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骑士圣殿的邋遢骑士

下载免费读
骑士圣殿腾龙分殿。
  长得一模一样眉目清秀的兄弟俩一起攀登着台阶。
  龙空空冷着脸一言不发,和平时的他很不一样。龙当当和他并肩而行,也不跟他主动说话。
  眼看着,恢弘的骑士圣殿大门已经到了,龙当当停下脚步,扭头看向龙空空。
  龙空空冷冷的道:“看什么看?”
  他是真的生气了,是的,特别生气。他觉得,自己已经被全家针对了。明明自己有着低人一等的天赋,完全是可以躺平的,为什么,他们都要逼迫自己苦练。这个周末过得,那绝对是水深火热,甚至还不如在学院只被龙当当一个人晚上折腾。好歹,他也就是折腾自己两个小时。可在家这两天,那真的是每天从早到晚的被折腾啊!筋疲力尽有没有啊!关键是,家里还有个可恶的牧师老爹,每当自己疲惫不堪的时候,就给来个治疗术是什么鬼?
  当他躺在地上准备强行摆烂的时候,就看到了老妈那美丽的面庞。夫妻混合双打真的扛不住啊!老妈召唤师的身份,召唤个鬣狗追杀他是什么鬼?这个家为什么就如此的残忍。
  “你说,如果我们的身份暴露了,老爹会受到圣殿什么惩罚?老爹冒着被严惩的风险也要把你送进学院又是为什么?明明可以让你就这么颓废下去的?”
  龙空空嘴角抽搐了一下,“道德绑架,你们这是道德绑架知道不?”
  龙当当摊了摊手,道:“随你啊!那你待会儿就跟骑士圣殿说你天赋是假的呗。唉,如果以后老爹被抓走了,这个家就只能靠我撑着了,老妈每天以泪洗面啊!”
骑士圣殿腾龙分殿长得一模一样眉目清秀的兄弟俩一起攀登着台阶龙空空冷着脸一言不发和平时的他很不一样龙当当和他并肩而行也不跟他主动说话眼看着恢弘的骑士圣殿大门已经到了龙当当停下脚步扭头看向龙空空龙空空冷冷的道看什么看他是真的生气了是的特别生气他觉得自己已经被全家针对了明明自己有着低人一等的天赋完全是可以躺平的为什么他们都要逼迫自己苦练这个周末过得那绝对是水深火热甚至还不如在学院只被龙当当一个人晚上折腾好歹他也就是折腾自己两个小时可在家这两天那真的是每天从早到晚的被折腾啊筋疲力尽有没有啊关键是家里还有个可恶的牧师老爹每当自己疲惫不堪的时候就给来个治疗术是什么鬼当他躺在地上准备强行摆烂的时候就看到了老妈那美丽的面庞夫妻混合双打真的扛不住啊老妈召唤师的身份召唤个鬣狗追杀他是什么鬼这个家为什么就如此的残忍你说如果我们的身份暴露了老爹会受到圣殿什么惩罚老爹冒着被严惩的风险也要把你送进学院又是为什么明明可以让你就这么颓废下去的龙空空嘴角抽搐了一下道德绑架你们这是道德绑架知道不龙当当摊了摊手道随你啊那你待会儿就跟骑士圣殿说你天赋是假的呗唉如果以后老爹被抓走了这个家就只能靠我撑着了老妈每天以泪洗面啊说着他就径直朝着骑士圣殿的大门走了进去我龙空空跳着脚怒吼道龙当当你给我等着在门口跟守卫说明来意就有守卫带着二人向圣殿内走去对于这里龙当当是熟悉的他在这儿进行过先天内灵力测试龙空空却是第一次来走进骑士圣殿的大厅他的愤怒很快就被好奇心替代了骑士圣殿内有六张巨大王座的雕像神印王座这就是骑士圣殿的象征了每一代的任何一位神印骑士都是联邦领袖级别的存在更是曾经对抗魔族的中流砥柱这六张神印王座更是骑士圣殿能够在万年来始终保持着第一圣殿威名的根源所在守卫将他们带到大厅之中让他们在这里等候就继续出去守门了龙空空是去过魔法圣殿的骑士圣殿和魔法圣殿相比少了几分光怪陆离的感觉却多了威严与肃穆下意识的他就走到龙当当身边和哥哥并肩而立以对抗内心的些许忐忑谁是龙空空正在这时一个带着几分慵懒味道的声音响起兄弟二人扭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人正从骑士圣殿大厅后面走出来这位看上去四五十岁的样子鬓角有些花白了脸上的胡子乱蓬蓬的头发也是如此似乎有一段时间没洗过了身上的骑士圣殿制服也很是破旧袖子处还带着油渍手里拿着个馒头之类的东西一边走一边啃着脚下更是迈着六亲不认的街溜子步伐朝着他们走了过来看着他的步伐龙空空瞬间倍感亲切以前在初级学院的时候他就经常这样晃着膀子在学院里搞怪总是能逗得女生们嬉笑顿时他立刻也迈开同样的步伐走向那邋遢骑士我就是龙空空啊邋遢骑士看着这歪着头晃着膀子迈着外八字街溜子步伐走向自己的小子不禁好笑停下脚步臭小子敢学我胆子不小啊龙空空歪着头道大家都是街溜子又都是骑士就别分年纪大小了吧邋遢骑士眼睛一亮不错不错你这性子不错来把这个签了一边说着他一抖手一个看上去都有些脏兮兮的卷轴就朝着龙空空飘了过来同时飘来的还有一支笔龙空空接过卷轴和笔疑惑的道这是什么邋遢骑士晃到他面前契约师徒契约签了这个契约你就是我伟大骑士那叶的终身弟子了惊不惊喜荣不荣幸龙空空翻了个白眼直接就把卷轴丢回给他不签我虽然可以做个躺平的街溜子但我还是个爱干净的男孩儿想骗我拜师门都没有邋遢骑士怒道放屁我怎么不爱干净了我只是怕麻烦而已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拜我为师这是你这一生最大的荣幸龙空空嗤笑一声老头子回去睡觉吧梦里啥都有说着就转身朝着龙当当走去你叫我啥我哪里老了邋遢骑士就像是被踩了尾巴似的一蹦三丈高挡在了龙空空面前龙空空吓了一跳嘴上却绝对不输咋不老我十岁您今年贵庚和我比老不老邋遢骑士气结把卷轴再次递到他面前小混蛋没大没小的别废话赶快把契约签了我带你回圣城到灵炉学院去想都别想龙空空高傲的抬起头刚在家里这绝望周末受的气被点燃了老爹老妈逼我就算了你一个街溜子骑士也想逼迫我邋遢骑士愣了一下喃喃地道倒是有几分气节那怎样你才肯拜师龙空空没开口龙当当却已经凑了过来前辈您让我弟弟拜师总要告诉我们你是谁然后说说拜您为师的好处吧那叶挠了挠头是这样吗我这也是第一次业务确实有点不熟练好吧骑士圣殿腾龙分殿。
  长得模样眉目清秀兄弟俩起攀登着台阶。
  龙空空冷着脸言发和平时很样。龙当当和并肩而行也跟主动说话。
  眼看着恢弘骑士圣殿大门已经到龙当当停下脚步扭头看向龙空空。
  龙空空冷冷道:“看什么看?”
  真生气特别生气。觉得自己已经被全家针对。明明自己有着低等天赋完全可以躺平为什么们都要逼迫自己苦练。周末过得那绝对水深火热甚至还如在学院只被龙当当晚上折腾。歹也就折腾自己两小时。可在家两天那真每天从早到晚被折腾啊!筋疲力尽有没有啊!关键家里还有可恶牧师老爹每当自己疲惫堪时候就给来治疗术什么鬼?
  当躺在地上准备强行摆烂时候就看到老妈那美丽面庞。夫妻混合双打真扛住啊!老妈召唤师身份召唤鬣狗追杀什么鬼?家为什么就如此残忍。
  “说如果们身份暴露老爹会受到圣殿什么惩罚?老爹冒着被严惩风险也要把送进学院又为什么?明明可以让就么颓废下去?”
  龙空空嘴角抽搐下“道德绑架们道德绑架知道?”
  龙当当摊摊手道:“随啊!那待会儿就跟骑士圣殿说天赋假呗。唉如果以后老爹被抓走家就只能靠撑着老妈每天以泪洗面啊!”
  说着就径直朝着骑士圣殿大门走进去。
  “……”龙空空跳着脚怒吼道:“龙当当给等着!”
  在门口跟守卫说明来意就有守卫带着二向圣殿内走去。
  对于里龙当当熟悉在儿进行过先天内灵力测试龙空空却第次来。
  走进骑士圣殿大厅愤怒很快就被奇心替代。骑士圣殿内有六张巨大王座雕像。
  神印王座!就骑士圣殿象征。每代任何位神印骑士都联邦领袖级别存在。更曾经对抗魔族中流砥柱六张神印王座更骑士圣殿能够在万年来始终保持着第圣殿威名根源所在。
  守卫将们带到大厅之中让们在里等候就继续出去守门。
  龙空空去过魔法圣殿骑士圣殿和魔法圣殿相比少几分光怪陆离感觉却多威严与肃穆。下意识就走到龙当当身边和哥哥并肩而立以对抗内心些许忐忑。
  “谁龙空空?”正在时带着几分慵懒味道声音响起。
  兄弟二扭头朝着声音传来方向看去只见正从骑士圣殿大厅后面走出来。
  位看上去四、五十岁样子鬓角有些花白脸上胡子乱蓬蓬头发也如此似乎有段时间没洗过。身上骑士圣殿制服也很破旧袖子处还带着油渍手里拿着馒头之类东西边走边啃着脚下更迈着六亲认街溜子步伐朝着们走过来。
  看着步伐龙空空瞬间倍感亲切以前在初级学院时候就经常样晃着膀子在学院里搞怪总能逗得女生们嬉笑。
  顿时立刻也迈开同样步伐走向那邋遢骑士“就龙空空啊!”
  邋遢骑士看着歪着头、晃着膀子迈着外八字街溜子步伐走向自己小子禁笑停下脚步“臭小子敢学胆子小啊?”
  龙空空歪着头道:“大家都街溜子又都骑士就别分年纪大小。”
  邋遢骑士眼睛亮“错、错。性子错。来把签。”边说着抖手看上去都有些脏兮兮卷轴就朝着龙空空飘过来同时飘来还有支笔。
  龙空空接过卷轴和笔疑惑道:“什么?”
  邋遢骑士晃到面前“契约师徒契约。签契约就伟大骑士那叶终身弟子。惊惊喜?荣荣幸?”
  龙空空翻白眼直接就把卷轴丢回给“签。虽然可以做躺平街溜子但还爱干净男孩儿。想骗拜师?门都没有。”
  邋遢骑士怒道:“放屁怎么爱干净?只怕麻烦而已。知知道有多少想拜为师?生最大荣幸!”
  龙空空嗤笑声“老头子回去睡觉梦里啥都有。”说着就转身朝着龙当当走去。
  “叫啥?哪里老?”邋遢骑士就像被踩尾巴似蹦三丈高挡在龙空空面前。
  龙空空吓跳嘴上却绝对输“咋老?十岁您今年贵庚?和比老老?”
  邋遢骑士气结把卷轴再次递到面前“小混蛋没大没小别废话赶快把契约签。带回圣城到灵炉学院去。”
  “想都别想。”龙空空高傲抬起头刚在家里绝望周末受气被点燃老爹老妈逼就算街溜子骑士也想逼迫?
  邋遢骑士愣下喃喃地道:“倒有几分气节。那怎样才肯拜师?”
  龙空空没开口龙当当却已经凑过来“前辈您让弟弟拜师总要告诉们谁然后说说拜您为师处。”
  那叶挠挠头“样?也第次业务确实有点熟练。。”
骑士圣殿腾龙分殿。
  长得一模一样眉目清秀的兄弟俩一起攀登着台阶。
  龙空空冷着脸一言不发,和平时的他很不一样。龙当当和他并肩而行,也不跟他主动说话。
  眼看着,恢弘的骑士圣殿大门已经到了,龙当当停下脚步,扭头看向龙空空。
  龙空空冷冷的道:“看什么看?”
  他是真的生气了,是的,特别生气。他觉得,自己已经被全家针对了。明明自己有着低人一等的天赋,完全是可以躺平的,为什么,他们都要逼迫自己苦练。这个周末过得,那绝对是水深火热,甚至还不如在学院只被龙当当一个人晚上折腾。好歹,他也就是折腾自己两个小时。可在家这两天,那真的是每天从早到晚的被折腾啊!筋疲力尽有没有啊!关键是,家里还有个可恶的牧师老爹,每当自己疲惫不堪的时候,就给来个治疗术是什么鬼?
  当他躺在地上准备强行摆烂的时候,就看到了老妈那美丽的面庞。夫妻混合双打真的扛不住啊!老妈召唤师的身份,召唤个鬣狗追杀他是什么鬼?这个家为什么就如此的残忍。
  “你说,如果我们的身份暴露了,老爹会受到圣殿什么惩罚?老爹冒着被严惩的风险也要把你送进学院又是为什么?明明可以让你就这么颓废下去的?”
  龙空空嘴角抽搐了一下,“道德绑架,你们这是道德绑架知道不?”
  龙当当摊了摊手,道:“随你啊!那你待会儿就跟骑士圣殿说你天赋是假的呗。唉,如果以后老爹被抓走了,这个家就只能靠我撑着了,老妈每天以泪洗面啊!”
  说着,他就径直朝着骑士圣殿的大门走了进去。
  “我……”龙空空跳着脚怒吼道:“龙当当你给我等着!”
  在门口跟守卫说明来意,就有守卫带着二人向圣殿内走去。
  对于这里,龙当当是熟悉的,他在这儿进行过先天内灵力测试,龙空空却是第一次来。
  走进骑士圣殿的大厅,他的愤怒很快就被好奇心替代了。骑士圣殿内,有六张巨大王座的雕像。
  神印王座!这就是骑士圣殿的象征了。每一代的任何一位神印骑士,都是联邦领袖级别的存在。更是曾经对抗魔族的中流砥柱,这六张神印王座更是骑士圣殿能够在万年来始终保持着第一圣殿威名的根源所在。
  守卫将他们带到大厅之中,让他们在这里等候,就继续出去守门了。
  龙空空是去过魔法圣殿的,骑士圣殿和魔法圣殿相比,少了几分光怪陆离的感觉,却多了威严与肃穆。下意识的,他就走到龙当当身边,和哥哥并肩而立,以对抗内心的些许忐忑。
  “谁是龙空空?”正在这时,一个带着几分慵懒味道的声音响起。
  兄弟二人扭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人正从骑士圣殿大厅后面走出来。
  这位看上去四、五十岁的样子,鬓角有些花白了,脸上的胡子乱蓬蓬的,头发也是如此,似乎有一段时间没洗过了。身上的骑士圣殿制服也很是破旧,袖子处还带着油渍,手里拿着个馒头之类的东西一边走一边啃着,脚下更是迈着六亲不认的街溜子步伐,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看着他的步伐,龙空空瞬间倍感亲切,以前在初级学院的时候,他就经常这样晃着膀子在学院里搞怪,总是能逗得女生们嬉笑。
  顿时,他立刻也迈开同样的步伐走向那邋遢骑士,“我就是龙空空啊!”
  邋遢骑士看着这歪着头、晃着膀子,迈着外八字街溜子步伐走向自己的小子,不禁好笑,停下脚步,“臭小子敢学我,胆子不小啊?”
  龙空空歪着头,道:“大家都是街溜子,又都是骑士,就别分年纪大小了吧。”
  邋遢骑士眼睛一亮,“不错、不错。你这性子不错。来,把这个签了。”一边说着,他一抖手,一个看上去都有些脏兮兮的卷轴就朝着龙空空飘了过来,同时飘来的还有一支笔。
  龙空空接过卷轴和笔,疑惑的道:“这是什么?”
  邋遢骑士晃到他面前,“契约,师徒契约。签了这个契约,你就是我伟大骑士那叶的终身弟子了。惊不惊喜?荣不荣幸?”
  龙空空翻了个白眼,直接就把卷轴丢回给他,“不签。我虽然可以做个躺平的街溜子,但我还是个爱干净的男孩儿。想骗我拜师?门都没有。”
  邋遢骑士怒道:“放屁,我怎么不爱干净了?我只是怕麻烦而已。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拜我为师?这是你这一生最大的荣幸!”
  龙空空嗤笑一声,“老头子,回去睡觉吧,梦里啥都有。”说着就转身朝着龙当当走去。
  “你叫我啥?我哪里老了?”邋遢骑士就像是被踩了尾巴似的,一蹦三丈高,挡在了龙空空面前。
  龙空空吓了一跳,嘴上却绝对不输,“咋不老?我十岁,您今年贵庚?和我比老不老?”
  邋遢骑士气结,把卷轴再次递到他面前,“小混蛋没大没小的,别废话,赶快把契约签了。我带你回圣城到灵炉学院去。”
  “想都别想。”龙空空高傲的抬起头,刚在家里这绝望周末受的气被点燃了,老爹老妈逼我就算了,你一个街溜子骑士也想逼迫我?
  邋遢骑士愣了一下,喃喃地道:“倒是有几分气节。那怎样你才肯拜师?”
  龙空空没开口,龙当当却已经凑了过来,“前辈,您让我弟弟拜师,总要告诉我们你是谁,然后说说拜您为师的好处吧。”
  那叶挠了挠头,“是这样吗?我这也是第一次,业务确实有点不熟练。好吧。”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