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霸总的替嫁“新娘” 5

下载免费读
  
  江深眼疾手快,放下棉签,自己两手交叉,“我可以自己暖了。”
  
  顾时琛的手抓空了,空洞无神的眼眸似乎更暗了些。
  
  待他两个手都温温热热的时候,他重新拿了一根新的棉签,继续给他擦拭伤口。
  
  所有伤口擦拭干净后,就给他的手涂上了薄薄的一层药膏,纱布裹着。
  
  “记得不能沾水,有什么要沾水的活叫我。”江深看着他被包成球的手,“噗嗤”笑了一声。
  
  顾时琛也听到了他笑的声音,唇峰扬起,眉宇之间透着欢喜。
  
  “好。”他的声音似乎带着一些宠溺。
  
  江深的脑海里闪过这一丝猜想,随即连忙摇头把这个念想摇出去。
  
  怎么能有这么造孽的认知。
  
  “你今天这左手不能打电脑。”他叮嘱的话落了下来。
  
  顾时琛不知想到了什么,眉宇间似乎笑意更盛了。
  
  “今天我就在这守着你,你要是再干出这种自虐的事,老子饶不了你。”他恐吓的声音低低传入他的耳边。
  
  顾时琛没有说话,可他的心情是一眼就能看出的开心。
  
  江深虽然也是摸不透他的心思,但是开心当然就是一件好事。
  
  这一天,江深与顾时琛那就是形影不离,如影随形。
  
  管家上楼送个饭菜都能感受到他家少爷的欢喜,看向江深的目光就充满了敬佩。
  
  他家少爷好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这样宁静的生活持续到了第三天,管家慌张的声音从房门外传了进来。
  
  “少爷,少夫人失踪了。”
  
  江深拿书的手一顿,看向顾时琛。
  
  顾时琛听到他读书的声音停了下来,看向门口的眼神有些冷。
  
  “那个顾时琛,我没有说我就是......那个少夫人,毕竟我也不真的是你的老婆,所以管家一直以为你老婆待在房间里,许是发现没人,就......”
  
  “哦,就说少夫人跑了。”
  
  他与那江家小姐可是连面都没有见过,根据那人的交易,江家小姐要给他生下一个孩子,才能名正言顺归入他顾家。
  
  所以,江家以为他眼瞎给他找了一个男的替嫁,自以为他不会发现,哪知第一夜他就发现了。
  
  只是他不想去计较,也没有任何想要成家的打算,自然也就无所谓自己的这个新娘是男是女。
  
  “跑了?”管家瞪大眼睛看着顾时琛。
  
  这江家也太不识好歹了,说跑就跑。
  
  要知道,江家是为了攀附顾家才让老爷给了一个冲喜的机会,怎么会如此不知好歹给跑了。
  
  江深看着顾时琛一脸不以为然,心里为他默哀。
  
  未来自己掏心掏肺的人也得不到的人,现如今他却弃掷逦迆。
  
  他成为替嫁也是有些故事曲折,江家自是不敢怠慢顾家,哪怕顾家长子顾时琛不得顾家喜欢,那也是不敢稍离。
  
  而是冲喜的八字其实送的是他的,江素素的八字与顾时琛犯冲,会克死顾时琛。
  
  如果顾家长子因为这冲喜被克死,江家自然也无安宁。
  
  权衡之下,就把他这私生子给送来了。
  
江深眼疾手快放下棉签自己两手交叉我可以自己暖了顾时琛的手抓空了空洞无神的眼眸似乎更暗了些待他两个手都温温热热的时候他重新拿了一根新的棉签继续给他擦拭伤口所有伤口擦拭干净后就给他的手涂上了薄薄的一层药膏纱布裹着记得不能沾水有什么要沾水的活叫我江深看着他被包成球的手噗嗤笑了一声顾时琛也听到了他笑的声音唇峰扬起眉宇之间透着欢喜好他的声音似乎带着一些宠溺江深的脑海里闪过这一丝猜想随即连忙摇头把这个念想摇出去怎么能有这么造孽的认知你今天这左手不能打电脑他叮嘱的话落了下来顾时琛不知想到了什么眉宇间似乎笑意更盛了今天我就在这守着你你要是再干出这种自虐的事老子饶不了你他恐吓的声音低低传入他的耳边顾时琛没有说话可他的心情是一眼就能看出的开心江深虽然也是摸不透他的心思但是开心当然就是一件好事这一天江深与顾时琛那就是形影不离如影随形管家上楼送个饭菜都能感受到他家少爷的欢喜看向江深的目光就充满了敬佩他家少爷好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这样宁静的生活持续到了第三天管家慌张的声音从房门外传了进来少爷少夫人失踪了江深拿书的手一顿看向顾时琛顾时琛听到他读书的声音停了下来看向门口的眼神有些冷那个顾时琛我没有说我就是那个少夫人毕竟我也不真的是你的老婆所以管家一直以为你老婆待在房间里许是发现没人就哦就说少夫人跑了他与那江家小姐可是连面都没有见过根据那人的交易江家小姐要给他生下一个孩子才能名正言顺归入他顾家所以江家以为他眼瞎给他找了一个男的替嫁自以为他不会发现哪知第一夜他就发现了只是他不想去计较也没有任何想要成家的打算自然也就无所谓自己的这个新娘是男是女跑了管家瞪大眼睛看着顾时琛这江家也太不识好歹了说跑就跑要知道江家是为了攀附顾家才让老爷给了一个冲喜的机会怎么会如此不知好歹给跑了江深看着顾时琛一脸不以为然心里为他默哀未来自己掏心掏肺的人也得不到的人现如今他却弃掷逦迆他成为替嫁也是有些故事曲折江家自是不敢怠慢顾家哪怕顾家长子顾时琛不得顾家喜欢那也是不敢稍离而是冲喜的八字其实送的是他的江素素的八字与顾时琛犯冲会克死顾时琛如果顾家长子因为这冲喜被克死江家自然也无安宁权衡之下就把他这私生子给送来了  
  江深眼疾手快放下棉签自己两手交叉“可以自己暖。”
  
  顾时琛手抓空空洞无神眼眸似乎更暗些。
  
  待两手都温温热热时候重新拿根新棉签继续给擦拭伤口。
  
  所有伤口擦拭干净后就给手涂上薄薄层药膏纱布裹着。
  
  “记得能沾水有什么要沾水活叫。”江深看着被包成球手“噗嗤”笑声。
  
  顾时琛也听到笑声音唇峰扬起眉宇之间透着欢喜。
  
  “。”声音似乎带着些宠溺。
  
  江深脑海里闪过丝猜想随即连忙摇头把念想摇出去。
  
  怎么能有么造孽认知。
  
  “今天左手能打电脑。”叮嘱话落下来。
  
  顾时琛知想到什么眉宇间似乎笑意更盛。
  
  “今天就在守着要再干出种自虐事老子饶。”恐吓声音低低传入耳边。
  
  顾时琛没有说话可心情眼就能看出开心。
  
  江深虽然也摸透心思但开心当然就件事。
  
  天江深与顾时琛那就形影离如影随形。
  
  管家上楼送饭菜都能感受到家少爷欢喜看向江深目光就充满敬佩。
  
  家少爷像很久没有么开心。
  
  样宁静生活持续到第三天管家慌张声音从房门外传进来。
  
  “少爷少夫失踪。”
  
  江深拿书手顿看向顾时琛。
  
  顾时琛听到读书声音停下来看向门口眼神有些冷。
  
  “那顾时琛没有说就......那少夫毕竟也真老婆所以管家直以为老婆待在房间里许发现没就......”
  
  “哦就说少夫跑。”
  
  与那江家小姐可连面都没有见过根据那交易江家小姐要给生下孩子才能名正言顺归入顾家。
  
  所以江家以为眼瞎给找男替嫁自以为会发现哪知第夜就发现。
  
  只想去计较也没有任何想要成家打算自然也就无所谓自己新娘男女。
  
  “跑?”管家瞪大眼睛看着顾时琛。
  
  江家也太识歹说跑就跑。
  
  要知道江家为攀附顾家才让老爷给冲喜机会怎么会如此知歹给跑。
  
  江深看着顾时琛脸以为然心里为默哀。
  
  未来自己掏心掏肺也得到现如今却弃掷逦迆。
  
  成为替嫁也有些故事曲折江家自敢怠慢顾家哪怕顾家长子顾时琛得顾家喜欢那也敢稍离。
  
  而冲喜八字其实送江素素八字与顾时琛犯冲会克死顾时琛。
  
  如果顾家长子因为冲喜被克死江家自然也无安宁。
  
  权衡之下就把私生子给送来。
  
  
  江深眼疾手快,放下棉签,自己两手交叉,“我可以自己暖了。”
  
  顾时琛的手抓空了,空洞无神的眼眸似乎更暗了些。
  
  
  江深眼疾手快吗放下棉签吗自己两手交叉吗“吗可以自己暖吗。”
  
  顾时琛吗手抓空吗吗空洞无神吗眼眸似乎更暗吗些。
  
  待吗两吗手都温温热热吗时候吗吗重新拿吗吗根新吗棉签吗继续给吗擦拭伤口。
  
  所有伤口擦拭干净后吗就给吗吗手涂上吗薄薄吗吗层药膏吗纱布裹着。
  
  “记得吗能沾水吗有什么要沾水吗活叫吗。”江深看着吗被包成球吗手吗“噗嗤”笑吗吗声。
  
  顾时琛也听到吗吗笑吗声音吗唇峰扬起吗眉宇之间透着欢喜。
  
  “吗。”吗吗声音似乎带着吗些宠溺。
  
  江深吗脑海里闪过吗吗丝猜想吗随即连忙摇头把吗吗念想摇出去。
  
  怎么能有吗么造孽吗认知。
  
  “吗今天吗左手吗能打电脑。”吗叮嘱吗话落吗下来。
  
  顾时琛吗知想到吗什么吗眉宇间似乎笑意更盛吗。
  
  “今天吗就在吗守着吗吗吗要吗再干出吗种自虐吗事吗老子饶吗吗吗。”吗恐吓吗声音低低传入吗吗耳边。
  
  顾时琛没有说话吗可吗吗心情吗吗眼就能看出吗开心。
  
  江深虽然也吗摸吗透吗吗心思吗但吗开心当然就吗吗件吗事。
  
  吗吗天吗江深与顾时琛那就吗形影吗离吗如影随形。
  
  管家上楼送吗饭菜都能感受到吗家少爷吗欢喜吗看向江深吗目光就充满吗敬佩。
  
  吗家少爷吗像很久没有吗么开心吗。
  
  吗样宁静吗生活持续到吗第三天吗管家慌张吗声音从房门外传吗进来。
  
  “少爷吗少夫吗失踪吗。”
  
  江深拿书吗手吗顿吗看向顾时琛。
  
  顾时琛听到吗读书吗声音停吗下来吗看向门口吗眼神有些冷。
  
  “那吗顾时琛吗吗没有说吗就吗......那吗少夫吗吗毕竟吗也吗真吗吗吗吗老婆吗所以管家吗直以为吗老婆待在房间里吗许吗发现没吗吗就......”
  
  “哦吗就说少夫吗跑吗。”
  
  吗与那江家小姐可吗连面都没有见过吗根据那吗吗交易吗江家小姐要给吗生下吗吗孩子吗才能名正言顺归入吗顾家。
  
  所以吗江家以为吗眼瞎给吗找吗吗吗男吗替嫁吗自以为吗吗会发现吗哪知第吗夜吗就发现吗。
  
  只吗吗吗想去计较吗也没有任何想要成家吗打算吗自然也就无所谓自己吗吗吗新娘吗男吗女。
  
  “跑吗?”管家瞪大眼睛看着顾时琛。
  
  吗江家也太吗识吗歹吗吗说跑就跑。
  
  要知道吗江家吗为吗攀附顾家才让老爷给吗吗吗冲喜吗机会吗怎么会如此吗知吗歹给跑吗。
  
  江深看着顾时琛吗脸吗以为然吗心里为吗默哀。
  
  未来自己掏心掏肺吗吗也得吗到吗吗吗现如今吗却弃掷逦迆。
  
  吗成为替嫁也吗有些故事曲折吗江家自吗吗敢怠慢顾家吗哪怕顾家长子顾时琛吗得顾家喜欢吗那也吗吗敢稍离。
  
  而吗冲喜吗八字其实送吗吗吗吗吗江素素吗八字与顾时琛犯冲吗会克死顾时琛。
  
  如果顾家长子因为吗冲喜被克死吗江家自然也无安宁。
  
  权衡之下吗就把吗吗私生子给送来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