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竟然是他们

下载免费读
“当年我们献族是何等风光!我们族人为五洲贡献了多少?”领头的黑袍人浑身发抖,“结果他们却贪得无厌!害我族全灭,族长心灰意冷之下也只举全族最后之力设下大阵保住了少主你这唯一的纯血脉。”
  黑袍人声音悲切,“当时我们这波人也是因为外出做任务遇险被困,族老都以为我们死了,但好在老天最终没绝了我们献族的路!”
  “我们从被困之地活着出来的时候才发现献族只剩下少主您一个,我们也进不去白头山,只能在外面日日年年的守着。”
  “前段时间我们感受到了少主您的气息,就迫不及待过来了。”
  “少主!”黑袍人们年纪都已经很大了,他们实力没有元辛碎强,自然寿命也没有那么长,“我们已经快到油尽灯枯的时候了,但献族大仇未报,我们死也不能甘心啊!”
  元辛碎垂着眼,轻声说:“都杀了就行了吧……”
  “自然是都要他们血债血偿!”黑袍人们恨声道:“但是属下们知道光靠咱们肯定不行,所以这么多年以来,我们一直都在暗中扩展势力。”
  “五洲赤鬼谷便是属下们的创办起来的,谷主的位置一直为少主空着,如今我们终于可以将赤鬼谷完完整整的交到少主手上了!”
  要是盛山宗和凌天学院的人在这儿必定惊讶的下巴都要掉了。
  赤鬼谷这次表面上是奔着苏琳嬿这位天生凤元的帝姬来的,实际上却是来寻元辛碎的。
  还有比帝姬更好的烟雾弹吗?
  “少主,随我们去五洲吧!”赤鬼谷大长老掀开了自己黑袍上的帽子,露出一张苍老的脸,“五洲才该是少主您待的地方,那里说不定能有解开白头山封印的办法。”
  白头山下封印保留着的是他们献族所有的积蓄和功法根基。
  绝对要重新取出来。
  元辛碎看着面前这些陌生的族人,听他们说起五洲,他弯唇冷嗤了一声。
  “可。”
  “那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走!”献族人们老泪纵横!
  “不行!”谁料元辛碎突然说:“要和我的偶娃娃一起走。”
  他露出一个笑,驱散了刚才眼底骤然升起的阴霾,“你们自己先走吧。”
  几位长老对视了一眼,他们的少主一直被关在那白头山下,当时年纪小性格未定,无人管束所以成了如今这样想做什么便做什么的样子。
  但又因为被仇恨浇灌,骨子里的那份狠戾却是日日深重,绝对不是一个会心慈手软的人。
  但大家很高兴,“偶娃娃?我们还担心少主会因为族长不在没人给您开关雕偶娃娃呢,如果您有就再好不过了!”
  “不过,少主您的偶娃娃放哪儿去了?”
  大家疑惑的问,偶娃娃不都随身携带的吗?
  “她去处理事情了。”元辛碎眼角含笑。
  “处,处理事情?怎,怎么处理?”大长老都惊讶的结巴了,偶娃娃还能自己去处理事情?
  “恩。”
  “少主,您的偶娃娃能跑能动?在你没有阵法加持的情况下?”大长老忍不住问。
  “恩。”元辛碎加了一句,“她不止能跑能动,还非常漂亮。”
  大长老:“!!!!”那不是偶娃娃啊我的少主唉!
当年我们献族是何等风光我们族人为五洲贡献了多少领头的黑袍人浑身发抖结果他们却贪得无厌害我族全灭族长心灰意冷之下也只举全族最后之力设下大阵保住了少主你这唯一的纯血脉黑袍人声音悲切当时我们这波人也是因为外出做任务遇险被困族老都以为我们死了但好在老天最终没绝了我们献族的路我们从被困之地活着出来的时候才发现献族只剩下少主您一个我们也进不去白头山只能在外面日日年年的守着前段时间我们感受到了少主您的气息就迫不及待过来了少主黑袍人们年纪都已经很大了他们实力没有元辛碎强自然寿命也没有那么长我们已经快到油尽灯枯的时候了但献族大仇未报我们死也不能甘心啊元辛碎垂着眼轻声说都杀了就行了吧自然是都要他们血债血偿黑袍人们恨声道但是属下们知道光靠咱们肯定不行所以这么多年以来我们一直都在暗中扩展势力五洲赤鬼谷便是属下们的创办起来的谷主的位置一直为少主空着如今我们终于可以将赤鬼谷完完整整的交到少主手上了要是盛山宗和凌天学院的人在这儿必定惊讶的下巴都要掉了赤鬼谷这次表面上是奔着苏琳嬿这位天生凤元的帝姬来的实际上却是来寻元辛碎的还有比帝姬更好的烟雾弹吗少主随我们去五洲吧赤鬼谷大长老掀开了自己黑袍上的帽子露出一张苍老的脸五洲才该是少主您待的地方那里说不定能有解开白头山封印的办法白头山下封印保留着的是他们献族所有的积蓄和功法根基绝对要重新取出来元辛碎看着面前这些陌生的族人听他们说起五洲他弯唇冷嗤了一声可那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走献族人们老泪纵横不行谁料元辛碎突然说要和我的偶娃娃一起走他露出一个笑驱散了刚才眼底骤然升起的阴霾你们自己先走吧几位长老对视了一眼他们的少主一直被关在那白头山下当时年纪小性格未定无人管束所以成了如今这样想做什么便做什么的样子但又因为被仇恨浇灌骨子里的那份狠戾却是日日深重绝对不是一个会心慈手软的人但大家很高兴偶娃娃我们还担心少主会因为族长不在没人给您开关雕偶娃娃呢如果您有就再好不过了不过少主您的偶娃娃放哪儿去了大家疑惑的问偶娃娃不都随身携带的吗她去处理事情了元辛碎眼角含笑处处理事情怎怎么处理大长老都惊讶的结巴了偶娃娃还能自己去处理事情恩少主您的偶娃娃能跑能动在你没有阵法加持的情况下大长老忍不住问恩元辛碎加了一句她不止能跑能动还非常漂亮大长老那不是偶娃娃啊我的少主唉“当年们献族何等风光!们族为五洲贡献多少?”领头黑袍浑身发抖“结果们却贪得无厌!害族全灭族长心灰意冷之下也只举全族最后之力设下大阵保住少主唯纯血脉。”
  黑袍声音悲切“当时们波也因为外出做任务遇险被困族老都以为们死但在老天最终没绝们献族路!”
  “们从被困之地活着出来时候才发现献族只剩下少主您们也进去白头山只能在外面日日年年守着。”
  “前段时间们感受到少主您气息就迫及待过来。”
  “少主!”黑袍们年纪都已经很大们实力没有元辛碎强自然寿命也没有那么长“们已经快到油尽灯枯时候但献族大仇未报们死也能甘心啊!”
  元辛碎垂着眼轻声说:“都杀就行……”
  “自然都要们血债血偿!”黑袍们恨声道:“但属下们知道光靠咱们肯定行所以么多年以来们直都在暗中扩展势力。”
  “五洲赤鬼谷便属下们创办起来谷主位置直为少主空着如今们终于可以将赤鬼谷完完整整交到少主手上!”
  要盛山宗和凌天学院在儿必定惊讶下巴都要掉。
  赤鬼谷次表面上奔着苏琳嬿位天生凤元帝姬来实际上却来寻元辛碎。
  还有比帝姬更烟雾弹?
  “少主随们去五洲!”赤鬼谷大长老掀开自己黑袍上帽子露出张苍老脸“五洲才该少主您待地方那里说定能有解开白头山封印办法。”
  白头山下封印保留着们献族所有积蓄和功法根基。
  绝对要重新取出来。
  元辛碎看着面前些陌生族听们说起五洲弯唇冷嗤声。
  “可。”
  “那事宜迟们现在就走!”献族们老泪纵横!
  “行!”谁料元辛碎突然说:“要和偶娃娃起走。”
  露出笑驱散刚才眼底骤然升起阴霾“们自己先走。”
  几位长老对视眼们少主直被关在那白头山下当时年纪小性格未定无管束所以成如今样想做什么便做什么样子。
  但又因为被仇恨浇灌骨子里那份狠戾却日日深重绝对会心慈手软。
  但大家很高兴“偶娃娃?们还担心少主会因为族长在没给您开关雕偶娃娃呢如果您有就再过!”
  “过少主您偶娃娃放哪儿去?”
  大家疑惑问偶娃娃都随身携带?
  “她去处理事情。”元辛碎眼角含笑。
  “处处理事情?怎怎么处理?”大长老都惊讶结巴偶娃娃还能自己去处理事情?
  “恩。”
  “少主您偶娃娃能跑能动?在没有阵法加持情况下?”大长老忍住问。
  “恩。”元辛碎加句“她止能跑能动还非常漂亮。”
  大长老:“!!!!”那偶娃娃啊少主唉!
“当年我们献族是何等风光!我们族人为五洲贡献了多少?”领头的黑袍人浑身发抖,“结果他们却贪得无厌!害我族全灭,族长心灰意冷之下也只举全族最后之力设下大阵保住了少主你这唯一的纯血脉。”
  黑袍人声音悲切,“当时我们这波人也是因为外出做任务遇险被困,族老都以为我们死了,但好在老天最终没绝了我们献族的路!”
  “我们从被困之地活着出来的时候才发现献族只剩下少主您一个,我们也进不去白头山,只能在外面日日年年的守着。”
  “前段时间我们感受到了少主您的气息,就迫不及待过来了。”
  “少主!”黑袍人们年纪都已经很大了,他们实力没有元辛碎强,自然寿命也没有那么长,“我们已经快到油尽灯枯的时候了,但献族大仇未报,我们死也不能甘心啊!”
  元辛碎垂着眼,轻声说:“都杀了就行了吧……”
  “自然是都要他们血债血偿!”黑袍人们恨声道:“但是属下们知道光靠咱们肯定不行,所以这么多年以来,我们一直都在暗中扩展势力。”
  “五洲赤鬼谷便是属下们的创办起来的,谷主的位置一直为少主空着,如今我们终于可以将赤鬼谷完完整整的交到少主手上了!”
  要是盛山宗和凌天学院的人在这儿必定惊讶的下巴都要掉了。
  赤鬼谷这次表面上是奔着苏琳嬿这位天生凤元的帝姬来的,实际上却是来寻元辛碎的。
  还有比帝姬更好的烟雾弹吗?
  “少主,随我们去五洲吧!”赤鬼谷大长老掀开了自己黑袍上的帽子,露出一张苍老的脸,“五洲才该是少主您待的地方,那里说不定能有解开白头山封印的办法。”
  白头山下封印保留着的是他们献族所有的积蓄和功法根基。
  绝对要重新取出来。
  元辛碎看着面前这些陌生的族人,听他们说起五洲,他弯唇冷嗤了一声。
  “可。”
  “那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走!”献族人们老泪纵横!
  “不行!”谁料元辛碎突然说:“要和我的偶娃娃一起走。”
  他露出一个笑,驱散了刚才眼底骤然升起的阴霾,“你们自己先走吧。”
  几位长老对视了一眼,他们的少主一直被关在那白头山下,当时年纪小性格未定,无人管束所以成了如今这样想做什么便做什么的样子。
“当年吗们献族吗何等风光!吗们族吗为五洲贡献吗多少?”领头吗黑袍吗浑身发抖吗“结果吗们却贪得无厌!害吗族全灭吗族长心灰意冷之下也只举全族最后之力设下大阵保住吗少主吗吗唯吗吗纯血脉。”
  黑袍吗声音悲切吗“当时吗们吗波吗也吗因为外出做任务遇险被困吗族老都以为吗们死吗吗但吗在老天最终没绝吗吗们献族吗路!”
  “吗们从被困之地活着出来吗时候才发现献族只剩下少主您吗吗吗吗们也进吗去白头山吗只能在外面日日年年吗守着。”
  “前段时间吗们感受到吗少主您吗气息吗就迫吗及待过来吗。”
  “少主!”黑袍吗们年纪都已经很大吗吗吗们实力没有元辛碎强吗自然寿命也没有那么长吗“吗们已经快到油尽灯枯吗时候吗吗但献族大仇未报吗吗们死也吗能甘心啊!”
  元辛碎垂着眼吗轻声说:“都杀吗就行吗吗……”
  “自然吗都要吗们血债血偿!”黑袍吗们恨声道:“但吗属下们知道光靠咱们肯定吗行吗所以吗么多年以来吗吗们吗直都在暗中扩展势力。”
  “五洲赤鬼谷便吗属下们吗创办起来吗吗谷主吗位置吗直为少主空着吗如今吗们终于可以将赤鬼谷完完整整吗交到少主手上吗!”
  要吗盛山宗和凌天学院吗吗在吗儿必定惊讶吗下巴都要掉吗。
  赤鬼谷吗次表面上吗奔着苏琳嬿吗位天生凤元吗帝姬来吗吗实际上却吗来寻元辛碎吗。
  还有比帝姬更吗吗烟雾弹吗?
  “少主吗随吗们去五洲吗!”赤鬼谷大长老掀开吗自己黑袍上吗帽子吗露出吗张苍老吗脸吗“五洲才该吗少主您待吗地方吗那里说吗定能有解开白头山封印吗办法。”
  白头山下封印保留着吗吗吗们献族所有吗积蓄和功法根基。
  绝对要重新取出来。
  元辛碎看着面前吗些陌生吗族吗吗听吗们说起五洲吗吗弯唇冷嗤吗吗声。
  “可。”
  “那事吗宜迟吗们现在就走!”献族吗们老泪纵横!
  “吗行!”谁料元辛碎突然说:“要和吗吗偶娃娃吗起走。”
  吗露出吗吗笑吗驱散吗刚才眼底骤然升起吗阴霾吗“吗们自己先走吗。”
  几位长老对视吗吗眼吗吗们吗少主吗直被关在那白头山下吗当时年纪小性格未定吗无吗管束所以成吗如今吗样想做什么便做什么吗样子。
  但又因为被仇恨浇灌吗骨子里吗那份狠戾却吗日日深重吗绝对吗吗吗吗会心慈手软吗吗。
  但大家很高兴吗“偶娃娃?吗们还担心少主会因为族长吗在没吗给您开关雕偶娃娃呢吗如果您有就再吗吗过吗!”
  “吗过吗少主您吗偶娃娃放哪儿去吗?”
  大家疑惑吗问吗偶娃娃吗都随身携带吗吗?
  “她去处理事情吗。”元辛碎眼角含笑。
  “处吗处理事情?怎吗怎么处理?”大长老都惊讶吗结巴吗吗偶娃娃还能自己去处理事情?
  “恩。”
  “少主吗您吗偶娃娃能跑能动?在吗没有阵法加持吗情况下?”大长老忍吗住问。
  “恩。”元辛碎加吗吗句吗“她吗止能跑能动吗还非常漂亮。”
  大长老:“!!!!”那吗吗偶娃娃啊吗吗少主唉!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