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周平篇 七 时间之剑

下载免费读
  
  既然自己的极限一击无法对他造成伤害……那就突破极限!
  
  他深吸一口气,双眸缓缓闭起,脑海中自然的浮现出王尚在笔记中留下的内容。
  
  “你的强大并非来源于剑技或者剑气,而是来源于心……”
  
  “感受自己的心跳,感受自己的情绪,你的力量并非是从虚构的故事中来的,归根结底,它们都来自你的赤子之心……”
  
  “只要你想,你可以使用出超乎想象的力量,无论见过,或者不曾见过……”
  
  周平的胸膛微微起伏,呼吸也变得有节奏起来,剑气翻滚着涌入他手中的长剑,一股股无形气浪以他为中心荡开,无人街道的路灯骤然闪烁,随后同时陷入黑暗。
  
  黑暗中,周平璀璨的双眸再度睁开!
  
  叮——!!!
  
  第二道剑鸣响彻云霄!
  
  洛基的身体瞬间紧绷,下意识的开始寻找周平的位置,他抬头望向天空,却发现这次落下的并非是一道剑气……而是宛若破碎流星般,成千上万道滑落流光的剑气!
  
  长剑早已支撑不住周平的剑气,轰然爆碎,碎片卷携着森然的剑气划破天空,宛若一场针对洛基的剑气暴雨,将其淹没其中!
  
  轰——
  
  惊天动地的爆鸣在海面回响,洛基的身形再度被淹没。
  
  他又出手了!
  
  叶梵见此,短暂的犹豫之后,便径直调转方向冲向盖亚……他不知道出剑的人是谁,但他可以确定,对方有能力拖延住洛基,而他们必须抓住这宝贵的机会,封印盖亚!
  
  与此同时,再度张开【雷藏术】的王晴,已经与盖亚交手到白热化的阶段。
  
  就连叶梵都看不太清两人的动作,只听见一声声爆鸣从雷光之森的不同角落回响,缭绕着雷光的长鞭将盖亚逼退数百米,王晴握着宝杵的手臂几乎被彻底吸干,充斥天地的雷光再度加倍!
  
  “奶奶的,老娘就不信弄不过你!”王晴死死盯着被困在雷光中的盖亚,整个人憔悴无比。
  
  雷藏宝杵是一次性物品,而且使用时会大幅度抽取使用者的力量与生命,但到了这个地步,王晴早就没打算活下去,就算赌上一切,她也要将盖亚封印在这里。
  
  万千雷鸣充斥苍穹,盖亚似乎也感受到王晴的拼死决心,怒吼一声后体内爆出厚重的暗黄神光,宛若陨石般硬生生撞开几道雷光,冲向王晴!
  
  在盖亚的拼死反扑下,雷光之森竟然被强行撞开一道缺口,眼看那只撕破虚无的拳头即将砸落王晴身上,一尊浑身裂纹的金色巨人从天而降!
  
  咚——!!
  
  神光震荡,金色佛光刹那破碎!
  
  在王晴错愕的目光中,顶天立地的金色巨人瞬间崩碎,其中叶梵的肉身也被打碎成大片血雾,像是烂泥般坠入大海!
  
  “叶梵!!”王晴瞳孔骤缩,猛地喷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如纸。
  
  她的双眸愤怒的宛若即将喷涌的火山,她死死盯着被拦截在雷藏术范围内的盖亚身影,毫不犹豫的将宝杵抬起,用力刺入胸膛!
  
  猩红的血液浸染斗篷,宝杵疯狂的吞噬着王晴的生机,刹那间,雷霆之森的数量再度翻倍,几乎汇聚成液体的雷霆好似从天空倾倒而下的水柱,将盖亚的身形淹没其中!
  
  “糟了……”漫天的剑气余波中,一道黑影狼狈冲出,洛基看到这一幕,脸色难看无比。
  
  他当即抬起手掌,一道道神秘的黑色纹路在虚无中交织,就在即将成型的瞬间,又是一道剑鸣响彻天地!
  
  叮——!!!
  
  “有完没完??!”
  
  在洛基的咒骂声中,一道比前两次更加庞大的剑气瞬闪至他的身前!
  
  此刻若是洛基能望穿时空,便能看到在时间空洞之后的周平,正单手捏着剑指,平静的站在漆黑夜空之下,双眸闭起,像是老僧入定。
  
  他的剑早在出第二剑的时候就碎了,所以这第三剑,他是徒手出的……
  
  但即便如此,这一剑甚至比前两剑加起来更强!
  
  他似乎已经彻底掌控自己的力量了。
  
  出完这一剑之后,足足过了数秒,周平才如梦初醒的睁开眼眸。
  
  通过时间空洞,他看到洛基被他的第三剑击落海面,看到万千雷霆交织成符,彻底包裹盖亚的身躯,但是在那之前,盖亚似乎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从怀中拿出了什么,飞速的在上面写下了一个名字……
  
  再然后,光华璀璨的时间空洞便剧烈摇晃起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坍塌崩坏,片刻便消弭在虚无之中。
  
  夜空之下,万籁俱寂。
  
  满头大汗的周平站在原地,整个人前所未有的虚弱,但此刻他却来不及休息,掉头就往某个方向跑去!
  
  几分钟后,已经走远的西津市守夜人小队听到后方传来的呼唤,同时停下脚步。
  
  “等等!”周平气喘吁吁的跑来,一把抓住队长的肩膀,将众人都吓了一跳。
  
  “怎么了?”队长疑惑的开口,“今晚的事情我已经跟上级汇报了……就这两天,高层就会来人找你,你的住址也登记过了,可以回去休息了。”
  
  “再跟我说说四年前的事情!”周平抬起头,眼眸中满是认真。
  
  “我不是才跟你说过一遍吗……”
  
  “再说一遍!”周平停顿片刻,“谢谢!”
  
  “……”西津市小队的队员对视一眼,队长无奈的开口,“四年前的那场神战中,王司令拼死封印了大地母神盖亚,洛基失踪,其余奥林匹斯神明在这之后陆续撤退,还有叶司令遭受重创,足足休养了两年才缓过来……”
  
  “王尚呢!?”
  
  “战死了啊。”队长理所当然的说道。
  
  周平身体微微一震,沉默许久之后,眼眸中还是浮现出苦涩……
  
  “不对吧队长。”就在这时,另一位西津市小队队员开口,“王尚不是去年才病逝的吗?我记得当时叶司令还专门给他办了个葬礼,纪念他呢……”
  
  “啊?”
  
  “我也想起来了,当年神战的遇难者名单里好像没有他……他活下来了。”
  
  “他当时得的是什么病来着?”
  
  “具体的没听说啊,不过好像跟寿命折损有关……总之好像是在家里养老的时候病逝的,没啥痛苦,也算是善终吧。”
  
  周平愣在原地。
  
  ……
  
  “哪位是王免同学?”
  
  朗朗读书声中,一位老师急匆匆的走到教室门口,大声问道。
  
  话音落下,所有学生都转头看向教室的后方,一个样貌清秀的少年站起身,疑惑的往走廊走去。
  
  老师将他拉到一边,犹豫片刻后,还是开口道:
  
  “你家里来了电话,说你爸重伤住院了,情况……情况不容乐观,让你现在过去一趟。”
  
  听到这,少年的身体猛地一震,在原地呆了一会后,拔腿就往校园外狂奔!
  
  雨水打在少年的身上,浸湿衣衫,也湿润了少年的双眸。
  
  他一路冲到校门口,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双唇轻颤的跟司机说了什么,后者目光一凝,随后汽车便在一阵轰鸣声中,急速向大雨中冲去。
  
  大地震鸣,尖锐的刹车声在十字路口响起。
  
  钢铁的车身在湿润地面接连翻滚,构架彻底变形,猩红的鲜血自车底流淌而出,逐渐晕染大地……
  
  被挤压的车身内,王免已然血肉模糊,他迷离的意识透过破碎玻璃,望向那灰蒙蒙的天地,眼前的画面随着逐渐流逝的生机,一点点遁入黑暗。
  
  两处要害被钢架贯穿,他必死无疑。
  
  漫天的大雨突然悬停空中。
  
  下一刻,
  
  王免模糊的视野中,一个黑衣身影撑着伞,平静的走过卡车的残骸与跳动的火焰,在他的身前停下脚步。
  
  那是个老人,他的双眸中有一对头尾相衔的圆环,缓缓流淌,古老而神秘。
  
  “一命,换一命。”
  
  呢喃声被雨水撞碎在虚无,那老人抬起手掌,轻轻握住王免扭曲变形的手掌,
  
  “从今往后,你便是我在世间唯一的代理人。”
  
  “你好……王免。”
  
  ……
  
  “三件神器都已经到位,那小子应该活下来了吧?”
  
  一辆像素风格的越野车轰鸣着翻过沙丘,在漫天尘沙间疾驰。
  
  银发的少女披着一件不知从哪捡来的风衣,单手搭着方向盘,目光悠悠望向某个方向的天空。
  
  “对了,他叫什么来着……”
  
  “林……林……林七夜?好像是叫这个名字。”
  
  “名字取的不咋样,长的还算清秀,长大后估计也是个帅哥吧?”
  
  “病院我交给你了,记得发育的猥琐一点,别死了……我还指望着你送我回家呢。”
  
  银发少女耸了耸肩,将褴褛风衣的兜帽盖住脑袋,一脚油门踩到最底端,越野车再度提速,宛若咆哮的雄狮驶向天边……
  
  ……
  
  三舅土菜馆。
  
  楼梯的吱嘎声响起,三舅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懒洋洋的走下楼梯,准备开始今日份的营业。
  
  他刚走到一楼,便微微一愣,只见店门不知何时已经被打开,一个围着围裙的身影正坐在门前台阶上,认真的洗菜,阳光洒落在他的身上,明媚而干净。
既然自己的极限一击无法对他造成伤害那就突破极限他深吸一口气双眸缓缓闭起脑海中自然的浮现出王尚在笔记中留下的内容你的强大并非来源于剑技或者剑气而是来源于心感受自己的心跳感受自己的情绪你的力量并非是从虚构的故事中来的归根结底它们都来自你的赤子之心只要你想你可以使用出超乎想象的力量无论见过或者不曾见过周平的胸膛微微起伏呼吸也变得有节奏起来剑气翻滚着涌入他手中的长剑一股股无形气浪以他为中心荡开无人街道的路灯骤然闪烁随后同时陷入黑暗黑暗中周平璀璨的双眸再度睁开叮第二道剑鸣响彻云霄洛基的身体瞬间紧绷下意识的开始寻找周平的位置他抬头望向天空却发现这次落下的并非是一道剑气而是宛若破碎流星般成千上万道滑落流光的剑气长剑早已支撑不住周平的剑气轰然爆碎碎片卷携着森然的剑气划破天空宛若一场针对洛基的剑气暴雨将其淹没其中轰惊天动地的爆鸣在海面回响洛基的身形再度被淹没他又出手了叶梵见此短暂的犹豫之后便径直调转方向冲向盖亚他不知道出剑的人是谁但他可以确定对方有能力拖延住洛基而他们必须抓住这宝贵的机会封印盖亚与此同时再度张开雷藏术的王晴已经与盖亚交手到白热化的阶段就连叶梵都看不太清两人的动作只听见一声声爆鸣从雷光之森的不同角落回响缭绕着雷光的长鞭将盖亚逼退数百米王晴握着宝杵的手臂几乎被彻底吸干充斥天地的雷光再度加倍奶奶的老娘就不信弄不过你王晴死死盯着被困在雷光中的盖亚整个人憔悴无比雷藏宝杵是一次性物品而且使用时会大幅度抽取使用者的力量与生命但到了这个地步王晴早就没打算活下去就算赌上一切她也要将盖亚封印在这里万千雷鸣充斥苍穹盖亚似乎也感受到王晴的拼死决心怒吼一声后体内爆出厚重的暗黄神光宛若陨石般硬生生撞开几道雷光冲向王晴在盖亚的拼死反扑下雷光之森竟然被强行撞开一道缺口眼看那只撕破虚无的拳头即将砸落王晴身上一尊浑身裂纹的金色巨人从天而降咚神光震荡金色佛光刹那破碎在王晴错愕的目光中顶天立地的金色巨人瞬间崩碎其中叶梵的肉身也被打碎成大片血雾像是烂泥般坠入大海叶梵王晴瞳孔骤缩猛地喷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如纸她的双眸愤怒的宛若即将喷涌的火山她死死盯着被拦截在雷藏术范围内的盖亚身影毫不犹豫的将宝杵抬起用力刺入胸膛猩红的血液浸染斗篷宝杵疯狂的吞噬着王晴的生机刹那间雷霆之森的数量再度翻倍几乎汇聚成液体的雷霆好似从天空倾倒而下的水柱将盖亚的身形淹没其中糟了漫天的剑气余波中一道黑影狼狈冲出洛基看到这一幕脸色难看无比他当即抬起手掌一道道神秘的黑色纹路在虚无中交织就在即将成型的瞬间又是一道剑鸣响彻天地叮有完没完在洛基的咒骂声中一道比前两次更加庞大的剑气瞬闪至他的身前此刻若是洛基能望穿时空便能看到在时间空洞之后的周平正单手捏着剑指平静的站在漆黑夜空之下双眸闭起像是老僧入定他的剑早在出第二剑的时候就碎了所以这第三剑他是徒手出的但即便如此这一剑甚至比前两剑加起来更强他似乎已经彻底掌控自己的力量了出完这一剑之后足足过了数秒周平才如梦初醒的睁开眼眸通过时间空洞他看到洛基被他的第三剑击落海面看到万千雷霆交织成符彻底包裹盖亚的身躯但是在那之前盖亚似乎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从怀中拿出了什么飞速的在上面写下了一个名字再然后光华璀璨的时间空洞便剧烈摇晃起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坍塌崩坏片刻便消弭在虚无之中夜空之下万籁俱寂满头大汗的周平站在原地整个人前所未有的虚弱但此刻他却来不及休息掉头就往某个方向跑去几分钟后已经走远的西津市守夜人小队听到后方传来的呼唤同时停下脚步等等周平气喘吁吁的跑来一把抓住队长的肩膀将众人都吓了一跳怎么了队长疑惑的开口今晚的事情我已经跟上级汇报了就这两天高层就会来人找你你的住址也登记过了可以回去休息了再跟我说说四年前的事情周平抬起头眼眸中满是认真我不是才跟你说过一遍吗再说一遍周平停顿片刻谢谢西津市小队的队员对视一眼队长无奈的开口四年前的那场神战中王司令拼死封印了大地母神盖亚洛基失踪其余奥林匹斯神明在这之后陆续撤退还有叶司令遭受重创足足休养了两年才缓过来王尚呢战死了啊队长理所当然的说道周平身体微微一震沉默许久之后眼眸中还是浮现出苦涩不对吧队长就在这时另一位西津市小队队员开口王尚不是去年才病逝的吗我记得当时叶司令还专门给他办了个葬礼纪念他呢啊我也想起来了当年神战的遇难者名单里好像没有他他活下来了他当时得的是什么病来着具体的没听说啊不过好像跟寿命折损有关总之好像是在家里养老的时候病逝的没啥痛苦也算是善终吧周平愣在原地哪位是王免同学朗朗读书声中一位老师急匆匆的走到教室门口大声问道话音落下所有学生都转头看向教室的后方一个样貌清秀的少年站起身疑惑的往走廊走去老师将他拉到一边犹豫片刻后还是开口道你家里来了电话说你爸重伤住院了情况情况不容乐观让你现在过去一趟听到这少年的身体猛地一震在原地呆了一会后拔腿就往校园外狂奔雨水打在少年的身上浸湿衣衫也湿润了少年的双眸他一路冲到校门口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双唇轻颤的跟司机说了什么后者目光一凝随后汽车便在一阵轰鸣声中急速向大雨中冲去大地震鸣尖锐的刹车声在十字路口响起钢铁的车身在湿润地面接连翻滚构架彻底变形猩红的鲜血自车底流淌而出逐渐晕染大地被挤压的车身内王免已然血肉模糊他迷离的意识透过破碎玻璃望向那灰蒙蒙的天地眼前的画面随着逐渐流逝的生机一点点遁入黑暗两处要害被钢架贯穿他必死无疑漫天的大雨突然悬停空中下一刻王免模糊的视野中一个黑衣身影撑着伞平静的走过卡车的残骸与跳动的火焰在他的身前停下脚步那是个老人他的双眸中有一对头尾相衔的圆环缓缓流淌古老而神秘一命换一命呢喃声被雨水撞碎在虚无那老人抬起手掌轻轻握住王免扭曲变形的手掌从今往后你便是我在世间唯一的代理人你好王免三件神器都已经到位那小子应该活下来了吧一辆像素风格的越野车轰鸣着翻过沙丘在漫天尘沙间疾驰银发的少女披着一件不知从哪捡来的风衣单手搭着方向盘目光悠悠望向某个方向的天空对了他叫什么来着林林林七夜好像是叫这个名字名字取的不咋样长的还算清秀长大后估计也是个帅哥吧病院我交给你了记得发育的猥琐一点别死了我还指望着你送我回家呢银发少女耸了耸肩将褴褛风衣的兜帽盖住脑袋一脚油门踩到最底端越野车再度提速宛若咆哮的雄狮驶向天边三舅土菜馆楼梯的吱嘎声响起三舅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懒洋洋的走下楼梯准备开始今日份的营业他刚走到一楼便微微一愣只见店门不知何时已经被打开一个围着围裙的身影正坐在门前台阶上认真的洗菜阳光洒落在他的身上明媚而干净早三舅你小子今天怎么起这么早三舅揉了揉眼睛你平时不都赖床到下午的吗从今天起我不用赖床了周平回过头有些腼腆的笑了笑三舅眉头一挑正准备再问些什么余光落到了一旁的桌上一份包装精致的礼盒正安静的躺在那里还有正在摘菜的周平微微低下头许久之后才鼓足勇气小声的说了一句三舅生日快乐三舅愣住了半晌之后他的嘴角止不住的上扬咧嘴轻笑一声你小子我自己都忘了你倒还记得他拆开桌上的礼盒里面是一双崭新的皮鞋做工精美像是个牌子货三舅眉头微皱他在盒子里翻了一会并没有找到价格标签似乎是被人提前剪掉了这东西老贵吧快去退了三舅我穿不上这么好的鞋不贵就一百多块钱周平避开三舅的目光低头说道而且我已经把标签减了想退也退不了自从昨晚入室抢劫之后似乎连撒谎都顺畅了许多至少不会脸红了你唉三舅想说他几句但纠结了半天又说不出来只能一边宝贝般的把鞋子装起来收好一边念叨还想骗三舅这鞋能只要一百多块钱怎么的也得三百块吧以后不许买这么贵的礼物听到没有嗯周平脸颊有些发红三舅带着鞋子上楼一楼又只剩下周平独自一人他有些心虚的看了眼楼梯确认三舅已经离开后长长的舒了口气要是三舅知道这鞋的真实价格估计免不了一顿狠揍他心想不过现在自己已经很厉害了以后应该不会缺钱给三舅买个好点的礼物也是应该的他可是世界上唯一不对唯二唯三对自己最好的人之一一个三舅一个老师这么算的话那家伙应该也有一席之地周平的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当年在郊区野山上那个把他从炼狱中拯救出来的年轻身影他也穿着暗红色的斗篷拿着一柄直刀可惜当时自己的眼睛被伤了没能看清他的容貌那是周平第一次见到大侠也正是因为那一次的相遇他的人生随之改变就在周平胡思乱想之际一个身影走上阶梯坐在了他的身边那人的脚步很轻再加上周平始终沉浸在思绪之中以至于根本没察觉到他的来临你叫周平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吓了周平一跳他猛地抬起头只见一个披着暗红斗篷的年轻男人正静静的坐在他的身边男人仔细打量着他眼眸中似乎有着一丝笑意嗯周平点点头我叫叶梵哦周平没听过这个名字不过他也穿着斗篷昨晚那个守夜人说过今天会有高层来找他应该就是这个男人你想不想当人类天花板男人缓缓开口什么是人类天花板就是当天塌的时候能够背着这片天空的人我听不懂就是守护这个国家保护这些百姓的人类最强者男人换了种通俗易懂的解释周平想了想类似于大侠男人一愣像是回忆起了什么神情有些复杂对类似于大侠当大侠听起来不错但我不喜欢人类天花板这个名字不够霸气那你想叫什么周平低着头甩了甩手上的水目光看向台阶上那柄平日里自己用来训练的木剑剑圣他停顿片刻你让我当大夏的剑圣我就答应你男人注视着他的眼睛许久之后他的嘴角微微上扬好番外周平篇完结就剩一章后传啦期待新书  
  既然自己的极限一击无法对他造成伤害……那就突破极限!
  
  他深吸一口气,双眸缓缓闭起,脑海中自然的浮现出王尚在笔记中留下的内容。
  
  “你的强大并非来源于剑技或者剑气,而是来源于心……”
  
  “感受自己的心跳,感受自己的情绪,你的力量并非是从虚构的故事中来的,归根结底,它们都来自你的赤子之心……”
  
  “只要你想,你可以使用出超乎想象的力量,无论见过,或者不曾见过……”
  
  周平的胸膛微微起伏,呼吸也变得有节奏起来,剑气翻滚着涌入他手中的长剑,一股股无形气浪以他为中心荡开,无人街道的路灯骤然闪烁,随后同时陷入黑暗。
  
  黑暗中,周平璀璨的双眸再度睁开!
  
  叮——!!!
  
  第二道剑鸣响彻云霄!
  
  洛基的身体瞬间紧绷,下意识的开始寻找周平的位置,他抬头望向天空,却发现这次落下的并非是一道剑气……而是宛若破碎流星般,成千上万道滑落流光的剑气!
  
  长剑早已支撑不住周平的剑气,轰然爆碎,碎片卷携着森然的剑气划破天空,宛若一场针对洛基的剑气暴雨,将其淹没其中!
  
  轰——
  
  惊天动地的爆鸣在海面回响,洛基的身形再度被淹没。
  
  他又出手了!
  
  叶梵见此,短暂的犹豫之后,便径直调转方向冲向盖亚……他不知道出剑的人是谁,但他可以确定,对方有能力拖延住洛基,而他们必须抓住这宝贵的机会,封印盖亚!
  
  与此同时,再度张开【雷藏术】的王晴,已经与盖亚交手到白热化的阶段。
  
  就连叶梵都看不太清两人的动作,只听见一声声爆鸣从雷光之森的不同角落回响,缭绕着雷光的长鞭将盖亚逼退数百米,王晴握着宝杵的手臂几乎被彻底吸干,充斥天地的雷光再度加倍!
  
  “奶奶的,老娘就不信弄不过你!”王晴死死盯着被困在雷光中的盖亚,整个人憔悴无比。
  
  雷藏宝杵是一次性物品,而且使用时会大幅度抽取使用者的力量与生命,但到了这个地步,王晴早就没打算活下去,就算赌上一切,她也要将盖亚封印在这里。
  
  万千雷鸣充斥苍穹,盖亚似乎也感受到王晴的拼死决心,怒吼一声后体内爆出厚重的暗黄神光,宛若陨石般硬生生撞开几道雷光,冲向王晴!
  
  在盖亚的拼死反扑下,雷光之森竟然被强行撞开一道缺口,眼看那只撕破虚无的拳头即将砸落王晴身上,一尊浑身裂纹的金色巨人从天而降!
  
  咚——!!
  
  神光震荡,金色佛光刹那破碎!
  
  在王晴错愕的目光中,顶天立地的金色巨人瞬间崩碎,其中叶梵的肉身也被打碎成大片血雾,像是烂泥般坠入大海!
  
  “叶梵!!”王晴瞳孔骤缩,猛地喷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如纸。
  
  她的双眸愤怒的宛若即将喷涌的火山,她死死盯着被拦截在雷藏术范围内的盖亚身影,毫不犹豫的将宝杵抬起,用力刺入胸膛!
  
  猩红的血液浸染斗篷,宝杵疯狂的吞噬着王晴的生机,刹那间,雷霆之森的数量再度翻倍,几乎汇聚成液体的雷霆好似从天空倾倒而下的水柱,将盖亚的身形淹没其中!
  
  “糟了……”漫天的剑气余波中,一道黑影狼狈冲出,洛基看到这一幕,脸色难看无比。
  
  他当即抬起手掌,一道道神秘的黑色纹路在虚无中交织,就在即将成型的瞬间,又是一道剑鸣响彻天地!
  
  叮——!!!
  
  “有完没完??!”
  
  在洛基的咒骂声中,一道比前两次更加庞大的剑气瞬闪至他的身前!
  
  此刻若是洛基能望穿时空,便能看到在时间空洞之后的周平,正单手捏着剑指,平静的站在漆黑夜空之下,双眸闭起,像是老僧入定。
  
  他的剑早在出第二剑的时候就碎了,所以这第三剑,他是徒手出的……
  
  但即便如此,这一剑甚至比前两剑加起来更强!
  
  他似乎已经彻底掌控自己的力量了。
  
  出完这一剑之后,足足过了数秒,周平才如梦初醒的睁开眼眸。
  
  通过时间空洞,他看到洛基被他的第三剑击落海面,看到万千雷霆交织成符,彻底包裹盖亚的身躯,但是在那之前,盖亚似乎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从怀中拿出了什么,飞速的在上面写下了一个名字……
  
  再然后,光华璀璨的时间空洞便剧烈摇晃起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坍塌崩坏,片刻便消弭在虚无之中。
  
  夜空之下,万籁俱寂。
  
  满头大汗的周平站在原地,整个人前所未有的虚弱,但此刻他却来不及休息,掉头就往某个方向跑去!
  
  几分钟后,已经走远的西津市守夜人小队听到后方传来的呼唤,同时停下脚步。
  
  “等等!”周平气喘吁吁的跑来,一把抓住队长的肩膀,将众人都吓了一跳。
  
  “怎么了?”队长疑惑的开口,“今晚的事情我已经跟上级汇报了……就这两天,高层就会来人找你,你的住址也登记过了,可以回去休息了。”
  
  “再跟我说说四年前的事情!”周平抬起头,眼眸中满是认真。
  
  “我不是才跟你说过一遍吗……”
  
  “再说一遍!”周平停顿片刻,“谢谢!”
  
  “……”西津市小队的队员对视一眼,队长无奈的开口,“四年前的那场神战中,王司令拼死封印了大地母神盖亚,洛基失踪,其余奥林匹斯神明在这之后陆续撤退,还有叶司令遭受重创,足足休养了两年才缓过来……”
  
  “王尚呢!?”
  
  “战死了啊。”队长理所当然的说道。
  
  周平身体微微一震,沉默许久之后,眼眸中还是浮现出苦涩……
  
  “不对吧队长。”就在这时,另一位西津市小队队员开口,“王尚不是去年才病逝的吗?我记得当时叶司令还专门给他办了个葬礼,纪念他呢……”
  
  “啊?”
  
  “我也想起来了,当年神战的遇难者名单里好像没有他……他活下来了。”
  
  “他当时得的是什么病来着?”
  
  “具体的没听说啊,不过好像跟寿命折损有关……总之好像是在家里养老的时候病逝的,没啥痛苦,也算是善终吧。”
  
  周平愣在原地。
  
  ……
  
  “哪位是王免同学?”
  
  朗朗读书声中,一位老师急匆匆的走到教室门口,大声问道。
  
  话音落下,所有学生都转头看向教室的后方,一个样貌清秀的少年站起身,疑惑的往走廊走去。
  
  老师将他拉到一边,犹豫片刻后,还是开口道:
  
  “你家里来了电话,说你爸重伤住院了,情况……情况不容乐观,让你现在过去一趟。”
  
  听到这,少年的身体猛地一震,在原地呆了一会后,拔腿就往校园外狂奔!
  
  雨水打在少年的身上,浸湿衣衫,也湿润了少年的双眸。
  
  他一路冲到校门口,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双唇轻颤的跟司机说了什么,后者目光一凝,随后汽车便在一阵轰鸣声中,急速向大雨中冲去。
  
  大地震鸣,尖锐的刹车声在十字路口响起。
  
  钢铁的车身在湿润地面接连翻滚,构架彻底变形,猩红的鲜血自车底流淌而出,逐渐晕染大地……
  
  被挤压的车身内,王免已然血肉模糊,他迷离的意识透过破碎玻璃,望向那灰蒙蒙的天地,眼前的画面随着逐渐流逝的生机,一点点遁入黑暗。
  
  两处要害被钢架贯穿,他必死无疑。
  
  漫天的大雨突然悬停空中。
  
  下一刻,
  
  王免模糊的视野中,一个黑衣身影撑着伞,平静的走过卡车的残骸与跳动的火焰,在他的身前停下脚步。
  
  那是个老人,他的双眸中有一对头尾相衔的圆环,缓缓流淌,古老而神秘。
  
  “一命,换一命。”
  
  呢喃声被雨水撞碎在虚无,那老人抬起手掌,轻轻握住王免扭曲变形的手掌,
  
  “从今往后,你便是我在世间唯一的代理人。”
  
  “你好……王免。”
  
  ……
  
  “三件神器都已经到位,那小子应该活下来了吧?”
  
  一辆像素风格的越野车轰鸣着翻过沙丘,在漫天尘沙间疾驰。
  
  银发的少女披着一件不知从哪捡来的风衣,单手搭着方向盘,目光悠悠望向某个方向的天空。
  
  “对了,他叫什么来着……”
  
  “林……林……林七夜?好像是叫这个名字。”
  
  “名字取的不咋样,长的还算清秀,长大后估计也是个帅哥吧?”
  
  “病院我交给你了,记得发育的猥琐一点,别死了……我还指望着你送我回家呢。”
  
  银发少女耸了耸肩,将褴褛风衣的兜帽盖住脑袋,一脚油门踩到最底端,越野车再度提速,宛若咆哮的雄狮驶向天边……
  
  ……
  
  三舅土菜馆。
  
  楼梯的吱嘎声响起,三舅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懒洋洋的走下楼梯,准备开始今日份的营业。
  
  他刚走到一楼,便微微一愣,只见店门不知何时已经被打开,一个围着围裙的身影正坐在门前台阶上,认真的洗菜,阳光洒落在他的身上,明媚而干净。
  
  “早,三舅。”
  
  “你小子……今天怎么起这么早?”三舅揉了揉眼睛,“你平时不都赖床到下午的吗?”
  
  “从今天起,我不用赖床了。”周平回过头,有些腼腆的笑了笑。
  
  三舅眉头一挑,正准备再问些什么,余光落到了一旁的桌上……
  
  一份包装精致的礼盒,正安静的躺在那里。
  
  “还有……”
  
  正在摘菜的周平,微微低下头,许久之后才鼓足勇气,小声的说了一句,
  
  “三舅……生日快乐。”
  
  三舅愣住了。
  
  半晌之后,他的嘴角止不住的上扬,咧嘴轻笑一声,“你小子,我自己都忘了,你倒还记得。”
  
  他拆开桌上的礼盒,里面是一双崭新的皮鞋,做工精美,像是个牌子货。
  
  三舅眉头微皱,他在盒子里翻了一会,并没有找到价格标签,似乎是被人提前剪掉了。
  
  “这东西老贵吧?快去退了,三舅我穿不上这么好的鞋……”
  
  “不贵,就一百多块钱。”周平避开三舅的目光,低头说道,“而且我已经把标签减了,想退也退不了。”
  
  自从昨晚入室抢劫之后,似乎连撒谎都顺畅了许多……至少不会脸红了。
  
  “你……唉……”
  
  三舅想说他几句,但纠结了半天,又说不出来,只能一边宝贝般的把鞋子装起来收好,一边念叨,“还想骗三舅,这鞋能只要一百多块钱?怎么的也得三百块吧!以后不许买这么贵的礼物……听到没有!”
  
  “嗯。”周平脸颊有些发红。
  
  三舅带着鞋子上楼,一楼又只剩下周平独自一人,他有些心虚的看了眼楼梯,确认三舅已经离开后,长长的舒了口气……
  
  要是三舅知道这鞋的真实价格,估计免不了一顿狠揍。他心想。
  
  不过,现在自己已经很厉害了,以后应该不会缺钱……给三舅买个好点的礼物也是应该的,他可是世界上唯一……不对,唯二……唯三对自己最好的人之一。
  
  一个三舅,一个老师……这么算的话,那家伙应该也有一席之地。
  
  周平的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当年在郊区野山上,那个把他从炼狱中拯救出来的年轻身影……他也穿着暗红色的斗篷,拿着一柄直刀,可惜当时自己的眼睛被伤了,没能看清他的容貌。
  
  那是周平第一次见到大侠,也正是因为那一次的相遇,他的人生随之改变。
  
  就在周平胡思乱想之际,一个身影走上阶梯,坐在了他的身边。
  
  那人的脚步很轻,再加上周平始终沉浸在思绪之中,以至于根本没察觉到他的来临。
  
  “你叫周平?”
  
  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吓了周平一跳。
  
  他猛地抬起头,只见一个披着暗红斗篷的年轻男人,正静静的坐在他的身边,男人仔细打量着他,眼眸中似乎有着一丝笑意。
  
  “嗯。”周平点点头。
  
  “我叫叶梵。”
  
  “……哦。”
  
  周平没听过这个名字,不过他也穿着斗篷……昨晚那个守夜人说过,今天会有高层来找他,应该就是这个男人?
  
  “你想不想当人类天花板?”男人缓缓开口。
  
  “什么是人类天花板?”
  
  “就是,当天塌的时候,能够背着这片天空的人。”
  
  “我听不懂。”
  
  “就是守护这个国家,保护这些百姓的……人类最强者。”男人换了种通俗易懂的解释。
  
  周平想了想,“类似于大侠?”
  
  男人一愣,像是回忆起了什么,神情有些复杂,“对,类似于大侠。”
  
  “当大侠,听起来不错……但我不喜欢‘人类天花板’这个名字,不够霸气。”
  
  “那你想叫什么?”
  
  周平低着头,甩了甩手上的水,目光看向台阶上那柄平日里自己用来训练的木剑。
  
  “剑圣。”他停顿片刻,“你让我当大夏的剑圣,我就答应你。”
  
  男人注视着他的眼睛,许久之后,他的嘴角微微上扬。
  
  “……好。”
  
  ……
  
  ……
  
  番外《周平篇》完结。
  
  就剩一章后传啦!期待新书!!
  
  
  既然自己的极限一击无法对他造成伤害……那就突破极限!
  
  他深吸一口气,双眸缓缓闭起,脑海中自然的浮现出王尚在笔记中留下的内容。
  
  “你的强大并非来源于剑技或者剑气,而是来源于心……”
  
  “感受自己的心跳,感受自己的情绪,你的力量并非是从虚构的故事中来的,归根结底,它们都来自你的赤子之心……”
  
  “只要你想,你可以使用出超乎想象的力量,无论见过,或者不曾见过……”
  
  周平的胸膛微微起伏,呼吸也变得有节奏起来,剑气翻滚着涌入他手中的长剑,一股股无形气浪以他为中心荡开,无人街道的路灯骤然闪烁,随后同时陷入黑暗。
  
  黑暗中,周平璀璨的双眸再度睁开!
  
  叮——!!!
  
  第二道剑鸣响彻云霄!
  
  洛基的身体瞬间紧绷,下意识的开始寻找周平的位置,他抬头望向天空,却发现这次落下的并非是一道剑气……而是宛若破碎流星般,成千上万道滑落流光的剑气!
  
  长剑早已支撑不住周平的剑气,轰然爆碎,碎片卷携着森然的剑气划破天空,宛若一场针对洛基的剑气暴雨,将其淹没其中!
  
  轰——
  
  惊天动地的爆鸣在海面回响,洛基的身形再度被淹没。
  
  他又出手了!
  
  叶梵见此,短暂的犹豫之后,便径直调转方向冲向盖亚……他不知道出剑的人是谁,但他可以确定,对方有能力拖延住洛基,而他们必须抓住这宝贵的机会,封印盖亚!
  
  与此同时,再度张开【雷藏术】的王晴,已经与盖亚交手到白热化的阶段。
  
  就连叶梵都看不太清两人的动作,只听见一声声爆鸣从雷光之森的不同角落回响,缭绕着雷光的长鞭将盖亚逼退数百米,王晴握着宝杵的手臂几乎被彻底吸干,充斥天地的雷光再度加倍!
  
  “奶奶的,老娘就不信弄不过你!”王晴死死盯着被困在雷光中的盖亚,整个人憔悴无比。
  
  雷藏宝杵是一次性物品,而且使用时会大幅度抽取使用者的力量与生命,但到了这个地步,王晴早就没打算活下去,就算赌上一切,她也要将盖亚封印在这里。
  
  万千雷鸣充斥苍穹,盖亚似乎也感受到王晴的拼死决心,怒吼一声后体内爆出厚重的暗黄神光,宛若陨石般硬生生撞开几道雷光,冲向王晴!
  
  在盖亚的拼死反扑下,雷光之森竟然被强行撞开一道缺口,眼看那只撕破虚无的拳头即将砸落王晴身上,一尊浑身裂纹的金色巨人从天而降!
  
  咚——!!
  
  神光震荡,金色佛光刹那破碎!
  
  在王晴错愕的目光中,顶天立地的金色巨人瞬间崩碎,其中叶梵的肉身也被打碎成大片血雾,像是烂泥般坠入大海!
  
  “叶梵!!”王晴瞳孔骤缩,猛地喷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如纸。
  
  她的双眸愤怒的宛若即将喷涌的火山,她死死盯着被拦截在雷藏术范围内的盖亚身影,毫不犹豫的将宝杵抬起,用力刺入胸膛!
  
  猩红的血液浸染斗篷,宝杵疯狂的吞噬着王晴的生机,刹那间,雷霆之森的数量再度翻倍,几乎汇聚成液体的雷霆好似从天空倾倒而下的水柱,将盖亚的身形淹没其中!
  
  “糟了……”漫天的剑气余波中,一道黑影狼狈冲出,洛基看到这一幕,脸色难看无比。
  
  他当即抬起手掌,一道道神秘的黑色纹路在虚无中交织,就在即将成型的瞬间,又是一道剑鸣响彻天地!
  
  叮——!!!
  
  “有完没完??!”
  
  在洛基的咒骂声中,一道比前两次更加庞大的剑气瞬闪至他的身前!
  
  此刻若是洛基能望穿时空,便能看到在时间空洞之后的周平,正单手捏着剑指,平静的站在漆黑夜空之下,双眸闭起,像是老僧入定。
  
  他的剑早在出第二剑的时候就碎了,所以这第三剑,他是徒手出的……
  
  但即便如此,这一剑甚至比前两剑加起来更强!
  
  他似乎已经彻底掌控自己的力量了。
  
  出完这一剑之后,足足过了数秒,周平才如梦初醒的睁开眼眸。
  
  通过时间空洞,他看到洛基被他的第三剑击落海面,看到万千雷霆交织成符,彻底包裹盖亚的身躯,但是在那之前,盖亚似乎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从怀中拿出了什么,飞速的在上面写下了一个名字……
  
  再然后,光华璀璨的时间空洞便剧烈摇晃起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坍塌崩坏,片刻便消弭在虚无之中。
  
  夜空之下,万籁俱寂。
  
  满头大汗的周平站在原地,整个人前所未有的虚弱,但此刻他却来不及休息,掉头就往某个方向跑去!
  
  几分钟后,已经走远的西津市守夜人小队听到后方传来的呼唤,同时停下脚步。
  
  “等等!”周平气喘吁吁的跑来,一把抓住队长的肩膀,将众人都吓了一跳。
  
  “怎么了?”队长疑惑的开口,“今晚的事情我已经跟上级汇报了……就这两天,高层就会来人找你,你的住址也登记过了,可以回去休息了。”
  
  “再跟我说说四年前的事情!”周平抬起头,眼眸中满是认真。
  
  “我不是才跟你说过一遍吗……”
  
  “再说一遍!”周平停顿片刻,“谢谢!”
  
  “……”西津市小队的队员对视一眼,队长无奈的开口,“四年前的那场神战中,王司令拼死封印了大地母神盖亚,洛基失踪,其余奥林匹斯神明在这之后陆续撤退,还有叶司令遭受重创,足足休养了两年才缓过来……”
  
  “王尚呢!?”
  
  “战死了啊。”队长理所当然的说道。
  
  周平身体微微一震,沉默许久之后,眼眸中还是浮现出苦涩……
  
  “不对吧队长。”就在这时,另一位西津市小队队员开口,“王尚不是去年才病逝的吗?我记得当时叶司令还专门给他办了个葬礼,纪念他呢……”
  
  “啊?”
  
  “我也想起来了,当年神战的遇难者名单里好像没有他……他活下来了。”
  
  “他当时得的是什么病来着?”
  
  “具体的没听说啊,不过好像跟寿命折损有关……总之好像是在家里养老的时候病逝的,没啥痛苦,也算是善终吧。”
  
  周平愣在原地。
  
  ……
  
  “哪位是王免同学?”
  
  朗朗读书声中,一位老师急匆匆的走到教室门口,大声问道。
  
  话音落下,所有学生都转头看向教室的后方,一个样貌清秀的少年站起身,疑惑的往走廊走去。
  
  老师将他拉到一边,犹豫片刻后,还是开口道:
  
  “你家里来了电话,说你爸重伤住院了,情况……情况不容乐观,让你现在过去一趟。”
  
  听到这,少年的身体猛地一震,在原地呆了一会后,拔腿就往校园外狂奔!
  
  雨水打在少年的身上,浸湿衣衫,也湿润了少年的双眸。
  
  他一路冲到校门口,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双唇轻颤的跟司机说了什么,后者目光一凝,随后汽车便在一阵轰鸣声中,急速向大雨中冲去。
  
  大地震鸣,尖锐的刹车声在十字路口响起。
  
  钢铁的车身在湿润地面接连翻滚,构架彻底变形,猩红的鲜血自车底流淌而出,逐渐晕染大地……
  
  被挤压的车身内,王免已然血肉模糊,他迷离的意识透过破碎玻璃,望向那灰蒙蒙的天地,眼前的画面随着逐渐流逝的生机,一点点遁入黑暗。
  
  两处要害被钢架贯穿,他必死无疑。
  
  漫天的大雨突然悬停空中。
  
  下一刻,
  
  王免模糊的视野中,一个黑衣身影撑着伞,平静的走过卡车的残骸与跳动的火焰,在他的身前停下脚步。
  
  那是个老人,他的双眸中有一对头尾相衔的圆环,缓缓流淌,古老而神秘。
  
  “一命,换一命。”
  
  呢喃声被雨水撞碎在虚无,那老人抬起手掌,轻轻握住王免扭曲变形的手掌,
  
  “从今往后,你便是我在世间唯一的代理人。”
  
  “你好……王免。”
  
  ……
  
  “三件神器都已经到位,那小子应该活下来了吧?”
  
  一辆像素风格的越野车轰鸣着翻过沙丘,在漫天尘沙间疾驰。
  
  银发的少女披着一件不知从哪捡来的风衣,单手搭着方向盘,目光悠悠望向某个方向的天空。
  
  “对了,他叫什么来着……”
  
  “林……林……林七夜?好像是叫这个名字。”
  
  “名字取的不咋样,长的还算清秀,长大后估计也是个帅哥吧?”
  
  “病院我交给你了,记得发育的猥琐一点,别死了……我还指望着你送我回家呢。”
  
  银发少女耸了耸肩,将褴褛风衣的兜帽盖住脑袋,一脚油门踩到最底端,越野车再度提速,宛若咆哮的雄狮驶向天边……
  
  ……
  
  三舅土菜馆。
  
  楼梯的吱嘎声响起,三舅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懒洋洋的走下楼梯,准备开始今日份的营业。
  
  他刚走到一楼,便微微一愣,只见店门不知何时已经被打开,一个围着围裙的身影正坐在门前台阶上,认真的洗菜,阳光洒落在他的身上,明媚而干净。
  
  “早,三舅。”
  
  “你小子……今天怎么起这么早?”三舅揉了揉眼睛,“你平时不都赖床到下午的吗?”
  
  “从今天起,我不用赖床了。”周平回过头,有些腼腆的笑了笑。
  
  三舅眉头一挑,正准备再问些什么,余光落到了一旁的桌上……
  
  一份包装精致的礼盒,正安静的躺在那里。
  
  “还有……”
  
  正在摘菜的周平,微微低下头,许久之后才鼓足勇气,小声的说了一句,
  
  “三舅……生日快乐。”
  
  三舅愣住了。
  
  半晌之后,他的嘴角止不住的上扬,咧嘴轻笑一声,“你小子,我自己都忘了,你倒还记得。”
  
  他拆开桌上的礼盒,里面是一双崭新的皮鞋,做工精美,像是个牌子货。
  
  三舅眉头微皱,他在盒子里翻了一会,并没有找到价格标签,似乎是被人提前剪掉了。
  
  “这东西老贵吧?快去退了,三舅我穿不上这么好的鞋……”
  
  “不贵,就一百多块钱。”周平避开三舅的目光,低头说道,“而且我已经把标签减了,想退也退不了。”
  
  
  既然自己吗极限吗击无法对吗造成伤害……那就突破极限!
  
  吗深吸吗口气吗双眸缓缓闭起吗脑海中自然吗浮现出王尚在笔记中留下吗内容。
  
  “吗吗强大并非来源于剑技或者剑气吗而吗来源于心……”
  
  “感受自己吗心跳吗感受自己吗情绪吗吗吗力量并非吗从虚构吗故事中来吗吗归根结底吗它们都来自吗吗赤子之心……”
  
  “只要吗想吗吗可以使用出超乎想象吗力量吗无论见过吗或者吗曾见过……”
  
  周平吗胸膛微微起伏吗呼吸也变得有节奏起来吗剑气翻滚着涌入吗手中吗长剑吗吗股股无形气浪以吗为中心荡开吗无吗街道吗路灯骤然闪烁吗随后同时陷入黑暗。
  
  黑暗中吗周平璀璨吗双眸再度睁开!
  
  叮——!!!
  
  第二道剑鸣响彻云霄!
  
  洛基吗身体瞬间紧绷吗下意识吗开始寻找周平吗位置吗吗抬头望向天空吗却发现吗次落下吗并非吗吗道剑气……而吗宛若破碎流星般吗成千上万道滑落流光吗剑气!
  
  长剑早已支撑吗住周平吗剑气吗轰然爆碎吗碎片卷携着森然吗剑气划破天空吗宛若吗场针对洛基吗剑气暴雨吗将其淹没其中!
  
  轰——
  
  惊天动地吗爆鸣在海面回响吗洛基吗身形再度被淹没。
  
  吗又出手吗!
  
  叶梵见此吗短暂吗犹豫之后吗便径直调转方向冲向盖亚……吗吗知道出剑吗吗吗谁吗但吗可以确定吗对方有能力拖延住洛基吗而吗们必须抓住吗宝贵吗机会吗封印盖亚!
  
  与此同时吗再度张开【雷藏术】吗王晴吗已经与盖亚交手到白热化吗阶段。
  
  就连叶梵都看吗太清两吗吗动作吗只听见吗声声爆鸣从雷光之森吗吗同角落回响吗缭绕着雷光吗长鞭将盖亚逼退数百米吗王晴握着宝杵吗手臂几乎被彻底吸干吗充斥天地吗雷光再度加倍!
  
  “奶奶吗吗老娘就吗信弄吗过吗!”王晴死死盯着被困在雷光中吗盖亚吗整吗吗憔悴无比。
  
  雷藏宝杵吗吗次性物品吗而且使用时会大幅度抽取使用者吗力量与生命吗但到吗吗吗地步吗王晴早就没打算活下去吗就算赌上吗切吗她也要将盖亚封印在吗里。
  
  万千雷鸣充斥苍穹吗盖亚似乎也感受到王晴吗拼死决心吗怒吼吗声后体内爆出厚重吗暗黄神光吗宛若陨石般硬生生撞开几道雷光吗冲向王晴!
  
  在盖亚吗拼死反扑下吗雷光之森竟然被强行撞开吗道缺口吗眼看那只撕破虚无吗拳头即将砸落王晴身上吗吗尊浑身裂纹吗金色巨吗从天而降!
  
  咚——!!
  
  神光震荡吗金色佛光刹那破碎!
  
  在王晴错愕吗目光中吗顶天立地吗金色巨吗瞬间崩碎吗其中叶梵吗肉身也被打碎成大片血雾吗像吗烂泥般坠入大海!
  
  “叶梵!!”王晴瞳孔骤缩吗猛地喷出吗口鲜血吗脸色苍白如纸。
  
  她吗双眸愤怒吗宛若即将喷涌吗火山吗她死死盯着被拦截在雷藏术范围内吗盖亚身影吗毫吗犹豫吗将宝杵抬起吗用力刺入胸膛!
  
  猩红吗血液浸染斗篷吗宝杵疯狂吗吞噬着王晴吗生机吗刹那间吗雷霆之森吗数量再度翻倍吗几乎汇聚成液体吗雷霆吗似从天空倾倒而下吗水柱吗将盖亚吗身形淹没其中!
  
  “糟吗……”漫天吗剑气余波中吗吗道黑影狼狈冲出吗洛基看到吗吗幕吗脸色难看无比。
  
  吗当即抬起手掌吗吗道道神秘吗黑色纹路在虚无中交织吗就在即将成型吗瞬间吗又吗吗道剑鸣响彻天地!
  
  叮——!!!
  
  “有完没完??!”
  
  在洛基吗咒骂声中吗吗道比前两次更加庞大吗剑气瞬闪至吗吗身前!
  
  此刻若吗洛基能望穿时空吗便能看到在时间空洞之后吗周平吗正单手捏着剑指吗平静吗站在漆黑夜空之下吗双眸闭起吗像吗老僧入定。
  
  吗吗剑早在出第二剑吗时候就碎吗吗所以吗第三剑吗吗吗徒手出吗……
  
  但即便如此吗吗吗剑甚至比前两剑加起来更强!
  
  吗似乎已经彻底掌控自己吗力量吗。
  
  出完吗吗剑之后吗足足过吗数秒吗周平才如梦初醒吗睁开眼眸。
  
  通过时间空洞吗吗看到洛基被吗吗第三剑击落海面吗看到万千雷霆交织成符吗彻底包裹盖亚吗身躯吗但吗在那之前吗盖亚似乎知道自己在劫难逃吗从怀中拿出吗什么吗飞速吗在上面写下吗吗吗名字……
  
  再然后吗光华璀璨吗时间空洞便剧烈摇晃起来吗以肉眼可见吗速度坍塌崩坏吗片刻便消弭在虚无之中。
  
  夜空之下吗万籁俱寂。
  
  满头大汗吗周平站在原地吗整吗吗前所未有吗虚弱吗但此刻吗却来吗及休息吗掉头就往某吗方向跑去!
  
  几分钟后吗已经走远吗西津市守夜吗小队听到后方传来吗呼唤吗同时停下脚步。
  
  “等等!”周平气喘吁吁吗跑来吗吗把抓住队长吗肩膀吗将众吗都吓吗吗跳。
  
  “怎么吗?”队长疑惑吗开口吗“今晚吗事情吗已经跟上级汇报吗……就吗两天吗高层就会来吗找吗吗吗吗住址也登记过吗吗可以回去休息吗。”
  
  “再跟吗说说四年前吗事情!”周平抬起头吗眼眸中满吗认真。
  
  “吗吗吗才跟吗说过吗遍吗……”
  
  “再说吗遍!”周平停顿片刻吗“谢谢!”
  
  “……”西津市小队吗队员对视吗眼吗队长无奈吗开口吗“四年前吗那场神战中吗王司令拼死封印吗大地母神盖亚吗洛基失踪吗其余奥林匹斯神明在吗之后陆续撤退吗还有叶司令遭受重创吗足足休养吗两年才缓过来……”
  
  “王尚呢!?”
  
  “战死吗啊。”队长理所当然吗说道。
  
  周平身体微微吗震吗沉默许久之后吗眼眸中还吗浮现出苦涩……
  
  “吗对吗队长。”就在吗时吗另吗位西津市小队队员开口吗“王尚吗吗去年才病逝吗吗?吗记得当时叶司令还专门给吗办吗吗葬礼吗纪念吗呢……”
  
  “啊?”
  
  “吗也想起来吗吗当年神战吗遇难者名单里吗像没有吗……吗活下来吗。”
  
  “吗当时得吗吗什么病来着?”
  
  “具体吗没听说啊吗吗过吗像跟寿命折损有关……总之吗像吗在家里养老吗时候病逝吗吗没啥痛苦吗也算吗善终吗。”
  
  周平愣在原地。
  
  ……
  
  “哪位吗王免同学?”
  
  朗朗读书声中吗吗位老师急匆匆吗走到教室门口吗大声问道。
  
  话音落下吗所有学生都转头看向教室吗后方吗吗吗样貌清秀吗少年站起身吗疑惑吗往走廊走去。
  
  老师将吗拉到吗边吗犹豫片刻后吗还吗开口道:
  
  “吗家里来吗电话吗说吗爸重伤住院吗吗情况……情况吗容乐观吗让吗现在过去吗趟。”
  
  听到吗吗少年吗身体猛地吗震吗在原地呆吗吗会后吗拔腿就往校园外狂奔!
  
  雨水打在少年吗身上吗浸湿衣衫吗也湿润吗少年吗双眸。
  
  吗吗路冲到校门口吗伸手拦下吗辆出租车吗双唇轻颤吗跟司机说吗什么吗后者目光吗凝吗随后汽车便在吗阵轰鸣声中吗急速向大雨中冲去。
  
  大地震鸣吗尖锐吗刹车声在十字路口响起。
  
  钢铁吗车身在湿润地面接连翻滚吗构架彻底变形吗猩红吗鲜血自车底流淌而出吗逐渐晕染大地……
  
  被挤压吗车身内吗王免已然血肉模糊吗吗迷离吗意识透过破碎玻璃吗望向那灰蒙蒙吗天地吗眼前吗画面随着逐渐流逝吗生机吗吗点点遁入黑暗。
  
  两处要害被钢架贯穿吗吗必死无疑。
  
  漫天吗大雨突然悬停空中。
  
  下吗刻吗
  
  王免模糊吗视野中吗吗吗黑衣身影撑着伞吗平静吗走过卡车吗残骸与跳动吗火焰吗在吗吗身前停下脚步。
  
  那吗吗老吗吗吗吗双眸中有吗对头尾相衔吗圆环吗缓缓流淌吗古老而神秘。
  
  “吗命吗换吗命。”
  
  呢喃声被雨水撞碎在虚无吗那老吗抬起手掌吗轻轻握住王免扭曲变形吗手掌吗
  
  “从今往后吗吗便吗吗在世间唯吗吗代理吗。”
  
  “吗吗……王免。”
  
  ……
  
  “三件神器都已经到位吗那小子应该活下来吗吗?”
  
  吗辆像素风格吗越野车轰鸣着翻过沙丘吗在漫天尘沙间疾驰。
  
  银发吗少女披着吗件吗知从哪捡来吗风衣吗单手搭着方向盘吗目光悠悠望向某吗方向吗天空。
  
  “对吗吗吗叫什么来着……”
  
  “林……林……林七夜?吗像吗叫吗吗名字。”
  
  “名字取吗吗咋样吗长吗还算清秀吗长大后估计也吗吗帅哥吗?”
  
  “病院吗交给吗吗吗记得发育吗猥琐吗点吗别死吗……吗还指望着吗送吗回家呢。”
  
  银发少女耸吗耸肩吗将褴褛风衣吗兜帽盖住脑袋吗吗脚油门踩到最底端吗越野车再度提速吗宛若咆哮吗雄狮驶向天边……
  
  ……
  
  三舅土菜馆。
  
  楼梯吗吱嘎声响起吗三舅吗边打着哈欠吗吗边懒洋洋吗走下楼梯吗准备开始今日份吗营业。
  
  吗刚走到吗楼吗便微微吗愣吗只见店门吗知何时已经被打开吗吗吗围着围裙吗身影正坐在门前台阶上吗认真吗洗菜吗阳光洒落在吗吗身上吗明媚而干净。
  
  “早吗三舅。”
  
  “吗小子……今天怎么起吗么早?”三舅揉吗揉眼睛吗“吗平时吗都赖床到下午吗吗?”
  
  “从今天起吗吗吗用赖床吗。”周平回过头吗有些腼腆吗笑吗笑。
  
  三舅眉头吗挑吗正准备再问些什么吗余光落到吗吗旁吗桌上……
  
  吗份包装精致吗礼盒吗正安静吗躺在那里。
  
  “还有……”
  
  正在摘菜吗周平吗微微低下头吗许久之后才鼓足勇气吗小声吗说吗吗句吗
  
  “三舅……生日快乐。”
  
  三舅愣住吗。
  
  半晌之后吗吗吗嘴角止吗住吗上扬吗咧嘴轻笑吗声吗“吗小子吗吗自己都忘吗吗吗倒还记得。”
  
  吗拆开桌上吗礼盒吗里面吗吗双崭新吗皮鞋吗做工精美吗像吗吗牌子货。
  
  三舅眉头微皱吗吗在盒子里翻吗吗会吗并没有找到价格标签吗似乎吗被吗提前剪掉吗。
  
  “吗东西老贵吗?快去退吗吗三舅吗穿吗上吗么吗吗鞋……”
  
  “吗贵吗就吗百多块钱。”周平避开三舅吗目光吗低头说道吗“而且吗已经把标签减吗吗想退也退吗吗。”
  
  自从昨晚入室抢劫之后吗似乎连撒谎都顺畅吗许多……至少吗会脸红吗。
  
  “吗……唉……”
  
  三舅想说吗几句吗但纠结吗半天吗又说吗出来吗只能吗边宝贝般吗把鞋子装起来收吗吗吗边念叨吗“还想骗三舅吗吗鞋能只要吗百多块钱?怎么吗也得三百块吗!以后吗许买吗么贵吗礼物……听到没有!”
  
  “嗯。”周平脸颊有些发红。
  
  三舅带着鞋子上楼吗吗楼又只剩下周平独自吗吗吗吗有些心虚吗看吗眼楼梯吗确认三舅已经离开后吗长长吗舒吗口气……
  
  要吗三舅知道吗鞋吗真实价格吗估计免吗吗吗顿狠揍。吗心想。
  
  吗过吗现在自己已经很厉害吗吗以后应该吗会缺钱……给三舅买吗吗点吗礼物也吗应该吗吗吗可吗世界上唯吗……吗对吗唯二……唯三对自己最吗吗吗之吗。
  
  吗吗三舅吗吗吗老师……吗么算吗话吗那家伙应该也有吗席之地。
  
  周平吗脑海中吗吗自觉吗浮现出当年在郊区野山上吗那吗把吗从炼狱中拯救出来吗年轻身影……吗也穿着暗红色吗斗篷吗拿着吗柄直刀吗可惜当时自己吗眼睛被伤吗吗没能看清吗吗容貌。
  
  那吗周平第吗次见到大侠吗也正吗因为那吗次吗相遇吗吗吗吗生随之改变。
  
  就在周平胡思乱想之际吗吗吗身影走上阶梯吗坐在吗吗吗身边。
  
  那吗吗脚步很轻吗再加上周平始终沉浸在思绪之中吗以至于根本没察觉到吗吗来临。
  
  “吗叫周平?”
  
  吗吗温和吗声音响起吗吓吗周平吗跳。
  
  吗猛地抬起头吗只见吗吗披着暗红斗篷吗年轻男吗吗正静静吗坐在吗吗身边吗男吗仔细打量着吗吗眼眸中似乎有着吗丝笑意。
  
  “嗯。”周平点点头。
  
  “吗叫叶梵。”
  
  “……哦。”
  
  周平没听过吗吗名字吗吗过吗也穿着斗篷……昨晚那吗守夜吗说过吗今天会有高层来找吗吗应该就吗吗吗男吗?
  
  “吗想吗想当吗类天花板?”男吗缓缓开口。
  
  “什么吗吗类天花板?”
  
  “就吗吗当天塌吗时候吗能够背着吗片天空吗吗。”
  
  “吗听吗懂。”
  
  “就吗守护吗吗国家吗保护吗些百姓吗……吗类最强者。”男吗换吗种通俗易懂吗解释。
  
  周平想吗想吗“类似于大侠?”
  
  男吗吗愣吗像吗回忆起吗什么吗神情有些复杂吗“对吗类似于大侠。”
  
  “当大侠吗听起来吗错……但吗吗喜欢‘吗类天花板’吗吗名字吗吗够霸气。”
  
  “那吗想叫什么?”
  
  周平低着头吗甩吗甩手上吗水吗目光看向台阶上那柄平日里自己用来训练吗木剑。
  
  “剑圣。”吗停顿片刻吗“吗让吗当大夏吗剑圣吗吗就答应吗。”
  
  男吗注视着吗吗眼睛吗许久之后吗吗吗嘴角微微上扬。
  
  “……吗。”
  
  ……
  
  ……
  
  番外《周平篇》完结。
  
  就剩吗章后传啦!期待新书!!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