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破梦

下载免费读
唐宁睁开眼,眼前仍是那片灰蒙蒙的世界,他绝望的大吼了一声,起身疯狂的向前奔去。
  他很确定自己真的睡了一觉,并且时间还不短,因为身体气力已经恢复一些,可他仍身处这个世界。
唐宁睁开眼眼前仍是那片灰蒙蒙的世界他绝望的大吼了一声起身疯狂的向前奔去他很确定自己真的睡了一觉并且时间还不短因为身体气力已经恢复一些可他仍身处这个世界不要呆在这里他不想呆在这里往前跑一直往前跑直到他再一次精疲力竭倒了下去泪水从眼角涌出滑过脸颊流淌到地上他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这不是梦自己真真实实存在于这个地方躺了很久他爬起来拖着疲累的身子向前走去这个地方总有尽头一直向前走总会走出这个地方他心里想道走了很久很久直到他的双腿都在颤抖他支撑不住停了下来大口的喘着气歇了好一会儿又继续往前走走走歇歇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某一刻他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头晕目眩好像只是一瞬间又好像过了很久很久他睁开眼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柳茹涵那张精致无瑕的面庞两人身子搂在一起脸蛋儿还贴着身上是一床红色的棉被唐宁看着四周感受到身体的暖和脸蛋上嫩嫩滑滑的感觉是柳茹涵肌肤的真实触感回来了自己回来了唐宁手摸了摸左脸蛋平滑如玉没有丝毫红肿他兴奋的差点吼出声柳茹涵悠悠转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着他没事儿睡吧唐宁小声说道此时天色尚早还未泛白柳茹涵微微偏过脑袋然后闭上眼睛唐宁看着头顶上的墙壁睡意全无也不敢睡害怕一睡着又堕入那个可怕的地方他看着周边四侧地面及窗子还有怀中的她突然发觉原来自己现在生活的这个世界这么美好在此之前他的心里一直想着报仇而此刻他明悟了有一个比报仇更重要的东西就是柳茹涵报仇可以先放下但她绝对不能离开自己在那个地方当他确认了不是梦境的那一刻第一想到的不是报不了仇而是她担心她以后受人欺负担心她醒来后发现不见了自己会害怕担心她找不到自己伤心难过唐宁将她搂在怀里思绪飞扬自己终于回来了可那个梦是怎么回事呢他不确定那到底是不是梦如果是梦那个梦也太真实了真实的就像亲身经历一般里面发生的每一个片段他都清楚地记得若不是脸上没有红肿他都要怀疑是不是真的去那鬼地方走了一遭而且自己在那个地方呆了很久很久到底怎么回事真的只是个梦吗唐宁百思不得其解只能自我安慰做了个奇怪的梦黑暗慢慢被驱逐天光泛白唐宁轻轻拍了拍柳茹涵肩臂茹茹我得起床了柳茹涵睁开眼爬下床给他准备洗漱物品又去给他打水茹茹我自己来就行了你再睡会吧唐宁说道柳茹涵没理他打了水来唐宁洗漱完后出门柳茹涵看着他离开直到身影完全消失才将门关上锁了自己重新爬回床上唐宁来到山脚下此刻空无一人现在离集合时间还有半个时辰左右他之所以提前来是想在别人来之前先热身锻炼锻炼没办法他本来底子就差和那些从小练武的没法比又晚来了两个月不刻苦的话永远赶不上他们在山下踢了两百个高腿打了两百个正拳后他向着山上小跑而去跑了一会儿跑不动了就快步走计算着时间觉得差不多了就下山预留一刻钟的休息时间给自己当他回到山脚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已经到了看着他从山上下来满头大汗众人都诧异的望向他唐宁排到一人身后大口喘着气顾承乾走过来你干嘛去了啊我今天在你门前喊了半天都没人应我老早就来了唐宁答道你那么早来干嘛啊对了你刚才干嘛去了怎么一身的汗我底子比你们差又来的晚所以觉得要多用功一些早些来打打正拳跑跑山哦这样啊顾承乾点了点头两人谈话之际习啼来了随着他一声令下跑山开始所有人向山上跑去唐宁也在跑只是跑着跑着他便跑不动了和其他人距离越拉越大渐渐的看不见他们了跑不动的时候他便停下来慢慢走恢复了一些气力又继续跑还昨天一样等他下山的时候其他人已经在第二个功课了习啼还是在那等着他拿出两个馒头给他休息了一刻钟开始第二个功课依旧是还没做完中午休息时间到了吃了饭回到房间搂着柳茹涵睡了一觉下午继续完成未完的功课总的来说今天比昨天有些进步到结束之时他的高踢腿功课已经完成唐宁睁开眼,眼前仍是那片灰蒙蒙的世界,他绝望的大吼了一声,起身疯狂的向前奔去。
  他很确定自己真的睡了一觉,并且时间还不短,因为身体气力已经恢复一些,可他仍身处这个世界。
  不要呆在这里,他不想呆在这里。
  往前跑,一直往前跑,直到他再一次精疲力竭倒了下去。
  泪水从眼角涌出,滑过脸颊流淌到地上,他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这不是梦,自己真真实实存在于这个地方。
  躺了很久,他爬起来拖着疲累的身子向前走去,这个地方总有尽头,一直向前走,总会走出这个地方,他心里想道
  走了很久很久,直到他的双腿都在颤抖,他支撑不住,停了下来,大口的喘着气,歇了好一会儿,又继续往前走。
  走走歇歇,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某一刻,他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头晕目眩,好像只是一瞬间,又好像过了很久很久,他睁开眼。
  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柳茹涵那张精致无瑕的面庞,两人身子搂在一起,脸蛋儿还贴着,身上是一床红色的棉被。
  唐宁看着四周,感受到身体的暖和,脸蛋上嫩嫩滑滑的感觉,是柳茹涵肌肤的真实触感
  回来了,自己回来了。
  唐宁手摸了摸左脸蛋,平滑如玉,没有丝毫红肿,他兴奋的差点吼出声。
  柳茹涵悠悠转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着他。
  “没事儿,睡吧!”唐宁小声说道,此时天色尚早,还未泛白。
  柳茹涵微微偏过脑袋,然后闭上眼睛。
  唐宁看着头顶上的墙壁,睡意全无,也不敢睡。
  害怕一睡着又堕入那个可怕的地方。
  他看着周边四侧,地面及窗子还有怀中的她,突然发觉,原来自己现在生活的这个世界这么美好。
  在此之前他的心里一直想着报仇,而此刻他明悟了,有一个比报仇更重要的东西,就是柳茹涵。
  报仇可以先放下,但她绝对不能离开自己。
  在那个地方,当他确认了不是梦境的那一刻,第一想到的不是报不了仇,而是她。
  担心她以后受人欺负,担心她醒来后发现不见了自己会害怕,担心她找不到自己伤心难过。
  唐宁将她搂在怀里,思绪飞扬。
  自己终于回来了,可那个梦是怎么回事呢?他不确定那到底是不是梦,如果是梦,那个梦也太真实了。
  真实的就像亲身经历一般,里面发生的每一个片段他都清楚地记得。若不是脸上没有红肿,他都要怀疑是不是真的去那鬼地方走了一遭
  而且自己在那个地方呆了很久很久,到底怎么回事?真的只是个梦吗?唐宁百思不得其解,只能自我安慰做了个奇怪的梦。
  黑暗慢慢被驱逐,天光泛白。
  唐宁轻轻拍了拍柳茹涵肩臂:“茹茹,我得起床了。”
  柳茹涵睁开眼,爬下床,给他准备洗漱物品,又去给他打水。
  “茹茹,我自己来就行了,你再睡会吧!”唐宁说道
  柳茹涵没理他,打了水来,唐宁洗漱完后出门。
  柳茹涵看着他离开,直到身影完全消失才将门关上锁了,自己重新爬回床上。
  唐宁来到山脚下,此刻空无一人,现在离集合时间还有半个时辰左右,他之所以提前来,是想在别人来之前先热身,锻炼锻炼。
  没办法,他本来底子就差,和那些从小练武的没法比,又晚来了两个月,不刻苦的话,永远赶不上他们。
  在山下踢了两百个高腿,打了两百个正拳后,他向着山上小跑而去。
  跑了一会儿跑不动了,就快步走,计算着时间,觉得差不多了就下山,预留一刻钟的休息时间给自己。
  当他回到山脚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已经到了,看着他从山上下来,满头大汗,众人都诧异的望向他。
  唐宁排到一人身后,大口喘着气,顾承乾走过来:“你干嘛去了啊!我今天在你门前喊了半天都没人应。”
  “我老早就来了。”唐宁答道
  “你那么早来干嘛啊?对了,你刚才干嘛去了,怎么一身的汗。”
  “我底子比你们差,又来的晚,所以觉得要多用功一些,早些来打打正拳,跑跑山。”
  “哦,这样啊!”顾承乾点了点头
  两人谈话之际,习啼来了,随着他一声令下,跑山开始。
  所有人向山上跑去,唐宁也在跑,只是跑着跑着他便跑不动了,和其他人距离越拉越大,渐渐的看不见他们了。
  跑不动的时候他便停下来慢慢走,恢复了一些气力又继续跑,还昨天一样,等他下山的时候其他人已经在第二个功课了。
  习啼还是在那等着他,拿出两个馒头给他,休息了一刻钟,开始第二个功课。
  依旧是还没做完,中午休息时间到了,吃了饭回到房间搂着柳茹涵睡了一觉。
  下午继续完成未完的功课,总的来说今天比昨天有些进步,到结束之时他的高踢腿功课已经完成。
唐宁睁开眼,眼前仍是那片灰蒙蒙的世界,他绝望的大吼了一声,起身疯狂的向前奔去。
  他很确定自己真的睡了一觉,并且时间还不短,因为身体气力已经恢复一些,可他仍身处这个世界。
  不要呆在这里,他不想呆在这里。
  往前跑,一直往前跑,直到他再一次精疲力竭倒了下去。
  泪水从眼角涌出,滑过脸颊流淌到地上,他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这不是梦,自己真真实实存在于这个地方。
  躺了很久,他爬起来拖着疲累的身子向前走去,这个地方总有尽头,一直向前走,总会走出这个地方,他心里想道
  走了很久很久,直到他的双腿都在颤抖,他支撑不住,停了下来,大口的喘着气,歇了好一会儿,又继续往前走。
  走走歇歇,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某一刻,他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头晕目眩,好像只是一瞬间,又好像过了很久很久,他睁开眼。
  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柳茹涵那张精致无瑕的面庞,两人身子搂在一起,脸蛋儿还贴着,身上是一床红色的棉被。
  唐宁看着四周,感受到身体的暖和,脸蛋上嫩嫩滑滑的感觉,是柳茹涵肌肤的真实触感
  回来了,自己回来了。
  唐宁手摸了摸左脸蛋,平滑如玉,没有丝毫红肿,他兴奋的差点吼出声。
  柳茹涵悠悠转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着他。
  “没事儿,睡吧!”唐宁小声说道,此时天色尚早,还未泛白。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