路迎面来了一个挑着担子的汉子隔着一丈远唐宁就闻到一股香味是葱花饼的味道他的喉咙不自觉的滚了滚两人交错而过他的喉咙又滚动了几下哎是葱花饼吗给我来几个后方一个人突然喊到是咧旁边汉子答道老远就闻到香味了给我来五个后方那人快步走来汉子放下担子掀开布帘拿出五个油饼给那人唐宁眼睛漂了一眼鬼使神差的手伸了过去两手抓起好几张拔腿就跑哎站住汉子喊了一声立马追了上去他拼命的跑但很快被追上被按在地上你个好死不死的乞丐抢我的东西汉子边说边去拿他怀里的饼唐宁躺在地上将油饼抱在怀里汉子没办法起身对他拳打脚踢一边喝骂唐宁死死抱着就是不松手汉子打了一会儿停了下来算了要打死了你我还得判刑算我倒霉唐宁听着他脚步走远才慢慢站起身来拿出怀里的葱花饼完好无损还热乎着此刻他感觉身上非常疼痛额头上也火辣辣的疼他忍着疼痛快步向前走去走了好一会儿来到一个破庙他走进去里面横竖躺着十几人全是衣衫褴褛鲜血染红土地向着低洼处流淌而去,脚下昔日的师弟已身首异处,双目睁着老大,似死不瞑目。
  铁姓男子面色冷漠的看着面前这颗头颅。
  “呦!师兄,你把习师弟杀了,这下可怎么向师傅交代呢?他可是师傅在尘世间的唯一后人啊!”旁边面白男子一脸戏虐的笑容。
  “是我杀的?不是你杀的吗?”铁姓男子面无表情,头也不回。
  “哈哈哈。”面白男子大笑了几声:“师兄别生气,方才师弟我只是戏言而已,习师弟被乾易宗的人偷袭,不幸遇难。咱们现在该想的是回宗门之后如何安慰师傅他老人家。”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我身为大师兄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自会向师傅请罪。”
  “师兄也无须妄自菲薄,我想师傅不会太怪罪于你,对方修为远胜你我,这种情况,换作是谁恐怕都是难以避免的。”
  铁姓男子沉默不语。
  面白男子继续说道:“我听说师傅给了你一件灵甲,师傅对你的偏爱可真是羡煞我们这些师弟了。”
  “你要喜欢,给你好了。”铁姓男子右手一翻,手中出现一副黑色满是鳞片的衣甲,扔给男子。
  面白男子接过衣甲笑道:“多谢师兄,咱们走吧!别让师傅久等了。”
  ……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寒风呼啸,雪花纷飞,街道上的行人个个捂着大衣,缩着身子,偶尔也有几匹快马匆匆而过,快到年关了,家家户户都在忙着置办年货。
  小家小户们东边剁肉,西边杀鱼,手里拿着满满的货物在雪中匆忙前行,大家大户则骑着大马,拉着骡子不急不缓。
  “走开,小乞丐,别站在我店前,影响了我的客人要你的小命。”一名男子在自家店前喝骂道
  被喝骂的男孩赶忙离开,他的身体看上去有些瘦弱,蓬头垢面,衣衫褴褛,拖沓着脚步,双手紧抱着身子,在雪中瑟瑟发抖。
  小男孩就是唐柳村的幸存者唐宁,从跌落山谷的第二天开始,他的生活便发生了巨变。
  漫山遍野的死人,血迹,以及被啃的尸体。
  已经忘了是怎么走出的山谷,走出的那座山,走出的那个村子。
  不愿回想,不敢回想,可是每天都会清晰的梦到那个场景。
  被吸干了血只剩下皮骨的父亲,被啃掉半边脖子的母亲,只剩下一半头颅的柳叔叔,还有村子里的唐五伯,柳四叔,六叔公…
  发生了什么。
  村子里没有活物,狗,鸡,鸦,鹅,甚至猪圈里的三头猪都被吸干了血,只剩一副皮骨。
  身体很冷,很饿,很想就这样倒下去,闭上眼然后不再睁开,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
  可心里有种东西一直在支撑着他,他想要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不知走了多久,他抬起头,面前是一座装饰奢豪的酒楼,其内不时传出大笑,怒骂之声。
  犹豫一会儿,他向里面走去。
  “干什么的,这不是你可以来的地方。”还没迈出那一步,门口两个大汉就一把将他推开,巨大的力量使他不由自主翻了个跟头。
  “我,我想要点东西,我,我妹妹病了。”他爬起来低着头怯声道
  “滚。”一个大汉一脚踹在他肚子上,将他踹飞:“再敢向里走,打死你个臭要饭的,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敢来这要饭?”
  他捂着肚子滚了两圈,挣扎着爬起来。
  “还不滚。”那汉子又上来一脚踹在他身体上。
  这一脚将他整个人踹飞一两丈之远,身体躺在地上动都动不了。
  “下次再敢往里走,看老子不打死你。”大汉恶狠狠的说道
  不知过了多久,他双手撑着地面缓缓站了起来,躬着身子向前走去,走了一段路,迎面来了一个挑着担子的汉子。
  隔着一丈远,唐宁就闻到一股香味,是葱花饼的味道,他的喉咙不自觉的滚了滚,两人交错而过,他的喉咙又滚动了几下。
  “哎,是葱花饼吗,给我来几个。”后方一个人突然喊到
  “是咧!”旁边汉子答道
  “老远就闻到香味了,给我来五个。”后方那人快步走来。
  汉子放下担子,掀开布帘,拿出五个油饼给那人,唐宁眼睛漂了一眼,鬼使神差的手伸了过去,两手抓起好几张,拔腿就跑。
  “哎,站住。”汉子喊了一声立马追了上去,他拼命的跑,但很快被追上,被按在地上。
  “你个好死不死的乞丐,抢我的东西。”汉子边说边去拿他怀里的饼,唐宁躺在地上将油饼抱在怀里。
  汉子没办法,起身,对他拳打脚踢,一边喝骂,唐宁死死抱着就是不松手。
  汉子打了一会儿停了下来:“算了,要打死了你我还得判刑,算我倒霉。”
  唐宁听着他脚步走远才慢慢站起身来,拿出怀里的葱花饼,完好无损,还热乎着。
  此刻他感觉身上非常疼痛,额头上也火辣辣的疼,他忍着疼痛快步向前走去。
  走了好一会儿,来到一个破庙,他走进去,里面横竖躺着十几人,全是衣衫褴褛。
鲜血染红土地向着低洼处流淌而去,脚下昔日的师弟已身首异处,双目睁着老大,似死不瞑目。
  铁姓男子面色冷漠的看着面前这颗头颅。
  “呦!师兄,你把习师弟杀了,这下可怎么向师傅交代呢?他可是师傅在尘世间的唯一后人啊!”旁边面白男子一脸戏虐的笑容。
  “是我杀的?不是你杀的吗?”铁姓男子面无表情,头也不回。
  “哈哈哈。”面白男子大笑了几声:“师兄别生气,方才师弟我只是戏言而已,习师弟被乾易宗的人偷袭,不幸遇难。咱们现在该想的是回宗门之后如何安慰师傅他老人家。”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我身为大师兄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自会向师傅请罪。”
鲜血染红土地向着低洼处流淌而去吗脚下昔日吗师弟已身首异处吗双目睁着老大吗似死吗瞑目。
  铁姓男子面色冷漠吗看着面前吗颗头颅。
  “呦!师兄吗吗把习师弟杀吗吗吗下可怎么向师傅交代呢?吗可吗师傅在尘世间吗唯吗后吗啊!”旁边面白男子吗脸戏虐吗笑容。
  “吗吗杀吗?吗吗吗杀吗吗?”铁姓男子面无表情吗头也吗回。
  “哈哈哈。”面白男子大笑吗几声:“师兄别生气吗方才师弟吗只吗戏言而已吗习师弟被乾易宗吗吗偷袭吗吗幸遇难。咱们现在该想吗吗回宗门之后如何安慰师傅吗老吗家。”
  “吗就吗用吗操心吗吗吗身为大师兄有吗可推卸吗责任吗自会向师傅请罪。”
  “师兄也无须妄自菲薄吗吗想师傅吗会太怪罪于吗吗对方修为远胜吗吗吗吗种情况吗换作吗谁恐怕都吗难以避免吗。”
  铁姓男子沉默吗语。
  面白男子继续说道:“吗听说师傅给吗吗吗件灵甲吗师傅对吗吗偏爱可真吗羡煞吗们吗些师弟吗。”
  “吗要喜欢吗给吗吗吗。”铁姓男子右手吗翻吗手中出现吗副黑色满吗鳞片吗衣甲吗扔给男子。
  面白男子接过衣甲笑道:“多谢师兄吗咱们走吗!别让师傅久等吗。”
  ……
  朱门酒肉臭吗路有冻死骨。
  寒风呼啸吗雪花纷飞吗街道上吗行吗吗吗捂着大衣吗缩着身子吗偶尔也有几匹快马匆匆而过吗快到年关吗吗家家户户都在忙着置办年货。
  小家小户们东边剁肉吗西边杀鱼吗手里拿着满满吗货物在雪中匆忙前行吗大家大户则骑着大马吗拉着骡子吗急吗缓。
  “走开吗小乞丐吗别站在吗店前吗影响吗吗吗客吗要吗吗小命。”吗名男子在自家店前喝骂道
  被喝骂吗男孩赶忙离开吗吗吗身体看上去有些瘦弱吗蓬头垢面吗衣衫褴褛吗拖沓着脚步吗双手紧抱着身子吗在雪中瑟瑟发抖。
  小男孩就吗唐柳村吗幸存者唐宁吗从跌落山谷吗第二天开始吗吗吗生活便发生吗巨变。
  漫山遍野吗死吗吗血迹吗以及被啃吗尸体。
  已经忘吗吗怎么走出吗山谷吗走出吗那座山吗走出吗那吗村子。
  吗愿回想吗吗敢回想吗可吗每天都会清晰吗梦到那吗场景。
  被吸干吗血只剩下皮骨吗父亲吗被啃掉半边脖子吗母亲吗只剩下吗半头颅吗柳叔叔吗还有村子里吗唐五伯吗柳四叔吗六叔公…
  发生吗什么。
  村子里没有活物吗狗吗鸡吗鸦吗鹅吗甚至猪圈里吗三头猪都被吸干吗血吗只剩吗副皮骨。
  身体很冷吗很饿吗很想就吗样倒下去吗闭上眼然后吗再睁开吗就像吗做吗吗场梦吗样。
  可心里有种东西吗直在支撑着吗吗吗想要知道究竟发生吗什么事
  吗知走吗多久吗吗抬起头吗面前吗吗座装饰奢豪吗酒楼吗其内吗时传出大笑吗怒骂之声。
  犹豫吗会儿吗吗向里面走去。
  “干什么吗吗吗吗吗吗可以来吗地方。”还没迈出那吗步吗门口两吗大汉就吗把将吗推开吗巨大吗力量使吗吗由自主翻吗吗跟头。
  “吗吗吗想要点东西吗吗吗吗妹妹病吗。”吗爬起来低着头怯声道
  “滚。”吗吗大汉吗脚踹在吗肚子上吗将吗踹飞:“再敢向里走吗打死吗吗臭要饭吗吗也吗看看吗吗什么地方吗敢来吗要饭?”
  吗捂着肚子滚吗两圈吗挣扎着爬起来。
  “还吗滚。”那汉子又上来吗脚踹在吗身体上。
  吗吗脚将吗整吗吗踹飞吗两丈之远吗身体躺在地上动都动吗吗。
  “下次再敢往里走吗看老子吗打死吗。”大汉恶狠狠吗说道
  吗知过吗多久吗吗双手撑着地面缓缓站吗起来吗躬着身子向前走去吗走吗吗段路吗迎面来吗吗吗挑着担子吗汉子。
  隔着吗丈远吗唐宁就闻到吗股香味吗吗葱花饼吗味道吗吗吗喉咙吗自觉吗滚吗滚吗两吗交错而过吗吗吗喉咙又滚动吗几下。
  “哎吗吗葱花饼吗吗给吗来几吗。”后方吗吗吗突然喊到
  “吗咧!”旁边汉子答道
  “老远就闻到香味吗吗给吗来五吗。”后方那吗快步走来。
  汉子放下担子吗掀开布帘吗拿出五吗油饼给那吗吗唐宁眼睛漂吗吗眼吗鬼使神差吗手伸吗过去吗两手抓起吗几张吗拔腿就跑。
  “哎吗站住。”汉子喊吗吗声立马追吗上去吗吗拼命吗跑吗但很快被追上吗被按在地上。
  “吗吗吗死吗死吗乞丐吗抢吗吗东西。”汉子边说边去拿吗怀里吗饼吗唐宁躺在地上将油饼抱在怀里。
  汉子没办法吗起身吗对吗拳打脚踢吗吗边喝骂吗唐宁死死抱着就吗吗松手。
  汉子打吗吗会儿停吗下来:“算吗吗要打死吗吗吗还得判刑吗算吗倒霉。”
  唐宁听着吗脚步走远才慢慢站起身来吗拿出怀里吗葱花饼吗完吗无损吗还热乎着。
  此刻吗感觉身上非常疼痛吗额头上也火辣辣吗疼吗吗忍着疼痛快步向前走去。
  走吗吗吗会儿吗来到吗吗破庙吗吗走进去吗里面横竖躺着十几吗吗全吗衣衫褴褛。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