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冲突

下载免费读
“小二,小二,赶紧的,弄点吃的来,把爷们的马喂饱,准备六间房间,我们要住店。”彭越客栈内,一群浑身湿透,狼狈不堪的男子推门而进,其中一个五大三粗的络腮胡汉子大声喊道
  “好嘞,您稍后。”店家一看一下来了这么多人要住店,不禁眉开眼笑,赶紧吩咐手下的伙计将外面的马匹牵去后院,自己则来到众人面前
  “客观,要些什么饭菜。本店的清蒸鲈鱼,红烧猪蹄可都是远近一绝,还有招牌菜乌鸡白凤,保证爽口。”
  “行了,你看着上吧!”络腮胡汉子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赶紧熨几壶温酒来。”
  “好嘞,马上就到。”店家应了一声,吩咐着人手准备去了,他是何等眼力,如何看不出来,这些人都是跑江湖的绿林,这等大老粗,可是上好的肥羊。
  此一行人自然是唐宁一伙,从离开马帮至今众人已奔波了一月有余。这几日连日大雨,地又偏僻,众人只得在路过的破庙过夜,好在今日总算来到了城镇,找到客栈,终于可以睡个好觉。
  “哎!这鬼天气,可着实冷死人。”一人抱怨道
  “木堂主,此去宁平镇还有多远?”唐宁甩了甩衣袖上的水迹开口问道。
  宁平镇是吴楚交界之地,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正是那里。
  “照这样的速度,还有十几天就能到了。”
  “店家,准备好客房。”外面传来一声大喊,随即一行七八人走了进来,和唐宁等人一样,一个个浑身透彻,狼狈不堪。
  “敢问几位客官,需要几间房。”店家迎上前问道
  “废话,没见着我们七个人吗?当然要七间了。”一男子不客气的说道
  店家面露难色:“可是小店只有四间房了,刚才那边几位客官要了六间,要不您们委屈下,稍微挤挤?”
  “我们出双倍的钱,先给我们腾出七间房来。”
  “那,我和那几位客官商量商量,看看他们愿不愿意让出房来。”
  店家走到唐宁等人面前:“客官,那几位客官需要七间房,您看能不能让出三间。”
小二小二赶紧的弄点吃的来把爷们的马喂饱准备六间房间我们要住店彭越客栈内一群浑身湿透狼狈不堪的男子推门而进其中一个五大三粗的络腮胡汉子大声喊道好嘞您稍后店家一看一下来了这么多人要住店不禁眉开眼笑赶紧吩咐手下的伙计将外面的马匹牵去后院自己则来到众人面前客观要些什么饭菜本店的清蒸鲈鱼红烧猪蹄可都是远近一绝还有招牌菜乌鸡白凤保证爽口行了你看着上吧络腮胡汉子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赶紧熨几壶温酒来好嘞马上就到店家应了一声吩咐着人手准备去了他是何等眼力如何看不出来这些人都是跑江湖的绿林这等大老粗可是上好的肥羊此一行人自然是唐宁一伙从离开马帮至今众人已奔波了一月有余这几日连日大雨地又偏僻众人只得在路过的破庙过夜好在今日总算来到了城镇找到客栈终于可以睡个好觉哎这鬼天气可着实冷死人一人抱怨道木堂主此去宁平镇还有多远唐宁甩了甩衣袖上的水迹开口问道宁平镇是吴楚交界之地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正是那里照这样的速度还有十几天就能到了店家准备好客房外面传来一声大喊随即一行七八人走了进来和唐宁等人一样一个个浑身透彻狼狈不堪敢问几位客官需要几间房店家迎上前问道废话没见着我们七个人吗当然要七间了一男子不客气的说道店家面露难色可是小店只有四间房了刚才那边几位客官要了六间要不您们委屈下稍微挤挤我们出双倍的钱先给我们腾出七间房来那我和那几位客官商量商量看看他们愿不愿意让出房来店家走到唐宁等人面前客官那几位客官需要七间房您看能不能让出三间不等他开口众人也已经听到木锦棉开口说道店家你好不晓事你是打开门做生意的总得有个先来后到吧我们先来又这么多人怎么能把房间让给他们店家还未答话那行人中走出一位锦衣少年来到众人面前拱了拱手对着木锦棉说道这位朋友在下是四季山庄沐平波奉家父之命来此间有一要事现今天色已晚大雨未歇方圆几里只此一间客栈还请给个薄面沐某感激不尽几位的吃住就算在我们身上四季山庄在楚国可谓无人不晓专职锻造兵器江湖上能喊出名头的神兵利器几乎都出自四季山庄之手其庄主沐朝波更是楚国四大宗师之一人称铁手石心沐平波言语虽然谦逊但神色甚是倨傲居高临下的看着众人原来是四季山庄的少庄主我等是马帮弟子木锦棉站起身冲他抱拳说道眼睛却看向唐宁他只是协助唐宁这种事情当然要唐宁做主且他不愿意得罪沐平波万一闹出摩擦他不好交代推给唐宁是再合适不过沐少庄主也看见了我们十二人只要了六间房若在让出三间实在是不够住望见谅唐宁开口说道沐平波皱了皱眉你们算什么东西给脸不要脸我们少爷都发话了由不得你们不让沐平波身后一大汉见他面露不快一声大喝越过沐平波一只厚重的大手成鹰爪之状抓向唐宁其势之快竟隐隐生风睁睁之声不断响起马帮弟子见这人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纷纷拔剑出鞘他们自然看得出这人手掌厚重沉稳异于常人出手之时筋凸骨显太阳穴微微鼓起分明是铁爪功大成之相唐宁身未动剑已出鞘没有刀剑相击之声亦无桌椅碰撞之响大厅内瞬间安静了下来甚至有几名马帮弟子还保持拔剑的姿势那名大汉离唐宁仅一步之遥双手成鹰爪之势一动不动顶在他面前的是一把看似甚至有些破旧的铁剑离他眉心只有三寸之距冷汗从他的额头溢出顺着脸颊滴落在地他几乎可以听到汗滴落地的轻微声响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从他出手到现在形成的对峙局面这几天的天气实在太糟糕了连带着他的心情也十分烦闷所以在听见面前这小子不敬的语气后他忍不住出手了想驱散这几天压在心头的烦闷虽然以前碰到类似情况也这样干过但这一次他是想真心的想教训教训这些后生晚辈作为一个成名多年的江湖好手他明白这次是碰上硬碴了一滴鲜红的血从大汉的额头上流淌而下那收敛不住而洋溢的剑气划破了他的皮肤他顿时有些后怕若不是刚才本能的止住身形恐怕现在已身首异处在一众人惊愕的神色中唐宁将剑收回剑鞘他并不想节外生枝卷入这些无谓的是非争斗更重要的是他不愿意徒增杀戮“小二小二赶紧弄点吃来把爷们马喂饱准备六间房间们要住店。”彭越客栈内群浑身湿透狼狈堪男子推门而进其中五大三粗络腮胡汉子大声喊道
  “嘞您稍后。”店家看下来么多要住店禁眉开眼笑赶紧吩咐手下伙计将外面马匹牵去后院自己则来到众面前
  “客观要些什么饭菜。本店清蒸鲈鱼红烧猪蹄可都远近绝还有招牌菜乌鸡白凤保证爽口。”
  “行看着上!”络腮胡汉子耐烦挥挥手:“赶紧熨几壶温酒来。”
  “嘞马上就到。”店家应声吩咐着手准备去何等眼力如何看出来些都跑江湖绿林等大老粗可上肥羊。
  此行自然唐宁伙从离开马帮至今众已奔波月有余。几日连日大雨地又偏僻众只得在路过破庙过夜在今日总算来到城镇找到客栈终于可以睡觉。
  “哎!鬼天气可着实冷死。”抱怨道
  “木堂主此去宁平镇还有多远?”唐宁甩甩衣袖上水迹开口问道。
  宁平镇吴楚交界之地们此行目地正那里。
  “照样速度还有十几天就能到。”
  “店家准备客房。”外面传来声大喊随即行七八走进来和唐宁等样浑身透彻狼狈堪。
  “敢问几位客官需要几间房。”店家迎上前问道
  “废话没见着们七?当然要七间。”男子客气说道
  店家面露难色:“可小店只有四间房刚才那边几位客官要六间要您们委屈下稍微挤挤?”
  “们出双倍钱先给们腾出七间房来。”
  “那和那几位客官商量商量看看们愿愿意让出房来。”
  店家走到唐宁等面前:“客官那几位客官需要七间房您看能能让出三间。”
  等开口众也已经听到木锦棉开口说道:“店家晓事打开门做生意总得有先来后到!们先来又么多怎么能把房间让给们。”
  店家还未答话那行中走出位锦衣少年来到众面前拱拱手对着木锦棉说道:“位朋友在下四季山庄沐平波奉家父之命来此间有要事现今天色已晚大雨未歇方圆几里只此间客栈还请给薄面沐某感激尽几位吃住就算在们身上。”
  四季山庄在楚国可谓无晓专职锻造兵器江湖上能喊出名头神兵利器几乎都出自四季山庄之手其庄主沐朝波更楚国四大宗师之称铁手石心。
  沐平波言语虽然谦逊但神色甚倨傲居高临下看着众
  “原来四季山庄少庄主等马帮弟子。”木锦棉站起身冲抱拳说道眼睛却看向唐宁。
  只协助唐宁种事情当然要唐宁做主且愿意得罪沐平波万闹出摩擦交代推给唐宁再合适过
  “沐少庄主也看见们十二只要六间房若在让出三间实在够住望见谅。”唐宁开口说道
  沐平波皱皱眉。
  “们算什么东西给脸要脸们少爷都发话由得们让。”沐平波身后大汉见面露快声大喝越过沐平波只厚重大手成鹰爪之状抓向唐宁其势之快竟隐隐生风。
  睁睁之声断响起马帮弟子见言合就要动手纷纷拔剑出鞘们自然看得出手掌厚重沉稳异于常出手之时筋凸骨显太阳穴微微鼓起分明铁爪功大成之相。
  唐宁身未动剑已出鞘。
  没有刀剑相击之声亦无桌椅碰撞之响大厅内瞬间安静下来甚至有几名马帮弟子还保持拔剑姿势。
  那名大汉离唐宁仅步之遥双手成鹰爪之势动动顶在面前把看似甚至有些破旧铁剑离眉心只有三寸之距
  冷汗从额头溢出顺着脸颊滴落在地几乎可以听到汗滴落地轻微声响
  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从出手到现在形成对峙局面
  几天天气实在太糟糕连带着心情也十分烦闷所以在听见面前小子敬语气后忍住出手想驱散几天压在心头烦闷虽然以前碰到类似情况也样干过但次想真心想教训教训些后生晚辈
  作为成名多年江湖手明白次碰上硬碴。
  滴鲜红血从大汉额头上流淌而下那收敛住而洋溢剑气划破皮肤。
  顿时有些后怕若刚才本能止住身形恐怕现在已身首异处。
  在众惊愕神色中唐宁将剑收回剑鞘并想节外生枝卷入些无谓非争斗更重要愿意徒增杀戮。
“小二,小二,赶紧的,弄点吃的来,把爷们的马喂饱,准备六间房间,我们要住店。”彭越客栈内,一群浑身湿透,狼狈不堪的男子推门而进,其中一个五大三粗的络腮胡汉子大声喊道
  “好嘞,您稍后。”店家一看一下来了这么多人要住店,不禁眉开眼笑,赶紧吩咐手下的伙计将外面的马匹牵去后院,自己则来到众人面前
  “客观,要些什么饭菜。本店的清蒸鲈鱼,红烧猪蹄可都是远近一绝,还有招牌菜乌鸡白凤,保证爽口。”
  “行了,你看着上吧!”络腮胡汉子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赶紧熨几壶温酒来。”
“小二,小二,赶紧的,弄点吃的来,把爷们的马喂饱,准备六间房间,我们要住店。”彭越客栈内,一群浑身湿透,狼狈不堪的男子推门而进,其中一个五大三粗的络腮胡汉子大声喊道
  “好嘞,您稍后。”店家一看一下来了这么多人要住店,不禁眉开眼笑,赶紧吩咐手下的伙计将外面的马匹牵去后院,自己则来到众人面前
  “客观,要些什么饭菜。本店的清蒸鲈鱼,红烧猪蹄可都是远近一绝,还有招牌菜乌鸡白凤,保证爽口。”
  “行了,你看着上吧!”络腮胡汉子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赶紧熨几壶温酒来。”
  “好嘞,马上就到。”店家应了一声,吩咐着人手准备去了,他是何等眼力,如何看不出来,这些人都是跑江湖的绿林,这等大老粗,可是上好的肥羊。
  此一行人自然是唐宁一伙,从离开马帮至今众人已奔波了一月有余。这几日连日大雨,地又偏僻,众人只得在路过的破庙过夜,好在今日总算来到了城镇,找到客栈,终于可以睡个好觉。
  “哎!这鬼天气,可着实冷死人。”一人抱怨道
  “木堂主,此去宁平镇还有多远?”唐宁甩了甩衣袖上的水迹开口问道。
  宁平镇是吴楚交界之地,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正是那里。
  “照这样的速度,还有十几天就能到了。”
  “店家,准备好客房。”外面传来一声大喊,随即一行七八人走了进来,和唐宁等人一样,一个个浑身透彻,狼狈不堪。
  “敢问几位客官,需要几间房。”店家迎上前问道
  “废话,没见着我们七个人吗?当然要七间了。”一男子不客气的说道
  店家面露难色:“可是小店只有四间房了,刚才那边几位客官要了六间,要不您们委屈下,稍微挤挤?”
  “我们出双倍的钱,先给我们腾出七间房来。”
  “那,我和那几位客官商量商量,看看他们愿不愿意让出房来。”
  店家走到唐宁等人面前:“客官,那几位客官需要七间房,您看能不能让出三间。”
  不等他开口,众人也已经听到,木锦棉开口说道:“店家,你好不晓事,你是打开门做生意的,总得有个先来后到吧!我们先来,又这么多人,怎么能把房间让给他们。”
  店家还未答话,那行人中走出一位锦衣少年,来到众人面前拱了拱手对着木锦棉说道:“这位朋友,在下是四季山庄沐平波,奉家父之命,来此间有一要事,现今天色已晚,大雨未歇,方圆几里只此一间客栈,还请给个薄面,沐某感激不尽,几位的吃住就算在我们身上。”
  四季山庄在楚国可谓无人不晓,专职锻造兵器,江湖上能喊出名头的神兵利器几乎都出自四季山庄之手,其庄主沐朝波更是楚国四大宗师之一,人称铁手石心。
  沐平波言语虽然谦逊,但神色甚是倨傲,居高临下的看着众人
  “原来是四季山庄的少庄主,我等是马帮弟子。”木锦棉站起身冲他抱拳说道,眼睛却看向唐宁。
  他只是协助唐宁,这种事情当然要唐宁做主,且他不愿意得罪沐平波,万一闹出摩擦,他不好交代,推给唐宁是再合适不过
  “沐少庄主也看见了,我们十二人只要了六间房,若在让出三间,实在是不够住,望见谅。”唐宁开口说道
  沐平波皱了皱眉。
  “你们算什么东西,给脸不要脸,我们少爷都发话了,由不得你们不让。”沐平波身后一大汉见他面露不快,一声大喝,越过沐平波一只厚重的大手成鹰爪之状抓向唐宁,其势之快竟隐隐生风。
  睁睁之声不断响起,马帮弟子见这人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纷纷拔剑出鞘,他们自然看得出这人手掌厚重沉稳异于常人,出手之时筋凸骨显,太阳穴微微鼓起,分明是铁爪功大成之相。
  唐宁身未动,剑已出鞘。
  没有刀剑相击之声,亦无桌椅碰撞之响,大厅内瞬间安静了下来,甚至有几名马帮弟子还保持拔剑的姿势。
  那名大汉离唐宁仅一步之遥,双手成鹰爪之势一动不动,顶在他面前的是一把看似甚至有些破旧的铁剑,离他眉心只有三寸之距
  冷汗从他的额头溢出,顺着脸颊滴落在地,他几乎可以听到汗滴落地的轻微声响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从他出手到现在形成的对峙局面
  这几天的天气实在太糟糕了,连带着他的心情也十分烦闷,所以在听见面前这小子不敬的语气后,他忍不住出手了,想驱散这几天压在心头的烦闷,虽然以前碰到类似情况也这样干过,但这一次他是想真心的想教训教训这些后生晚辈
  作为一个成名多年的江湖好手,他明白,这次是碰上硬碴了。
  一滴鲜红的血从大汉的额头上流淌而下,那收敛不住而洋溢的剑气划破了他的皮肤。
  他顿时有些后怕,若不是刚才本能的止住身形,恐怕现在已身首异处。
  在一众人惊愕的神色中,唐宁将剑收回剑鞘,他并不想节外生枝,卷入这些无谓的是非争斗,更重要的是他不愿意徒增杀戮。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