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梦境

下载免费读
吃完馒头,在地上躺了一会儿,看着习蹄向前走去,唐宁知道休息的时间到了,赶忙爬起来跟在他后面。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一个院子里,院子很大,摆了几十个大水缸。
  习蹄指了指角落两个水桶:“这两个是你的,南边有一条河,你去那打水,这里随便选一个空缸,灌满就行了。”
  唐宁点点头拿起那两个水桶,出了门朝南面小跑而去。
  没多远就看见一人提着两桶水健步迎面而来,仔细一看,竟是顾承乾。
  “你还在做这个功课啊?”唐宁开口问道,以为他们早就做完这个功课了,毕竟自己跑山用了那么长时间,现在看见他们还在这个功课,心里还挺高兴的。
  “你以为灌满那一大缸容易啊?”顾承乾停下来说道
  “你现在灌了多少?要跑多少趟能灌满啊?”
  “我灌了一半了,你两只水桶装满跑十躺差不多了。”
  “河边靠这近吗?”
  “你沿着这条路一直走,到了不就知道了,不和你说了,我得赶紧点。”
  唐宁提着空水桶向前走,一路上陆陆续续看见不少人迎面而来,有走的快的,也有走的慢的,不少人都是走一段歇一段。
  走了许多路终于到了河边,将两个水桶打满水提着它们往回走,走到一半就不行了,停下来休息,他从小上山砍柴,扛着柴打水回家,这种事没少做。
  可拿着这么沉的两桶水走这么长路,还真没有过,从河边到院子至少有二里路。
  而且是提着不是扛着,他以前砍柴回家都是抗在肩膀上的,省力很多。
  休息了一会,他提起水桶继续向前走去,当他提着水桶第三次回去的路上,碰上顾承乾,顾承乾已经将水缸里的水灌满,完成这个功课了。
  好在还有很多人没完成。
  随着时间的推移,路上的人越来越少,完成功课的人越来越多,渐渐的只剩他一个人了,当他提着水桶第六次回去的路上,习啼走了过来:“去吃饭吧!时间到了,吃完饭休息一个时辰,下午继续。”
  他放下水桶,两只手臂像是灌了铁水一样,提都提不起来。
吃完馒头在地上躺了一会儿看着习蹄向前走去唐宁知道休息的时间到了赶忙爬起来跟在他后面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一个院子里院子很大摆了几十个大水缸习蹄指了指角落两个水桶这两个是你的南边有一条河你去那打水这里随便选一个空缸灌满就行了唐宁点点头拿起那两个水桶出了门朝南面小跑而去没多远就看见一人提着两桶水健步迎面而来仔细一看竟是顾承乾你还在做这个功课啊唐宁开口问道以为他们早就做完这个功课了毕竟自己跑山用了那么长时间现在看见他们还在这个功课心里还挺高兴的你以为灌满那一大缸容易啊顾承乾停下来说道你现在灌了多少要跑多少趟能灌满啊我灌了一半了你两只水桶装满跑十躺差不多了河边靠这近吗你沿着这条路一直走到了不就知道了不和你说了我得赶紧点唐宁提着空水桶向前走一路上陆陆续续看见不少人迎面而来有走的快的也有走的慢的不少人都是走一段歇一段走了许多路终于到了河边将两个水桶打满水提着它们往回走走到一半就不行了停下来休息他从小上山砍柴扛着柴打水回家这种事没少做可拿着这么沉的两桶水走这么长路还真没有过从河边到院子至少有二里路而且是提着不是扛着他以前砍柴回家都是抗在肩膀上的省力很多休息了一会他提起水桶继续向前走去当他提着水桶第三次回去的路上碰上顾承乾顾承乾已经将水缸里的水灌满完成这个功课了好在还有很多人没完成随着时间的推移路上的人越来越少完成功课的人越来越多渐渐的只剩他一个人了当他提着水桶第六次回去的路上习啼走了过来去吃饭吧时间到了吃完饭休息一个时辰下午继续他放下水桶两只手臂像是灌了铁水一样提都提不起来走到饭堂时已空无一人想来其余人已经吃完了不知道柳茹涵有没有吃唐宁回到房间发现柳茹涵竟不在房内咦到哪去了呢自己不在她一个人应该不会乱跑的正准备出去找时唐宁又想起昨天秦洛好像说过今天安排她做事情那么应该是被秦洛带走了还是等她自己回来算了他一头栽在床上身体已是非常疲累一倒下立马睡着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一个温软的身子挤了进来鼻尖传来一种熟悉的幽香他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骑着高头大马在血红色的天地里不停奔驰往下一看那匹马竟是一匹骷髅马而马脚下踩着的是累累枯骨唐宁猛然睁开眼才发觉刚才那是梦境柳茹涵伏在他怀里见他醒来柳茹涵身子又往他怀里挤了挤脸蛋儿和他贴在一起轻轻磨蹭着茹茹你早上去哪了啊唐宁开口问道柳茹涵抬起头用手势比划了一阵唐宁没大看懂柳茹涵又重复了一次你是说早上跟人到外面去买菜回来后再洗菜是吗柳茹涵点点头茹茹那些人对你好不好啊有没有骂你唐宁很是担心她说不了话怕别人会看不起她欺负她柳茹涵又比划了一阵大意是她不知道怎么买东西只是跟着人拿东西和洗菜茹茹我好好跟着他们学等咱们出去了你就在家呆着别去外面干活柳茹涵脸蛋儿贴着他点了点头唐宁唐宁外面敲门声响起唐宁下床打开房门顾承乾走了进来我睡醒了挺无聊的就到你这来玩玩你在干嘛呢怎么白天都锁着门啊唐宁进来的时候没锁门肯定是柳茹涵锁的我在睡觉啊那我是不是吵醒你了没有我早醒了对了我今天看你提水桶时走的挺快的是我们这些人里第一个完成功课的很厉害啊哈哈顾承乾神色颇为得意那当然了我从小跟着我爹习武你们是不是都是从小练武的我感觉你们都挺厉害的当然不是了大多数都和你一样刚来的时候好多人还不如你呢其实我第一天也挺累的过段时间习惯了就好了是吗他们刚来的时候也这样吗是啊要不然你以为呢诶你妹妹来这是干什么的啊她帮忙买菜洗菜她叫什么名字啊柳茹涵她说不了话哦两人聊了一阵下午众人在山脚下集合完毕习啼吩咐了一声便各自做各自的功课去了吃完馒头在地上躺会儿看着习蹄向前走去唐宁知道休息时间到赶忙爬起来跟在后面。
  两前后来到院子里院子很大摆几十大水缸。
  习蹄指指角落两水桶:“两南边有条河去那打水里随便选空缸灌满就行。”
  唐宁点点头拿起那两水桶出门朝南面小跑而去。
  没多远就看见提着两桶水健步迎面而来仔细看竟顾承乾。
  “还在做功课啊?”唐宁开口问道以为们早就做完功课毕竟自己跑山用那么长时间现在看见们还在功课心里还挺高兴。
  “以为灌满那大缸容易啊?”顾承乾停下来说道
  “现在灌多少?要跑多少趟能灌满啊?”
  “灌半两只水桶装满跑十躺差多。”
  “河边靠近?”
  “沿着条路直走到就知道和说得赶紧点。”
  唐宁提着空水桶向前走路上陆陆续续看见少迎面而来有走快也有走慢少都走段歇段。
  走许多路终于到河边将两水桶打满水提着它们往回走走到半就行停下来休息从小上山砍柴扛着柴打水回家种事没少做。
  可拿着么沉两桶水走么长路还真没有过从河边到院子至少有二里路。
  而且提着扛着以前砍柴回家都抗在肩膀上省力很多。
  休息会提起水桶继续向前走去当提着水桶第三次回去路上碰上顾承乾顾承乾已经将水缸里水灌满完成功课。
  在还有很多没完成。
  随着时间推移路上越来越少完成功课越来越多渐渐只剩当提着水桶第六次回去路上习啼走过来:“去吃饭!时间到吃完饭休息时辰下午继续。”
  放下水桶两只手臂像灌铁水样提都提起来。
  走到饭堂时已空无想来其余已经吃完知道柳茹涵有没有吃唐宁回到房间。
  发现柳茹涵竟在房内。
  咦到哪去呢!自己在她应该会乱跑。
  正准备出去找时唐宁又想起昨天秦洛像说过今天安排她做事情那么应该被秦洛带走还等她自己回来算
  头栽在床上身体已非常疲累倒下立马睡着。
  迷迷糊糊中感觉有温软身子挤进来鼻尖传来种熟悉幽香。
  做梦梦见自己骑着高头大马在血红色天地里停奔驰往下看那匹马竟匹骷髅马而马脚下踩着累累枯骨。
  唐宁猛然睁开眼才发觉刚才那梦境柳茹涵伏在怀里。
  见醒来柳茹涵身子又往怀里挤挤脸蛋儿和贴在起轻轻磨蹭着。
  “茹茹早上去哪啊?”唐宁开口问道
  柳茹涵抬起头用手势比划阵唐宁没大看懂柳茹涵又重复次。
  “说早上跟到外面去买菜回来后再洗菜?”
  柳茹涵点点头。
  “茹茹那些对啊?有没有骂?”唐宁很担心她说话。怕别会看起她欺负她
  柳茹涵又比划阵大意她知道怎么买东西只跟着拿东西和洗菜。
  “茹茹跟着们学等咱们出去就在家呆着别去外面干活。”
  柳茹涵脸蛋儿贴着点点头。
  “唐宁唐宁。”外面敲门声响起
  唐宁下床打开房门顾承乾走进来:“睡醒挺无聊就到来玩玩在干嘛呢!怎么白天都锁着门啊?”
  唐宁进来时候没锁门肯定柳茹涵锁
  “在睡觉啊!”
  “那吵醒。”
  “没有早醒对今天看提水桶时走挺快们些里第完成功课很厉害啊!”
  “哈哈。”顾承乾神色颇为得意:“那当然从小跟着爹习武。”
  “们都从小练武?感觉们都挺厉害。”
  “当然大多数都和样刚来时候多还如呢!其实第天也挺累过段时间习惯就。”
  “?们刚来时候也样?”
  “啊!要然以为呢?诶妹妹来干什么啊?”
  “她帮忙买菜洗菜。”
  “她叫什么名字啊?”
  “柳茹涵她说话。”
  “哦。”
  两聊阵下午众在山脚下集合完毕习啼吩咐声便各自做各自功课去。
吃完馒头,在地上躺了一会儿,看着习蹄向前走去,唐宁知道休息的时间到了,赶忙爬起来跟在他后面。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一个院子里,院子很大,摆了几十个大水缸。
  习蹄指了指角落两个水桶:“这两个是你的,南边有一条河,你去那打水,这里随便选一个空缸,灌满就行了。”
  唐宁点点头拿起那两个水桶,出了门朝南面小跑而去。
  没多远就看见一人提着两桶水健步迎面而来,仔细一看,竟是顾承乾。
  “你还在做这个功课啊?”唐宁开口问道,以为他们早就做完这个功课了,毕竟自己跑山用了那么长时间,现在看见他们还在这个功课,心里还挺高兴的。
  “你以为灌满那一大缸容易啊?”顾承乾停下来说道
  “你现在灌了多少?要跑多少趟能灌满啊?”
  “我灌了一半了,你两只水桶装满跑十躺差不多了。”
  “河边靠这近吗?”
  “你沿着这条路一直走,到了不就知道了,不和你说了,我得赶紧点。”
  唐宁提着空水桶向前走,一路上陆陆续续看见不少人迎面而来,有走的快的,也有走的慢的,不少人都是走一段歇一段。
  走了许多路终于到了河边,将两个水桶打满水提着它们往回走,走到一半就不行了,停下来休息,他从小上山砍柴,扛着柴打水回家,这种事没少做。
  可拿着这么沉的两桶水走这么长路,还真没有过,从河边到院子至少有二里路。
  而且是提着不是扛着,他以前砍柴回家都是抗在肩膀上的,省力很多。
  休息了一会,他提起水桶继续向前走去,当他提着水桶第三次回去的路上,碰上顾承乾,顾承乾已经将水缸里的水灌满,完成这个功课了。
  好在还有很多人没完成。
  随着时间的推移,路上的人越来越少,完成功课的人越来越多,渐渐的只剩他一个人了,当他提着水桶第六次回去的路上,习啼走了过来:“去吃饭吧!时间到了,吃完饭休息一个时辰,下午继续。”
  他放下水桶,两只手臂像是灌了铁水一样,提都提不起来。
  走到饭堂时,已空无一人,想来其余人已经吃完了,不知道柳茹涵有没有吃,唐宁回到房间。
  发现柳茹涵竟不在房内。
  咦,到哪去了呢!自己不在,她一个人应该不会乱跑的。
  正准备出去找时,唐宁又想起昨天秦洛好像说过今天安排她做事情,那么应该是被秦洛带走了,还是等她自己回来算了
  他一头栽在床上,身体已是非常疲累,一倒下立马睡着。
  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一个温软的身子挤了进来,鼻尖传来一种熟悉的幽香。
  他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骑着高头大马,在血红色的天地里不停奔驰,往下一看,那匹马竟是一匹骷髅马,而马脚下踩着的是累累枯骨。
  唐宁猛然睁开眼,才发觉刚才那是梦境,柳茹涵伏在他怀里。
  见他醒来,柳茹涵身子又往他怀里挤了挤,脸蛋儿和他贴在一起轻轻磨蹭着。
  “茹茹,你早上去哪了啊?”唐宁开口问道
  柳茹涵抬起头用手势比划了一阵,唐宁没大看懂,柳茹涵又重复了一次。
  “你是说,早上跟人到外面去买菜,回来后再洗菜是吗?”
  柳茹涵点点头。
  “茹茹,那些人对你好不好啊?有没有骂你?”唐宁很是担心,她说不了话。怕别人会看不起她,欺负她
  柳茹涵又比划了一阵,大意是她不知道怎么买东西,只是跟着人拿东西和洗菜。
  “茹茹,我好好跟着他们学,等咱们出去了,你就在家呆着,别去外面干活。”
  柳茹涵脸蛋儿贴着他,点了点头。
  “唐宁,唐宁。”外面敲门声响起
  唐宁下床打开房门,顾承乾走了进来:“我睡醒了,挺无聊的就到你这来玩玩,你在干嘛呢!怎么白天都锁着门啊?”
  唐宁进来的时候没锁门,肯定是柳茹涵锁的
  “我在睡觉啊!”
  “那我是不是吵醒你了。”
  “没有,我早醒了,对了,我今天看你提水桶时走的挺快的,是我们这些人里第一个完成功课的,很厉害啊!”
  “哈哈。”顾承乾神色颇为得意:“那当然了,我从小跟着我爹习武。”
  “你们是不是都是从小练武的?我感觉你们都挺厉害的。”
  “当然不是了,大多数都和你一样,刚来的时候好多人还不如你呢!其实我第一天也挺累的,过段时间习惯了就好了。”
  “是吗?他们刚来的时候也这样吗?”
  “是啊!要不然你以为呢?诶,你妹妹来这是干什么的啊?”
  “她,帮忙买菜,洗菜。”
  “她叫什么名字啊?”
  “柳茹涵,她说不了话。”
  “哦。”
  两人聊了一阵,下午,众人在山脚下集合完毕,习啼吩咐了一声,便各自做各自的功课去了。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