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9章 最糟糕的情况

下载免费读
  
  可看着殷念,她还是忍不住怀疑,人能忍受痛苦的极限在哪里?
  
  “等你好了我再跟你说。”景莹都觉得在这个时候来拿程糖糖的事情问殷念有点不好意思了。
  
  毕竟,和程糖糖有关系,知道这个人的现在也只剩下她自己的。
  
  对别人来说,程糖糖和南卉是不是同一个人,并不重要。
  
  哪怕南卉是他们这边的人。
  
  可一个已经暴露的人。
  
  能有多大的可能在顶皇手下活下来呢?
  
  即便活下来,还能像以前一样自由活动吗?
  
  光是想想就觉得前路黑暗。
  
  “要么现在说,你现在不说,可能等我下次清醒,就得明天了。”殷念来到了池边,将两只手搭在岸上,用药水抹了一下被血糊黏住的眼睛。
  
  景莹两只手在前面有些纠结的交握着。
  
  “就是南卉,那个陪在顶皇身边的虫族,你知道吗?”她试探性问道。
  
  殷念将脑袋靠在自己的手臂上。
  
  “知道,她以前可能还给我传递过虫族的消息,只是那时候我不知道是她。”
  
  可看着殷念,她还是忍不住怀疑,人能忍受痛苦的极限在哪里?
  
  “等你好了我再跟你说。”景莹都觉得在这个时候来拿程糖糖的事情问殷念有点不好意思了。
  
  毕竟,和程糖糖有关系,知道这个人的现在也只剩下她自己的。
  
  对别人来说,程糖糖和南卉是不是同一个人,并不重要。
  
  哪怕南卉是他们这边的人。
  
  可一个已经暴露的人。
  
  能有多大的可能在顶皇手下活下来呢?
  
  即便活下来,还能像以前一样自由活动吗?
  
  光是想想就觉得前路黑暗。
  
  “要么现在说,你现在不说,可能等我下次清醒,就得明天了。”殷念来到了池边,将两只手搭在岸上,用药水抹了一下被血糊黏住的眼睛。
  
  景莹两只手在前面有些纠结的交握着。
  
  “就是南卉,那个陪在顶皇身边的虫族,你知道吗?”她试探性问道。
  
  殷念将脑袋靠在自己的手臂上。
  
  “知道,她以前可能还给我传递过虫族的消息,只是那时候我不知道是她。”
  
  景莹猛地抬起头,眼睛亮亮的,“我就知道她肯定还帮过你们,她不是虫族。”
  
  “我怀疑她是我之前认识的人。”
  
  既然殷念都能变成虫族,还有献族那些孩子听说也能变成虫族。
  
  那南卉是不是也有可能成了其中的一员呢?
  
  景莹仔细的把程糖糖和自家哥哥的事情说了一遍。
  
  殷念沉默的听着。
  
  脑子却飞快转动。
  
  她突然想起,献族那帮之前就已经逃出来的,据说是被一个‘姐姐’带着的孩子们,是不是就是被南卉救出来的?
  
  知道虫化后需要白浆果保持理智。
  
  又是女人。
  
  而且能藏着这么多人,没有被白娘娘发现,那肯定是有一点特殊身份的。
  
  比如虫族的身份。
  
  让她很好的躲开了两边人马的怀疑。
  
  又是一心厌恶虫族。
  
  她看了一眼情绪激动的景莹,“好吧,那让我们假设南卉是程糖糖。”
  
  “你说,程糖糖是你哥哥喜欢的女人?”
  
  殷念托腮,“那顶皇也喜欢程糖糖喽。”
  
  “不然顶皇为什么宁可自己受重伤,也要保护程糖糖。”
  
  “当年你哥哥是用另外的相貌去见的程糖糖。”
  
  殷念皱起了眉头,“当年林枭和他又是好兄弟,整日里形影不离的。”
  
  “林枭和景光相都是领地上的红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如果你哥哥要保护程糖糖不被仇家发现。”
  
  “那带着兄弟去买糖的时候,必然也是让兄弟用了别的相貌的。”
  
  殷念的手落在了药池里。
  
  “那程糖糖呢?”
  
  “什么?”景莹一愣,激动的情绪都没褪去。
  
  “程糖糖喜欢的是你哥哥,还是顶皇呢?”
  
  “当然是我哥哥!”程糖糖激动的道,“当时我亲眼看见了的。”
  
  “我哥哥最后和糖糖姐姐告别。”
  
  “我哥哥说了,他要出去打仗,等胜利了就回来提亲,糖糖姐姐笑了。”她还清清楚楚的记得那天的样子。
  
  可听了这话的殷念却并没有露出松一口气的笑容。
  
  反倒是神情凝重的喃喃:“那可真是最糟糕的情况了。”
  
  
  可看着殷念她还忍住怀疑能忍受痛苦极限在哪里?
  
  “等再跟说。”景莹都觉得在时候来拿程糖糖事情问殷念有点意思。
  
  毕竟和程糖糖有关系知道现在也只剩下她自己。
  
  对别来说程糖糖和南卉同并重要。
  
  哪怕南卉们边。
  
  可已经暴露。
  
  能有多大可能在顶皇手下活下来呢?
  
  即便活下来还能像以前样自由活动?
  
  光想想就觉得前路黑暗。
  
  “要么现在说现在说可能等下次清醒就得明天。”殷念来到池边将两只手搭在岸上用药水抹下被血糊黏住眼睛。
  
  景莹两只手在前面有些纠结交握着。
  
  “就南卉那陪在顶皇身边虫族知道?”她试探性问道。
  
  殷念将脑袋靠在自己手臂上。
  
  “知道她以前可能还给传递过虫族消息只那时候知道她。”
  
  景莹猛地抬起头眼睛亮亮“就知道她肯定还帮过们她虫族。”
  
  “怀疑她之前认识。”
  
  既然殷念都能变成虫族还有献族那些孩子听说也能变成虫族。
  
  那南卉也有可能成其中员呢?
  
  景莹仔细把程糖糖和自家哥哥事情说遍。
  
  殷念沉默听着。
  
  脑子却飞快转动。
  
  她突然想起献族那帮之前就已经逃出来据说被‘姐姐’带着孩子们就被南卉救出来?
  
  知道虫化后需要白浆果保持理智。
  
  又女。
  
  而且能藏着么多没有被白娘娘发现那肯定有点特殊身份。
  
  比如虫族身份。
  
  让她很躲开两边马怀疑。
  
  又心厌恶虫族。
  
  她看眼情绪激动景莹“那让们假设南卉程糖糖。”
  
  “说程糖糖哥哥喜欢女?”
  
  殷念托腮“那顶皇也喜欢程糖糖喽。”
  
  “然顶皇为什么宁可自己受重伤也要保护程糖糖。”
  
  “当年哥哥用另外相貌去见程糖糖。”
  
  殷念皱起眉头“当年林枭和又兄弟整日里形影离。”
  
  “林枭和景光相都领地上红无知无晓如果哥哥要保护程糖糖被仇家发现。”
  
  “那带着兄弟去买糖时候必然也让兄弟用别相貌。”
  
  殷念手落在药池里。
  
  “那程糖糖呢?”
  
  “什么?”景莹愣激动情绪都没褪去。
  
  “程糖糖喜欢哥哥还顶皇呢?”
  
  “当然哥哥!”程糖糖激动道“当时亲眼看见。”
  
  “哥哥最后和糖糖姐姐告别。”
  
  “哥哥说要出去打仗等胜利就回来提亲糖糖姐姐笑。”她还清清楚楚记得那天样子。
  
  可听话殷念却并没有露出松口气笑容。
  
  反倒神情凝重喃喃:“那可真最糟糕情况。”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