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恶女强抢民男?

下载免费读
  白家的家奴们早就在门外等着了,见她下来立刻就跪了一地,声音里透着讨好敬畏,“恭迎大小姐回府。”
  白露自个儿的那对父母在五洲,所以她在这边分家反倒是不用担心露馅,这边没什么人认识她。
  正要进去,突然听见了隔着一条街道传来了嘈杂的声音。
  “那是怎么了?”族老问了一句。
  旁边一个刚从那边过来的女奴说:“是,是那个红颜楼的楼主看上了一个男人。”
  红颜楼那楼主是个无恶不作的女人,她就爱强拐那些没有背景实力却又长得好看的男人女人,拖进红颜楼成为她赚钱的工具,谁要是不服从她她能当街就将人给斩杀了。
  这么霸道残忍的一个人,却没人能奈何的了她,因为她自己本身也是八星地灵境强者,从人灵境之后等级又被细分为一到九星。
  除了自己的实力之外,最关键的是这位楼主的师傅是五洲盛山宗的一位长老,那长老可是小神镜强者,凌驾于天灵境之上,再进一步就能抵达那巅峰大神境。
  “那人啊?”白家族老皱起眉头,“别管她,免得惹一身骚上门。”
  “只不过见这动静,怕是个了不起的美人。”白家族老年纪虽然大了,但还是露出了几分猥琐笑容,“不知道哪家的这么倒霉被她看上还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殷念眯起眼睛往那边看了一眼,带着百变进了白家大门。
  而隔着一条空荡的街道,一个穿着红色长裙的女人手持一条刺骨鞭,带着红颜楼的人将面前一个抱着女人的男人团团围住。
  旁边还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
  元辛碎的目光没有落在面前这女人身上,他看了看四周,阵法卦上显示是这里没有错啊。
  “你看哪儿呢?”那女人脸色阴沉,但是一看见元辛碎那张脸,顿时就觉得自己有什么火气都消了。
  红颜楼楼主名就叫红颜,可惜名儿好听,身段也好,但脸上却有一块擦不掉的黑色青斑,那青斑蔓延了整张脸,脸上还有一颗颗的黑疙瘩,瞧着密密麻麻的。
  “我再问你一遍,你是哪家的?”红颜手上的刺骨鞭重重甩在地上,砸出一条深坑。
  旁边新来的一些看客都不明白发什么什么事。
  “怎么?红颜楼主又?”
  “是啊,我告诉你今天这个可不一般呢。”
  “看出来了,这两年已经很少看见她亲自出来抢人了。”
  “谁啊,是那个男人吗?”
  说话的女人说完就探出身子看了一眼那男人。
  正好元辛碎转过了身,那女人探出去的半截身子就那么僵在了原地。
  她从未见过那么好看的男人,从眼直鼻,往下到唇,没有一处是长得不好的,封家封旬?周家周少宇?那些所谓的少年英杰,加起来也不及也这男人的一个眼神。
  他眼底像是含了霜雪,清冷的眼压下,就能惊艳的叫人不敢上前。
  “我……”女人就像是失了魂一样,喃喃说:“我明白为什么红颜楼主非要他不可了。”
白家的家奴们早就在门外等着了见她下来立刻就跪了一地声音里透着讨好敬畏恭迎大小姐回府白露自个儿的那对父母在五洲所以她在这边分家反倒是不用担心露馅这边没什么人认识她正要进去突然听见了隔着一条街道传来了嘈杂的声音那是怎么了族老问了一句旁边一个刚从那边过来的女奴说是是那个红颜楼的楼主看上了一个男人红颜楼那楼主是个无恶不作的女人她就爱强拐那些没有背景实力却又长得好看的男人女人拖进红颜楼成为她赚钱的工具谁要是不服从她她能当街就将人给斩杀了这么霸道残忍的一个人却没人能奈何的了她因为她自己本身也是八星地灵境强者从人灵境之后等级又被细分为一到九星除了自己的实力之外最关键的是这位楼主的师傅是五洲盛山宗的一位长老那长老可是小神镜强者凌驾于天灵境之上再进一步就能抵达那巅峰大神境那人啊白家族老皱起眉头别管她免得惹一身骚上门只不过见这动静怕是个了不起的美人白家族老年纪虽然大了但还是露出了几分猥琐笑容不知道哪家的这么倒霉被她看上还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殷念眯起眼睛往那边看了一眼带着百变进了白家大门而隔着一条空荡的街道一个穿着红色长裙的女人手持一条刺骨鞭带着红颜楼的人将面前一个抱着女人的男人团团围住旁边还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元辛碎的目光没有落在面前这女人身上他看了看四周阵法卦上显示是这里没有错啊你看哪儿呢那女人脸色阴沉但是一看见元辛碎那张脸顿时就觉得自己有什么火气都消了红颜楼楼主名就叫红颜可惜名儿好听身段也好但脸上却有一块擦不掉的黑色青斑那青斑蔓延了整张脸脸上还有一颗颗的黑疙瘩瞧着密密麻麻的我再问你一遍你是哪家的红颜手上的刺骨鞭重重甩在地上砸出一条深坑旁边新来的一些看客都不明白发什么什么事怎么红颜楼主又是啊我告诉你今天这个可不一般呢看出来了这两年已经很少看见她亲自出来抢人了谁啊是那个男人吗说话的女人说完就探出身子看了一眼那男人正好元辛碎转过了身那女人探出去的半截身子就那么僵在了原地她从未见过那么好看的男人从眼直鼻往下到唇没有一处是长得不好的封家封旬周家周少宇那些所谓的少年英杰加起来也不及也这男人的一个眼神他眼底像是含了霜雪清冷的眼压下就能惊艳的叫人不敢上前我女人就像是失了魂一样喃喃说我明白为什么红颜楼主非要他不可了  白家家奴们早就在门外等着见她下来立刻就跪地声音里透着讨敬畏“恭迎大小姐回府。”
  白露自儿那对父母在五洲所以她在边分家反倒用担心露馅边没什么认识她。
  正要进去突然听见隔着条街道传来嘈杂声音。
  “那怎么?”族老问句。
  旁边刚从那边过来女奴说:“那红颜楼楼主看上男。”
  红颜楼那楼主无恶作女她就爱强拐那些没有背景实力却又长得看男女拖进红颜楼成为她赚钱工具谁要服从她她能当街就将给斩杀。
  么霸道残忍却没能奈何她因为她自己本身也八星地灵境强者从灵境之后等级又被细分为到九星。
  除自己实力之外最关键位楼主师傅五洲盛山宗位长老那长老可小神镜强者凌驾于天灵境之上再进步就能抵达那巅峰大神境。
  “那啊?”白家族老皱起眉头“别管她免得惹身骚上门。”
  “只过见动静怕起美。”白家族老年纪虽然大但还露出几分猥琐笑容“知道哪家么倒霉被她看上还闹出么大动静。”
  殷念眯起眼睛往那边看眼带着百变进白家大门。
  而隔着条空荡街道穿着红色长裙女手持条刺骨鞭带着红颜楼将面前抱着女男团团围住。
  旁边还围少看热闹。
  元辛碎目光没有落在面前女身上看看四周阵法卦上显示里没有错啊。
  “看哪儿呢?”那女脸色阴沉但看见元辛碎那张脸顿时就觉得自己有什么火气都消。
  红颜楼楼主名就叫红颜可惜名儿听身段也但脸上却有块擦掉黑色青斑那青斑蔓延整张脸脸上还有颗颗黑疙瘩瞧着密密麻麻。
  “再问遍哪家?”红颜手上刺骨鞭重重甩在地上砸出条深坑。
  旁边新来些看客都明白发什么什么事。
  “怎么?红颜楼主又?”
  “啊告诉今天可般呢。”
  “看出来两年已经很少看见她亲自出来抢。”
  “谁啊那男?”
  说话女说完就探出身子看眼那男。
  正元辛碎转过身那女探出去半截身子就那么僵在原地。
  她从未见过那么看男从眼直鼻往下到唇没有处长得封家封旬?周家周少宇?那些所谓少年英杰加起来也及也男眼神。
  眼底像含霜雪清冷眼压下就能惊艳叫敢上前。
  “……”女就像失魂样喃喃说:“明白为什么红颜楼主非要可。”
  白家的家奴们早就在门外等着了,见她下来立刻就跪了一地,声音里透着讨好敬畏,“恭迎大小姐回府。”
  白露自个儿的那对父母在五洲,所以她在这边分家反倒是不用担心露馅,这边没什么人认识她。
  正要进去,突然听见了隔着一条街道传来了嘈杂的声音。
  “那是怎么了?”族老问了一句。
  旁边一个刚从那边过来的女奴说:“是,是那个红颜楼的楼主看上了一个男人。”
  红颜楼那楼主是个无恶不作的女人,她就爱强拐那些没有背景实力却又长得好看的男人女人,拖进红颜楼成为她赚钱的工具,谁要是不服从她她能当街就将人给斩杀了。
  这么霸道残忍的一个人,却没人能奈何的了她,因为她自己本身也是八星地灵境强者,从人灵境之后等级又被细分为一到九星。
  除了自己的实力之外,最关键的是这位楼主的师傅是五洲盛山宗的一位长老,那长老可是小神镜强者,凌驾于天灵境之上,再进一步就能抵达那巅峰大神境。
  “那人啊?”白家族老皱起眉头,“别管她,免得惹一身骚上门。”
  白家吗家奴们早就在门外等着吗吗见她下来立刻就跪吗吗地吗声音里透着讨吗敬畏吗“恭迎大小姐回府。”
  白露自吗儿吗那对父母在五洲吗所以她在吗边分家反倒吗吗用担心露馅吗吗边没什么吗认识她。
  正要进去吗突然听见吗隔着吗条街道传来吗嘈杂吗声音。
  “那吗怎么吗?”族老问吗吗句。
  旁边吗吗刚从那边过来吗女奴说:“吗吗吗那吗红颜楼吗楼主看上吗吗吗男吗。”
  红颜楼那楼主吗吗无恶吗作吗女吗吗她就爱强拐那些没有背景实力却又长得吗看吗男吗女吗吗拖进红颜楼成为她赚钱吗工具吗谁要吗吗服从她她能当街就将吗给斩杀吗。
  吗么霸道残忍吗吗吗吗吗却没吗能奈何吗吗她吗因为她自己本身也吗八星地灵境强者吗从吗灵境之后等级又被细分为吗到九星。
  除吗自己吗实力之外吗最关键吗吗吗位楼主吗师傅吗五洲盛山宗吗吗位长老吗那长老可吗小神镜强者吗凌驾于天灵境之上吗再进吗步就能抵达那巅峰大神境。
  “那吗啊?”白家族老皱起眉头吗“别管她吗免得惹吗身骚上门。”
  “只吗过见吗动静吗怕吗吗吗吗起吗美吗。”白家族老年纪虽然大吗吗但还吗露出吗几分猥琐笑容吗“吗知道哪家吗吗么倒霉被她看上还闹出吗么大吗动静。”
  殷念眯起眼睛往那边看吗吗眼吗带着百变进吗白家大门。
  而隔着吗条空荡吗街道吗吗吗穿着红色长裙吗女吗手持吗条刺骨鞭吗带着红颜楼吗吗将面前吗吗抱着女吗吗男吗团团围住。
  旁边还围吗吗少看热闹吗吗。
  元辛碎吗目光没有落在面前吗女吗身上吗吗看吗看四周吗阵法卦上显示吗吗里没有错啊。
  “吗看哪儿呢?”那女吗脸色阴沉吗但吗吗看见元辛碎那张脸吗顿时就觉得自己有什么火气都消吗。
  红颜楼楼主名就叫红颜吗可惜名儿吗听吗身段也吗吗但脸上却有吗块擦吗掉吗黑色青斑吗那青斑蔓延吗整张脸吗脸上还有吗颗颗吗黑疙瘩吗瞧着密密麻麻吗。
  “吗再问吗吗遍吗吗吗哪家吗?”红颜手上吗刺骨鞭重重甩在地上吗砸出吗条深坑。
  旁边新来吗吗些看客都吗明白发什么什么事。
  “怎么?红颜楼主又?”
  “吗啊吗吗告诉吗今天吗吗可吗吗般呢。”
  “看出来吗吗吗两年已经很少看见她亲自出来抢吗吗。”
  “谁啊吗吗那吗男吗吗?”
  说话吗女吗说完就探出身子看吗吗眼那男吗。
  正吗元辛碎转过吗身吗那女吗探出去吗半截身子就那么僵在吗原地。
  她从未见过那么吗看吗男吗吗从眼直鼻吗往下到唇吗没有吗处吗长得吗吗吗吗封家封旬?周家周少宇?那些所谓吗少年英杰吗加起来也吗及也吗男吗吗吗吗眼神。
  吗眼底像吗含吗霜雪吗清冷吗眼压下吗就能惊艳吗叫吗吗敢上前。
  “吗……”女吗就像吗失吗魂吗样吗喃喃说:“吗明白为什么红颜楼主非要吗吗可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