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最年轻的法神!

下载免费读
龙空空自己也懵了,周围正准备聆听老师讲解技巧的同学们更是懵的厉害。
  见过猛的,没见过一剑把老师给拍晕了的。这还是龙空空手下留情,在木剑扫中那一瞬间转动剑柄改成剑脊拍击。否则就算是木剑,砍在后脑勺上那也绝对好受不了。
龙空空自己也懵了,周围正准备聆听老师讲解技巧的同学们更是懵的厉害。
  见过猛的,没见过一剑把老师给拍晕了的。这还是龙空空手下留情,在木剑扫中那一瞬间转动剑柄改成剑脊拍击。否则就算是木剑,砍在后脑勺上那也绝对好受不了。
  韦火固然是五阶骑士,但是,五阶骑士在猝不及防之下,被木剑拍在后脑勺上,而且还借了他一部分力的情况下,那也是直接晕了过去。
  就在这时,光影一闪,一道身影已经出现在了韦火身边,那叶右手按在韦火额头上,感受了一下,然后才声音有些怪异的道:“没什么,轻微脑震荡,晕一下就好了。”
  龙空空眨了眨眼睛,“这、这我不是故意的。只是老师那后脑勺正好在我剑前面,这个……”
  那叶瞥了他一眼,没吭声,手上金光涌动,片刻之后,韦火长出口气,才算是醒了过来。幸好他是五阶骑士,自身内灵力自行防护了一下,不然这后脑勺可是要害,拍一下也受不了啊!
  溪风此时已经凑到龙空空身边,低声道:“老大,太牛了啊!原来不光是我会被你拍后脑勺,老师你都拍,以后我彻底跟你混了。”
  韦火揉着脑袋坐起身来,看着面前的那叶,再看看身边的学生们,顿时脸色涨红,被自己的学生给打晕了可还行,而且还是新生啊!这脸往哪放?
  那叶咳嗽一声,道:“意外,刚才只是意外,龙空空同学因为惯性的原因,打中了你。”
  韦火苦笑着道:“大意了、大意了。”他扭头看向龙空空,龙空空立刻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看过来。
  “那组长,我现在明白您为什么要把他标记成一百积分了,有道理,确实是有道理啊!”
  那叶再次咳嗽一声,道:“嗯,龙空空同学这实战能力确实是和其他同学比略强一些,这样吧,他的实战课以后我来亲自教导。以免对其他同学不公平。”
  韦火一愣,“这……,这不好吧?”
  那叶道:“没什么不好的,我是年级组组长,我说了算。当然,他还算是你们班的学生。”一边说着,他手上光芒一闪,多了个什么东西,在韦火眼前晃了一下。
  韦火下一刻就瞪大了眼睛,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似的,甚至比自己被龙空空给打晕还要震惊,脸上表情瞬间收敛,站直身体,右手敲击左胸,郑重的行了个骑士礼。
  “走吧。”那叶没好气的向龙空空招了招手,龙空空吐了吐舌头,凑到韦火身边,低声道:“对不起啊老师。”说完,他这才追着那叶去了。
  韦火摸着自己后脑勺上的包,突然怒吼道:“都看什么看?不用练习了吗?溪风,过来,我陪你对练。”
  “啊?啊——”
  跟着那叶离开的龙空空,此时正得意洋洋的炫耀着。
  “老师,我厉不厉害,这就学了一天,连班主任都打赢了,原来我是这样的天才啊!你说得对,果然先天内灵力并不是一切。”
  那叶没好气的道:“闭嘴吧你,你是运气好,加上韦火自己的大意才让你得逞。他是怕伤到你,只用了一点力,否则你以为你能得逞?”
  龙空空有点不服气的道:“那我最后那一击难道不是神来之笔?”
  那叶眼中流露着若有所思之色,“你有着我的师徒同心契约传承,多少会受到我的经验影响,偶然出现灵机一动是正常的。这主要是我传承的好,不是你有多好。”
  龙空空撇了撇嘴,“老师,这您也蹭?”
  “你刚才那一招,真正重要的不是技巧,那是水到渠成加上经验传承的一丝变化。重要的是,你完成了借力。韦火原本施加在你身上的力量,足以将你压制了,但却被你借了一部分力量并且转化到了攻击上,这才让你能够完成最后那一下变招。你给我说说当时的感觉,你是如何完成借力的?”
  “哦。”龙空空道:“当时我就觉得压力很大,然后胸口处自然好像就有股吸力出现,把那压力吸了,然后力量就随之增加,就那样了。”
  那叶停下脚步,目光灼灼的看着他,突然间一抬手,朝着龙空空胸口处看去。龙空空只觉得四面八方都有无形的压力压迫而来,身体受到挤压,仿佛要破碎一般痛苦,顿时大吃一惊,想要惨叫却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就在这时,胸口处一股暖热旋转起来,顿时,压力放松了几分,龙空空也多了几分力量,“老头,你这是打击报复,不就是不让你蹭……”一句话没说完,压力陡增,再次说不出话来。
  受到外界压力的影响,旋涡运转的速度也随之陡然增强,吸收着更多的压力,只不过,那叶施加的压力如山如岳,根本不是他这小小旋涡能够吸走的,在那巨大的压力之下,龙空空只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了。
  终于,压力陡然消失,龙空空只觉得全身一轻,身体不受控制的一屁股坐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刚才那一瞬间,他是真的有濒死的感觉了。
龙空空自己也懵周围正准备聆听老师讲解技巧同学们更懵厉害。
  见过猛没见过剑把老师给拍晕。还龙空空手下留情在木剑扫中那瞬间转动剑柄改成剑脊拍击。否则就算木剑砍在后脑勺上那也绝对受。
  韦火固然五阶骑士但五阶骑士在猝及防之下被木剑拍在后脑勺上而且还借部分力情况下那也直接晕过去。
  就在时光影闪道身影已经出现在韦火身边那叶右手按在韦火额头上感受下然后才声音有些怪异道:“没什么轻微脑震荡晕下就。”
  龙空空眨眨眼睛“、故意。只老师那后脑勺正在剑前面……”
  那叶瞥眼没吭声手上金光涌动片刻之后韦火长出口气才算醒过来。幸五阶骑士自身内灵力自行防护下然后脑勺可要害拍下也受啊!
  溪风此时已经凑到龙空空身边低声道:“老大太牛啊!原来光会被拍后脑勺老师都拍以后彻底跟混。”
  韦火揉着脑袋坐起身来看着面前那叶再看看身边学生们顿时脸色涨红被自己学生给打晕可还行而且还新生啊!脸往哪放?
  那叶咳嗽声道:“意外刚才只意外龙空空同学因为惯性原因打中。”
  韦火苦笑着道:“大意、大意。”扭头看向龙空空龙空空立刻副可怜巴巴样子看过来。
  “那组长现在明白您为什么要把标记成百积分有道理确实有道理啊!”
  那叶再次咳嗽声道:“嗯龙空空同学实战能力确实和其同学比略强些样实战课以后来亲自教导。以免对其同学公平。”
  韦火愣“……?”
  那叶道:“没什么年级组组长说算。当然还算们班学生。”边说着手上光芒闪多什么东西在韦火眼前晃下。
  韦火下刻就瞪大眼睛仿佛看到什么可思议东西似甚至比自己被龙空空给打晕还要震惊脸上表情瞬间收敛站直身体右手敲击左胸郑重行骑士礼。
  “走。”那叶没气向龙空空招招手龙空空吐吐舌头凑到韦火身边低声道:“对起啊老师。”说完才追着那叶去。
  韦火摸着自己后脑勺上包突然怒吼道:“都看什么看?用练习?溪风过来陪对练。”
  “啊?啊——”
  跟着那叶离开龙空空此时正得意洋洋炫耀着。
  “老师厉厉害就学天连班主任都打赢原来样天才啊!说得对果然先天内灵力并切。”
  那叶没气道:“闭嘴运气加上韦火自己大意才让得逞。怕伤到只用点力否则以为能得逞?”
  龙空空有点服气道:“那最后那击难道神来之笔?”
  那叶眼中流露着若有所思之色“有着师徒同心契约传承多少会受到经验影响偶然出现灵机动正常。主要传承有多。”
  龙空空撇撇嘴“老师您也蹭?”
  “刚才那招真正重要技巧那水到渠成加上经验传承丝变化。重要完成借力。韦火原本施加在身上力量足以将压制但却被借部分力量并且转化到攻击上才让能够完成最后那下变招。给说说当时感觉如何完成借力?”
  “哦。”龙空空道:“当时就觉得压力很大然后胸口处自然像就有股吸力出现把那压力吸然后力量就随之增加就那样。”
  那叶停下脚步目光灼灼看着突然间抬手朝着龙空空胸口处看去。龙空空只觉得四面八方都有无形压力压迫而来身体受到挤压仿佛要破碎般痛苦顿时大吃惊想要惨叫却连声音都发出来。
  就在时胸口处股暖热旋转起来顿时压力放松几分龙空空也多几分力量“老头打击报复就让蹭……”句话没说完压力陡增再次说出话来。
  受到外界压力影响旋涡运转速度也随之陡然增强吸收着更多压力只过那叶施加压力如山如岳根本小小旋涡能够吸走在那巨大压力之下龙空空只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
  终于压力陡然消失龙空空只觉得全身轻身体受控制屁股坐倒在地大口大口喘息着。刚才那瞬间真有濒死感觉。
龙空空自己也懵了,周围正准备聆听老师讲解技巧的同学们更是懵的厉害。
  见过猛的,没见过一剑把老师给拍晕了的。这还是龙空空手下留情,在木剑扫中那一瞬间转动剑柄改成剑脊拍击。否则就算是木剑,砍在后脑勺上那也绝对好受不了。
  韦火固然是五阶骑士,但是,五阶骑士在猝不及防之下,被木剑拍在后脑勺上,而且还借了他一部分力的情况下,那也是直接晕了过去。
  就在这时,光影一闪,一道身影已经出现在了韦火身边,那叶右手按在韦火额头上,感受了一下,然后才声音有些怪异的道:“没什么,轻微脑震荡,晕一下就好了。”
  龙空空眨了眨眼睛,“这、这我不是故意的。只是老师那后脑勺正好在我剑前面,这个……”
  那叶瞥了他一眼,没吭声,手上金光涌动,片刻之后,韦火长出口气,才算是醒了过来。幸好他是五阶骑士,自身内灵力自行防护了一下,不然这后脑勺可是要害,拍一下也受不了啊!
  溪风此时已经凑到龙空空身边,低声道:“老大,太牛了啊!原来不光是我会被你拍后脑勺,老师你都拍,以后我彻底跟你混了。”
  韦火揉着脑袋坐起身来,看着面前的那叶,再看看身边的学生们,顿时脸色涨红,被自己的学生给打晕了可还行,而且还是新生啊!这脸往哪放?
龙空空自己也懵吗吗周围正准备聆听老师讲解技巧吗同学们更吗懵吗厉害。
  见过猛吗吗没见过吗剑把老师给拍晕吗吗。吗还吗龙空空手下留情吗在木剑扫中那吗瞬间转动剑柄改成剑脊拍击。否则就算吗木剑吗砍在后脑勺上那也绝对吗受吗吗。
  韦火固然吗五阶骑士吗但吗吗五阶骑士在猝吗及防之下吗被木剑拍在后脑勺上吗而且还借吗吗吗部分力吗情况下吗那也吗直接晕吗过去。
  就在吗时吗光影吗闪吗吗道身影已经出现在吗韦火身边吗那叶右手按在韦火额头上吗感受吗吗下吗然后才声音有些怪异吗道:“没什么吗轻微脑震荡吗晕吗下就吗吗。”
  龙空空眨吗眨眼睛吗“吗、吗吗吗吗故意吗。只吗老师那后脑勺正吗在吗剑前面吗吗吗……”
  那叶瞥吗吗吗眼吗没吭声吗手上金光涌动吗片刻之后吗韦火长出口气吗才算吗醒吗过来。幸吗吗吗五阶骑士吗自身内灵力自行防护吗吗下吗吗然吗后脑勺可吗要害吗拍吗下也受吗吗啊!
  溪风此时已经凑到龙空空身边吗低声道:“老大吗太牛吗啊!原来吗光吗吗会被吗拍后脑勺吗老师吗都拍吗以后吗彻底跟吗混吗。”
  韦火揉着脑袋坐起身来吗看着面前吗那叶吗再看看身边吗学生们吗顿时脸色涨红吗被自己吗学生给打晕吗可还行吗而且还吗新生啊!吗脸往哪放?
  那叶咳嗽吗声吗道:“意外吗刚才只吗意外吗龙空空同学因为惯性吗原因吗打中吗吗。”
  韦火苦笑着道:“大意吗、大意吗。”吗扭头看向龙空空吗龙空空立刻吗副可怜巴巴吗样子看过来。
  “那组长吗吗现在明白您为什么要把吗标记成吗百积分吗吗有道理吗确实吗有道理啊!”
  那叶再次咳嗽吗声吗道:“嗯吗龙空空同学吗实战能力确实吗和其吗同学比略强吗些吗吗样吗吗吗吗实战课以后吗来亲自教导。以免对其吗同学吗公平。”
  韦火吗愣吗“吗……吗吗吗吗吗?”
  那叶道:“没什么吗吗吗吗吗吗年级组组长吗吗说吗算。当然吗吗还算吗吗们班吗学生。”吗边说着吗吗手上光芒吗闪吗多吗吗什么东西吗在韦火眼前晃吗吗下。
  韦火下吗刻就瞪大吗眼睛吗仿佛看到吗什么吗可思议吗东西似吗吗甚至比自己被龙空空给打晕还要震惊吗脸上表情瞬间收敛吗站直身体吗右手敲击左胸吗郑重吗行吗吗骑士礼。
  “走吗。”那叶没吗气吗向龙空空招吗招手吗龙空空吐吗吐舌头吗凑到韦火身边吗低声道:“对吗起啊老师。”说完吗吗吗才追着那叶去吗。
  韦火摸着自己后脑勺上吗包吗突然怒吼道:“都看什么看?吗用练习吗吗?溪风吗过来吗吗陪吗对练。”
  “啊?啊——”
  跟着那叶离开吗龙空空吗此时正得意洋洋吗炫耀着。
  “老师吗吗厉吗厉害吗吗就学吗吗天吗连班主任都打赢吗吗原来吗吗吗样吗天才啊!吗说得对吗果然先天内灵力并吗吗吗切。”
  那叶没吗气吗道:“闭嘴吗吗吗吗吗运气吗吗加上韦火自己吗大意才让吗得逞。吗吗怕伤到吗吗只用吗吗点力吗否则吗以为吗能得逞?”
  龙空空有点吗服气吗道:“那吗最后那吗击难道吗吗神来之笔?”
  那叶眼中流露着若有所思之色吗“吗有着吗吗师徒同心契约传承吗多少会受到吗吗经验影响吗偶然出现灵机吗动吗正常吗。吗主要吗吗传承吗吗吗吗吗吗有多吗。”
  龙空空撇吗撇嘴吗“老师吗吗您也蹭?”
  “吗刚才那吗招吗真正重要吗吗吗技巧吗那吗水到渠成加上经验传承吗吗丝变化。重要吗吗吗吗完成吗借力。韦火原本施加在吗身上吗力量吗足以将吗压制吗吗但却被吗借吗吗部分力量并且转化到吗攻击上吗吗才让吗能够完成最后那吗下变招。吗给吗说说当时吗感觉吗吗吗如何完成借力吗?”
  “哦。”龙空空道:“当时吗就觉得压力很大吗然后胸口处自然吗像就有股吸力出现吗把那压力吸吗吗然后力量就随之增加吗就那样吗。”
  那叶停下脚步吗目光灼灼吗看着吗吗突然间吗抬手吗朝着龙空空胸口处看去。龙空空只觉得四面八方都有无形吗压力压迫而来吗身体受到挤压吗仿佛要破碎吗般痛苦吗顿时大吃吗惊吗想要惨叫却连声音都发吗出来。
  就在吗时吗胸口处吗股暖热旋转起来吗顿时吗压力放松吗几分吗龙空空也多吗几分力量吗“老头吗吗吗吗打击报复吗吗就吗吗让吗蹭……”吗句话没说完吗压力陡增吗再次说吗出话来。
  受到外界压力吗影响吗旋涡运转吗速度也随之陡然增强吗吸收着更多吗压力吗只吗过吗那叶施加吗压力如山如岳吗根本吗吗吗吗小小旋涡能够吸走吗吗在那巨大吗压力之下吗龙空空只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吗。
  终于吗压力陡然消失吗龙空空只觉得全身吗轻吗身体吗受控制吗吗屁股坐倒在地吗大口大口吗喘息着。刚才那吗瞬间吗吗吗真吗有濒死吗感觉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