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马帮

下载免费读
清晨,和煦的阳光照进屋子,唐宁打着水回到房间,两人洗漱完毕。小翠走了进来:“老爷让你们过去。”
  两人跟着小翠来到客厅。王德胡坐在上边和旁边的女子正说着什么,见两人进来他停了下来。
  唐宁拉着柳茹涵小手走到他前面。
  “咦!”王德胡惊叹了一声:“还真是个美人胚子,小小年纪就能出落成这样,难怪昨晚小翠不停的说长的像狐狸精。”
  “你不是看上了吧!要不把她留下来,等她彻底出落了,给您王大人做个小房?”旁边女子满是醋意的说道
  王德胡汕汕笑道:“怎么会,我怎么敢呢?”
  柳茹涵低着头,听到要把她留下来,紧紧拉着唐宁的小手。
  “那我就走了。”王德胡对身边女子说道
  “哎,你急什么,吃了饭再走。”旁边女子拉了拉他手。
  “不了,路挺远的,我早些去,不然晚上赶不到。”王德胡说完向门外走去,唐宁拉着柳茹涵跟在他后面。
  门外槐树下系着一匹黑色壮实的大马,王德胡解开树上的绳索,翻身骑上马背,看向唐宁:“上来。”
  唐宁走到马前,眼前的这匹高头大马对于他来说无疑是个庞然大物,正当他想着该怎么上去时,王德胡一手抓着他往上一拉,随即人就到了马背上,王德胡又将柳茹涵拉上马
  “抓紧了。”王德胡说道,打了一下马腹,马轻轻走动。
  唐宁手紧紧抓着王德胡衣服,他哪里坐过马儿,马儿晃动时他吓了一跳,可坐了一会儿,随着马儿有节奏的颠沛,慢慢的感觉挺舒适。
  柳茹涵坐在唐宁后面,双手环在他腰间,死死搂着。
  三人跨着马出了城,王德胡马鞭“啪”的一声打在马腹上。
  马儿速度加快,开始奔驰起来。
  唐宁坐在上面,身子一颠一颠的,看着身边一转即逝的风景。
  马儿奔驰了一个多时辰后停了下来,王德胡翻下马身:“下来,让马休息一会儿”。
  唐宁学着他的样子翻身下马,却彭的一声摔了下去,他拍拍屁股爬了起来,掂起脚双手将柳茹涵接了下来。
  王德胡从马鞍中拿出水壶给马灌了几大口,自己喝了口,递给唐宁。
  唐宁喝了一口,又给柳茹涵喝了口,复还给他。
  王德胡靠在一个大树下,唐宁和柳茹涵靠在另一棵树下,马儿散漫的到处走动着寻草吃。
  这里杂草丛生,没什么人迹,不远处能看见几亩麦田。
  过了一会儿,唐宁走到王德胡面前,小声问道:“王大叔,你要带我们去哪儿。”
  “到了你就知道了。”
  “哦。”唐宁应了一声,正要往回走,王德胡叫住了他。
  “诶,小子,我听你和沈大人说,你父母被人杀了,知道是什么人吗?”
清晨和煦的阳光照进屋子唐宁打着水回到房间两人洗漱完毕小翠走了进来老爷让你们过去两人跟着小翠来到客厅王德胡坐在上边和旁边的女子正说着什么见两人进来他停了下来唐宁拉着柳茹涵小手走到他前面咦王德胡惊叹了一声还真是个美人胚子小小年纪就能出落成这样难怪昨晚小翠不停的说长的像狐狸精你不是看上了吧要不把她留下来等她彻底出落了给您王大人做个小房旁边女子满是醋意的说道王德胡汕汕笑道怎么会我怎么敢呢柳茹涵低着头听到要把她留下来紧紧拉着唐宁的小手那我就走了王德胡对身边女子说道哎你急什么吃了饭再走旁边女子拉了拉他手不了路挺远的我早些去不然晚上赶不到王德胡说完向门外走去唐宁拉着柳茹涵跟在他后面门外槐树下系着一匹黑色壮实的大马王德胡解开树上的绳索翻身骑上马背看向唐宁上来唐宁走到马前眼前的这匹高头大马对于他来说无疑是个庞然大物正当他想着该怎么上去时王德胡一手抓着他往上一拉随即人就到了马背上王德胡又将柳茹涵拉上马抓紧了王德胡说道打了一下马腹马轻轻走动唐宁手紧紧抓着王德胡衣服他哪里坐过马儿马儿晃动时他吓了一跳可坐了一会儿随着马儿有节奏的颠沛慢慢的感觉挺舒适柳茹涵坐在唐宁后面双手环在他腰间死死搂着三人跨着马出了城王德胡马鞭啪的一声打在马腹上马儿速度加快开始奔驰起来唐宁坐在上面身子一颠一颠的看着身边一转即逝的风景马儿奔驰了一个多时辰后停了下来王德胡翻下马身下来让马休息一会儿唐宁学着他的样子翻身下马却彭的一声摔了下去他拍拍屁股爬了起来掂起脚双手将柳茹涵接了下来王德胡从马鞍中拿出水壶给马灌了几大口自己喝了口递给唐宁唐宁喝了一口又给柳茹涵喝了口复还给他王德胡靠在一个大树下唐宁和柳茹涵靠在另一棵树下马儿散漫的到处走动着寻草吃这里杂草丛生没什么人迹不远处能看见几亩麦田过了一会儿唐宁走到王德胡面前小声问道王大叔你要带我们去哪儿到了你就知道了哦唐宁应了一声正要往回走王德胡叫住了他诶小子我听你和沈大人说你父母被人杀了知道是什么人吗唐宁摇了摇头不知道那你们是怎么躲过一劫的那天我们去山上砍柴全村的人都死了王德胡听完皱紧了眉头王大叔你知道落云山脉在哪吗落云山脉你问这个干嘛王德胡一听之下神色凝重起来我爹说过原本想让六叔公带我去落云山脉的带你去落云山脉你家是做什么的王德胡神色越发凝重我家是给那些仙家大人们种仙谷的每过几年他们就会来收唐宁说道原来如此我曾听说过那些宗门确实会在世间选一些地方用来种植仙药王大叔你知道落云山脉在哪吗唐宁满脸希翼的问道王德胡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只是听说过那是仙家乾易宗的宗门只有极少数人才知道到底在哪我在江湖上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也只是听说而已哦唐宁点了点头神色黯淡王德胡看了他一眼开口道其实我爹娘也是被别人杀害那时候我和你差不多年纪这些年我苦练功夫好在终于手刃了仇人你知道我带去的是什么地方吗唐宁摇了摇头马帮他们帮主是我早年闯荡江湖时结交的一个朋友带你去那是因为我和你一样的遭遇希望你学武后能报仇雪恨不过现在看来你的仇家似乎并不简单多谢大叔用不着谢我按我的性子才不愿管这种事只是沈大人吩咐了我不得不办反正送你们去哪都一样就稍微麻烦一趟好了正好见见老朋友唐宁回到柳茹涵身边坐下柳茹涵原本在搓着小手哈气取暖唐宁来了她就将热乎乎的小手捂住唐宁的手给他取暖休息了一会儿三人再次启程一路上歇歇停停到了傍晚时分太阳落山之际王德胡在一处府门前停了下来对两人说道就是这里了唐宁翻下马身这一天经过好几次练习他已经可以熟练下马了至少不会摔着两人站在王德胡身后清晨和煦阳光照进屋子唐宁打着水回到房间两洗漱完毕。小翠走进来:“老爷让们过去。”
  两跟着小翠来到客厅。王德胡坐在上边和旁边女子正说着什么见两进来停下来。
  唐宁拉着柳茹涵小手走到前面。
  “咦!”王德胡惊叹声:“还真美胚子小小年纪就能出落成样难怪昨晚小翠停说长像狐狸精。”
  “看上!要把她留下来等她彻底出落给您王大做小房?”旁边女子满醋意说道
  王德胡汕汕笑道:“怎么会怎么敢呢?”
  柳茹涵低着头听到要把她留下来紧紧拉着唐宁小手。
  “那就走。”王德胡对身边女子说道
  “哎急什么吃饭再走。”旁边女子拉拉手。
  “路挺远早些去然晚上赶到。”王德胡说完向门外走去唐宁拉着柳茹涵跟在后面。
  门外槐树下系着匹黑色壮实大马王德胡解开树上绳索翻身骑上马背看向唐宁:“上来。”
  唐宁走到马前眼前匹高头大马对于来说无疑庞然大物正当想着该怎么上去时王德胡手抓着往上拉随即就到马背上王德胡又将柳茹涵拉上马
  “抓紧。”王德胡说道打下马腹马轻轻走动。
  唐宁手紧紧抓着王德胡衣服哪里坐过马儿马儿晃动时吓跳可坐会儿随着马儿有节奏颠沛慢慢感觉挺舒适。
  柳茹涵坐在唐宁后面双手环在腰间死死搂着。
  三跨着马出城王德胡马鞭“啪”声打在马腹上。
  马儿速度加快开始奔驰起来。
  唐宁坐在上面身子颠颠看着身边转即逝风景。
  马儿奔驰多时辰后停下来王德胡翻下马身:“下来让马休息会儿”。
  唐宁学着样子翻身下马却彭声摔下去拍拍屁股爬起来掂起脚双手将柳茹涵接下来。
  王德胡从马鞍中拿出水壶给马灌几大口自己喝口递给唐宁。
  唐宁喝口又给柳茹涵喝口复还给。
  王德胡靠在大树下唐宁和柳茹涵靠在另棵树下马儿散漫到处走动着寻草吃。
  里杂草丛生没什么迹远处能看见几亩麦田。
  过会儿唐宁走到王德胡面前小声问道:“王大叔要带们去哪儿。”
  “到就知道。”
  “哦。”唐宁应声正要往回走王德胡叫住。
  “诶小子听和沈大说父母被杀知道什么?”
  唐宁摇摇头:“知道。”
  “那们怎么躲过劫。”
  “那天们去山上砍柴…”
  “全村都死?”王德胡听完皱紧眉头。
  “王大叔知道落云山脉在哪?”
  “落云山脉问干嘛?”王德胡听之下神色凝重起来
  “爹说过原本想让六叔公带去落云山脉。”
  “带去落云山脉?家做什么?”王德胡神色越发凝重。
  “家给那些仙家大们种仙谷每过几年们就会来收。”唐宁说道
  “原来如此曾听说过那些宗门确实会在世间选些地方用来种植仙药。”
  “王大叔知道落云山脉在哪?”唐宁满脸希翼问道
  王德胡摇摇头“知道只听说过那仙家乾易宗宗门只有极少数才知道到底在哪在江湖上走南闯北么多年也只听说而已。”
  “哦。”唐宁点点头神色黯淡。
  王德胡看眼开口道:“其实爹娘也被别杀害那时候和差多年纪些年苦练功夫在终于手刃仇知道带去什么地方?
  唐宁摇摇头。
  “马帮们帮主早年闯荡江湖时结交朋友带去那因为和样遭遇希望学武后能报仇雪恨过现在看来仇家似乎并简单。”
  “多谢大叔。”
  “用着谢按性子才愿管种事只沈大吩咐得办反正送们去哪都样就稍微麻烦趟正见见老朋友。”
  唐宁回到柳茹涵身边坐下柳茹涵原本在搓着小手哈气取暖唐宁来她就将热乎乎小手捂住唐宁手给取暖。
  休息会儿三再次启程路上歇歇停停到傍晚时分太阳落山之际王德胡在处府门前停下来对两说道:“就里。”
  唐宁翻下马身天经过几次练习已经可以熟练下马至少会摔着两站在王德胡身后。
清晨,和煦的阳光照进屋子,唐宁打着水回到房间,两人洗漱完毕。小翠走了进来:“老爷让你们过去。”
  两人跟着小翠来到客厅。王德胡坐在上边和旁边的女子正说着什么,见两人进来他停了下来。
  唐宁拉着柳茹涵小手走到他前面。
  “咦!”王德胡惊叹了一声:“还真是个美人胚子,小小年纪就能出落成这样,难怪昨晚小翠不停的说长的像狐狸精。”
  “你不是看上了吧!要不把她留下来,等她彻底出落了,给您王大人做个小房?”旁边女子满是醋意的说道
  王德胡汕汕笑道:“怎么会,我怎么敢呢?”
  柳茹涵低着头,听到要把她留下来,紧紧拉着唐宁的小手。
  “那我就走了。”王德胡对身边女子说道
  “哎,你急什么,吃了饭再走。”旁边女子拉了拉他手。
  “不了,路挺远的,我早些去,不然晚上赶不到。”王德胡说完向门外走去,唐宁拉着柳茹涵跟在他后面。
  门外槐树下系着一匹黑色壮实的大马,王德胡解开树上的绳索,翻身骑上马背,看向唐宁:“上来。”
  唐宁走到马前,眼前的这匹高头大马对于他来说无疑是个庞然大物,正当他想着该怎么上去时,王德胡一手抓着他往上一拉,随即人就到了马背上,王德胡又将柳茹涵拉上马
  “抓紧了。”王德胡说道,打了一下马腹,马轻轻走动。
  唐宁手紧紧抓着王德胡衣服,他哪里坐过马儿,马儿晃动时他吓了一跳,可坐了一会儿,随着马儿有节奏的颠沛,慢慢的感觉挺舒适。
  柳茹涵坐在唐宁后面,双手环在他腰间,死死搂着。
  三人跨着马出了城,王德胡马鞭“啪”的一声打在马腹上。
  马儿速度加快,开始奔驰起来。
  唐宁坐在上面,身子一颠一颠的,看着身边一转即逝的风景。
  马儿奔驰了一个多时辰后停了下来,王德胡翻下马身:“下来,让马休息一会儿”。
  唐宁学着他的样子翻身下马,却彭的一声摔了下去,他拍拍屁股爬了起来,掂起脚双手将柳茹涵接了下来。
  王德胡从马鞍中拿出水壶给马灌了几大口,自己喝了口,递给唐宁。
  唐宁喝了一口,又给柳茹涵喝了口,复还给他。
  王德胡靠在一个大树下,唐宁和柳茹涵靠在另一棵树下,马儿散漫的到处走动着寻草吃。
  这里杂草丛生,没什么人迹,不远处能看见几亩麦田。
  过了一会儿,唐宁走到王德胡面前,小声问道:“王大叔,你要带我们去哪儿。”
  “到了你就知道了。”
  “哦。”唐宁应了一声,正要往回走,王德胡叫住了他。
  “诶,小子,我听你和沈大人说,你父母被人杀了,知道是什么人吗?”
  唐宁摇了摇头:“不知道。”
  “那你们是怎么躲过一劫的。”
  “那天我们去山上砍柴…”
  “全村的人都死了?”王德胡听完皱紧了眉头。
  “王大叔,你知道落云山脉在哪吗?”
  “落云山脉,你问这个干嘛?”王德胡一听之下神色凝重起来
  “我爹说过,原本想让六叔公带我去落云山脉的。”
  “带你去落云山脉?你家是做什么的?”王德胡神色越发凝重。
  “我家是给那些仙家大人们种仙谷的,每过几年他们就会来收。”唐宁说道
  “原来如此,我曾听说过那些宗门确实会在世间选一些地方用来种植仙药。”
  “王大叔,你知道落云山脉在哪吗?”唐宁满脸希翼的问道
  王德胡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只是听说过,那是仙家乾易宗的宗门,只有极少数人才知道到底在哪,我在江湖上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也只是听说而已。”
  “哦。”唐宁点了点头,神色黯淡。
  王德胡看了他一眼开口道:“其实我爹娘也是被别人杀害,那时候我和你差不多年纪,这些年我苦练功夫,好在终于手刃了仇人,你知道我带去的是什么地方吗?
  唐宁摇了摇头。
  “马帮,他们帮主是我早年闯荡江湖时结交的一个朋友,带你去那,是因为我和你一样的遭遇,希望你学武后能报仇雪恨,不过现在看来,你的仇家似乎并不简单。”
  “多谢大叔。”
  “用不着谢我,按我的性子才不愿管这种事,只是沈大人吩咐了,我不得不办,反正送你们去哪都一样,就稍微麻烦一趟好了,正好见见老朋友。”
  唐宁回到柳茹涵身边坐下,柳茹涵原本在搓着小手哈气取暖,唐宁来了,她就将热乎乎的小手捂住唐宁的手,给他取暖。
  休息了一会儿,三人再次启程,一路上歇歇停停,到了傍晚时分,太阳落山之际,王德胡在一处府门前停了下来,对两人说道:“就是这里了。”
  唐宁翻下马身,这一天经过好几次练习,他已经可以熟练下马了,至少不会摔着,两人站在王德胡身后。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