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赴宴

下载免费读
第二章赴宴
  
  孟家乃是冀州豪族,天下名门。
  
  先祖孟神通乃是一代天骄豪杰,于一百三十年前的泰山至尊会盟中,支持北堂恭建立大雍皇朝,从而开创南安伯一脉,世袭罔替,乃朝之贵勋。
  
  当代南安伯,孟家家主,乃是孟昭的大伯父孟继祖,他和正妻育有二子一女。
  
  长子孟希,今年二十四岁,次子孟文,只比孟希小两岁。
  
  孟昭从神秘人处了解的情报得知,本来这两兄弟的关系在少年时也还算和睦,勉强算的上兄友弟恭,不过成年之后,关系便急转直下。
  
  关系破裂的原因也不难理解,就是孟家家主的继承人位子太过重要,利动人心,在财富和权势面前,亲兄弟也翻了脸。
  
  这种事情并不稀奇,哪怕在孟昭前世所在的和谐社会,亲兄弟为了遗产之争也没少打破头。
  
  尤其是近一年,孟希和孟文两兄弟可以说是处处针锋相对,以孟家为战场,展开了激烈的争斗,争钱,争人,争地位。
  
  尽管孟昭刚刚回到家族,但作为二房的掌舵人,自然而然的也就成了两兄弟争取的目标,或许也是打击的目标。
第二章赴宴孟家乃是冀州豪族天下名门先祖孟神通乃是一代天骄豪杰于一百三十年前的泰山至尊会盟中支持北堂恭建立大雍皇朝从而开创南安伯一脉世袭罔替乃朝之贵勋当代南安伯孟家家主乃是孟昭的大伯父孟继祖他和正妻育有二子一女长子孟希今年二十四岁次子孟文只比孟希小两岁孟昭从神秘人处了解的情报得知本来这两兄弟的关系在少年时也还算和睦勉强算的上兄友弟恭不过成年之后关系便急转直下关系破裂的原因也不难理解就是孟家家主的继承人位子太过重要利动人心在财富和权势面前亲兄弟也翻了脸这种事情并不稀奇哪怕在孟昭前世所在的和谐社会亲兄弟为了遗产之争也没少打破头尤其是近一年孟希和孟文两兄弟可以说是处处针锋相对以孟家为战场展开了激烈的争斗争钱争人争地位尽管孟昭刚刚回到家族但作为二房的掌舵人自然而然的也就成了两兄弟争取的目标或许也是打击的目标吕乐虽然在孟昭面前乃是一副谨小慎微的奴才样但本身很机灵又经过吕忠的细心教导对眼下孟家的局势还是有所了解的小心回道少爷小奴觉着二公子此举用意颇深其一向您释放好感席间或许会许以重利拉拢您为他所用好增强实力其二您只要去赴了宴即便不曾许诺什么若是传到大公子耳中以大公子的为人心中嫌隙怕是不小对您不利故而小奴以为您不该去孟昭点点头这吕乐见识是有的知道不该轻易涉足进大房那兄弟两个的争斗当中因为其中凶险甚大可惜仍忽略重要一点那就是他自身的特殊性孟昭此人命运可谓多舛出生时母亲难产而死七岁那年父亲孟正安练功走火入魔同样撒手人寰后来新帝北堂盛继位皇朝之内地震洪水等天灾不断百姓受苦民间流言四起甚至有几个偏远地区闹出暴民造反的戏码虽然很快被剿灭依然让北堂盛心忧大帝北堂盛听信钦天监所说认为是上界星辰动荡需以皇朝内三十六位贵族子弟入大慈恩寺当中诵经祈福历时十年才可功德圆满彻底消弭灾气至于其中隐藏了多少更深层次的博弈和阴谋那就不得而知了于是年仅八岁的孟昭便成了这三十六个倒霉鬼中的一个直到最近才熬足十年时间回返家族基于这个前提孟昭和孟家可谓是血缘亲近而感情淡薄若是在回到家族之后还刻意的保持距离抗拒融入家族将兄弟当成用心不良的贼人那般防范他的长辈们会怎么看抛开一切阴谋论十年不见堂兄邀请堂弟吃个饭喝个酒来接风洗尘不去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孟昭的大伯孟继祖三叔孟弘道可都是宗族观念极重的老派家长作风一个游离于家族之外的人一个目无尊长之人绝对不受他们待见故而两害相较取其轻自然是以讨长辈喜欢为重孟昭眼中有了决断拂袖下令道阿乐你待会儿和我一起去赴宴再准备一份厚礼就从朝廷给我的赏赐当中挑选不可怠慢吕乐虽然疑惑但很是顺从的垂下头朝着孟昭及揖手一礼小奴明白孟府宅邸占地极广宽阔气派内中不但有桂殿兰宫高堂广厦还有假山林园花坛流水等各色设施美轮美奂堂皇豪奢一连穿过三条长廊八个大院四座楼阁才终于来到孟文设宴所在的北苑雅兰亭门前两个黑衣佩刀的魁梧大汉好似石塑一般冷峻的立在大门两侧威风凛凛第二章赴宴
  
  孟家乃是冀州豪族,天下名门。
  
  先祖孟神通乃是一代天骄豪杰,于一百三十年前的泰山至尊会盟中,支持北堂恭建立大雍皇朝,从而开创南安伯一脉,世袭罔替,乃朝之贵勋。
  
  当代南安伯,孟家家主,乃是孟昭的大伯父孟继祖,他和正妻育有二子一女。
  
  长子孟希,今年二十四岁,次子孟文,只比孟希小两岁。
  
  孟昭从神秘人处了解的情报得知,本来这两兄弟的关系在少年时也还算和睦,勉强算的上兄友弟恭,不过成年之后,关系便急转直下。
  
  关系破裂的原因也不难理解,就是孟家家主的继承人位子太过重要,利动人心,在财富和权势面前,亲兄弟也翻了脸。
  
  这种事情并不稀奇,哪怕在孟昭前世所在的和谐社会,亲兄弟为了遗产之争也没少打破头。
  
  尤其是近一年,孟希和孟文两兄弟可以说是处处针锋相对,以孟家为战场,展开了激烈的争斗,争钱,争人,争地位。
  
  尽管孟昭刚刚回到家族,但作为二房的掌舵人,自然而然的也就成了两兄弟争取的目标,或许也是打击的目标。
  
  吕乐虽然在孟昭面前乃是一副谨小慎微的奴才样,但本身很机灵,又经过吕忠的细心教导,对眼下孟家的局势还是有所了解的,小心回道,
  
  “少爷,小奴觉着,二公子此举用意颇深。
  
  其一,向您释放好感,席间或许会许以重利,拉拢您为他所用,好增强实力。
  
  其二,您只要去赴了宴,即便不曾许诺什么,若是传到大公子耳中,以大公子的为人,心中嫌隙怕是不小,对您不利。
  
  故而,小奴以为,您不该去。”
  
  孟昭点点头,这吕乐见识是有的,知道不该轻易涉足进大房那兄弟两个的争斗当中,因为其中凶险甚大,可惜仍忽略重要一点,那就是他自身的特殊性。
  
  孟昭此人命运可谓多舛,出生时母亲难产而死,七岁那年父亲孟正安练功走火入魔,同样撒手人寰。
  
  后来新帝北堂盛继位,皇朝之内地震,洪水等天灾不断,百姓受苦。
  
  民间流言四起,甚至有几个偏远地区闹出暴民造反的戏码,虽然很快被剿灭,依然让北堂盛心忧。
  
  大帝北堂盛听信钦天监所说,认为是上界星辰动荡,需以皇朝内三十六位贵族子弟入大慈恩寺当中诵经祈福,历时十年才可功德圆满,彻底消弭灾气。
  
  至于其中隐藏了多少更深层次的博弈和阴谋,那就不得而知了。
  
  于是,年仅八岁的孟昭便成了这三十六个倒霉鬼中的一个。
  
  直到最近才熬足十年时间,回返家族。
  
  基于这个前提,孟昭和孟家可谓是血缘亲近而感情淡薄。
  
  若是在回到家族之后,还刻意的保持距离,抗拒融入家族,将兄弟当成用心不良的贼人那般防范,他的长辈们会怎么看?
  
  抛开一切阴谋论,十年不见,堂兄邀请堂弟吃个饭,喝个酒,来接风洗尘,不去,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
  
  孟昭的大伯孟继祖,三叔孟弘道,可都是宗族观念极重的老派家长作风。
  
  一个游离于家族之外的人,一个目无尊长之人,绝对不受他们待见。
  
  故而,两害相较取其轻,自然是以讨长辈喜欢为重。
  
  孟昭眼中有了决断,拂袖下令道,
  
  “阿乐,你待会儿和我一起去赴宴,再准备一份厚礼,就从朝廷给我的赏赐当中挑选,不可怠慢。”
  
  吕乐虽然疑惑,但很是顺从的垂下头,朝着孟昭及揖手一礼,
  
  “小奴明白。”
  
  孟府宅邸占地极广,宽阔气派,内中不但有桂殿兰宫,高堂广厦,还有假山,林园,花坛,流水等各色设施,美轮美奂,堂皇豪奢。
  
  一连穿过三条长廊,八个大院,四座楼阁,才终于来到孟文设宴所在的北苑雅兰亭门前。
  
  两个黑衣佩刀的魁梧大汉,好似石塑一般冷峻的立在大门两侧,威风凛凛。
第二章赴宴
  
  孟家乃是冀州豪族,天下名门。
  
  先祖孟神通乃是一代天骄豪杰,于一百三十年前的泰山至尊会盟中,支持北堂恭建立大雍皇朝,从而开创南安伯一脉,世袭罔替,乃朝之贵勋。
  
  当代南安伯,孟家家主,乃是孟昭的大伯父孟继祖,他和正妻育有二子一女。
  
  长子孟希,今年二十四岁,次子孟文,只比孟希小两岁。
  
  孟昭从神秘人处了解的情报得知,本来这两兄弟的关系在少年时也还算和睦,勉强算的上兄友弟恭,不过成年之后,关系便急转直下。
  
  关系破裂的原因也不难理解,就是孟家家主的继承人位子太过重要,利动人心,在财富和权势面前,亲兄弟也翻了脸。
  
  这种事情并不稀奇,哪怕在孟昭前世所在的和谐社会,亲兄弟为了遗产之争也没少打破头。
  
  尤其是近一年,孟希和孟文两兄弟可以说是处处针锋相对,以孟家为战场,展开了激烈的争斗,争钱,争人,争地位。
  
  尽管孟昭刚刚回到家族,但作为二房的掌舵人,自然而然的也就成了两兄弟争取的目标,或许也是打击的目标。
  
  吕乐虽然在孟昭面前乃是一副谨小慎微的奴才样,但本身很机灵,又经过吕忠的细心教导,对眼下孟家的局势还是有所了解的,小心回道,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