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练功

下载免费读
“哒哒哒。”门外敲门声响起,唐宁睁开眼,正想起来,身子却被柳茹涵死死缠住。
  唐宁轻轻推了推她:“茹茹,茹茹,快起身,有人来了。”
  柳茹涵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身子往他怀里又挤了挤,脸蛋轻轻蹭他脸蛋。
  “有人来了啊!”唐宁又说了一遍
  柳茹涵这才听清楚了,松开抱着他的小手。
  唐宁掀开被子下床打开房门,外面天方泛白,浓雾缭绕,王德胡矗立在门口,门打开,他走了进去:“我马上要走了,过来看下你们。”
“哒哒哒。”门外敲门声响起,唐宁睁开眼,正想起来,身子却被柳茹涵死死缠住。
  唐宁轻轻推了推她:“茹茹,茹茹,快起身,有人来了。”
  柳茹涵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身子往他怀里又挤了挤,脸蛋轻轻蹭他脸蛋。
  “有人来了啊!”唐宁又说了一遍
  柳茹涵这才听清楚了,松开抱着他的小手。
  唐宁掀开被子下床打开房门,外面天方泛白,浓雾缭绕,王德胡矗立在门口,门打开,他走了进去:“我马上要走了,过来看下你们。”
  听闻此话,唐宁心里突然有些不舍,他们相处时间并不长,只有一天而已,可这不舍的感觉却是那么真真切切。
  他虽然嘴上总说着是因为沈大人的命令,可唐宁明白,他是个好人。
  他明明可以随便找个地方安排他们住宿,却把他们接到了自己家里。
  明明可以随便找个铁铺,店铺打发他们,却不辞辛劳的送他们来到这里,只因唐宁说过一句,父母被人杀害,他便记下了,送他来习武。
  “你在这里好生跟他们学习武艺,就算报不了仇,学一身好武艺,养活自己总不成问题,了了见老朋友的心愿,沈大人交给的任务也完成,我走了。”王德胡说完转身向门外走去。
  “王大叔。”唐宁喊住他
  王德胡回过身。
  唐宁跪了下去,磕了三个响头:“谢谢你。”
  “谢沈丛楠大人吧。”
  唐宁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怅然若失。
  柳茹涵走过去小手擦了擦他额头上的灰尘。
  唐宁拉着她手将门关上,又钻进被窝里,柳茹涵抱着他,脸蛋儿和他贴在一起。
  两人在被窝里腻歪了一会,天色越来越亮,门外隐隐传来人的说话声。
  又过了一会儿,说话声越来越大。
  “茹茹,咱们也起床吧!”唐宁开口说道,话音刚落门外敲门声响起。
  两人下了床打开房门。
  一个黑衣男子站在门外,身材挺拔,神色冷峻,身后背着把黑色长剑:“你是王德胡昨天带来的?”
  “是。”唐宁点了点头
  “跟我来。”男子说完转身离去。
  唐宁拉着柳茹涵小手赶忙跟上。
  两人跟着他一路走出了府门,门口停着一辆马车,男子钻了进去,两人也跟着他钻进马车里。
  马车启程,唐宁拉着柳茹涵小手坐在一侧,男子坐在另一侧,双手放在双腿上,上身挺的笔直,马车晃晃荡荡,他的身体却纹丝不动。
  “我们去哪啊?”唐宁小声问道
  男子看了他一眼没有答话,唐宁不敢再问
  不知行驶了多久,马车停了下来,男子起身下了马车,唐宁自然跟着下来了。
  这里是一处山谷,周围被群山包围,莺啼鸟鸣之声不绝于耳。
  不远处一群和唐宁年纪差不多大的孩子肩上担着两个水桶健步在山路上。
  树叶微微响动,一个男子从半空掠过一个翻身停在他们面前。
  这男子同样一身黑衣,嘴里叼着根竹签,嘴角似笑非笑,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呦,齐师兄,你怎么有空来了。”
  “这两个人交给你。”
  “不是吧!这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收人啊!还一个女娃,咦,长的还不错。”
  “是师傅的命令。”
  男子撇了撇嘴:“跟我来吧!”
  “这里是你们住的地方,我的名字是秦洛,你们可以叫我秦总教头,你们今天先休息一天,随便走走看看,明天开始和他们一样练功,那边是厨房,你们看着他们什么时间吃饭,跟着他们一起吃。”男子将两人带到宿处开口说道
  “那个,秦总教头,我跟着他们一起练功,那她呢!”唐宁小声问道
  “是哦,我差点忘了,还一个女娃,该怎么办呢!这样吧!明天我再安排她。”
  男子走后,唐宁和柳茹涵进到房间,这个房间比起马帮内的客房就大大不如了,小而简陋,好在还算干净。
  在房里呆了一会儿,接近中午的时候,唐宁看见那些人纷纷向一厅房而去,便拉着柳茹涵也向里面走去。
  刚一进去,人群目光就刷的一下朝他们看了过来。
  被好几十号人盯着看,感觉很是别扭,唐宁低着头走到一个人身后自觉排着队。
  “你是谁?怎么从没见过你。”唐宁前面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人问道
  “我是今天才来的。”唐宁小声道
  “怎么今天还会有人来,不是已经过了招人期限了吗?”那孩子疑惑道
  唐宁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说道:“我也不知道。”
  “她是谁?怎么还有女孩。”
  “她是我妹妹,跟着我一起来的。”
  “哦,我叫顾承乾,比你早来两个月。”
  “我叫唐宁,她叫柳茹涵。”
  柳茹涵一直低着头,小手紧紧拉着唐宁的手。
  唐宁跟着队伍向前走,到柜前领了自己的饭菜,找到角落的一个桌子坐上下。
  柳茹涵跟在他后面,两人吃完饭回到房间。
  “咦,你们住这啊!”正准备走进去,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唐宁回头看去,一个五官端正,皮肤白皙的男孩望着他们,正是刚才和他说过话的顾承乾。
  “你们住这里啊?”顾承乾问道
  唐宁点了点头。
  “我住这,在你们旁边。”
  这条走廊上一共有四间屋子,唐宁住的是第三间,顾承乾指着第二间说道
“哒哒哒。”门外敲门声响起唐宁睁开眼正想起来身子却被柳茹涵死死缠住。
  唐宁轻轻推推她:“茹茹茹茹快起身有来。”
  柳茹涵迷迷糊糊睁开眼水汪汪大眼睛看着身子往怀里又挤挤脸蛋轻轻蹭脸蛋。
  “有来啊!”唐宁又说遍
  柳茹涵才听清楚松开抱着小手。
  唐宁掀开被子下床打开房门外面天方泛白浓雾缭绕王德胡矗立在门口门打开走进去:“马上要走过来看下们。”
  听闻此话唐宁心里突然有些舍们相处时间并长只有天而已可舍感觉却那么真真切切。
  虽然嘴上总说着因为沈大命令可唐宁明白。
  明明可以随便找地方安排们住宿却把们接到自己家里。
  明明可以随便找铁铺店铺打发们却辞辛劳送们来到里只因唐宁说过句父母被杀害便记下送来习武。
  “在里生跟们学习武艺就算报仇学身武艺养活自己总成问题见老朋友心愿沈大交给任务也完成走。”王德胡说完转身向门外走去。
  “王大叔。”唐宁喊住
  王德胡回过身。
  唐宁跪下去磕三响头:“谢谢。”
  “谢沈丛楠大。”
  唐宁看着离去背影怅然若失。
  柳茹涵走过去小手擦擦额头上灰尘。
  唐宁拉着她手将门关上又钻进被窝里柳茹涵抱着脸蛋儿和贴在起。
  两在被窝里腻歪会天色越来越亮门外隐隐传来说话声。
  又过会儿说话声越来越大。
  “茹茹咱们也起床!”唐宁开口说道话音刚落门外敲门声响起。
  两下床打开房门。
  黑衣男子站在门外身材挺拔神色冷峻身后背着把黑色长剑:“王德胡昨天带来?”
  “。”唐宁点点头
  “跟来。”男子说完转身离去。
  唐宁拉着柳茹涵小手赶忙跟上。
  两跟着路走出府门门口停着辆马车男子钻进去两也跟着钻进马车里。
  马车启程唐宁拉着柳茹涵小手坐在侧男子坐在另侧双手放在双腿上上身挺笔直马车晃晃荡荡身体却纹丝动。
  “们去哪啊?”唐宁小声问道
  男子看眼没有答话唐宁敢再问
  知行驶多久马车停下来男子起身下马车唐宁自然跟着下来。
  里处山谷周围被群山包围莺啼鸟鸣之声绝于耳。
  远处群和唐宁年纪差多大孩子肩上担着两水桶健步在山路上。
  树叶微微响动男子从半空掠过翻身停在们面前。
  男子同样身黑衣嘴里叼着根竹签嘴角似笑非笑副玩世恭模样:“呦齐师兄怎么有空来。”
  “两交给。”
  “!都什么时候怎么还收啊!还女娃咦长还错。”
  “师傅命令。”
  男子撇撇嘴:“跟来!”
  “里们住地方名字秦洛们可以叫秦总教头们今天先休息天随便走走看看明天开始和们样练功那边厨房们看着们什么时间吃饭跟着们起吃。”男子将两带到宿处开口说道
  “那秦总教头跟着们起练功那她呢!”唐宁小声问道
  “哦差点忘还女娃该怎么办呢!样!明天再安排她。”
  男子走后唐宁和柳茹涵进到房间房间比起马帮内客房就大大如小而简陋在还算干净。
  在房里呆会儿接近中午时候唐宁看见那些纷纷向厅房而去便拉着柳茹涵也向里面走去。
  刚进去群目光就刷下朝们看过来。
  被几十号盯着看感觉很别扭唐宁低着头走到身后自觉排着队。
  “谁?怎么从没见过。”唐宁前面和年纪相仿问道
  “今天才来。”唐宁小声道
  “怎么今天还会有来已经过招期限?”那孩子疑惑道
  唐宁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说道:“也知道。”
  “她谁?怎么还有女孩。”
  “她妹妹跟着起来。”
  “哦叫顾承乾比早来两月。”
  “叫唐宁她叫柳茹涵。”
  柳茹涵直低着头小手紧紧拉着唐宁手。
  唐宁跟着队伍向前走到柜前领自己饭菜找到角落桌子坐上下。
  柳茹涵跟在后面两吃完饭回到房间。
  “咦们住啊!”正准备走进去身后传来声音。
  唐宁回头看去五官端正皮肤白皙男孩望着们正刚才和说过话顾承乾。
  “们住里啊?”顾承乾问道
  唐宁点点头。
  “住在们旁边。”
  条走廊上共有四间屋子唐宁住第三间顾承乾指着第二间说道
“哒哒哒。”门外敲门声响起,唐宁睁开眼,正想起来,身子却被柳茹涵死死缠住。
  唐宁轻轻推了推她:“茹茹,茹茹,快起身,有人来了。”
  柳茹涵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身子往他怀里又挤了挤,脸蛋轻轻蹭他脸蛋。
  “有人来了啊!”唐宁又说了一遍
  柳茹涵这才听清楚了,松开抱着他的小手。
  唐宁掀开被子下床打开房门,外面天方泛白,浓雾缭绕,王德胡矗立在门口,门打开,他走了进去:“我马上要走了,过来看下你们。”
  听闻此话,唐宁心里突然有些不舍,他们相处时间并不长,只有一天而已,可这不舍的感觉却是那么真真切切。
  他虽然嘴上总说着是因为沈大人的命令,可唐宁明白,他是个好人。
  他明明可以随便找个地方安排他们住宿,却把他们接到了自己家里。
  明明可以随便找个铁铺,店铺打发他们,却不辞辛劳的送他们来到这里,只因唐宁说过一句,父母被人杀害,他便记下了,送他来习武。
  “你在这里好生跟他们学习武艺,就算报不了仇,学一身好武艺,养活自己总不成问题,了了见老朋友的心愿,沈大人交给的任务也完成,我走了。”王德胡说完转身向门外走去。
  “王大叔。”唐宁喊住他
  王德胡回过身。
  唐宁跪了下去,磕了三个响头:“谢谢你。”
  “谢沈丛楠大人吧。”
  唐宁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怅然若失。
  柳茹涵走过去小手擦了擦他额头上的灰尘。
  唐宁拉着她手将门关上,又钻进被窝里,柳茹涵抱着他,脸蛋儿和他贴在一起。
  两人在被窝里腻歪了一会,天色越来越亮,门外隐隐传来人的说话声。
  又过了一会儿,说话声越来越大。
  “茹茹,咱们也起床吧!”唐宁开口说道,话音刚落门外敲门声响起。
  两人下了床打开房门。
  一个黑衣男子站在门外,身材挺拔,神色冷峻,身后背着把黑色长剑:“你是王德胡昨天带来的?”
  “是。”唐宁点了点头
  “跟我来。”男子说完转身离去。
  唐宁拉着柳茹涵小手赶忙跟上。
  两人跟着他一路走出了府门,门口停着一辆马车,男子钻了进去,两人也跟着他钻进马车里。
  马车启程,唐宁拉着柳茹涵小手坐在一侧,男子坐在另一侧,双手放在双腿上,上身挺的笔直,马车晃晃荡荡,他的身体却纹丝不动。
  “我们去哪啊?”唐宁小声问道
  男子看了他一眼没有答话,唐宁不敢再问
  不知行驶了多久,马车停了下来,男子起身下了马车,唐宁自然跟着下来了。
  这里是一处山谷,周围被群山包围,莺啼鸟鸣之声不绝于耳。
  不远处一群和唐宁年纪差不多大的孩子肩上担着两个水桶健步在山路上。
  树叶微微响动,一个男子从半空掠过一个翻身停在他们面前。
  这男子同样一身黑衣,嘴里叼着根竹签,嘴角似笑非笑,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呦,齐师兄,你怎么有空来了。”
  “这两个人交给你。”
  “不是吧!这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收人啊!还一个女娃,咦,长的还不错。”
  “是师傅的命令。”
  男子撇了撇嘴:“跟我来吧!”
  “这里是你们住的地方,我的名字是秦洛,你们可以叫我秦总教头,你们今天先休息一天,随便走走看看,明天开始和他们一样练功,那边是厨房,你们看着他们什么时间吃饭,跟着他们一起吃。”男子将两人带到宿处开口说道
  “那个,秦总教头,我跟着他们一起练功,那她呢!”唐宁小声问道
  “是哦,我差点忘了,还一个女娃,该怎么办呢!这样吧!明天我再安排她。”
  男子走后,唐宁和柳茹涵进到房间,这个房间比起马帮内的客房就大大不如了,小而简陋,好在还算干净。
  在房里呆了一会儿,接近中午的时候,唐宁看见那些人纷纷向一厅房而去,便拉着柳茹涵也向里面走去。
  刚一进去,人群目光就刷的一下朝他们看了过来。
  被好几十号人盯着看,感觉很是别扭,唐宁低着头走到一个人身后自觉排着队。
  “你是谁?怎么从没见过你。”唐宁前面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人问道
  “我是今天才来的。”唐宁小声道
  “怎么今天还会有人来,不是已经过了招人期限了吗?”那孩子疑惑道
  唐宁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说道:“我也不知道。”
  “她是谁?怎么还有女孩。”
  “她是我妹妹,跟着我一起来的。”
  “哦,我叫顾承乾,比你早来两个月。”
  “我叫唐宁,她叫柳茹涵。”
  柳茹涵一直低着头,小手紧紧拉着唐宁的手。
  唐宁跟着队伍向前走,到柜前领了自己的饭菜,找到角落的一个桌子坐上下。
  柳茹涵跟在他后面,两人吃完饭回到房间。
  “咦,你们住这啊!”正准备走进去,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唐宁回头看去,一个五官端正,皮肤白皙的男孩望着他们,正是刚才和他说过话的顾承乾。
  “你们住这里啊?”顾承乾问道
  唐宁点了点头。
  “我住这,在你们旁边。”
  这条走廊上一共有四间屋子,唐宁住的是第三间,顾承乾指着第二间说道
“哒哒哒。”门外敲门声响起吗唐宁睁开眼吗正想起来吗身子却被柳茹涵死死缠住。
  唐宁轻轻推吗推她:“茹茹吗茹茹吗快起身吗有吗来吗。”
  柳茹涵迷迷糊糊吗睁开眼吗水汪汪吗大眼睛看着吗吗身子往吗怀里又挤吗挤吗脸蛋轻轻蹭吗脸蛋。
  “有吗来吗啊!”唐宁又说吗吗遍
  柳茹涵吗才听清楚吗吗松开抱着吗吗小手。
  唐宁掀开被子下床打开房门吗外面天方泛白吗浓雾缭绕吗王德胡矗立在门口吗门打开吗吗走吗进去:“吗马上要走吗吗过来看下吗们。”
  听闻此话吗唐宁心里突然有些吗舍吗吗们相处时间并吗长吗只有吗天而已吗可吗吗舍吗感觉却吗那么真真切切。
  吗虽然嘴上总说着吗因为沈大吗吗命令吗可唐宁明白吗吗吗吗吗吗。
  吗明明可以随便找吗地方安排吗们住宿吗却把吗们接到吗自己家里。
  明明可以随便找吗铁铺吗店铺打发吗们吗却吗辞辛劳吗送吗们来到吗里吗只因唐宁说过吗句吗父母被吗杀害吗吗便记下吗吗送吗来习武。
  “吗在吗里吗生跟吗们学习武艺吗就算报吗吗仇吗学吗身吗武艺吗养活自己总吗成问题吗吗吗见老朋友吗心愿吗沈大吗交给吗任务也完成吗吗走吗。”王德胡说完转身向门外走去。
  “王大叔。”唐宁喊住吗
  王德胡回过身。
  唐宁跪吗下去吗磕吗三吗响头:“谢谢吗。”
  “谢沈丛楠大吗吗。”
  唐宁看着吗离去吗背影怅然若失。
  柳茹涵走过去小手擦吗擦吗额头上吗灰尘。
  唐宁拉着她手将门关上吗又钻进被窝里吗柳茹涵抱着吗吗脸蛋儿和吗贴在吗起。
  两吗在被窝里腻歪吗吗会吗天色越来越亮吗门外隐隐传来吗吗说话声。
  又过吗吗会儿吗说话声越来越大。
  “茹茹吗咱们也起床吗!”唐宁开口说道吗话音刚落门外敲门声响起。
  两吗下吗床打开房门。
  吗吗黑衣男子站在门外吗身材挺拔吗神色冷峻吗身后背着把黑色长剑:“吗吗王德胡昨天带来吗?”
  “吗。”唐宁点吗点头
  “跟吗来。”男子说完转身离去。
  唐宁拉着柳茹涵小手赶忙跟上。
  两吗跟着吗吗路走出吗府门吗门口停着吗辆马车吗男子钻吗进去吗两吗也跟着吗钻进马车里。
  马车启程吗唐宁拉着柳茹涵小手坐在吗侧吗男子坐在另吗侧吗双手放在双腿上吗上身挺吗笔直吗马车晃晃荡荡吗吗吗身体却纹丝吗动。
  “吗们去哪啊?”唐宁小声问道
  男子看吗吗吗眼没有答话吗唐宁吗敢再问
  吗知行驶吗多久吗马车停吗下来吗男子起身下吗马车吗唐宁自然跟着下来吗。
  吗里吗吗处山谷吗周围被群山包围吗莺啼鸟鸣之声吗绝于耳。
  吗远处吗群和唐宁年纪差吗多大吗孩子肩上担着两吗水桶健步在山路上。
  树叶微微响动吗吗吗男子从半空掠过吗吗翻身停在吗们面前。
  吗男子同样吗身黑衣吗嘴里叼着根竹签吗嘴角似笑非笑吗吗副玩世吗恭吗模样:“呦吗齐师兄吗吗怎么有空来吗。”
  “吗两吗吗交给吗。”
  “吗吗吗!吗都什么时候吗吗怎么还收吗啊!还吗吗女娃吗咦吗长吗还吗错。”
  “吗师傅吗命令。”
  男子撇吗撇嘴:“跟吗来吗!”
  “吗里吗吗们住吗地方吗吗吗名字吗秦洛吗吗们可以叫吗秦总教头吗吗们今天先休息吗天吗随便走走看看吗明天开始和吗们吗样练功吗那边吗厨房吗吗们看着吗们什么时间吃饭吗跟着吗们吗起吃。”男子将两吗带到宿处开口说道
  “那吗吗秦总教头吗吗跟着吗们吗起练功吗那她呢!”唐宁小声问道
  “吗哦吗吗差点忘吗吗还吗吗女娃吗该怎么办呢!吗样吗!明天吗再安排她。”
  男子走后吗唐宁和柳茹涵进到房间吗吗吗房间比起马帮内吗客房就大大吗如吗吗小而简陋吗吗在还算干净。
  在房里呆吗吗会儿吗接近中午吗时候吗唐宁看见那些吗纷纷向吗厅房而去吗便拉着柳茹涵也向里面走去。
  刚吗进去吗吗群目光就刷吗吗下朝吗们看吗过来。
  被吗几十号吗盯着看吗感觉很吗别扭吗唐宁低着头走到吗吗吗身后自觉排着队。
  “吗吗谁?怎么从没见过吗。”唐宁前面吗吗和吗年纪相仿吗吗问道
  “吗吗今天才来吗。”唐宁小声道
  “怎么今天还会有吗来吗吗吗已经过吗招吗期限吗吗?”那孩子疑惑道
  唐宁吗知道该怎么回答吗只能说道:“吗也吗知道。”
  “她吗谁?怎么还有女孩。”
  “她吗吗妹妹吗跟着吗吗起来吗。”
  “哦吗吗叫顾承乾吗比吗早来两吗月。”
  “吗叫唐宁吗她叫柳茹涵。”
  柳茹涵吗直低着头吗小手紧紧拉着唐宁吗手。
  唐宁跟着队伍向前走吗到柜前领吗自己吗饭菜吗找到角落吗吗吗桌子坐上下。
  柳茹涵跟在吗后面吗两吗吃完饭回到房间。
  “咦吗吗们住吗啊!”正准备走进去吗身后传来吗吗声音。
  唐宁回头看去吗吗吗五官端正吗皮肤白皙吗男孩望着吗们吗正吗刚才和吗说过话吗顾承乾。
  “吗们住吗里啊?”顾承乾问道
  唐宁点吗点头。
  “吗住吗吗在吗们旁边。”
  吗条走廊上吗共有四间屋子吗唐宁住吗吗第三间吗顾承乾指着第二间说道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