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威逼

下载免费读
屋外艳阳高照,屋内大红鸳鸯绣被翻腾,良久方歇。
  唐宁搂着她轻声道:“怎么一点长进都没啊!才这么一会儿。”
  柳茹涵伏在他身上大口喘着气儿,香汗淋漓,水汪汪的双目似要掉下泪来,一副委屈的模样。
  唐宁吻着她脸蛋儿:“上次不是说好了要多生几个胖小子的,咱们一个都没生呢!都怪你不努力,咱们今天哪都不去,就呆在家里生孩子好不。”
  柳茹涵身子娇弱,经时常唐宁正意气风发间她就不行了。
  偏生唐宁又是气血方刚年纪,对她一点免疫力都没有,总是折腾的气力全无才肯罢手。
  柳茹涵脸蛋蹭着他,身子和他紧紧缠着,她也没办法,这种事儿又不是自身能决定的,还说自己不长进。
  南宫暮雪看着对面老槐树上新生的绿枝,嘴角又不自觉向上微微扬了扬,很多年了,已经很多年没有感受过这份喜悦了,上次这种感觉还是她修为大进之时,距今已五百多余年
  她这一门颇通卜算之术,讲究和天道,顺自然,修为到了她这个境界隐隐可以窥探一丝天机,能够感知自己的气运。
  现在的她就如同这颗老槐树,不,或者说,她就是这棵老槐树,她能感觉到自己气运渐渐变强,她在等,等这棵老槐树彻底焕发生机,重新活过来。
  “今晚动手。”朱光烈自顾自的喝了口酒不急不缓的说道
  “需要我做什么?”顾承乾看着他,身体微微颤抖,终于等到这一天,他早已迫不及待,他无时无刻不想着这一天,他甚至不敢闭眼,他害怕,一闭上眼就梦到那一幕。
  “有个人需要你处理,崔逸霖的弟子唐宁,听说他天赋异禀,短短几年就已得崔逸霖真传,剑术甚至在其师兄齐云斐之上,要想对付崔逸霖,此人不能不除,你和他关系匪浅,你知道该怎么办。”
  顾承乾愣了一下迟疑道:“可是崔逸霖做的那些事与他无关,他并不知情。”
  “他是崔逸霖的亲传弟子,自然是站在崔逸霖一边,也就是我们的敌人,你难道不想报仇了吗?”
  “或许,他可以为我们所用。若是由他骤起而袭之,崔逸霖必无防备,可一举擒杀。”
  “哦?你有什么计划?”
屋外艳阳高照屋内大红鸳鸯绣被翻腾良久方歇唐宁搂着她轻声道怎么一点长进都没啊才这么一会儿柳茹涵伏在他身上大口喘着气儿香汗淋漓水汪汪的双目似要掉下泪来一副委屈的模样唐宁吻着她脸蛋儿上次不是说好了要多生几个胖小子的咱们一个都没生呢都怪你不努力咱们今天哪都不去就呆在家里生孩子好不柳茹涵身子娇弱经时常唐宁正意气风发间她就不行了偏生唐宁又是气血方刚年纪对她一点免疫力都没有总是折腾的气力全无才肯罢手柳茹涵脸蛋蹭着他身子和他紧紧缠着她也没办法这种事儿又不是自身能决定的还说自己不长进南宫暮雪看着对面老槐树上新生的绿枝嘴角又不自觉向上微微扬了扬很多年了已经很多年没有感受过这份喜悦了上次这种感觉还是她修为大进之时距今已五百多余年她这一门颇通卜算之术讲究和天道顺自然修为到了她这个境界隐隐可以窥探一丝天机能够感知自己的气运现在的她就如同这颗老槐树不或者说她就是这棵老槐树她能感觉到自己气运渐渐变强她在等等这棵老槐树彻底焕发生机重新活过来今晚动手朱光烈自顾自的喝了口酒不急不缓的说道需要我做什么顾承乾看着他身体微微颤抖终于等到这一天他早已迫不及待他无时无刻不想着这一天他甚至不敢闭眼他害怕一闭上眼就梦到那一幕有个人需要你处理崔逸霖的弟子唐宁听说他天赋异禀短短几年就已得崔逸霖真传剑术甚至在其师兄齐云斐之上要想对付崔逸霖此人不能不除你和他关系匪浅你知道该怎么办顾承乾愣了一下迟疑道可是崔逸霖做的那些事与他无关他并不知情他是崔逸霖的亲传弟子自然是站在崔逸霖一边也就是我们的敌人你难道不想报仇了吗或许他可以为我们所用若是由他骤起而袭之崔逸霖必无防备可一举擒杀哦你有什么计划他有一未婚妻子视之为心头珍宝马帮人人都知晓只要我们擒住她用她做人质不怕他不听从我们你有多大把握至少八九成那就交给你吧事若不成咱们即刻动手唐宁走进醉春风偌大的酒楼一个客人也无小二将他引进一间包房内看到顾承乾坐在那里他径直走了过去他本来正美美躺在床上抱着自己的茹茹肆意胡闹门外突然传来叫喊声两人赶忙穿上衣服要是被人知道这大正午的还在床笫间流连得被人取笑死打开门方知是醉春风的店小二说顾承乾有要事找他商议唐宁在他面前坐下顾承乾给他倒了杯酒两人喝了一杯唐宁见他身姿挺拔面容清爽不复前些日子的醉态以为他终于走出那日的梦魇心里甚是为他欣慰承乾什么事啊唐宁放下杯子问道刚才你喝的那杯是毒酒顾承乾神色平静的说道什么唐宁愣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下意识的问道七日断肠散每日幻象俱增第七日全身溃烂生不如死唐宁见他神色不似说笑脸色大变心里更是有如惊涛骇浪涌动看着他怔怔问道为什么唐宁你是我唯一的朋友我不想害你只要你答应帮我杀了崔逸霖解药我会给你事后你要杀要剐悉听尊便顾承乾仍是那副模样好似只是在品论桌上的菜肴屋外艳阳高照屋内大红鸳鸯绣被翻腾良久方歇。
  唐宁搂着她轻声道:“怎么点长进都没啊!才么会儿。”
  柳茹涵伏在身上大口喘着气儿香汗淋漓水汪汪双目似要掉下泪来副委屈模样。
  唐宁吻着她脸蛋儿:“上次说要多生几胖小子咱们都没生呢!都怪努力咱们今天哪都去就呆在家里生孩子。”
  柳茹涵身子娇弱经时常唐宁正意气风发间她就行。
  偏生唐宁又气血方刚年纪对她点免疫力都没有总折腾气力全无才肯罢手。
  柳茹涵脸蛋蹭着身子和紧紧缠着她也没办法种事儿又自身能决定还说自己长进。
  南宫暮雪看着对面老槐树上新生绿枝嘴角又自觉向上微微扬扬很多年已经很多年没有感受过份喜悦上次种感觉还她修为大进之时距今已五百多余年
  她门颇通卜算之术讲究和天道顺自然修为到她境界隐隐可以窥探丝天机能够感知自己气运。
  现在她就如同颗老槐树或者说她就棵老槐树她能感觉到自己气运渐渐变强她在等等棵老槐树彻底焕发生机重新活过来。
  “今晚动手。”朱光烈自顾自喝口酒急缓说道
  “需要做什么?”顾承乾看着身体微微颤抖终于等到天早已迫及待无时无刻想着天甚至敢闭眼害怕闭上眼就梦到那幕。
  “有需要处理崔逸霖弟子唐宁听说天赋异禀短短几年就已得崔逸霖真传剑术甚至在其师兄齐云斐之上要想对付崔逸霖此能除和关系匪浅知道该怎么办。”
  顾承乾愣下迟疑道:“可崔逸霖做那些事与无关并知情。”
  “崔逸霖亲传弟子自然站在崔逸霖边也就们敌难道想报仇?”
  “或许可以为们所用。若由骤起而袭之崔逸霖必无防备可举擒杀。”
  “哦?有什么计划?”
  “有未婚妻子视之为心头珍宝马帮都知晓只要们擒住她用她做质怕听从们。”
  “有多大把握。”
  “至少八九成。”
  “那就交给!事若成咱们即刻动手”
  唐宁走进醉春风偌大酒楼客也无小二将引进间包房内看到顾承乾坐在那里径直走过去。
  本来正美美躺在床上抱着自己茹茹肆意胡闹门外突然传来叫喊声两赶忙穿上衣服要被知道大正午还在床笫间流连得被取笑死。
  打开门方知醉春风店小二说顾承乾有要事找商议。
  唐宁在面前坐下顾承乾给倒杯酒两喝杯。
  唐宁见身姿挺拔面容清爽复前些日子醉态以为终于走出那日梦魇心里甚为欣慰
  “承乾什么事啊?”唐宁放下杯子问道
  “刚才喝那杯毒酒。”顾承乾神色平静说道
  “什么?”唐宁愣下以为自己听错下意识问道
  “七日断肠散每日幻象俱增第七日全身溃烂生如死。”
  唐宁见神色似说笑脸色大变心里更有如惊涛骇浪涌动看着怔怔问道:“为什么?”
  “唐宁唯朋友想害只要答应帮杀崔逸霖解药会给事后要杀要剐悉听尊便。”顾承乾仍那副模样似只在品论桌上菜肴
屋外艳阳高照,屋内大红鸳鸯绣被翻腾,良久方歇。
  唐宁搂着她轻声道:“怎么一点长进都没啊!才这么一会儿。”
  柳茹涵伏在他身上大口喘着气儿,香汗淋漓,水汪汪的双目似要掉下泪来,一副委屈的模样。
  唐宁吻着她脸蛋儿:“上次不是说好了要多生几个胖小子的,咱们一个都没生呢!都怪你不努力,咱们今天哪都不去,就呆在家里生孩子好不。”
  柳茹涵身子娇弱,经时常唐宁正意气风发间她就不行了。
  偏生唐宁又是气血方刚年纪,对她一点免疫力都没有,总是折腾的气力全无才肯罢手。
  柳茹涵脸蛋蹭着他,身子和他紧紧缠着,她也没办法,这种事儿又不是自身能决定的,还说自己不长进。
  南宫暮雪看着对面老槐树上新生的绿枝,嘴角又不自觉向上微微扬了扬,很多年了,已经很多年没有感受过这份喜悦了,上次这种感觉还是她修为大进之时,距今已五百多余年
  她这一门颇通卜算之术,讲究和天道,顺自然,修为到了她这个境界隐隐可以窥探一丝天机,能够感知自己的气运。
  现在的她就如同这颗老槐树,不,或者说,她就是这棵老槐树,她能感觉到自己气运渐渐变强,她在等,等这棵老槐树彻底焕发生机,重新活过来。
屋外艳阳高照,屋内大红鸳鸯绣被翻腾,良久方歇。
  唐宁搂着她轻声道:“怎么一点长进都没啊!才这么一会儿。”
  柳茹涵伏在他身上大口喘着气儿,香汗淋漓,水汪汪的双目似要掉下泪来,一副委屈的模样。
  唐宁吻着她脸蛋儿:“上次不是说好了要多生几个胖小子的,咱们一个都没生呢!都怪你不努力,咱们今天哪都不去,就呆在家里生孩子好不。”
  柳茹涵身子娇弱,经时常唐宁正意气风发间她就不行了。
  偏生唐宁又是气血方刚年纪,对她一点免疫力都没有,总是折腾的气力全无才肯罢手。
  柳茹涵脸蛋蹭着他,身子和他紧紧缠着,她也没办法,这种事儿又不是自身能决定的,还说自己不长进。
  南宫暮雪看着对面老槐树上新生的绿枝,嘴角又不自觉向上微微扬了扬,很多年了,已经很多年没有感受过这份喜悦了,上次这种感觉还是她修为大进之时,距今已五百多余年
  她这一门颇通卜算之术,讲究和天道,顺自然,修为到了她这个境界隐隐可以窥探一丝天机,能够感知自己的气运。
  现在的她就如同这颗老槐树,不,或者说,她就是这棵老槐树,她能感觉到自己气运渐渐变强,她在等,等这棵老槐树彻底焕发生机,重新活过来。
  “今晚动手。”朱光烈自顾自的喝了口酒不急不缓的说道
  “需要我做什么?”顾承乾看着他,身体微微颤抖,终于等到这一天,他早已迫不及待,他无时无刻不想着这一天,他甚至不敢闭眼,他害怕,一闭上眼就梦到那一幕。
  “有个人需要你处理,崔逸霖的弟子唐宁,听说他天赋异禀,短短几年就已得崔逸霖真传,剑术甚至在其师兄齐云斐之上,要想对付崔逸霖,此人不能不除,你和他关系匪浅,你知道该怎么办。”
  顾承乾愣了一下迟疑道:“可是崔逸霖做的那些事与他无关,他并不知情。”
  “他是崔逸霖的亲传弟子,自然是站在崔逸霖一边,也就是我们的敌人,你难道不想报仇了吗?”
  “或许,他可以为我们所用。若是由他骤起而袭之,崔逸霖必无防备,可一举擒杀。”
  “哦?你有什么计划?”
  “他有一未婚妻子,视之为心头珍宝,马帮人人都知晓,只要我们擒住她,用她做人质,不怕他不听从我们。”
  “你有多大把握。”
  “至少八九成。”
  “那就交给你吧!事若不成,咱们即刻动手”
  唐宁走进醉春风,偌大的酒楼一个客人也无,小二将他引进一间包房内,看到顾承乾坐在那里,他径直走了过去。
  他本来正美美躺在床上抱着自己的茹茹肆意胡闹,门外突然传来叫喊声,两人赶忙穿上衣服,要是被人知道这大正午的还在床笫间流连,得被人取笑死。
  打开门方知是醉春风的店小二,说顾承乾有要事找他商议。
  唐宁在他面前坐下,顾承乾给他倒了杯酒,两人喝了一杯。
  唐宁见他身姿挺拔,面容清爽,不复前些日子的醉态,以为他终于走出那日的梦魇,心里甚是为他欣慰
  “承乾,什么事啊?”唐宁放下杯子问道
  “刚才你喝的那杯是毒酒。”顾承乾神色平静的说道
  “什么?”唐宁愣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下意识的问道
  “七日断肠散,每日幻象俱增,第七日,全身溃烂,生不如死。”
  唐宁见他神色不似说笑,脸色大变,心里更是有如惊涛骇浪涌动,看着他怔怔问道:“为什么?”
  “唐宁,你是我唯一的朋友,我不想害你,只要你答应帮我杀了崔逸霖,解药我会给你,事后你要杀要剐,悉听尊便。”顾承乾仍是那副模样,好似只是在品论桌上的菜肴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