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异香

下载免费读
时光荏苒,一晃又是四年。
  清晨,和煦的阳光透过茂密的树叶穿过窗子洒在屋内的角落。
  唐宁睁开眼,将怀中的人儿搂紧了点。
  两人身上盖着大红被褥,已是入秋时节,天气微寒,两人将被子裹的紧紧的。
  早在一年前,两人就搬出了马帮后院,在附近买了栋小屋子,又种上了许多花草,屋子不大,但柳茹涵每天打扫的十分干净整洁,将房子装扮的颇为雅致。
  唐宁嗅着她身子骨里散发的沁人心脾的香味,有些蠢蠢欲动。
  他不禁想起多年前在王德胡家那个名叫小翠的小丫头说的话。长的像个小狐狸精。
  当时唐宁还不大明白,现在看来那小丫头还真有几分眼力,可不就是戏里唱的狐狸精么,只是如今这小狐狸精长大了,长成大狐狸精了。
  眼看着她杏脸桃腮,肤如玉脂。新月般的柳眉,小巧可爱的鼻琼,樱桃般小嘴,特别是那双望穿秋水的眼睛,水灵灵的,像是会说话一样儿,整个人就似粉雕玉琢成的一般。
  柳茹涵身子是极香的,这种香味奇异,说不清楚到底是一种什么味,只是觉得十分舒坦,沁人心脾。
  她身上的这种香味大概是在三年前出现的,要再具体的话应该就是她第一次月事之后。
  说起那次可把唐宁给吓坏了,一觉醒来看见她身下大量出血,还以为是受了什么内伤或是奇难杂症呢!
  直把唐宁吓呆了,又是给她输内功,又是到处给她找药吃,最后惊动了崔逸霖。
  崔逸霖了解事情本末之后,明白了怎么一回事
  但他不好言语也不知该怎么说清楚,于是便找了个大夫,让大夫去看一看。
  大夫三言两语简洁明了的说了一通,唐宁这才知道原来不是什么病症,每个女孩子到了一定年纪都会这样。
  事情到此本来可以结束了,不想那大夫竟是个饶舌之人。很快这件事就传遍了马帮上下,时人引为笑谈。
  毕竟是帮主弟子,又是高层公认的奇才,在帮内还是有一定知名度的,这件事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为不少人茶余饭后的笑料。
  柳茹涵慢慢转醒,睁开双目,往唐宁怀里蹭了蹭。
  “茹茹,你别动嘛!”唐宁将她身子紧紧抱着,不让她乱动弹。
  两人虽有肌肤之亲,却并无夫妻之实。主要是唐宁觉得还没成亲万一怀了孩子会被人笑话。
  成亲日子已经选好了,就在来年六月三日,是崔逸霖挑的,说是婚娶的好日子。
  柳茹涵将脸蛋儿和他紧紧贴在一起,他对唐宁是千依百顺的,只是有一件,不许他在外面整夜不回来。
  有一次唐宁受邀吃酒,结果吃多了便在那睡了一晚,第二天回家见柳茹涵坐在桌子前,眼睛哭的红肿肿的。原来她见唐宁一直没回来,一夜没睡,就坐在桌子旁等他。
  那次后唐宁不管外面有什么事儿,再晚都会回家。
  两人将近正午时分才起床,柳茹涵给他做了饭菜,下午便去了帮里。
  如今他在帮内当任内事堂纠察一职,内事堂主要职责是搞后勤工作,他作为纠察自然是监督这些人。
  这个职位理论上来说是很威风的,但他年纪尚小,且性子温和,因此众人并不如何敬畏他,至少比起前几位纠察来说。
  他自己也落得轻松,什么都不管,每天只是象征意义的随便转转,到处走走。
  “唐纠察,什么时候过来的啊!尝尝这个,兴田郡送来的蜜桔,可新鲜了。”
  唐宁来到外货厅,外货厅主管立马迎了过来笑着说道,从旁边一大袋一大袋的蜜桔中拿出几个递给他
时光荏苒一晃又是四年清晨和煦的阳光透过茂密的树叶穿过窗子洒在屋内的角落唐宁睁开眼将怀中的人儿搂紧了点两人身上盖着大红被褥已是入秋时节天气微寒两人将被子裹的紧紧的早在一年前两人就搬出了马帮后院在附近买了栋小屋子又种上了许多花草屋子不大但柳茹涵每天打扫的十分干净整洁将房子装扮的颇为雅致唐宁嗅着她身子骨里散发的沁人心脾的香味有些蠢蠢欲动他不禁想起多年前在王德胡家那个名叫小翠的小丫头说的话长的像个小狐狸精当时唐宁还不大明白现在看来那小丫头还真有几分眼力可不就是戏里唱的狐狸精么只是如今这小狐狸精长大了长成大狐狸精了眼看着她杏脸桃腮肤如玉脂新月般的柳眉小巧可爱的鼻琼樱桃般小嘴特别是那双望穿秋水的眼睛水灵灵的像是会说话一样儿整个人就似粉雕玉琢成的一般柳茹涵身子是极香的这种香味奇异说不清楚到底是一种什么味只是觉得十分舒坦沁人心脾她身上的这种香味大概是在三年前出现的要再具体的话应该就是她第一次月事之后说起那次可把唐宁给吓坏了一觉醒来看见她身下大量出血还以为是受了什么内伤或是奇难杂症呢直把唐宁吓呆了又是给她输内功又是到处给她找药吃最后惊动了崔逸霖崔逸霖了解事情本末之后明白了怎么一回事但他不好言语也不知该怎么说清楚于是便找了个大夫让大夫去看一看大夫三言两语简洁明了的说了一通唐宁这才知道原来不是什么病症每个女孩子到了一定年纪都会这样事情到此本来可以结束了不想那大夫竟是个饶舌之人很快这件事就传遍了马帮上下时人引为笑谈毕竟是帮主弟子又是高层公认的奇才在帮内还是有一定知名度的这件事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为不少人茶余饭后的笑料柳茹涵慢慢转醒睁开双目往唐宁怀里蹭了蹭茹茹你别动嘛唐宁将她身子紧紧抱着不让她乱动弹两人虽有肌肤之亲却并无夫妻之实主要是唐宁觉得还没成亲万一怀了孩子会被人笑话成亲日子已经选好了就在来年六月三日是崔逸霖挑的说是婚娶的好日子柳茹涵将脸蛋儿和他紧紧贴在一起他对唐宁是千依百顺的只是有一件不许他在外面整夜不回来有一次唐宁受邀吃酒结果吃多了便在那睡了一晚第二天回家见柳茹涵坐在桌子前眼睛哭的红肿肿的原来她见唐宁一直没回来一夜没睡就坐在桌子旁等他那次后唐宁不管外面有什么事儿再晚都会回家两人将近正午时分才起床柳茹涵给他做了饭菜下午便去了帮里如今他在帮内当任内事堂纠察一职内事堂主要职责是搞后勤工作他作为纠察自然是监督这些人这个职位理论上来说是很威风的但他年纪尚小且性子温和因此众人并不如何敬畏他至少比起前几位纠察来说他自己也落得轻松什么都不管每天只是象征意义的随便转转到处走走唐纠察什么时候过来的啊尝尝这个兴田郡送来的蜜桔可新鲜了唐宁来到外货厅外货厅主管立马迎了过来笑着说道从旁边一大袋一大袋的蜜桔中拿出几个递给他唐宁尝了一个确实鲜美多汁甘甜可口什么时候送来的兴田郡的蜜桔是楚国有名的鲜果连皇室都十分喜爱列为贡品每年都会上贡不少昨晚刚到的来啊拿两个袋子给唐纠察装两袋管事说道立马有人拿了两个小袋子装了满满的两小袋给他唐宁也不推辞接过袋子道了声谢又往别处转悠去了走着走着正好碰见顾承乾他如今在帮内领了给执事之职和唐宁不一样他可是十分尽职尽责时光荏苒,一晃又是四年。
  清晨,和煦的阳光透过茂密的树叶穿过窗子洒在屋内的角落。
  唐宁睁开眼,将怀中的人儿搂紧了点。
  两人身上盖着大红被褥,已是入秋时节,天气微寒,两人将被子裹的紧紧的。
  早在一年前,两人就搬出了马帮后院,在附近买了栋小屋子,又种上了许多花草,屋子不大,但柳茹涵每天打扫的十分干净整洁,将房子装扮的颇为雅致。
  唐宁嗅着她身子骨里散发的沁人心脾的香味,有些蠢蠢欲动。
  他不禁想起多年前在王德胡家那个名叫小翠的小丫头说的话。长的像个小狐狸精。
  当时唐宁还不大明白,现在看来那小丫头还真有几分眼力,可不就是戏里唱的狐狸精么,只是如今这小狐狸精长大了,长成大狐狸精了。
  眼看着她杏脸桃腮,肤如玉脂。新月般的柳眉,小巧可爱的鼻琼,樱桃般小嘴,特别是那双望穿秋水的眼睛,水灵灵的,像是会说话一样儿,整个人就似粉雕玉琢成的一般。
  柳茹涵身子是极香的,这种香味奇异,说不清楚到底是一种什么味,只是觉得十分舒坦,沁人心脾。
  她身上的这种香味大概是在三年前出现的,要再具体的话应该就是她第一次月事之后。
  说起那次可把唐宁给吓坏了,一觉醒来看见她身下大量出血,还以为是受了什么内伤或是奇难杂症呢!
  直把唐宁吓呆了,又是给她输内功,又是到处给她找药吃,最后惊动了崔逸霖。
  崔逸霖了解事情本末之后,明白了怎么一回事
  但他不好言语也不知该怎么说清楚,于是便找了个大夫,让大夫去看一看。
  大夫三言两语简洁明了的说了一通,唐宁这才知道原来不是什么病症,每个女孩子到了一定年纪都会这样。
  事情到此本来可以结束了,不想那大夫竟是个饶舌之人。很快这件事就传遍了马帮上下,时人引为笑谈。
  毕竟是帮主弟子,又是高层公认的奇才,在帮内还是有一定知名度的,这件事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为不少人茶余饭后的笑料。
  柳茹涵慢慢转醒,睁开双目,往唐宁怀里蹭了蹭。
  “茹茹,你别动嘛!”唐宁将她身子紧紧抱着,不让她乱动弹。
  两人虽有肌肤之亲,却并无夫妻之实。主要是唐宁觉得还没成亲万一怀了孩子会被人笑话。
  成亲日子已经选好了,就在来年六月三日,是崔逸霖挑的,说是婚娶的好日子。
  柳茹涵将脸蛋儿和他紧紧贴在一起,他对唐宁是千依百顺的,只是有一件,不许他在外面整夜不回来。
  有一次唐宁受邀吃酒,结果吃多了便在那睡了一晚,第二天回家见柳茹涵坐在桌子前,眼睛哭的红肿肿的。原来她见唐宁一直没回来,一夜没睡,就坐在桌子旁等他。
  那次后唐宁不管外面有什么事儿,再晚都会回家。
  两人将近正午时分才起床,柳茹涵给他做了饭菜,下午便去了帮里。
  如今他在帮内当任内事堂纠察一职,内事堂主要职责是搞后勤工作,他作为纠察自然是监督这些人。
  这个职位理论上来说是很威风的,但他年纪尚小,且性子温和,因此众人并不如何敬畏他,至少比起前几位纠察来说。
  他自己也落得轻松,什么都不管,每天只是象征意义的随便转转,到处走走。
  “唐纠察,什么时候过来的啊!尝尝这个,兴田郡送来的蜜桔,可新鲜了。”
  唐宁来到外货厅,外货厅主管立马迎了过来笑着说道,从旁边一大袋一大袋的蜜桔中拿出几个递给他
  唐宁尝了一个,确实鲜美多汁,甘甜可口:“什么时候送来的?”
  兴田郡的蜜桔是楚国有名的鲜果,连皇室都十分喜爱,列为贡品,每年都会上贡不少。
  “昨晚刚到的,来啊!拿两个袋子,给唐纠察装两袋。”管事说道
  立马有人拿了两个小袋子装了满满的两小袋给他。
  唐宁也不推辞,接过袋子道了声谢又往别处转悠去了。
  走着走着正好碰见顾承乾,他如今在帮内领了给执事之职,和唐宁不一样,他可是十分尽职尽责。
时光荏苒,一晃又是四年。
  清晨,和煦的阳光透过茂密的树叶穿过窗子洒在屋内的角落。
  唐宁睁开眼,将怀中的人儿搂紧了点。
  两人身上盖着大红被褥,已是入秋时节,天气微寒,两人将被子裹的紧紧的。
  早在一年前,两人就搬出了马帮后院,在附近买了栋小屋子,又种上了许多花草,屋子不大,但柳茹涵每天打扫的十分干净整洁,将房子装扮的颇为雅致。
  唐宁嗅着她身子骨里散发的沁人心脾的香味,有些蠢蠢欲动。
  他不禁想起多年前在王德胡家那个名叫小翠的小丫头说的话。长的像个小狐狸精。
  当时唐宁还不大明白,现在看来那小丫头还真有几分眼力,可不就是戏里唱的狐狸精么,只是如今这小狐狸精长大了,长成大狐狸精了。
  眼看着她杏脸桃腮,肤如玉脂。新月般的柳眉,小巧可爱的鼻琼,樱桃般小嘴,特别是那双望穿秋水的眼睛,水灵灵的,像是会说话一样儿,整个人就似粉雕玉琢成的一般。
  柳茹涵身子是极香的,这种香味奇异,说不清楚到底是一种什么味,只是觉得十分舒坦,沁人心脾。
  她身上的这种香味大概是在三年前出现的,要再具体的话应该就是她第一次月事之后。
  说起那次可把唐宁给吓坏了,一觉醒来看见她身下大量出血,还以为是受了什么内伤或是奇难杂症呢!
  直把唐宁吓呆了,又是给她输内功,又是到处给她找药吃,最后惊动了崔逸霖。
  崔逸霖了解事情本末之后,明白了怎么一回事
  但他不好言语也不知该怎么说清楚,于是便找了个大夫,让大夫去看一看。
  大夫三言两语简洁明了的说了一通,唐宁这才知道原来不是什么病症,每个女孩子到了一定年纪都会这样。
  事情到此本来可以结束了,不想那大夫竟是个饶舌之人。很快这件事就传遍了马帮上下,时人引为笑谈。
  毕竟是帮主弟子,又是高层公认的奇才,在帮内还是有一定知名度的,这件事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为不少人茶余饭后的笑料。
  柳茹涵慢慢转醒,睁开双目,往唐宁怀里蹭了蹭。
  “茹茹,你别动嘛!”唐宁将她身子紧紧抱着,不让她乱动弹。
  两人虽有肌肤之亲,却并无夫妻之实。主要是唐宁觉得还没成亲万一怀了孩子会被人笑话。
  成亲日子已经选好了,就在来年六月三日,是崔逸霖挑的,说是婚娶的好日子。
  柳茹涵将脸蛋儿和他紧紧贴在一起,他对唐宁是千依百顺的,只是有一件,不许他在外面整夜不回来。
  有一次唐宁受邀吃酒,结果吃多了便在那睡了一晚,第二天回家见柳茹涵坐在桌子前,眼睛哭的红肿肿的。原来她见唐宁一直没回来,一夜没睡,就坐在桌子旁等他。
  那次后唐宁不管外面有什么事儿,再晚都会回家。
  两人将近正午时分才起床,柳茹涵给他做了饭菜,下午便去了帮里。
  如今他在帮内当任内事堂纠察一职,内事堂主要职责是搞后勤工作,他作为纠察自然是监督这些人。
  这个职位理论上来说是很威风的,但他年纪尚小,且性子温和,因此众人并不如何敬畏他,至少比起前几位纠察来说。
  他自己也落得轻松,什么都不管,每天只是象征意义的随便转转,到处走走。
  “唐纠察,什么时候过来的啊!尝尝这个,兴田郡送来的蜜桔,可新鲜了。”
  唐宁来到外货厅,外货厅主管立马迎了过来笑着说道,从旁边一大袋一大袋的蜜桔中拿出几个递给他
  唐宁尝了一个,确实鲜美多汁,甘甜可口:“什么时候送来的?”
  兴田郡的蜜桔是楚国有名的鲜果,连皇室都十分喜爱,列为贡品,每年都会上贡不少。
  “昨晚刚到的,来啊!拿两个袋子,给唐纠察装两袋。”管事说道
  立马有人拿了两个小袋子装了满满的两小袋给他。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