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遇袭

下载免费读
一行人出了门上马疾驰而去,马蹄如风,三日后到了第一个目的地,南沙郡分舵,舵主刘伟齐早早领着人在府门口等着了。
  “秦老弟,许久不见,英姿更甚往昔啊!”刘伟齐朝秦洛拱了拱手哈哈笑道
一行人出了门上马疾驰而去马蹄如风三日后到了第一个目的地南沙郡分舵舵主刘伟齐早早领着人在府门口等着了秦老弟许久不见英姿更甚往昔啊刘伟齐朝秦洛拱了拱手哈哈笑道刘舵主过誉了你才真的是风采依旧咦这位小兄弟是刘伟齐看着秦洛身旁的唐宁疑惑道刘舵主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帮主新收的弟子唐宁师弟哦原来是唐小兄弟恕刘某眼拙了往年我因有事外出未能参加盛会故不相识来来来各位弟兄一路辛苦刘某已准备好了酒菜天色将晚先到府内歇息一番众人随着他到屋子里大吃了一顿刘伟齐和他身边几人频频劝酒秦洛本是好酒之徒自然是来者不拒其余人也是喝的酩酊大醉就连唐宁也不列外喝多了之后来到厢房倒头便睡下了这几日他委实不曾睡得好觉除了车马劳顿的原因外更重要的是独自一人很不习惯以往每日抱着柳茹涵温软的身子入睡忽然变成自己一个人总感觉少了什么因而每夜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今日喝了许多酒后倒是很快呼呼睡着了第二日众人来到议事厅分主次一一坐下刘伟齐和秦洛聊着闲话不一会儿门外两人抱着一叠账本来了刘伟齐向他们示意了一下两人将两叠账本放在秦洛面前秦老弟这是今年的账目我带你去牧马场看看吧秦洛点了点头一行人又随着刘伟齐一路奔驰来到牧马场只留下三人在那里核对账目整个牧马场占地数百亩养着各种马匹一千三百匹刘伟齐一一介绍着这里的情况今年产下多少卖出多少进了多少新种马匹待众人回去之时又是太阳西斜吃过晚饭一行人来到秦洛屋子里怎么样秦洛开口问道账目大致能对的上只有一些小问题我问了几个人他们都说不知道一人答道什么问题有五匹上好的玉雪马不知去向三百匹白马的账目是三千两可这种马的市价最低也要一百二十两一匹差了六百两还有账目三百两价格进了三十匹清马实际上只进了二十匹另外还有大概一千六百两银子的账目对不上秦洛点了点头好了到这里为止吧明日启程去西河郡次日秦洛带着众人向刘伟平辞行刘伟平一路送出府门临别时两个小厮送了每人一袋银两唐宁看其余人都收下他便也收下了秦师兄那些对不上账的账目要怎么办唐宁骑着白驹和秦洛并行开口问道回到帮里后如实禀告那帮里会怎么做责罚他们吗秦洛笑了笑不会为什么呢账目对不上说明他们弄虚作假为什么不追究责任唐宁不解的问道以后你就明白了唐宁顿了顿那他们私送给咱们银子的事情呢要向帮里禀告吗秦洛看了他一眼用不着放心吧这种事都是公开的秘密大家都知道的说不说都一样没人会在意那点银子哦秦师兄我还一件事想问你什么事账目对不上你为什么不找他问个清楚呢用不着问他这种事情以后你慢慢就清楚了小心唐宁还待再问秦洛猛然喝道话音未落数十只箭矢从四面八方急射而来突然的变故惊住了众人好在这些人都是老江湖久经仗阵迅速反应了过来纷纷拔出配剑唐宁拔出配剑连续挥出几剑格挡掉迎面而来的数只箭矢眼前形势让他来不及多做思考只是本能的做出反应啊啊后面传来两声惨叫紧接着的是马儿嘶鸣的叫喊声唐宁回头望去只见后面两人身上中箭堕下马去面色也迅速由黝黑转为乌黑脸上一片死气箭上有毒见此情景一人脸色大变喊道慌乱之中附近杂草丛中杀出十余人身穿黑衣面带黑罩走秦洛大喊道拨马回身休走一声大喝自上传来唐宁抬起头只见一人自上跃下夹带着呼啸的风声斩向他利剑在阳光照耀下寒光闪闪原来这些人一早就躲在树枝上大树高耸树枝茂密不仔细看自然发觉不了看来是专门冲着自己这些人来的唐宁心里想道身体微微一侧躲过这剑那人没想到唐宁竟能如此轻易的躲过这一击心中微惊剑势一顿横斩过去猛然间一股冰凉感传来彻入心扉身体里的力量似乎一瞬间被掏空一把长剑不知何时贯穿他胸口好快的剑那人看着胸口的这把长剑一脸骇然随即失去意识唐宁将剑从那人身体抽出一跃离开马背手中利剑以迅雷之势斩向一人剑光一闪唐宁与那人交错而过身形未顿斩向第二人那人正要转过身追击唐宁却发现自己腹部开了一条口子鲜血喷涌而出一行人出了门上马疾驰而去,马蹄如风,三日后到了第一个目的地,南沙郡分舵,舵主刘伟齐早早领着人在府门口等着了。
  “秦老弟,许久不见,英姿更甚往昔啊!”刘伟齐朝秦洛拱了拱手哈哈笑道
  “刘舵主过誉了,你才真的是风采依旧。”
  “咦!这位小兄弟是?”刘伟齐看着秦洛身旁的唐宁疑惑道
  “刘舵主,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帮主新收的弟子,唐宁师弟。”
  “哦,原来是唐小兄弟,恕刘某眼拙了,往年我因有事外出,未能参加盛会,故不相识,来来来,各位弟兄一路辛苦,刘某已准备好了酒菜,天色将晚,先到府内歇息一番。”
  众人随着他到屋子里大吃了一顿,刘伟齐和他身边几人频频劝酒,秦洛本是好酒之徒,自然是来者不拒,其余人也是喝的酩酊大醉,就连唐宁也不列外。
  喝多了之后来到厢房倒头便睡下了,这几日他委实不曾睡得好觉,除了车马劳顿的原因外,更重要的是独自一人很不习惯。
  以往每日抱着柳茹涵温软的身子入睡,忽然变成自己一个人,总感觉少了什么,因而每夜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今日喝了许多酒后,倒是很快呼呼睡着了。
  第二日,众人来到议事厅,分主次一一坐下,刘伟齐和秦洛聊着闲话,不一会儿,门外两人抱着一叠账本来了。
  刘伟齐向他们示意了一下,两人将两叠账本放在秦洛面前。
  “秦老弟,这是今年的账目,我带你去牧马场看看吧!”
  秦洛点了点头,一行人又随着刘伟齐一路奔驰来到牧马场,只留下三人在那里核对账目。
  整个牧马场占地数百亩,养着各种马匹一千三百匹。
  刘伟齐一一介绍着这里的情况,今年产下多少,卖出多少,进了多少新种马匹,待众人回去之时又是太阳西斜。
  吃过晚饭,一行人来到秦洛屋子里。
  “怎么样?”秦洛开口问道
  “账目大致能对的上,只有一些小问题,我问了几个人,他们都说不知道。”一人答道
  “什么问题?”
  “有五匹上好的玉雪马不知去向,三百匹白马的账目是三千两,可这种马的市价最低也要一百二十两一匹,差了六百两,还有账目三百两价格进了三十匹清马,实际上只进了二十匹,另外还有大概一千六百两银子的账目对不上。”
  秦洛点了点头:“好了,到这里为止吧!明日启程去西河郡。”
  次日,秦洛带着众人向刘伟平辞行,刘伟平一路送出府门,临别时,两个小厮送了每人一袋银两,唐宁看其余人都收下,他便也收下了。
  “秦师兄,那些对不上账的账目要怎么办?”唐宁骑着白驹和秦洛并行,开口问道
  “回到帮里后如实禀告。”
  “那帮里会怎么做?责罚他们吗?”
  秦洛笑了笑:“不会。”
  “为什么呢?账目对不上,说明他们弄虚作假,为什么不追究责任?”唐宁不解的问道
  “以后你就明白了。”
  唐宁顿了顿:“那他们私送给咱们银子的事情呢!要向帮里禀告吗?”
  秦洛看了他一眼:“用不着,放心吧!这种事都是公开的秘密,大家都知道的,说不说都一样,没人会在意那点银子。”
  “哦,秦师兄,我还一件事想问你。”
  “什么事?”
  “账目对不上,你为什么不找他问个清楚呢?”
  “用不着问他,这种事情以后你慢慢就清楚了。”
  “小心。”唐宁还待再问,秦洛猛然喝道
  话音未落,数十只箭矢从四面八方急射而来。
  突然的变故惊住了众人,好在这些人都是老江湖,久经仗阵,迅速反应了过来,纷纷拔出配剑。
  唐宁拔出配剑连续挥出几剑,格挡掉迎面而来的数只箭矢,眼前形势让他来不及多做思考,只是本能的做出反应。
  “啊!啊!”后面传来两声惨叫,紧接着的是马儿嘶鸣的叫喊声。
  唐宁回头望去,只见后面两人身上中箭堕下马去,面色也迅速由黝黑转为乌黑,脸上一片死气。
  “箭上有毒。”见此情景一人脸色大变喊道,慌乱之中附近杂草丛中杀出十余人,身穿黑衣,面带黑罩。
  “走。”秦洛大喊道,拨马回身
  “休走。”一声大喝自上传来,唐宁抬起头,只见一人自上跃下夹带着呼啸的风声斩向他,利剑在阳光照耀下寒光闪闪。
  原来这些人一早就躲在树枝上,大树高耸,树枝茂密,不仔细看自然发觉不了。
  看来是专门冲着自己这些人来的,唐宁心里想道,身体微微一侧,躲过这剑。
  那人没想到唐宁竟能如此轻易的躲过这一击,心中微惊,剑势一顿,横斩过去,猛然间一股冰凉感传来,彻入心扉,身体里的力量似乎一瞬间被掏空。
  一把长剑不知何时贯穿他胸口,好快的剑,那人看着胸口的这把长剑一脸骇然,随即失去意识。
  唐宁将剑从那人身体抽出,一跃离开马背,手中利剑以迅雷之势斩向一人。
  剑光一闪,唐宁与那人交错而过,身形未顿斩向第二人,那人正要转过身追击唐宁,却发现自己腹部开了一条口子,鲜血喷涌而出
一行人出了门上马疾驰而去,马蹄如风,三日后到了第一个目的地,南沙郡分舵,舵主刘伟齐早早领着人在府门口等着了。
  “秦老弟,许久不见,英姿更甚往昔啊!”刘伟齐朝秦洛拱了拱手哈哈笑道
  “刘舵主过誉了,你才真的是风采依旧。”
  “咦!这位小兄弟是?”刘伟齐看着秦洛身旁的唐宁疑惑道
  “刘舵主,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帮主新收的弟子,唐宁师弟。”
  “哦,原来是唐小兄弟,恕刘某眼拙了,往年我因有事外出,未能参加盛会,故不相识,来来来,各位弟兄一路辛苦,刘某已准备好了酒菜,天色将晚,先到府内歇息一番。”
  众人随着他到屋子里大吃了一顿,刘伟齐和他身边几人频频劝酒,秦洛本是好酒之徒,自然是来者不拒,其余人也是喝的酩酊大醉,就连唐宁也不列外。
  喝多了之后来到厢房倒头便睡下了,这几日他委实不曾睡得好觉,除了车马劳顿的原因外,更重要的是独自一人很不习惯。
  以往每日抱着柳茹涵温软的身子入睡,忽然变成自己一个人,总感觉少了什么,因而每夜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今日喝了许多酒后,倒是很快呼呼睡着了。
  第二日,众人来到议事厅,分主次一一坐下,刘伟齐和秦洛聊着闲话,不一会儿,门外两人抱着一叠账本来了。
  刘伟齐向他们示意了一下,两人将两叠账本放在秦洛面前。
  “秦老弟,这是今年的账目,我带你去牧马场看看吧!”
  秦洛点了点头,一行人又随着刘伟齐一路奔驰来到牧马场,只留下三人在那里核对账目。
  整个牧马场占地数百亩,养着各种马匹一千三百匹。
  刘伟齐一一介绍着这里的情况,今年产下多少,卖出多少,进了多少新种马匹,待众人回去之时又是太阳西斜。
  吃过晚饭,一行人来到秦洛屋子里。
  “怎么样?”秦洛开口问道
  “账目大致能对的上,只有一些小问题,我问了几个人,他们都说不知道。”一人答道
  “什么问题?”
  “有五匹上好的玉雪马不知去向,三百匹白马的账目是三千两,可这种马的市价最低也要一百二十两一匹,差了六百两,还有账目三百两价格进了三十匹清马,实际上只进了二十匹,另外还有大概一千六百两银子的账目对不上。”
  秦洛点了点头:“好了,到这里为止吧!明日启程去西河郡。”
  次日,秦洛带着众人向刘伟平辞行,刘伟平一路送出府门,临别时,两个小厮送了每人一袋银两,唐宁看其余人都收下,他便也收下了。
  “秦师兄,那些对不上账的账目要怎么办?”唐宁骑着白驹和秦洛并行,开口问道
  “回到帮里后如实禀告。”
  “那帮里会怎么做?责罚他们吗?”
  秦洛笑了笑:“不会。”
  “为什么呢?账目对不上,说明他们弄虚作假,为什么不追究责任?”唐宁不解的问道
  “以后你就明白了。”
  唐宁顿了顿:“那他们私送给咱们银子的事情呢!要向帮里禀告吗?”
  秦洛看了他一眼:“用不着,放心吧!这种事都是公开的秘密,大家都知道的,说不说都一样,没人会在意那点银子。”
  “哦,秦师兄,我还一件事想问你。”
  “什么事?”
  “账目对不上,你为什么不找他问个清楚呢?”
  “用不着问他,这种事情以后你慢慢就清楚了。”
  “小心。”唐宁还待再问,秦洛猛然喝道
  话音未落,数十只箭矢从四面八方急射而来。
  突然的变故惊住了众人,好在这些人都是老江湖,久经仗阵,迅速反应了过来,纷纷拔出配剑。
  唐宁拔出配剑连续挥出几剑,格挡掉迎面而来的数只箭矢,眼前形势让他来不及多做思考,只是本能的做出反应。
  “啊!啊!”后面传来两声惨叫,紧接着的是马儿嘶鸣的叫喊声。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