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诉说和怀疑

下载免费读
第十八章诉说和怀疑
  
  可以说,孟昭遭遇袭击,受伤这件事,让吕乐蒙受了很大的心理压力。
  
  自责和愧疚如毒蛇一般啃噬他的内心。
  
  尽管孟昭根本未曾埋怨他,甚至开解他,但吕乐自己迈不过这道坎。
  
  如今在义父吕忠的质问下,心防彻底崩塌,在众目睽睽之下,跪下请罪。
  
  吕忠严峻的脸色不变,冷冷的注视着吕乐,恐怖的气息如火山般骤然爆发。
  
  孟昭等人眼前一花,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吕乐便如破袋一样重重滚落着翻倒在旁边。
  
  圆圆的右侧脸颊五个干瘦的指印鲜明,鲜红如血,高高隆起。
  
  “这一掌,是我作为父亲打的,教你今后做事三思而行,小心谨慎。
  
  我不希望再出现第二次这样的情况。
  
  至于是否该惩罚你,那是少爷决定的,你该向少爷请罪。”
  
  孟昭被吓了一跳,倒不是吕乐被打了一巴掌让他大惊小怪。
  
  而是他根本看不清,看不懂,吕忠是如何出手的。
  
  同理,连看都看不清楚,一旦遇到这样的对手,基本就是被秒杀的命。
  
  孟昭在心里默将先天高手的地位再次拔升几个档次,能不惹,就不惹。
  
  同时,连忙走到吕乐的身旁,将他扶起来,安慰道,
第十八章诉说和怀疑
  
  可以说,孟昭遭遇袭击,受伤这件事,让吕乐蒙受了很大的心理压力。
  
  自责和愧疚如毒蛇一般啃噬他的内心。
  
  尽管孟昭根本未曾埋怨他,甚至开解他,但吕乐自己迈不过这道坎。
  
  如今在义父吕忠的质问下,心防彻底崩塌,在众目睽睽之下,跪下请罪。
  
  吕忠严峻的脸色不变,冷冷的注视着吕乐,恐怖的气息如火山般骤然爆发。
  
  孟昭等人眼前一花,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吕乐便如破袋一样重重滚落着翻倒在旁边。
  
  圆圆的右侧脸颊五个干瘦的指印鲜明,鲜红如血,高高隆起。
  
  “这一掌,是我作为父亲打的,教你今后做事三思而行,小心谨慎。
  
  我不希望再出现第二次这样的情况。
  
  至于是否该惩罚你,那是少爷决定的,你该向少爷请罪。”
  
  孟昭被吓了一跳,倒不是吕乐被打了一巴掌让他大惊小怪。
  
  而是他根本看不清,看不懂,吕忠是如何出手的。
  
  同理,连看都看不清楚,一旦遇到这样的对手,基本就是被秒杀的命。
  
  孟昭在心里默将先天高手的地位再次拔升几个档次,能不惹,就不惹。
  
  同时,连忙走到吕乐的身旁,将他扶起来,安慰道,
  
  “忠伯,你这是做什么,阿乐年纪还小,行事难免有所疏漏。
  
  我受伤也只是自己实力不济,怨不得他。”
  
  他这一番动作效果很显著。
  
  吕忠本来紧绷的脸色轻松起来,显然也是怕孟昭对吕乐从此失去信任和信心,所以特意教训他一下,好让孟昭消气。
  
  毕竟吕乐是他从小养到大的义子,感情还是有的。
  
  孟昭如此宽宏大量,他心里也舒坦。
  
  至于其余的手下,见到这一幕,心中自然而然的也对孟昭生出不少好感来。
  
  这种心理也很普遍,大家都喜欢在大度,宽容的老板手底下做事,即便自己偶尔犯错,也能被原谅。
  
  要是孟昭表现的极为冷血,淡漠,甚至不可理喻。
  
  大家伙或许依然效忠于他,但有多少真心,就不一定了。
  
  人心虽难测,但不妨试着收取人心为己所用。
  
  “少爷宽仁,阿乐,还不快点谢过少爷!”
  
  吕乐肿着半张脸,很是羞愧的对着对着孟昭道谢,只是有点口齿不清,
  
  “瑟瑟骚额,瑟瑟骚额。”
  
  孟昭忍着笑,轻轻点头,转而将目光对着吕忠,道,
  
  “忠伯,别在这杵着了,咱们进屋里说话,正好我也有一些事想要向您请教。”
  
  吕忠用烟袋一拍自己的脑门,忙道,
  
  “真是老糊涂了,少爷跟老奴来吧。”
  
  到了大宅内的一间招待客人用的房间中。
  
  吕忠将其他人赶了出去,留下两人守在门口,以防谈话被人偷听。
  
  孟昭姿态雍容的坐在堂上的主人位置上,将左手一直捏着的佛珠放到桌面,拿起一杯刚刚泡好的参茶喝了小口,身上的疲乏稍去。
  
  吕乐在他身旁站着听用,手里一块沾着碎冰渣的白巾按在红肿的脸颊上,时不时的张开嘴巴活动一下,酸麻感很快消失,说话也恢复了正常。
  
  囧着脸,主动将这一路上遭遇的袭击,还有自己怀疑的内奸,向吕忠详细说了一遍。
第十八章诉说和怀疑
  
  可以说孟昭遭遇袭击受伤件事让吕乐蒙受很大心理压力。
  
  自责和愧疚如毒蛇般啃噬内心。
  
  尽管孟昭根本未曾埋怨甚至开解但吕乐自己迈过道坎。
  
  如今在义父吕忠质问下心防彻底崩塌在众目睽睽之下跪下请罪。
  
  吕忠严峻脸色变冷冷注视着吕乐恐怖气息如火山般骤然爆发。
  
  孟昭等眼前花还没意识到发生什么吕乐便如破袋样重重滚落着翻倒在旁边。
  
  圆圆右侧脸颊五干瘦指印鲜明鲜红如血高高隆起。
  
  “掌作为父亲打教今后做事三思而行小心谨慎。
  
  希望再出现第二次样情况。
  
  至于否该惩罚那少爷决定该向少爷请罪。”
  
  孟昭被吓跳倒吕乐被打巴掌让大惊小怪。
  
  而根本看清看懂吕忠如何出手。
  
  同理连看都看清楚旦遇到样对手基本就被秒杀命。
  
  孟昭在心里默将先天高手地位再次拔升几档次能惹就惹。
  
  同时连忙走到吕乐身旁将扶起来安慰道
  
  “忠伯做什么阿乐年纪还小行事难免有所疏漏。
  
  受伤也只自己实力济怨得。”
  
  番动作效果很显著。
  
  吕忠本来紧绷脸色轻松起来显然也怕孟昭对吕乐从此失去信任和信心所以特意教训下让孟昭消气。
  
  毕竟吕乐从小养到大义子感情还有。
  
  孟昭如此宽宏大量心里也舒坦。
  
  至于其余手下见到幕心中自然而然也对孟昭生出少感来。
  
  种心理也很普遍大家都喜欢在大度宽容老板手底下做事即便自己偶尔犯错也能被原谅。
  
  要孟昭表现极为冷血淡漠甚至可理喻。
  
  大家伙或许依然效忠于但有多少真心就定。
  
  心虽难测但妨试着收取心为己所用。
  
  “少爷宽仁阿乐还快点谢过少爷!”
  
  吕乐肿着半张脸很羞愧对着对着孟昭道谢只有点口齿清
  
  “瑟瑟骚额瑟瑟骚额。”
  
  孟昭忍着笑轻轻点头转而将目光对着吕忠道
  
  “忠伯别在杵着咱们进屋里说话正也有些事想要向您请教。”
  
  吕忠用烟袋拍自己脑门忙道
  
  “真老糊涂少爷跟老奴来。”
  
  到大宅内间招待客用房间中。
  
  吕忠将其赶出去留下两守在门口以防谈话被偷听。
  
  孟昭姿态雍容坐在堂上主位置上将左手直捏着佛珠放到桌面拿起杯刚刚泡参茶喝小口身上疲乏稍去。
  
  吕乐在身旁站着听用手里块沾着碎冰渣白巾按在红肿脸颊上时时张开嘴巴活动下酸麻感很快消失说话也恢复正常。
  
  囧着脸主动将路上遭遇袭击还有自己怀疑内奸向吕忠详细说遍。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