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风暴

下载免费读
南宫暮雪面无表情,看着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她闭上眼,缓缓吸进一丝空气,从中能辨别出两百多种气味,是她这十几年所接触过的所有人和物的气息,她的内心古井无波。
  每个生灵都有自己独特的气息,哪怕是一草一木,一花一石。而她可以很轻易的分辨出其中特异之处,这是她的独门秘术,尽管她并不是很喜欢,因为有些气味实在是令她生厌。
  直到那股奇异的清香传至鼻间,她看向对面的小院,发现那棵老槐树竟长出了一枝新芽,嫩绿蓬勃,她的嘴角微微扬起。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一切冥冥之中有天意,她本如这颗枯死的老槐树,可今日这颗老槐树竟枯木逢春,不正如她一样,于绝境之中找到了一丝生机。
  这次的伤势比预料中还要严重一些,经过十几年休养才得以恢复,她本是稿木死灰,即使没有这次意外,也只是待死之徒而已。
  但现在,她或许要感谢那些人。
  ………
  “朱先生,事情查的怎么样了?”幽暗的密室内,一名身形高大的男子开口问道,他的声音很是粗犷,五官端正,眼神凌厉,不怒自威。
  室内散发着淡淡幽光,四周陈列着数十颗夜明珠,每一颗都有婴儿拳头大小。
  “禀大将军,事情已基本查实,对方很狡猾,不过在我们这一个多月的追踪调查之下依然露出了马脚,我有九成把握确信是此人所为。”身着青衫的男子嘴角露出自信的微笑
  “你准备什么动手?”
  “不能操之过急,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要雷霆一击擒杀此人,否则以此他的能力一旦察觉有异,决心潜逃的话就是再多人也难以追捕,我已有全盘计划,只是需要些时间。”
南宫暮雪面无表情,看着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她闭上眼,缓缓吸进一丝空气,从中能辨别出两百多种气味,是她这十几年所接触过的所有人和物的气息,她的内心古井无波。
  每个生灵都有自己独特的气息,哪怕是一草一木,一花一石。而她可以很轻易的分辨出其中特异之处,这是她的独门秘术,尽管她并不是很喜欢,因为有些气味实在是令她生厌。
  直到那股奇异的清香传至鼻间,她看向对面的小院,发现那棵老槐树竟长出了一枝新芽,嫩绿蓬勃,她的嘴角微微扬起。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一切冥冥之中有天意,她本如这颗枯死的老槐树,可今日这颗老槐树竟枯木逢春,不正如她一样,于绝境之中找到了一丝生机。
  这次的伤势比预料中还要严重一些,经过十几年休养才得以恢复,她本是稿木死灰,即使没有这次意外,也只是待死之徒而已。
  但现在,她或许要感谢那些人。
  ………
  “朱先生,事情查的怎么样了?”幽暗的密室内,一名身形高大的男子开口问道,他的声音很是粗犷,五官端正,眼神凌厉,不怒自威。
  室内散发着淡淡幽光,四周陈列着数十颗夜明珠,每一颗都有婴儿拳头大小。
  “禀大将军,事情已基本查实,对方很狡猾,不过在我们这一个多月的追踪调查之下依然露出了马脚,我有九成把握确信是此人所为。”身着青衫的男子嘴角露出自信的微笑
  “你准备什么动手?”
  “不能操之过急,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要雷霆一击擒杀此人,否则以此他的能力一旦察觉有异,决心潜逃的话就是再多人也难以追捕,我已有全盘计划,只是需要些时间。”
  “小儿的事就拜托先生了。”
  “请大将军放心,必竭我所能。”
  知味楼内,顾承乾醉醺醺的趴在桌子上,一口将杯里的酒干尽,回到马帮半月有余,他每日都饮酒度日,醉生梦死。
  唐宁来到他面前还未坐下,一个伙计就追了过来:“唐少侠,您可来了,您看,顾少侠整天在这吃喝,上次付的银子早就吃完了,掌柜看在你们马帮的面子上才没赶他走,他都已经欠了三天伙食了。”
  唐宁从口袋中掏出十两纹银递给他,打发他走。
  顾承乾抬起头,双眼中满是血丝,他笑了笑拿起酒杯:“唐宁,你来了,来,咱们喝一个,这酒可真是个好东西啊!你不喝,实在太可惜了。”
  唐宁坐下倒了一杯,一口饮尽:“回去吧!承乾。”
  “回去?回哪去?”顾承乾看了他一眼仰头吟道:“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你不想振兴震威镖局吗?它是你爹一辈子的心血。”
  “不重要了,都不重要了。”顾承乾摆了摆手
  “我和你一样,我爹娘还有村子里的人全被杀了,现在不也挺好的吗,不瞒你说,我现在连报仇的心思都淡没了,只想安安心心的过日子,可能,过几年,我会离开马帮,开个酒楼什么的。”
南宫暮雪面无表情看着街道上熙熙攘攘群她闭上眼缓缓吸进丝空气从中能辨别出两百多种气味她十几年所接触过所有和物气息她内心古井无波。
  每生灵都有自己独特气息哪怕草木花石。而她可以很轻易分辨出其中特异之处她独门秘术尽管她并很喜欢因为有些气味实在令她生厌。
  直到那股奇异清香传至鼻间她看向对面小院发现那棵老槐树竟长出枝新芽嫩绿蓬勃她嘴角微微扬起。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切冥冥之中有天意她本如颗枯死老槐树可今日颗老槐树竟枯木逢春正如她样于绝境之中找到丝生机。
  次伤势比预料中还要严重些经过十几年休养才得以恢复她本稿木死灰即使没有次意外也只待死之徒而已。
  但现在她或许要感谢那些。
  ………
  “朱先生事情查怎么样?”幽暗密室内名身形高大男子开口问道声音很粗犷五官端正眼神凌厉怒自威。
  室内散发着淡淡幽光四周陈列着数十颗夜明珠每颗都有婴儿拳头大小。
  “禀大将军事情已基本查实对方很狡猾过在们多月追踪调查之下依然露出马脚有九成把握确信此所为。”身着青衫男子嘴角露出自信微笑
  “准备什么动手?”
  “能操之过急出手则已出手必要雷霆击擒杀此否则以此能力旦察觉有异决心潜逃话就再多也难以追捕已有全盘计划只需要些时间。”
  “小儿事就拜托先生。”
  “请大将军放心必竭所能。”
  知味楼内顾承乾醉醺醺趴在桌子上口将杯里酒干尽回到马帮半月有余每日都饮酒度日醉生梦死。
  唐宁来到面前还未坐下伙计就追过来:“唐少侠您可来您看顾少侠整天在吃喝上次付银子早就吃完掌柜看在们马帮面子上才没赶走都已经欠三天伙食。”
  唐宁从口袋中掏出十两纹银递给打发走。
  顾承乾抬起头双眼中满血丝笑笑拿起酒杯:“唐宁来来咱们喝酒可真东西啊!喝实在太可惜。”
  唐宁坐下倒杯口饮尽:“回去!承乾。”
  “回去?回哪去?”顾承乾看眼仰头吟道:“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想振兴震威镖局?它爹辈子心血。”
  “重要都重要。”顾承乾摆摆手
  “和样爹娘还有村子里全被杀现在也挺瞒说现在连报仇心思都淡没只想安安心心过日子可能过几年会离开马帮开酒楼什么。”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