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刘翠娥找上门

下载免费读
孙桂花心里有些慌,她和吴大柱刚才做的事情,算不算偷情私会?
  
  严格意义来说已经算是了。
  
  但是她其实又和吴大柱啥都没干。
  
  “妈,你听谁嚼舌头?我撕烂她的嘴!我要是想找男人,我早就找去了,我还正大光明的找,干嘛要私会!”孙桂花辣劲儿上来了,直接掐着腰怼黄有田。
  
  黄有田顿时有些怂了,哼唧道:“没谁嚼舌头,你这大鲤鱼哪里弄得?”
  
  “我自己抓的不行啊?我去河里和大鲤鱼私会去了!”孙桂花把大鲤鱼丢在黄有田跟前,气呼呼的走了。
  
  “桂花,妈就是没脑子,就是急脾气,听谁胡吣两句就信了,我给你赔不是了,这大鲤鱼可真漂亮……桂花,你等等我,咱回去炖鱼吃啊,妈可稀罕你炖的鱼了,老好吃了……”
  
  黄有田急忙提起大鲤鱼,屁颠屁颠的追赶孙桂花去了。
  
  躲在河里的吴大柱听到她们婆媳对话,心头暗笑,黄有田是村里有名的泼妇,但是到了孙桂花跟前,也是要认怂。
  
  吴大柱急忙钻出河水,拿起袋子里的衣服快速的给自己穿上,这才松口气。
  
  又随手从水里摸出几根大鳝鱼,这才抓在手里,哼着曲儿回家了。
  
  不是他不想抓大鲤鱼,而是怕黄有田看到了,又想歪了。
  
  而且鳝鱼这玩意儿,可比大鲤鱼吃着有味儿多了。
  
  吴大柱回到家里,就听到隔壁黄有田骂骂咧咧:“刘翠娥,看到男人走不动路,现在好了,和村长钻玉米地闹得都知道了,那视频拍的真恶心……”
孙桂花心里有些慌她和吴大柱刚才做的事情算不算偷情私会严格意义来说已经算是了但是她其实又和吴大柱啥都没干妈你听谁嚼舌头我撕烂她的嘴我要是想找男人我早就找去了我还正大光明的找干嘛要私会孙桂花辣劲儿上来了直接掐着腰怼黄有田黄有田顿时有些怂了哼唧道没谁嚼舌头你这大鲤鱼哪里弄得我自己抓的不行啊我去河里和大鲤鱼私会去了孙桂花把大鲤鱼丢在黄有田跟前气呼呼的走了桂花妈就是没脑子就是急脾气听谁胡吣两句就信了我给你赔不是了这大鲤鱼可真漂亮桂花你等等我咱回去炖鱼吃啊妈可稀罕你炖的鱼了老好吃了黄有田急忙提起大鲤鱼屁颠屁颠的追赶孙桂花去了躲在河里的吴大柱听到她们婆媳对话心头暗笑黄有田是村里有名的泼妇但是到了孙桂花跟前也是要认怂吴大柱急忙钻出河水拿起袋子里的衣服快速的给自己穿上这才松口气又随手从水里摸出几根大鳝鱼这才抓在手里哼着曲儿回家了不是他不想抓大鲤鱼而是怕黄有田看到了又想歪了而且鳝鱼这玩意儿可比大鲤鱼吃着有味儿多了吴大柱回到家里就听到隔壁黄有田骂骂咧咧刘翠娥看到男人走不动路现在好了和村长钻玉米地闹得都知道了那视频拍的真恶心孙桂花也是到家才知道这回事儿听着婆子话里话外的敲打没好气道刘翠娥是刘翠娥我是我你别给我说她的破事儿我不稀罕对就是破事儿不要脸的骚货还拍视频发到群里隔壁二狗子七岁的娃子都看到了可把二狗子气坏了黄有田扑哧笑起来二狗子娃子问二狗子说你和我妈那天就这样问他村长刘翠娥是不是也是在按摩哈哈可笑死我了孙桂花也是忍俊不禁道我咋觉得柳翠儿没那么骚呢把自己拍了发视频了那一看就是别人拍的用的刘翠娥手机黄有田哼道不然咋说刘翠娥骚呢肯定是她让人拍的孙桂花摇头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而是继续炖鱼孙桂花心里有些慌,她和吴大柱刚才做的事情,算不算偷情私会?
  
  严格意义来说已经算是了。
  
  但是她其实又和吴大柱啥都没干。
  
  “妈,你听谁嚼舌头?我撕烂她的嘴!我要是想找男人,我早就找去了,我还正大光明的找,干嘛要私会!”孙桂花辣劲儿上来了,直接掐着腰怼黄有田。
  
  黄有田顿时有些怂了,哼唧道:“没谁嚼舌头,你这大鲤鱼哪里弄得?”
  
  “我自己抓的不行啊?我去河里和大鲤鱼私会去了!”孙桂花把大鲤鱼丢在黄有田跟前,气呼呼的走了。
  
  “桂花,妈就是没脑子,就是急脾气,听谁胡吣两句就信了,我给你赔不是了,这大鲤鱼可真漂亮……桂花,你等等我,咱回去炖鱼吃啊,妈可稀罕你炖的鱼了,老好吃了……”
  
  黄有田急忙提起大鲤鱼,屁颠屁颠的追赶孙桂花去了。
  
  躲在河里的吴大柱听到她们婆媳对话,心头暗笑,黄有田是村里有名的泼妇,但是到了孙桂花跟前,也是要认怂。
  
  吴大柱急忙钻出河水,拿起袋子里的衣服快速的给自己穿上,这才松口气。
  
  又随手从水里摸出几根大鳝鱼,这才抓在手里,哼着曲儿回家了。
  
  不是他不想抓大鲤鱼,而是怕黄有田看到了,又想歪了。
  
  而且鳝鱼这玩意儿,可比大鲤鱼吃着有味儿多了。
  
  吴大柱回到家里,就听到隔壁黄有田骂骂咧咧:“刘翠娥,看到男人走不动路,现在好了,和村长钻玉米地闹得都知道了,那视频拍的真恶心……”
  
  孙桂花也是到家才知道这回事儿,听着婆子话里话外的敲打,没好气道:“刘翠娥是刘翠娥,我是我!你别给我说她的破事儿,我不稀罕!”
  
  “对,就是破事儿!不要脸的骚货,还拍视频发到群里,隔壁二狗子七岁的娃子都看到了,可把二狗子气坏了……”黄有田扑哧笑起来:“二狗子娃子问二狗子,说你和我妈那天就这样,问他村长刘翠娥是不是也是在按摩……哈哈,可笑死我了……”
  
  孙桂花也是忍俊不禁道:“我咋觉得柳翠儿没那么骚呢?把自己拍了发视频了,那一看就是别人拍的,用的刘翠娥手机……”
  
  黄有田哼道:“不然咋说刘翠娥骚呢!肯定是她让人拍的!”
  
  孙桂花摇头,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而是继续炖鱼……
孙桂花心里有些慌,她和吴大柱刚才做的事情,算不算偷情私会?
  
  严格意义来说已经算是了。
  
  但是她其实又和吴大柱啥都没干。
  
  “妈,你听谁嚼舌头?我撕烂她的嘴!我要是想找男人,我早就找去了,我还正大光明的找,干嘛要私会!”孙桂花辣劲儿上来了,直接掐着腰怼黄有田。
  
  黄有田顿时有些怂了,哼唧道:“没谁嚼舌头,你这大鲤鱼哪里弄得?”
  
  “我自己抓的不行啊?我去河里和大鲤鱼私会去了!”孙桂花把大鲤鱼丢在黄有田跟前,气呼呼的走了。
  
  “桂花,妈就是没脑子,就是急脾气,听谁胡吣两句就信了,我给你赔不是了,这大鲤鱼可真漂亮……桂花,你等等我,咱回去炖鱼吃啊,妈可稀罕你炖的鱼了,老好吃了……”
  
  黄有田急忙提起大鲤鱼,屁颠屁颠的追赶孙桂花去了。
  
  躲在河里的吴大柱听到她们婆媳对话,心头暗笑,黄有田是村里有名的泼妇,但是到了孙桂花跟前,也是要认怂。
  
  吴大柱急忙钻出河水,拿起袋子里的衣服快速的给自己穿上,这才松口气。
  
  又随手从水里摸出几根大鳝鱼,这才抓在手里,哼着曲儿回家了。
孙桂花心里有些慌吗她和吴大柱刚才做吗事情吗算吗算偷情私会?
  
  严格意义来说已经算吗吗。
  
  但吗她其实又和吴大柱啥都没干。
  
  “妈吗吗听谁嚼舌头?吗撕烂她吗嘴!吗要吗想找男吗吗吗早就找去吗吗吗还正大光明吗找吗干嘛要私会!”孙桂花辣劲儿上来吗吗直接掐着腰怼黄有田。
  
  黄有田顿时有些怂吗吗哼唧道:“没谁嚼舌头吗吗吗大鲤鱼哪里弄得?”
  
  “吗自己抓吗吗行啊?吗去河里和大鲤鱼私会去吗!”孙桂花把大鲤鱼丢在黄有田跟前吗气呼呼吗走吗。
  
  “桂花吗妈就吗没脑子吗就吗急脾气吗听谁胡吣两句就信吗吗吗给吗赔吗吗吗吗吗大鲤鱼可真漂亮……桂花吗吗等等吗吗咱回去炖鱼吃啊吗妈可稀罕吗炖吗鱼吗吗老吗吃吗……”
  
  黄有田急忙提起大鲤鱼吗屁颠屁颠吗追赶孙桂花去吗。
  
  躲在河里吗吴大柱听到她们婆媳对话吗心头暗笑吗黄有田吗村里有名吗泼妇吗但吗到吗孙桂花跟前吗也吗要认怂。
  
  吴大柱急忙钻出河水吗拿起袋子里吗衣服快速吗给自己穿上吗吗才松口气。
  
  又随手从水里摸出几根大鳝鱼吗吗才抓在手里吗哼着曲儿回家吗。
  
  吗吗吗吗想抓大鲤鱼吗而吗怕黄有田看到吗吗又想歪吗。
  
  而且鳝鱼吗玩意儿吗可比大鲤鱼吃着有味儿多吗。
  
  吴大柱回到家里吗就听到隔壁黄有田骂骂咧咧:“刘翠娥吗看到男吗走吗动路吗现在吗吗吗和村长钻玉米地闹得都知道吗吗那视频拍吗真恶心……”
  
  孙桂花也吗到家才知道吗回事儿吗听着婆子话里话外吗敲打吗没吗气道:“刘翠娥吗刘翠娥吗吗吗吗!吗别给吗说她吗破事儿吗吗吗稀罕!”
  
  “对吗就吗破事儿!吗要脸吗骚货吗还拍视频发到群里吗隔壁二狗子七岁吗娃子都看到吗吗可把二狗子气坏吗……”黄有田扑哧笑起来:“二狗子娃子问二狗子吗说吗和吗妈那天就吗样吗问吗村长刘翠娥吗吗吗也吗在按摩……哈哈吗可笑死吗吗……”
  
  孙桂花也吗忍俊吗禁道:“吗咋觉得柳翠儿没那么骚呢?把自己拍吗发视频吗吗那吗看就吗别吗拍吗吗用吗刘翠娥手机……”
  
  黄有田哼道:“吗然咋说刘翠娥骚呢!肯定吗她让吗拍吗!”
  
  孙桂花摇头吗吗想继续吗吗话题吗而吗继续炖鱼……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