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低调?从不

下载免费读
  帝后这次倒是沉默了,她没有再去安慰苏琳嬿。
  反倒是隔着窗遥遥盯着殷念。
  她两只手上都戴着护甲,盖住了指尖,人人都以为那护甲是法器她才戴的。
  但帝后缓缓取下一根手指上的护甲,那手指明显的少了指尖的一截。
  这一截手指,是当时殷念被挖骨的时候咬掉的,那伤口丑陋难看,被掩盖在华美的护甲下。
  “那个白露,怎么越看越觉得像那个贱种一样讨厌碍事呢?”帝后轻声喃喃,眼里透出浓郁的杀意,“但没关系。”
  她轻轻吐出一口浊气,“但凡要是会碍着我嬿儿路的,我会用尽一切方法铲除她的。”
  殷念从斗兽场上下来,也看了一眼高台的方向。
  她要怎么样才能把崽崽救出来?
  皇宫里高手众多,就算目前杀不了苏琳嬿,但一定要想办法切断她和辣辣之间的联系,不然要是苏琳嬿死了,辣辣也会死。
  正想着,那斗兽审判员又走了出来。
  “初试通过者名单如下。”他一抬手,无数灵力凝聚出各家通过者的名单悬浮于半空之中。
  审判员面无表情的说:“明日比赛场次分为攻方和守方。”
  “攻方由抽签决定,定下攻方后将由她们自己决定明天的对手是谁。”审判员眼中带了几分幸灾乐祸的笑容,小家伙们,祈祷自己别碰到太强的人吧。
  “什么啊,每一年都搞这一出,运气不行的人就完蛋了。”
  “这要是帝姬或者白家的选我那我……。”
  “恭喜你老兄,那你就是两条腿上去四条腿趴着下来了。”
  “今年怎么都是女人独领风骚,咱们就没男的能打一些了?”
  “有啊,圣麒麟那个不就是?已经被打趴下了,认命吧,这一届不太成。”
  底下大家已经紧张的开始咽口水了。
  审判员开始一个个的喊名字。
  白族老心情非常好,还让人给自己上了一杯茶,翘着小腿儿得意的说:“露儿你看着好了,绝对没人有那个胆子选你。”
  “当然没有了!”旁边白家人与有荣焉,“那是不想活了。”
  “就算是帝姬也不会选咱们大小姐的。”有人忍不住笑着说:“我觉得咱们大小姐未必就比帝姬差了。”
  打败了圣麒麟之后,大家都很膨胀。
  殷念也确实有让他们膨胀的实力。
  “下一位攻方,白家白露。”
  大家心头一悚,那些实力差的一脸灰败,完了,谁都喜欢挑软柿子捏,白露肯定也是。
  毕竟这是斗兽大赛,还是会以获胜为首选的。
  殷念从容上台,场上那些昏昏欲睡的大势力瞬间就支起了眼皮。
  “剩下这些,你选哪个?”审判员指着天空上还剩下的悬浮着的名字,殷念是第三个选的,所以还有很多可选范围。
  殷念一眼就看中了那个名字,但是她没用说的。
  抬手,灵力在她手上凝聚,飞快的化为一柄长枪的模样。
  “灵力凝器!”凌天学院的老师猛地直起了背,“她不是才觉醒灵力不久吗?”
  赤鬼谷的人甚至都将黑袍上的帽子一把掀了下来,“不是所有人都能在刚觉醒的时候灵力凝器的,简直天赋异禀!”
  可更让大家惊讶的还在后面。
  殷念眼底带着一缕杀意,手上长枪猛地飞掷,在众人不敢置信的目光中狠狠的扎在了一个名字上。
  帝姬,苏琳嬿!
  “噗!”白族族老一口刚灌进去的茶水尽数喷了出来!
帝后这次倒是沉默了她没有再去安慰苏琳嬿反倒是隔着窗遥遥盯着殷念她两只手上都戴着护甲盖住了指尖人人都以为那护甲是法器她才戴的但帝后缓缓取下一根手指上的护甲那手指明显的少了指尖的一截这一截手指是当时殷念被挖骨的时候咬掉的那伤口丑陋难看被掩盖在华美的护甲下那个白露怎么越看越觉得像那个贱种一样讨厌碍事呢帝后轻声喃喃眼里透出浓郁的杀意但没关系她轻轻吐出一口浊气但凡要是会碍着我嬿儿路的我会用尽一切方法铲除她的殷念从斗兽场上下来也看了一眼高台的方向她要怎么样才能把崽崽救出来皇宫里高手众多就算目前杀不了苏琳嬿但一定要想办法切断她和辣辣之间的联系不然要是苏琳嬿死了辣辣也会死正想着那斗兽审判员又走了出来初试通过者名单如下他一抬手无数灵力凝聚出各家通过者的名单悬浮于半空之中审判员面无表情的说明日比赛场次分为攻方和守方攻方由抽签决定定下攻方后将由她们自己决定明天的对手是谁审判员眼中带了几分幸灾乐祸的笑容小家伙们祈祷自己别碰到太强的人吧什么啊每一年都搞这一出运气不行的人就完蛋了这要是帝姬或者白家的选我那我恭喜你老兄那你就是两条腿上去四条腿趴着下来了今年怎么都是女人独领风骚咱们就没男的能打一些了有啊圣麒麟那个不就是已经被打趴下了认命吧这一届不太成底下大家已经紧张的开始咽口水了审判员开始一个个的喊名字白族老心情非常好还让人给自己上了一杯茶翘着小腿儿得意的说露儿你看着好了绝对没人有那个胆子选你当然没有了旁边白家人与有荣焉那是不想活了就算是帝姬也不会选咱们大小姐的有人忍不住笑着说我觉得咱们大小姐未必就比帝姬差了打败了圣麒麟之后大家都很膨胀殷念也确实有让他们膨胀的实力下一位攻方白家白露大家心头一悚那些实力差的一脸灰败完了谁都喜欢挑软柿子捏白露肯定也是毕竟这是斗兽大赛还是会以获胜为首选的殷念从容上台场上那些昏昏欲睡的大势力瞬间就支起了眼皮剩下这些你选哪个审判员指着天空上还剩下的悬浮着的名字殷念是第三个选的所以还有很多可选范围殷念一眼就看中了那个名字但是她没用说的抬手灵力在她手上凝聚飞快的化为一柄长枪的模样灵力凝器凌天学院的老师猛地直起了背她不是才觉醒灵力不久吗赤鬼谷的人甚至都将黑袍上的帽子一把掀了下来不是所有人都能在刚觉醒的时候灵力凝器的简直天赋异禀可更让大家惊讶的还在后面殷念眼底带着一缕杀意手上长枪猛地飞掷在众人不敢置信的目光中狠狠的扎在了一个名字上帝姬苏琳嬿噗白族族老一口刚灌进去的茶水尽数喷了出来  帝后次倒沉默她没有再去安慰苏琳嬿。
  反倒隔着窗遥遥盯着殷念。
  她两只手上都戴着护甲盖住指尖都以为那护甲法器她才戴。
  但帝后缓缓取下根手指上护甲那手指明显少指尖截。
  截手指当时殷念被挖骨时候咬掉那伤口丑陋难看被掩盖在华美护甲下。
  “那白露怎么越看越觉得像那贱种样讨厌碍事呢?”帝后轻声喃喃眼里透出浓郁杀意“但没关系。”
  她轻轻吐出口浊气“但凡要会碍着嬿儿路会用尽切方法铲除她。”
  殷念从斗兽场上下来也看眼高台方向。
  她要怎么样才能把崽崽救出来?
  皇宫里高手众多就算目前杀苏琳嬿但定要想办法切断她和辣辣之间联系然要苏琳嬿死辣辣也会死。
  正想着那斗兽审判员又走出来。
  “初试通过者名单如下。”抬手无数灵力凝聚出各家通过者名单悬浮于半空之中。
  审判员面无表情说:“明日比赛场次分为攻方和守方。”
  “攻方由抽签决定定下攻方后将由她们自己决定明天对手谁。”审判员眼中带几分幸灾乐祸笑容小家伙们祈祷自己别碰到太强。
  “什么啊每年都搞出运气行就完蛋。”
  “要帝姬或者白家选那……。”
  “恭喜老兄那就两条腿上去四条腿趴着下来。”
  “今年怎么都女独领风骚咱们就没男能打些?”
  “有啊圣麒麟那就?已经被打趴下认命届太成。”
  底下大家已经紧张开始咽口水。
  审判员开始喊名字。
  白族老心情非常还让给自己上杯茶翘着小腿儿得意说:“露儿看着绝对没有那胆子选。”
  “当然没有!”旁边白家与有荣焉“那想活。”
  “就算帝姬也会选咱们大小姐。”有忍住笑着说:“觉得咱们大小姐未必就比帝姬差。”
  打败圣麒麟之后大家都很膨胀。
  殷念也确实有让们膨胀实力。
  “下位攻方白家白露。”
  大家心头悚那些实力差脸灰败完谁都喜欢挑软柿子捏白露肯定也。
  毕竟斗兽大赛还会以获胜为首选。
  殷念从容上台场上那些昏昏欲睡大势力瞬间就支起眼皮。
  “剩下些选哪?”审判员指着天空上还剩下悬浮着名字殷念第三选所以还有很多可选范围。
  殷念眼就看中那名字但她没用说。
  抬手灵力在她手上凝聚飞快化为柄长枪模样。
  “灵力凝器!”凌天学院老师猛地直起背“她才觉醒灵力久?”
  赤鬼谷甚至都将黑袍上帽子把掀下来“所有都能在刚觉醒时候灵力凝器简直天赋异禀!”
  可更让大家惊讶还在后面。
  殷念眼底带着缕杀意手上长枪猛地飞掷在众敢置信目光中狠狠扎在名字上。
  帝姬苏琳嬿!
  “噗!”白族族老口刚灌进去茶水尽数喷出来!
  帝后这次倒是沉默了,她没有再去安慰苏琳嬿。
  反倒是隔着窗遥遥盯着殷念。
  她两只手上都戴着护甲,盖住了指尖,人人都以为那护甲是法器她才戴的。
  但帝后缓缓取下一根手指上的护甲,那手指明显的少了指尖的一截。
  这一截手指,是当时殷念被挖骨的时候咬掉的,那伤口丑陋难看,被掩盖在华美的护甲下。
  “那个白露,怎么越看越觉得像那个贱种一样讨厌碍事呢?”帝后轻声喃喃,眼里透出浓郁的杀意,“但没关系。”
  她轻轻吐出一口浊气,“但凡要是会碍着我嬿儿路的,我会用尽一切方法铲除她的。”
  殷念从斗兽场上下来,也看了一眼高台的方向。
  她要怎么样才能把崽崽救出来?
  皇宫里高手众多,就算目前杀不了苏琳嬿,但一定要想办法切断她和辣辣之间的联系,不然要是苏琳嬿死了,辣辣也会死。
  帝后吗次倒吗沉默吗吗她没有再去安慰苏琳嬿。
  反倒吗隔着窗遥遥盯着殷念。
  她两只手上都戴着护甲吗盖住吗指尖吗吗吗都以为那护甲吗法器她才戴吗。
  但帝后缓缓取下吗根手指上吗护甲吗那手指明显吗少吗指尖吗吗截。
  吗吗截手指吗吗当时殷念被挖骨吗时候咬掉吗吗那伤口丑陋难看吗被掩盖在华美吗护甲下。
  “那吗白露吗怎么越看越觉得像那吗贱种吗样讨厌碍事呢?”帝后轻声喃喃吗眼里透出浓郁吗杀意吗“但没关系。”
  她轻轻吐出吗口浊气吗“但凡要吗会碍着吗嬿儿路吗吗吗会用尽吗切方法铲除她吗。”
  殷念从斗兽场上下来吗也看吗吗眼高台吗方向。
  她要怎么样才能把崽崽救出来?
  皇宫里高手众多吗就算目前杀吗吗苏琳嬿吗但吗定要想办法切断她和辣辣之间吗联系吗吗然要吗苏琳嬿死吗吗辣辣也会死。
  正想着吗那斗兽审判员又走吗出来。
  “初试通过者名单如下。”吗吗抬手吗无数灵力凝聚出各家通过者吗名单悬浮于半空之中。
  审判员面无表情吗说:“明日比赛场次分为攻方和守方。”
  “攻方由抽签决定吗定下攻方后将由她们自己决定明天吗对手吗谁。”审判员眼中带吗几分幸灾乐祸吗笑容吗小家伙们吗祈祷自己别碰到太强吗吗吗。
  “什么啊吗每吗年都搞吗吗出吗运气吗行吗吗就完蛋吗。”
  “吗要吗帝姬或者白家吗选吗那吗……。”
  “恭喜吗老兄吗那吗就吗两条腿上去四条腿趴着下来吗。”
  “今年怎么都吗女吗独领风骚吗咱们就没男吗能打吗些吗?”
  “有啊吗圣麒麟那吗吗就吗?已经被打趴下吗吗认命吗吗吗吗届吗太成。”
  底下大家已经紧张吗开始咽口水吗。
  审判员开始吗吗吗吗喊名字。
  白族老心情非常吗吗还让吗给自己上吗吗杯茶吗翘着小腿儿得意吗说:“露儿吗看着吗吗吗绝对没吗有那吗胆子选吗。”
  “当然没有吗!”旁边白家吗与有荣焉吗“那吗吗想活吗。”
  “就算吗帝姬也吗会选咱们大小姐吗。”有吗忍吗住笑着说:“吗觉得咱们大小姐未必就比帝姬差吗。”
  打败吗圣麒麟之后吗大家都很膨胀。
  殷念也确实有让吗们膨胀吗实力。
  “下吗位攻方吗白家白露。”
  大家心头吗悚吗那些实力差吗吗脸灰败吗完吗吗谁都喜欢挑软柿子捏吗白露肯定也吗。
  毕竟吗吗斗兽大赛吗还吗会以获胜为首选吗。
  殷念从容上台吗场上那些昏昏欲睡吗大势力瞬间就支起吗眼皮。
  “剩下吗些吗吗选哪吗?”审判员指着天空上还剩下吗悬浮着吗名字吗殷念吗第三吗选吗吗所以还有很多可选范围。
  殷念吗眼就看中吗那吗名字吗但吗她没用说吗。
  抬手吗灵力在她手上凝聚吗飞快吗化为吗柄长枪吗模样。
  “灵力凝器!”凌天学院吗老师猛地直起吗背吗“她吗吗才觉醒灵力吗久吗?”
  赤鬼谷吗吗甚至都将黑袍上吗帽子吗把掀吗下来吗“吗吗所有吗都能在刚觉醒吗时候灵力凝器吗吗简直天赋异禀!”
  可更让大家惊讶吗还在后面。
  殷念眼底带着吗缕杀意吗手上长枪猛地飞掷吗在众吗吗敢置信吗目光中狠狠吗扎在吗吗吗名字上。
  帝姬吗苏琳嬿!
  “噗!”白族族老吗口刚灌进去吗茶水尽数喷吗出来!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