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青楼女子与江湖小卒

下载免费读
在南沙郡分舵歇息了几日后,莫千山长老亲自带着帮里一众精锐来了这里,目的自是为了彻查众人遇袭之事。
  唐宁因受了内伤,莫千山便安排他回帮里养伤,并派了两个人一路护送他。
在南沙郡分舵歇息了几日后莫千山长老亲自带着帮里一众精锐来了这里目的自是为了彻查众人遇袭之事唐宁因受了内伤莫千山便安排他回帮里养伤并派了两个人一路护送他三日后唐宁回到帮里第一时间去见了崔逸霖师傅唐宁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事情我都知道了崔逸霖开口道你的伤势怎么样休息了几日已无大碍没事就好行走江湖总会遇到些意想不到的事情这是难免的崔逸霖递给他一个小瓶子这是乌易丸服了你的伤势会好的快些唐宁接过药瓶谢师傅好好休息去吧唐宁回到房间时柳茹涵正忙着织衣服见他回来了不禁大喜放下手中的针线小跑到他面前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他微微嘟着小嘴一副委屈模样唐宁拉着她小手走到床边躺了上去征征看着头顶上的白色墙壁有些出神柳茹涵钻进他怀里脸蛋不停蹭着他这些天他有很多话一直憋在心里没有人可以说茹茹你知道不前些天我们遇上一群人的伏击好多人都死了柳茹涵抬起头一脸担忧的望着他我没事儿唐宁自然不会告诉她自己受了内伤的事不然她肯定又哭哭啼啼的了听到唐宁说没事儿柳茹涵才放下心来她对别人是生是死才不关心呢只要他没事儿就行要早知道这么危险自己说什么都不会让他去的我杀人了唐宁继续说道杀了四个我当时没想那么多一点也不怕但是后来我回到分舵想起来的时候很害怕有两次我做梦都梦到他们我根本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伏击我们唐宁顿了顿长呼了口气好似下了什么决心茹茹等我们成了亲攒够了银子咱们就离开这儿去开个酒楼你说好不好啊灯红酒绿的解忧楼一片莺歌燕语之声解忧楼是清河郡最大的青楼背后老板乃是清河王小公子因此有许多达官贵贵胄来此使得解忧楼更是声明远播这里是他最爱来的地方怀中的女子名叫秋禅是他早年的相好那时他还只是籍籍无名的小子每有闲钱就来此消遣而现在他已是清河郡分舵舵主在这清河郡也算的上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了想着往昔的点点滴滴谢安世不禁有种恍若隔世之感仿佛自己还是二十年前的那个毛头小子谢大爷谢大爷谢大爷秋禅连喊了三声他才回过神来您这些天怎么老是神思不属的谢安世抱着怀中的女子眼神有些迷惘秋禅大爷我马上要走了去哪儿啊不知道反正不会在楚国了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走秋禅愣了愣我是说离开这里做我的夫人秋禅怔怔的看着他眼圈渐渐红了哭什么谢安世笑了笑我已经帮你付了赎身费了呆会就收拾收拾搬出去吧南园那边有一个宅子你先住过去秋禅再也忍不住趴在他胸口喜极而泣挞挞门外的敲门声打破两人温情谁啊舵主是我门外一男子回道谢安世拍了拍怀中女子的玉臂秋禅赶忙起身穿上衣服擦了擦眼泪打开房门走了出去什么事谢安世开口问道他知道这个时间到这里来找自己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事情陈冬那老小子给帮里写了封信是告发你的谢安世大惊失色信有没有送出去没有他派小六去送信小六转手就给了我还好我们对他早有防备不然后果不堪设想信在哪里拿来给我看看谢安世看完信不禁倒吸了口凉气暗道侥幸幸亏他派的是小六要是别人若是这封信送到帮里自己计划必然功亏一篑陈冬在屋内来回渡着步作为清河郡分舵的外事堂堂主主管后勤工作这些年来分舵的帐务问题他是再清楚不过了一直以来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不过这一次问题远比他想象中要严重的多整个分舵的财物几乎已经被搬空了在南沙郡分舵歇息几日后莫千山长老亲自带着帮里众精锐来里目自为彻查众遇袭之事。
  唐宁因受内伤莫千山便安排回帮里养伤并派两路护送。
  三日后唐宁回到帮里第时间去见崔逸霖。
  “师傅。”唐宁恭恭敬敬行礼
  “事情都知道。”崔逸霖开口道:“伤势怎么样?”
  “休息几日已无大碍。”
  “没事就行走江湖总会遇到些意想到事情难免。”崔逸霖递给小瓶子:“乌易丸服伤势会快些。”
  唐宁接过药瓶:“谢师傅。”
  “休息去!”
  唐宁回到房间时柳茹涵正忙着织衣服见回来禁大喜放下手中针线小跑到面前大眼睛水汪汪看着微微嘟着小嘴副委屈模样。
  唐宁拉着她小手走到床边躺上去征征看着头顶上白色墙壁有些出神。柳茹涵钻进怀里脸蛋停蹭着。
  些天有很多话直憋在心里没有可以说。
  “茹茹知道前些天们遇上群伏击多都死。”
  柳茹涵抬起头脸担忧望着。
  “没事儿。”唐宁自然会告诉她自己受内伤事然她肯定又哭哭啼啼。
  听到唐宁说没事儿柳茹涵才放下心来她对别生死才关心呢!只要没事儿就行。要早知道么危险自己说什么都会让去。
  “杀。”唐宁继续说道:“杀四。”
  “当时没想那么多点也怕。但后来回到分舵想起来时候很害怕有两次做梦都梦到们。”
  “根本知道们什么也知道们为什么要伏击们。”唐宁顿顿长呼口气似下什么决心:“茹茹等们成亲攒够银子咱们就离开儿去开酒楼说啊?”
  …………………
  灯红酒绿解忧楼片莺歌燕语之声。
  解忧楼清河郡最大青楼背后老板乃清河王小公子因此有许多达官贵贵胄来此使得解忧楼更声明远播。
  里最爱来地方怀中女子名叫秋禅早年相那时还只籍籍无名小子每有闲钱就来此消遣。
  而现在已清河郡分舵舵主在清河郡也算上有头有脸物。
  想着往昔点点滴滴谢安世禁有种恍若隔世之感仿佛自己还二十年前那毛头小子。
  “谢大爷谢大爷谢大爷。”秋禅连喊三声才回过神来
  “您些天怎么老神思属?”谢安世抱着怀中女子眼神有些迷惘:“秋禅大爷马上要走。”
  “去哪儿啊?”
  “知道反正会在楚国。要要跟起走。”
  秋禅愣愣。
  “说离开里做夫。”
  秋禅怔怔看着眼圈渐渐红。
  “哭什么?”谢安世笑笑:“已经帮付赎身费呆会就收拾收拾搬出去!南园那边有宅子先住过去。”
  秋禅再也忍住趴在胸口喜极而泣
  “挞挞。”门外敲门声打破两温情。
  “谁啊?”
  “舵主。”门外男子回道
  谢安世拍拍怀中女子玉臂秋禅赶忙起身穿上衣服擦擦眼泪打开房门走出去。
  “什么事?”谢安世开口问道知道时间到里来找自己定非常重要事情。
  “陈冬那老小子给帮里写封信告发。”
  谢安世大惊失色:“信有没有送出去。”
  “没有派小六去送信小六转手就给还们对早有防备然后果堪设想。”
  “信在哪里拿来给看看。”
  谢安世看完信禁倒吸口凉气暗道侥幸幸亏派小六要别若封信送到帮里自己计划必然功亏篑。
  ………
  陈冬在屋内来回渡着步作为清河郡分舵外事堂堂主主管后勤工作些年来分舵帐务问题再清楚过直以来也睁只眼闭只眼。
  只过次问题远比想象中要严重多整分舵财物几乎已经被搬空。
在南沙郡分舵歇息了几日后,莫千山长老亲自带着帮里一众精锐来了这里,目的自是为了彻查众人遇袭之事。
  唐宁因受了内伤,莫千山便安排他回帮里养伤,并派了两个人一路护送他。
  三日后,唐宁回到帮里,第一时间去见了崔逸霖。
  “师傅。”唐宁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事情我都知道了。”崔逸霖开口道:“你的伤势怎么样?”
  “休息了几日,已无大碍。”
  “没事就好,行走江湖总会遇到些意想不到的事情,这是难免的。”崔逸霖递给他一个小瓶子:“这是乌易丸,服了你的伤势会好的快些。”
  唐宁接过药瓶:“谢师傅。”
  “好好休息去吧!”
  唐宁回到房间时,柳茹涵正忙着织衣服,见他回来了不禁大喜,放下手中的针线小跑到他面前,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他,微微嘟着小嘴,一副委屈模样。
  唐宁拉着她小手走到床边躺了上去,征征看着头顶上的白色墙壁,有些出神。柳茹涵钻进他怀里,脸蛋不停蹭着他。
  这些天他有很多话一直憋在心里,没有人可以说。
  “茹茹,你知道不,前些天我们遇上一群人的伏击,好多人都死了。”
  柳茹涵抬起头一脸担忧的望着他。
  “我没事儿。”唐宁自然不会告诉她自己受了内伤的事,不然她肯定又哭哭啼啼的了。
  听到唐宁说没事儿,柳茹涵才放下心来,她对别人是生是死才不关心呢!只要他没事儿就行。要早知道这么危险,自己说什么都不会让他去的。
  “我杀人了。”唐宁继续说道:“杀了四个。”
  “我当时没想那么多,一点也不怕。但是后来我回到分舵,想起来的时候很害怕,有两次我做梦都梦到他们。”
  “我根本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伏击我们。”唐宁顿了顿长呼了口气,好似下了什么决心:“茹茹,等我们成了亲,攒够了银子,咱们就离开这儿,去开个酒楼,你说好不好啊?”
  …………………
  灯红酒绿的解忧楼,一片莺歌燕语之声。
  解忧楼是清河郡最大的青楼,背后老板乃是清河王小公子,因此有许多达官贵贵胄来此,使得解忧楼更是声明远播。
  这里是他最爱来的地方,怀中的女子名叫秋禅,是他早年的相好,那时他还只是籍籍无名的小子,每有闲钱就来此消遣。
  而现在他已是清河郡分舵舵主,在这清河郡也算的上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了。
  想着往昔的点点滴滴,谢安世不禁有种恍若隔世之感,仿佛自己还是二十年前的那个毛头小子。
  “谢大爷,谢大爷,谢大爷。”秋禅连喊了三声他才回过神来
  “您这些天怎么老是神思不属的?”谢安世抱着怀中的女子,眼神有些迷惘:“秋禅,大爷我马上要走了。”
  “去哪儿啊?”
  “不知道,反正不会在楚国了。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走。”
  秋禅愣了愣。
  “我是说离开这里,做我的夫人。”
  秋禅怔怔的看着他,眼圈渐渐红了。
  “哭什么?”谢安世笑了笑:“我已经帮你付了赎身费了,呆会就收拾收拾,搬出去吧!南园那边有一个宅子,你先住过去。”
  秋禅再也忍不住,趴在他胸口喜极而泣,
  “挞挞。”门外的敲门声打破两人温情。
  “谁啊?”
  “舵主,是我。”门外一男子回道
  谢安世拍了拍怀中女子的玉臂,秋禅赶忙起身穿上衣服,擦了擦眼泪,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什么事?”谢安世开口问道,他知道这个时间到这里来找自己,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陈冬那老小子给帮里写了封信,是告发你的。”
  谢安世大惊失色:“信有没有送出去。”
  “没有,他派小六去送信,小六转手就给了我,还好我们对他早有防备,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信在哪里,拿来给我看看。”
  谢安世看完信不禁倒吸了口凉气,暗道侥幸,幸亏他派的是小六,要是别人,若是这封信送到帮里,自己计划必然功亏一篑。
  ………
  陈冬在屋内来回渡着步,作为清河郡分舵的外事堂堂主,主管后勤工作,这些年来分舵的帐务问题他是再清楚不过了,一直以来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只不过这一次问题远比他想象中要严重的多,整个分舵的财物几乎已经被搬空了。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