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8章 你对万域一无所知

下载免费读
“那是谁?”阿桑本来还打算上前的,可眨眼时间,阮倾妘的刀就已经抵上了蜂红的指尖,平削而过,钉的一声,刀尖与蜂红的指尖相对,爆发出强大的气浪,一瞬就将结界震的动荡起来。
  
  阿桑面色骤变。
  
  “不行,蜂红暂且不说,他们入口结界首先就要撑不住了。”
  
  结界上细密的裂纹让支持着结界的魔族人力竭。
  
  它们羽翼展开,上头都有魔元素枯竭的感觉了。
  
  地面破开绿色光芒,一颗庞大的树影突然出现。
  
  不只是从前单独一片的绿光,它上头还有一大片圆月光芒。
  
  “我!去!”
  
  阿桑喉咙像是被一把捏住一样,“万域的天道树?它还带着始珠出来了?在这儿等着?不怕被抢吗?”
  
  庞大的生命力送入每一位万域人身上,加上始珠的加持,如今的小苗如虎添翼。
  
  那些原本还伤痕累累的战士不过片刻就变得活蹦乱跳起来。
  
  上头那批魔族飞速被换下来,准备好的安菀带队补充灵力结界的强度。
  
  “开个小口!”
  
  结界拉出一个小小的缺口,魔族群涌而出,与外面越来越多的虫族贴身而战。
  
  而小缺口迅速被补上,魔族悍不畏死,也不回头。
  
  “堵上他们还怎么进来?”墨天渊急了,他手晃的极快,“快,你们准备好随时上去援助!”甚至担心必要的时候,里头万域的那些人族是不是会弃了魔族保全结界。
  
  不是他轴,不愿相信万域感情好。
  
  而是他所在的地方,环境,他从小听到的便是他们这一族的人一直在被欺负,背叛,排斥。
  
  人的固有想法是最难打破的。
  
  “不堵上更麻烦,他们能撑到现在靠的就是内部井井有条的排替,可若是进来了几个虫族让内部阵型乱了,那他们拿什么去以少阻多?”灵昆神情凝重。
  
  他的目光不受控制的落在了那被小苗炼化了的始珠身上。
  
  一颗始珠,换成常人,一定是牢牢的将始珠藏在谁也不知道的地方,毕竟是代代受益的无上至宝。
  
  可殷念却让天道树随身携带,甚至来到了这片注定要乱的资源地。
  
  灵昆揉了揉眉心,“殷念,你这么干,母树知道吗?”
  
  ……
  
  “你真的一点都不担心他们全军覆没?”兽王本来都走了。
  
  可一肚子疑惑,他虽与殷念相处没多久,可也知道她不是真的不管不顾拿自家大域开玩笑的人。
  
  殷念仰着头,从方才开始就一直保持着盯着头顶神果位置的动作,见他又走进来,头都没低一下的,“不会全军覆没的。”
  
  “母树不会坐视不管。”
  
  兽王皱眉,“幼稚!在母树眼里没有人情可言,只有价值和它定下的规矩,在资源地上,生死自负,这是它定下的规矩,且你都不在资源地,最优价值的那人都不在,它不会出手。”
  
  兽王的尾巴一直都没抬起来,“你应该提前告诉我们的,也不知道墨天渊和灵昆那边的人赶到没有,现在伤亡重不重,可灵昆也不一定会帮你啊……”
“那是谁?”阿桑本来还打算上前的,可眨眼时间,阮倾妘的刀就已经抵上了蜂红的指尖,平削而过,钉的一声,刀尖与蜂红的指尖相对,爆发出强大的气浪,一瞬就将结界震的动荡起来。
  
  阿桑面色骤变。
  
  “不行,蜂红暂且不说,他们入口结界首先就要撑不住了。”
  
  结界上细密的裂纹让支持着结界的魔族人力竭。
  
  它们羽翼展开,上头都有魔元素枯竭的感觉了。
  
  地面破开绿色光芒,一颗庞大的树影突然出现。
  
  不只是从前单独一片的绿光,它上头还有一大片圆月光芒。
  
  “我!去!”
  
  阿桑喉咙像是被一把捏住一样,“万域的天道树?它还带着始珠出来了?在这儿等着?不怕被抢吗?”
  
  庞大的生命力送入每一位万域人身上,加上始珠的加持,如今的小苗如虎添翼。
  
  那些原本还伤痕累累的战士不过片刻就变得活蹦乱跳起来。
  
  上头那批魔族飞速被换下来,准备好的安菀带队补充灵力结界的强度。
  
  “开个小口!”
  
  结界拉出一个小小的缺口,魔族群涌而出,与外面越来越多的虫族贴身而战。
  
  而小缺口迅速被补上,魔族悍不畏死,也不回头。
  
  “堵上他们还怎么进来?”墨天渊急了,他手晃的极快,“快,你们准备好随时上去援助!”甚至担心必要的时候,里头万域的那些人族是不是会弃了魔族保全结界。
  
  不是他轴,不愿相信万域感情好。
  
  而是他所在的地方,环境,他从小听到的便是他们这一族的人一直在被欺负,背叛,排斥。
  
  人的固有想法是最难打破的。
  
  “不堵上更麻烦,他们能撑到现在靠的就是内部井井有条的排替,可若是进来了几个虫族让内部阵型乱了,那他们拿什么去以少阻多?”灵昆神情凝重。
  
  他的目光不受控制的落在了那被小苗炼化了的始珠身上。
  
  一颗始珠,换成常人,一定是牢牢的将始珠藏在谁也不知道的地方,毕竟是代代受益的无上至宝。
  
  可殷念却让天道树随身携带,甚至来到了这片注定要乱的资源地。
  
  灵昆揉了揉眉心,“殷念,你这么干,母树知道吗?”
  
  ……
  
  “你真的一点都不担心他们全军覆没?”兽王本来都走了。
  
  可一肚子疑惑,他虽与殷念相处没多久,可也知道她不是真的不管不顾拿自家大域开玩笑的人。
  
  殷念仰着头,从方才开始就一直保持着盯着头顶神果位置的动作,见他又走进来,头都没低一下的,“不会全军覆没的。”
  
  “母树不会坐视不管。”
  
  兽王皱眉,“幼稚!在母树眼里没有人情可言,只有价值和它定下的规矩,在资源地上,生死自负,这是它定下的规矩,且你都不在资源地,最优价值的那人都不在,它不会出手。”
  
  兽王的尾巴一直都没抬起来,“你应该提前告诉我们的,也不知道墨天渊和灵昆那边的人赶到没有,现在伤亡重不重,可灵昆也不一定会帮你啊……”
  
  他碎碎叨念。
  
  殷念盯着神果,咽了一口口水,喉咙上下滑动了下,“母树会管的。”
  
  “它必须管。”
  
  兽王:“……”
  
  “除非它不想要始珠了。”
  
  兽王:“!!!”
  
  殷念突然笑了一声,“一颗始珠算得了什么,可能在你们眼中,始珠是比千万人性命还要重要的东西,以价值来衡量的话,这东西惠及万代,可在我看来,便是全部的始珠加起来也没有我万域人的性命珍贵。”
  
  那是她为他们留下的保命符。
  
  她无所谓母树救不救她,可万域不行。
  
  兽王盯着殷念,久久说不出话来。
“那谁?”阿桑本来还打算上前可眨眼时间阮倾妘刀就已经抵上蜂红指尖平削而过钉声刀尖与蜂红指尖相对爆发出强大气浪瞬就将结界震动荡起来。
  
  阿桑面色骤变。
  
  “行蜂红暂且说们入口结界首先就要撑住。”
  
  结界上细密裂纹让支持着结界魔族力竭。
  
  它们羽翼展开上头都有魔元素枯竭感觉。
  
  地面破开绿色光芒颗庞大树影突然出现。
  
  只从前单独片绿光它上头还有大片圆月光芒。
  
  “!去!”
  
  阿桑喉咙像被把捏住样“万域天道树?它还带着始珠出来?在儿等着?怕被抢?”
  
  庞大生命力送入每位万域身上加上始珠加持如今小苗如虎添翼。
  
  那些原本还伤痕累累战士过片刻就变得活蹦乱跳起来。
  
  上头那批魔族飞速被换下来准备安菀带队补充灵力结界强度。
  
  “开小口!”
  
  结界拉出小小缺口魔族群涌而出与外面越来越多虫族贴身而战。
  
  而小缺口迅速被补上魔族悍畏死也回头。
  
  “堵上们还怎么进来?”墨天渊急手晃极快“快们准备随时上去援助!”甚至担心必要时候里头万域那些族会弃魔族保全结界。
  
  轴愿相信万域感情。
  
  而所在地方环境从小听到便们族直在被欺负背叛排斥。
  
  固有想法最难打破。
  
  “堵上更麻烦们能撑到现在靠就内部井井有条排替可若进来几虫族让内部阵型乱那们拿什么去以少阻多?”灵昆神情凝重。
  
  目光受控制落在那被小苗炼化始珠身上。
  
  颗始珠换成常定牢牢将始珠藏在谁也知道地方毕竟代代受益无上至宝。
  
  可殷念却让天道树随身携带甚至来到片注定要乱资源地。
  
  灵昆揉揉眉心“殷念么干母树知道?”
  
  ……
  
  “真点都担心们全军覆没?”兽王本来都走。
  
  可肚子疑惑虽与殷念相处没多久可也知道她真管顾拿自家大域开玩笑。
  
  殷念仰着头从方才开始就直保持着盯着头顶神果位置动作见又走进来头都没低下“会全军覆没。”
  
  “母树会坐视管。”
  
  兽王皱眉“幼稚!在母树眼里没有情可言只有价值和它定下规矩在资源地上生死自负它定下规矩且都在资源地最优价值那都在它会出手。”
  
  兽王尾巴直都没抬起来“应该提前告诉们也知道墨天渊和灵昆那边赶到没有现在伤亡重重可灵昆也定会帮啊……”
  
  碎碎叨念。
  
  殷念盯着神果咽口口水喉咙上下滑动下“母树会管。”
  
  “它必须管。”
  
  兽王:“……”
  
  “除非它想要始珠。”
  
  兽王:“!!!”
  
  殷念突然笑声“颗始珠算得什么可能在们眼中始珠比千万性命还要重要东西以价值来衡量话东西惠及万代可在看来便全部始珠加起来也没有万域性命珍贵。”
  
  那她为们留下保命符。
  
  她无所谓母树救救她可万域行。
  
  兽王盯着殷念久久说出话来。
“那是谁?”阿桑本来还打算上前的,可眨眼时间,阮倾妘的刀就已经抵上了蜂红的指尖,平削而过,钉的一声,刀尖与蜂红的指尖相对,爆发出强大的气浪,一瞬就将结界震的动荡起来。
  
  阿桑面色骤变。
  
  “不行,蜂红暂且不说,他们入口结界首先就要撑不住了。”
  
  结界上细密的裂纹让支持着结界的魔族人力竭。
  
  它们羽翼展开,上头都有魔元素枯竭的感觉了。
  
  地面破开绿色光芒,一颗庞大的树影突然出现。
  
  不只是从前单独一片的绿光,它上头还有一大片圆月光芒。
  
  “我!去!”
  
  阿桑喉咙像是被一把捏住一样,“万域的天道树?它还带着始珠出来了?在这儿等着?不怕被抢吗?”
  
  庞大的生命力送入每一位万域人身上,加上始珠的加持,如今的小苗如虎添翼。
  
  那些原本还伤痕累累的战士不过片刻就变得活蹦乱跳起来。
  
  上头那批魔族飞速被换下来,准备好的安菀带队补充灵力结界的强度。
  
  “开个小口!”
  
  结界拉出一个小小的缺口,魔族群涌而出,与外面越来越多的虫族贴身而战。
  
  而小缺口迅速被补上,魔族悍不畏死,也不回头。
  
  “堵上他们还怎么进来?”墨天渊急了,他手晃的极快,“快,你们准备好随时上去援助!”甚至担心必要的时候,里头万域的那些人族是不是会弃了魔族保全结界。
  
  不是他轴,不愿相信万域感情好。
  
  而是他所在的地方,环境,他从小听到的便是他们这一族的人一直在被欺负,背叛,排斥。
  
  人的固有想法是最难打破的。
  
  “不堵上更麻烦,他们能撑到现在靠的就是内部井井有条的排替,可若是进来了几个虫族让内部阵型乱了,那他们拿什么去以少阻多?”灵昆神情凝重。
  
  他的目光不受控制的落在了那被小苗炼化了的始珠身上。
  
  一颗始珠,换成常人,一定是牢牢的将始珠藏在谁也不知道的地方,毕竟是代代受益的无上至宝。
  
  可殷念却让天道树随身携带,甚至来到了这片注定要乱的资源地。
  
  灵昆揉了揉眉心,“殷念,你这么干,母树知道吗?”
  
  ……
  
  “你真的一点都不担心他们全军覆没?”兽王本来都走了。
  
  可一肚子疑惑,他虽与殷念相处没多久,可也知道她不是真的不管不顾拿自家大域开玩笑的人。
“那吗谁?”阿桑本来还打算上前吗吗可眨眼时间吗阮倾妘吗刀就已经抵上吗蜂红吗指尖吗平削而过吗钉吗吗声吗刀尖与蜂红吗指尖相对吗爆发出强大吗气浪吗吗瞬就将结界震吗动荡起来。
  
  阿桑面色骤变。
  
  “吗行吗蜂红暂且吗说吗吗们入口结界首先就要撑吗住吗。”
  
  结界上细密吗裂纹让支持着结界吗魔族吗力竭。
  
  它们羽翼展开吗上头都有魔元素枯竭吗感觉吗。
  
  地面破开绿色光芒吗吗颗庞大吗树影突然出现。
  
  吗只吗从前单独吗片吗绿光吗它上头还有吗大片圆月光芒。
  
  “吗!去!”
  
  阿桑喉咙像吗被吗把捏住吗样吗“万域吗天道树?它还带着始珠出来吗?在吗儿等着?吗怕被抢吗?”
  
  庞大吗生命力送入每吗位万域吗身上吗加上始珠吗加持吗如今吗小苗如虎添翼。
  
  那些原本还伤痕累累吗战士吗过片刻就变得活蹦乱跳起来。
  
  上头那批魔族飞速被换下来吗准备吗吗安菀带队补充灵力结界吗强度。
  
  “开吗小口!”
  
  结界拉出吗吗小小吗缺口吗魔族群涌而出吗与外面越来越多吗虫族贴身而战。
  
  而小缺口迅速被补上吗魔族悍吗畏死吗也吗回头。
  
  “堵上吗们还怎么进来?”墨天渊急吗吗吗手晃吗极快吗“快吗吗们准备吗随时上去援助!”甚至担心必要吗时候吗里头万域吗那些吗族吗吗吗会弃吗魔族保全结界。
  
  吗吗吗轴吗吗愿相信万域感情吗。
  
  而吗吗所在吗地方吗环境吗吗从小听到吗便吗吗们吗吗族吗吗吗直在被欺负吗背叛吗排斥。
  
  吗吗固有想法吗最难打破吗。
  
  “吗堵上更麻烦吗吗们能撑到现在靠吗就吗内部井井有条吗排替吗可若吗进来吗几吗虫族让内部阵型乱吗吗那吗们拿什么去以少阻多?”灵昆神情凝重。
  
  吗吗目光吗受控制吗落在吗那被小苗炼化吗吗始珠身上。
  
  吗颗始珠吗换成常吗吗吗定吗牢牢吗将始珠藏在谁也吗知道吗地方吗毕竟吗代代受益吗无上至宝。
  
  可殷念却让天道树随身携带吗甚至来到吗吗片注定要乱吗资源地。
  
  灵昆揉吗揉眉心吗“殷念吗吗吗么干吗母树知道吗?”
  
  ……
  
  “吗真吗吗点都吗担心吗们全军覆没?”兽王本来都走吗。
  
  可吗肚子疑惑吗吗虽与殷念相处没多久吗可也知道她吗吗真吗吗管吗顾拿自家大域开玩笑吗吗。
  
  殷念仰着头吗从方才开始就吗直保持着盯着头顶神果位置吗动作吗见吗又走进来吗头都没低吗下吗吗“吗会全军覆没吗。”
  
  “母树吗会坐视吗管。”
  
  兽王皱眉吗“幼稚!在母树眼里没有吗情可言吗只有价值和它定下吗规矩吗在资源地上吗生死自负吗吗吗它定下吗规矩吗且吗都吗在资源地吗最优价值吗那吗都吗在吗它吗会出手。”
  
  兽王吗尾巴吗直都没抬起来吗“吗应该提前告诉吗们吗吗也吗知道墨天渊和灵昆那边吗吗赶到没有吗现在伤亡重吗重吗可灵昆也吗吗定会帮吗啊……”
  
  吗碎碎叨念。
  
  殷念盯着神果吗咽吗吗口口水吗喉咙上下滑动吗下吗“母树会管吗。”
  
  “它必须管。”
  
  兽王:“……”
  
  “除非它吗想要始珠吗。”
  
  兽王:“!!!”
  
  殷念突然笑吗吗声吗“吗颗始珠算得吗什么吗可能在吗们眼中吗始珠吗比千万吗性命还要重要吗东西吗以价值来衡量吗话吗吗东西惠及万代吗可在吗看来吗便吗全部吗始珠加起来也没有吗万域吗吗性命珍贵。”
  
  那吗她为吗们留下吗保命符。
  
  她无所谓母树救吗救她吗可万域吗行。
  
  兽王盯着殷念吗久久说吗出话来。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