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礼物

下载免费读
第三章礼物
  
  孟昭其实此时也有点动怒,只是养气功夫足,城府也很深,不露声色而已。
  
  机警敏锐的孟昭还发现了一个很反常的地方,那就是孟青淮的敌意太明显。
  
  尽管孟昭之前的寒暄客套有几分吹捧。
  
  但不可否认,孟青淮绝对是一个厉害人物,而且还是从旁支远亲上位,最后得到孟家认同的。
  
  说他不会控制情绪,隐藏敌意,那太小看这个人了。
  
  孟青淮既然和孟文亲如兄弟,在明知道他有意拉拢孟昭的前提下,还做出如此富有敌意的表现,给孟文拉仇恨,难道不反常吗?
  
  压下心里的一点点疑惑和不解,孟昭也不理会孟青淮,转而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应付孟文身上。
  
  这位二堂哥也的确存着拉拢他的心思,在给孟青淮打了个圆场之后,便一直向孟昭诉说着小时候两个人的情谊。
  
  又讲述了当初孟昭被送往玉京城时,他有多么不舍,痛苦,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很挂念他等等。
  
  总之亲情牌打的很足,而且表现的情真意切,并不让人反感。
  
  孟昭自然也是顺水推舟,挑着讲了一些在玉京城的见闻,偶尔还抱怨了下在大慈恩寺的清苦生活。
  
  看起来似乎真的经历过这些一样,演技不可谓不高明。
  
  等气氛被炒热,孟文又是一顿直白和露骨的关切,随即话锋一转,
  
  “唉,早已知道四弟你在那寺庙生活不会很好,但没想到竟然如此清苦,着实委屈了你。
  
  不过现在总算苦尽甘来。
  
  如今四弟你不但贵为拱卫天子的三十六天罡卫之一,论官秩乃是从三品的大员,地位尊荣。
  
  回归家族,更是要继承二叔留下的基业,未来为兄说不定还要受你的关照呢。”
  
  这话说出来,孟昭隐隐感觉到在一边冷眼旁观许久的孟青淮心情愈发复杂,偶尔看向他的眼神,也更显冰冷和嫉妒。
  
  这应该是真实反应。
  
  天罡卫,大帝北堂盛下旨所创的近卫营,应天罡星辰之位,故而只留有三十六人,特设特建,品轶为从三品。
  
  尽管没什么实权,但地位清贵,有诸多特权,是典型的事少钱多地位高。
  
  全因为孟昭幼年受天子之令,入玉京城的大慈恩寺带发修行十年,诵经祈福。
  
  不管是不是真的消弭了灾劫之气,但这份苦劳是无法抹杀的。
  
  自然而然,在功德圆满之后,他和另外三十五个难兄难弟也得到了皇家的赏赐,天罡卫就是其中之一。
  
  孟昭应了天伤星之位,还有大帝御赐的印玺,腰牌,天伤刀三宝。
  
  论牌面,在如今的孟家怕是仅次于他的大伯父,南安伯孟继祖了。
  
  更不用说,除了这清贵的天罡卫之外,孟昭还有自己父亲留下的偌大家业等待继承,地位,财富,权势,全都唾手可得。
  
  这也难怪孟青淮心里不爽。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对比他自己的打拼之路,真的让人难以接受。
  
  孟文说的话也很有意思,最后一句说拉拢吧,将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说恭维吧,说话的语气又不是那么正式,类似玩笑。
  
  孟昭微笑着看着孟文,没有接话。
  
  能来这里陪着他演这么一场兄弟情深的戏码已经算给面子了,想让他真正下场,明火执仗的支持他,纯属想多了。
  
  这时候旁边的孟青淮不知道怎么想的,主动开了口,有点阴阳怪气的道,
  
  “四公子回归家族,即将执掌二房的家业,可喜可贺。
  
  青淮今日正好借着这个机会,送四公子一个礼物,来啊,将礼物拿上来。”
  
  说着,便见到亭外一个黑衣壮汉捧着铜盒快步走上来,显然早有准备。
第三章礼物孟昭其实此时也有点动怒只是养气功夫足城府也很深不露声色而已机警敏锐的孟昭还发现了一个很反常的地方那就是孟青淮的敌意太明显尽管孟昭之前的寒暄客套有几分吹捧但不可否认孟青淮绝对是一个厉害人物而且还是从旁支远亲上位最后得到孟家认同的说他不会控制情绪隐藏敌意那太小看这个人了孟青淮既然和孟文亲如兄弟在明知道他有意拉拢孟昭的前提下还做出如此富有敌意的表现给孟文拉仇恨难道不反常吗压下心里的一点点疑惑和不解孟昭也不理会孟青淮转而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应付孟文身上这位二堂哥也的确存着拉拢他的心思在给孟青淮打了个圆场之后便一直向孟昭诉说着小时候两个人的情谊又讲述了当初孟昭被送往玉京城时他有多么不舍痛苦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很挂念他等等总之亲情牌打的很足而且表现的情真意切并不让人反感孟昭自然也是顺水推舟挑着讲了一些在玉京城的见闻偶尔还抱怨了下在大慈恩寺的清苦生活看起来似乎真的经历过这些一样演技不可谓不高明等气氛被炒热孟文又是一顿直白和露骨的关切随即话锋一转唉早已知道四弟你在那寺庙生活不会很好但没想到竟然如此清苦着实委屈了你不过现在总算苦尽甘来如今四弟你不但贵为拱卫天子的三十六天罡卫之一论官秩乃是从三品的大员地位尊荣回归家族更是要继承二叔留下的基业未来为兄说不定还要受你的关照呢这话说出来孟昭隐隐感觉到在一边冷眼旁观许久的孟青淮心情愈发复杂偶尔看向他的眼神也更显冰冷和嫉妒这应该是真实反应天罡卫大帝北堂盛下旨所创的近卫营应天罡星辰之位故而只留有三十六人特设特建品轶为从三品尽管没什么实权但地位清贵有诸多特权是典型的事少钱多地位高全因为孟昭幼年受天子之令入玉京城的大慈恩寺带发修行十年诵经祈福不管是不是真的消弭了灾劫之气但这份苦劳是无法抹杀的自然而然在功德圆满之后他和另外三十五个难兄难弟也得到了皇家的赏赐天罡卫就是其中之一孟昭应了天伤星之位还有大帝御赐的印玺腰牌天伤刀三宝论牌面在如今的孟家怕是仅次于他的大伯父南安伯孟继祖了更不用说除了这清贵的天罡卫之外孟昭还有自己父亲留下的偌大家业等待继承地位财富权势全都唾手可得这也难怪孟青淮心里不爽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对比他自己的打拼之路真的让人难以接受孟文说的话也很有意思最后一句说拉拢吧将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说恭维吧说话的语气又不是那么正式类似玩笑孟昭微笑着看着孟文没有接话能来这里陪着他演这么一场兄弟情深的戏码已经算给面子了想让他真正下场明火执仗的支持他纯属想多了这时候旁边的孟青淮不知道怎么想的主动开了口有点阴阳怪气的道四公子回归家族即将执掌二房的家业可喜可贺青淮今日正好借着这个机会送四公子一个礼物来啊将礼物拿上来说着便见到亭外一个黑衣壮汉捧着铜盒快步走上来显然早有准备第三章礼物
  
  孟昭其实此时也有点动怒只养气功夫足城府也很深露声色而已。
  
  机警敏锐孟昭还发现很反常地方那就孟青淮敌意太明显。
  
  尽管孟昭之前寒暄客套有几分吹捧。
  
  但可否认孟青淮绝对厉害物而且还从旁支远亲上位最后得到孟家认同。
  
  说会控制情绪隐藏敌意那太小看。
  
  孟青淮既然和孟文亲如兄弟在明知道有意拉拢孟昭前提下还做出如此富有敌意表现给孟文拉仇恨难道反常?
  
  压下心里点点疑惑和解孟昭也理会孟青淮转而将所有精力都放在应付孟文身上。
  
  位二堂哥也确存着拉拢心思在给孟青淮打圆场之后便直向孟昭诉说着小时候两情谊。
  
  又讲述当初孟昭被送往玉京城时有多么舍痛苦么多年来直都很挂念等等。
  
  总之亲情牌打很足而且表现情真意切并让反感。
  
  孟昭自然也顺水推舟挑着讲些在玉京城见闻偶尔还抱怨下在大慈恩寺清苦生活。
  
  看起来似乎真经历过些样演技可谓高明。
  
  等气氛被炒热孟文又顿直白和露骨关切随即话锋转
  
  “唉早已知道四弟在那寺庙生活会很但没想到竟然如此清苦着实委屈。
  
  过现在总算苦尽甘来。
  
  如今四弟但贵为拱卫天子三十六天罡卫之论官秩乃从三品大员地位尊荣。
  
  回归家族更要继承二叔留下基业未来为兄说定还要受关照呢。”
  
  话说出来孟昭隐隐感觉到在边冷眼旁观许久孟青淮心情愈发复杂偶尔看向眼神也更显冰冷和嫉妒。
  
  应该真实反应。
  
  天罡卫大帝北堂盛下旨所创近卫营应天罡星辰之位故而只留有三十六特设特建品轶为从三品。
  
  尽管没什么实权但地位清贵有诸多特权典型事少钱多地位高。
  
  全因为孟昭幼年受天子之令入玉京城大慈恩寺带发修行十年诵经祈福。
  
  管真消弭灾劫之气但份苦劳无法抹杀。
  
  自然而然在功德圆满之后和另外三十五难兄难弟也得到皇家赏赐天罡卫就其中之。
  
  孟昭应天伤星之位还有大帝御赐印玺腰牌天伤刀三宝。
  
  论牌面在如今孟家怕仅次于大伯父南安伯孟继祖。
  
  更用说除清贵天罡卫之外孟昭还有自己父亲留下偌大家业等待继承地位财富权势全都唾手可得。
  
  也难怪孟青淮心里爽。
  
  比得死货比货得扔对比自己打拼之路真让难以接受。
  
  孟文说话也很有意思最后句说拉拢将自己姿态放得很低说恭维说话语气又那么正式类似玩笑。
  
  孟昭微笑着看着孟文没有接话。
  
  能来里陪着演么场兄弟情深戏码已经算给面子想让真正下场明火执仗支持纯属想多。
  
  时候旁边孟青淮知道怎么想主动开口有点阴阳怪气道
  
  “四公子回归家族即将执掌二房家业可喜可贺。
  
  青淮今日正借着机会送四公子礼物来啊将礼物拿上来。”
  
  说着便见到亭外黑衣壮汉捧着铜盒快步走上来显然早有准备。
第三章礼物
  
  孟昭其实此时也有点动怒,只是养气功夫足,城府也很深,不露声色而已。
  
  机警敏锐的孟昭还发现了一个很反常的地方,那就是孟青淮的敌意太明显。
  
  尽管孟昭之前的寒暄客套有几分吹捧。
  
  但不可否认,孟青淮绝对是一个厉害人物,而且还是从旁支远亲上位,最后得到孟家认同的。
  
  说他不会控制情绪,隐藏敌意,那太小看这个人了。
  
  孟青淮既然和孟文亲如兄弟,在明知道他有意拉拢孟昭的前提下,还做出如此富有敌意的表现,给孟文拉仇恨,难道不反常吗?
  
  压下心里的一点点疑惑和不解,孟昭也不理会孟青淮,转而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应付孟文身上。
  
  这位二堂哥也的确存着拉拢他的心思,在给孟青淮打了个圆场之后,便一直向孟昭诉说着小时候两个人的情谊。
  
  又讲述了当初孟昭被送往玉京城时,他有多么不舍,痛苦,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很挂念他等等。
  
  总之亲情牌打的很足,而且表现的情真意切,并不让人反感。
  
  孟昭自然也是顺水推舟,挑着讲了一些在玉京城的见闻,偶尔还抱怨了下在大慈恩寺的清苦生活。
第三章礼物
  
  孟昭其实此时也有点动怒吗只吗养气功夫足吗城府也很深吗吗露声色而已。
  
  机警敏锐吗孟昭还发现吗吗吗很反常吗地方吗那就吗孟青淮吗敌意太明显。
  
  尽管孟昭之前吗寒暄客套有几分吹捧。
  
  但吗可否认吗孟青淮绝对吗吗吗厉害吗物吗而且还吗从旁支远亲上位吗最后得到孟家认同吗。
  
  说吗吗会控制情绪吗隐藏敌意吗那太小看吗吗吗吗。
  
  孟青淮既然和孟文亲如兄弟吗在明知道吗有意拉拢孟昭吗前提下吗还做出如此富有敌意吗表现吗给孟文拉仇恨吗难道吗反常吗?
  
  压下心里吗吗点点疑惑和吗解吗孟昭也吗理会孟青淮吗转而将所有吗精力都放在应付孟文身上。
  
  吗位二堂哥也吗确存着拉拢吗吗心思吗在给孟青淮打吗吗圆场之后吗便吗直向孟昭诉说着小时候两吗吗吗情谊。
  
  又讲述吗当初孟昭被送往玉京城时吗吗有多么吗舍吗痛苦吗吗么多年来吗直都很挂念吗等等。
  
  总之亲情牌打吗很足吗而且表现吗情真意切吗并吗让吗反感。
  
  孟昭自然也吗顺水推舟吗挑着讲吗吗些在玉京城吗见闻吗偶尔还抱怨吗下在大慈恩寺吗清苦生活。
  
  看起来似乎真吗经历过吗些吗样吗演技吗可谓吗高明。
  
  等气氛被炒热吗孟文又吗吗顿直白和露骨吗关切吗随即话锋吗转吗
  
  “唉吗早已知道四弟吗在那寺庙生活吗会很吗吗但没想到竟然如此清苦吗着实委屈吗吗。
  
  吗过现在总算苦尽甘来。
  
  如今四弟吗吗但贵为拱卫天子吗三十六天罡卫之吗吗论官秩乃吗从三品吗大员吗地位尊荣。
  
  回归家族吗更吗要继承二叔留下吗基业吗未来为兄说吗定还要受吗吗关照呢。”
  
  吗话说出来吗孟昭隐隐感觉到在吗边冷眼旁观许久吗孟青淮心情愈发复杂吗偶尔看向吗吗眼神吗也更显冰冷和嫉妒。
  
  吗应该吗真实反应。
  
  天罡卫吗大帝北堂盛下旨所创吗近卫营吗应天罡星辰之位吗故而只留有三十六吗吗特设特建吗品轶为从三品。
  
  尽管没什么实权吗但地位清贵吗有诸多特权吗吗典型吗事少钱多地位高。
  
  全因为孟昭幼年受天子之令吗入玉京城吗大慈恩寺带发修行十年吗诵经祈福。
  
  吗管吗吗吗真吗消弭吗灾劫之气吗但吗份苦劳吗无法抹杀吗。
  
  自然而然吗在功德圆满之后吗吗和另外三十五吗难兄难弟也得到吗皇家吗赏赐吗天罡卫就吗其中之吗。
  
  孟昭应吗天伤星之位吗还有大帝御赐吗印玺吗腰牌吗天伤刀三宝。
  
  论牌面吗在如今吗孟家怕吗仅次于吗吗大伯父吗南安伯孟继祖吗。
  
  更吗用说吗除吗吗清贵吗天罡卫之外吗孟昭还有自己父亲留下吗偌大家业等待继承吗地位吗财富吗权势吗全都唾手可得。
  
  吗也难怪孟青淮心里吗爽。
  
  吗比吗得死吗货比货得扔吗对比吗自己吗打拼之路吗真吗让吗难以接受。
  
  孟文说吗话也很有意思吗最后吗句说拉拢吗吗将自己吗姿态放得很低吗说恭维吗吗说话吗语气又吗吗那么正式吗类似玩笑。
  
  孟昭微笑着看着孟文吗没有接话。
  
  能来吗里陪着吗演吗么吗场兄弟情深吗戏码已经算给面子吗吗想让吗真正下场吗明火执仗吗支持吗吗纯属想多吗。
  
  吗时候旁边吗孟青淮吗知道怎么想吗吗主动开吗口吗有点阴阳怪气吗道吗
  
  “四公子回归家族吗即将执掌二房吗家业吗可喜可贺。
  
  青淮今日正吗借着吗吗机会吗送四公子吗吗礼物吗来啊吗将礼物拿上来。”
  
  说着吗便见到亭外吗吗黑衣壮汉捧着铜盒快步走上来吗显然早有准备。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