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当铺郎君与旧朝太子

下载免费读
大夏新朝,盛治三年。
  仙历八百六十四年。
  锦州城
  距离前朝大炎亡国,都已经过去了三年时间,一切仿佛都被时间掩盖。
  正午的第一缕阳光射进城中,给整座城带来了不少烟火气。
  街道上的茶楼,客栈,酒馆都是人满为患,食客们的笑语声让这一带都极为喧嚣。
  官道上,商贩吆喝往来,摆摊冰葫芦的站在街口,道上行人络绎不绝,孩童嬉闹奔走而过。
  真是好一幅盛世的光景。
  市井东边有一座精修的当铺瓦楼,门匾上刻着“淮字小当铺”。
  “赵掌柜,你瞅瞅,这石头值几个钱?”
  一个额头绑着汗巾的大汉丢了一块普通的鹅卵石,甩到一位青年的面前。
  只是这青年生的好生俊朗。
  身着一袭墨色长衫,衣冠整洁无垢,腰间配有一串金色铜钱。
  五官白净,棱角分明,鼻梁坚挺,清俊如玉,宛若刀削般的眉宇下有一对眸子,从中自带着一股英气,嘴角有一抹浅浅的笑容。
  看起来倒是亲和,平易近人。
  他叫做赵淮,是这家小当铺的掌柜。
  赵淮拿起石头,对着面前晶莹的鹅卵石端详了片刻。
  紧接着,手中突然出现一枚金色铜钱,不经意抛了抛。
  这看似不经意的动作并未引起大汉的注意。
  “两百文,你看如何?”
  看了许久,抛了半天的铜钱,赵淮终于发话了。
  “两百文?”
  “不能再多了。”
  “两百文就两百文吧...唉,算我倒霉。”
  大汉嘴里抱怨着,可是眼角底下的笑意却是藏不住。
  “等我找钱。”
  赵淮小声嘀咕一声,随后底下的柜子捣鼓翻找起来。
  大汉既然得了价,也不急于一时了。
  双手撑着柜台,一对小眼神开始四处偷瞄起来。
  可是瞄了半天,不由失望了。
  他发现这店里真是穷的不行,居然连个值钱的字画都没有。
  于是嘴里漫不经心的说道:
  “我说掌柜啊,你可是個开当铺的,怎么屋里连一件拿得出手的宝贝都没有啊?你这样,别人来了,恐怕都不敢把东西压在你这。”
  赵淮从柜子里掏出一吊钱,都是方孔铜钱。
  逐个点清,数了一遍,整整两百个。
  “没办法,生意不景气哦。”
  赵淮抬起头,无奈的答道。
  “也是,你那当铺小郎君的名号也不是盖的,伱这铺子能开三年,也算是奇迹了。”
  大汉轻笑一声,似是调侃,更像是讽刺。
  可是赵淮听了,面上却没有丝毫生气,无所谓道:
  “当铺就是生活,能挣钱最好,不能也不必强求。”
  大汉闻言笑道:“掌柜的心态倒是宽和的很呢。”
  “过来人嘛,都看淡了。”
  “给,这钱你可要拿好了。”
  赵淮笑着将钱递了出去。
  大汉一把接过钱,感觉手里沉甸甸的,心中踏实的同时,心情顿时愉悦起来,不由多说了一句。
  “我说掌柜的,你是三年前来的锦州吧?”
  赵淮一听,心中立马就警惕了起来,面上依旧带笑,反问了一句:
  “何出此言呐?”
  大汉扫了一眼四周,小声道:“如果是,你可要小心了,最近不知怎的,官府一直在查这三年来到各州的新户籍,这不,隔壁卖饼的王二哈,三年前来的锦州,还是个黑户,昨天就被官府抓去问话了,现在也不知是死是活。
  “倘若不是的话,就当我放了个屁。”
  大汉笑嘻嘻道。
  赵淮摇摇头,轻笑道:“放心好了,我来锦州也有七八年了,你就不必操心我了。”
  “那行,改天给掌柜的推点生意过来,我就先走了。”
  大汉攥紧手中的钱,也没有多留,马上就告别了。
  出门的时候,嘴里还窃声笑着。
  “哈哈!”
  “一块山里捡的石头,都能卖两百文,这当家的怕不是傻子,嘿嘿,两天的饭钱有咯。”
大夏新朝盛治三年仙历八百六十四年锦州城距离前朝大炎亡国都已经过去了三年时间一切仿佛都被时间掩盖正午的第一缕阳光射进城中给整座城带来了不少烟火气街道上的茶楼客栈酒馆都是人满为患食客们的笑语声让这一带都极为喧嚣官道上商贩吆喝往来摆摊冰葫芦的站在街口道上行人络绎不绝孩童嬉闹奔走而过真是好一幅盛世的光景市井东边有一座精修的当铺瓦楼门匾上刻着淮字小当铺赵掌柜你瞅瞅这石头值几个钱一个额头绑着汗巾的大汉丢了一块普通的鹅卵石甩到一位青年的面前只是这青年生的好生俊朗身着一袭墨色长衫衣冠整洁无垢腰间配有一串金色铜钱五官白净棱角分明鼻梁坚挺清俊如玉宛若刀削般的眉宇下有一对眸子从中自带着一股英气嘴角有一抹浅浅的笑容看起来倒是亲和平易近人他叫做赵淮是这家小当铺的掌柜赵淮拿起石头对着面前晶莹的鹅卵石端详了片刻紧接着手中突然出现一枚金色铜钱不经意抛了抛这看似不经意的动作并未引起大汉的注意两百文你看如何看了许久抛了半天的铜钱赵淮终于发话了两百文不能再多了两百文就两百文吧唉算我倒霉大汉嘴里抱怨着可是眼角底下的笑意却是藏不住等我找钱赵淮小声嘀咕一声随后底下的柜子捣鼓翻找起来大汉既然得了价也不急于一时了双手撑着柜台一对小眼神开始四处偷瞄起来可是瞄了半天不由失望了他发现这店里真是穷的不行居然连个值钱的字画都没有于是嘴里漫不经心的说道我说掌柜啊你可是個开当铺的怎么屋里连一件拿得出手的宝贝都没有啊你这样别人来了恐怕都不敢把东西压在你这赵淮从柜子里掏出一吊钱都是方孔铜钱逐个点清数了一遍整整两百个没办法生意不景气哦赵淮抬起头无奈的答道也是你那当铺小郎君的名号也不是盖的伱这铺子能开三年也算是奇迹了大汉轻笑一声似是调侃更像是讽刺可是赵淮听了面上却没有丝毫生气无所谓道当铺就是生活能挣钱最好不能也不必强求大汉闻言笑道掌柜的心态倒是宽和的很呢过来人嘛都看淡了给这钱你可要拿好了赵淮笑着将钱递了出去大汉一把接过钱感觉手里沉甸甸的心中踏实的同时心情顿时愉悦起来不由多说了一句我说掌柜的你是三年前来的锦州吧赵淮一听心中立马就警惕了起来面上依旧带笑反问了一句何出此言呐大汉扫了一眼四周小声道如果是你可要小心了最近不知怎的官府一直在查这三年来到各州的新户籍这不隔壁卖饼的王二哈三年前来的锦州还是个黑户昨天就被官府抓去问话了现在也不知是死是活倘若不是的话就当我放了个屁大汉笑嘻嘻道赵淮摇摇头轻笑道放心好了我来锦州也有七八年了你就不必操心我了那行改天给掌柜的推点生意过来我就先走了大汉攥紧手中的钱也没有多留马上就告别了出门的时候嘴里还窃声笑着哈哈一块山里捡的石头都能卖两百文这当家的怕不是傻子嘿嘿两天的饭钱有咯大夏新朝盛治三年。
  仙历八百六十四年。
  锦州城
  距离前朝大炎亡国都已经过去三年时间切仿佛都被时间掩盖。
  正午第缕阳光射进城中给整座城带来少烟火气。
  街道上茶楼客栈酒馆都满为患食客们笑语声让带都极为喧嚣。
  官道上商贩吆喝往来摆摊冰葫芦站在街口道上行络绎绝孩童嬉闹奔走而过。
  真幅盛世光景。
  市井东边有座精修当铺瓦楼门匾上刻着“淮字小当铺”。
  “赵掌柜瞅瞅石头值几钱?”
  额头绑着汗巾大汉丢块普通鹅卵石甩到位青年面前。
  只青年生生俊朗。
  身着袭墨色长衫衣冠整洁无垢腰间配有串金色铜钱。
  五官白净棱角分明鼻梁坚挺清俊如玉宛若刀削般眉宇下有对眸子从中自带着股英气嘴角有抹浅浅笑容。
  看起来倒亲和平易近。
  叫做赵淮家小当铺掌柜。
  赵淮拿起石头对着面前晶莹鹅卵石端详片刻。
  紧接着手中突然出现枚金色铜钱经意抛抛。
  看似经意动作并未引起大汉注意。
  “两百文看如何?”
  看许久抛半天铜钱赵淮终于发话。
  “两百文?”
  “能再多。”
  “两百文就两百文...唉算倒霉。”
  大汉嘴里抱怨着可眼角底下笑意却藏住。
  “等找钱。”
  赵淮小声嘀咕声随后底下柜子捣鼓翻找起来。
  大汉既然得价也急于时。
  双手撑着柜台对小眼神开始四处偷瞄起来。
  可瞄半天由失望。
  发现店里真穷行居然连值钱字画都没有。
  于嘴里漫经心说道:
  “说掌柜啊可個开当铺怎么屋里连件拿得出手宝贝都没有啊?样别来恐怕都敢把东西压在。”
  赵淮从柜子里掏出吊钱都方孔铜钱。
  逐点清数遍整整两百。
  “没办法生意景气哦。”
  赵淮抬起头无奈答道。
  “也那当铺小郎君名号也盖伱铺子能开三年也算奇迹。”
  大汉轻笑声似调侃更像讽刺。
  可赵淮听面上却没有丝毫生气无所谓道:
  “当铺就生活能挣钱最能也必强求。”
  大汉闻言笑道:“掌柜心态倒宽和很呢。”
  “过来嘛都看淡。”
  “给钱可要拿。”
  赵淮笑着将钱递出去。
  大汉把接过钱感觉手里沉甸甸心中踏实同时心情顿时愉悦起来由多说句。
  “说掌柜三年前来锦州?”
  赵淮听心中立马就警惕起来面上依旧带笑反问句:
  “何出此言呐?”
  大汉扫眼四周小声道:“如果可要小心最近知怎官府直在查三年来到各州新户籍隔壁卖饼王二哈三年前来锦州还黑户昨天就被官府抓去问话现在也知死活。
  “倘若话就当放屁。”
  大汉笑嘻嘻道。
  赵淮摇摇头轻笑道:“放心来锦州也有七八年就必操心。”
  “那行改天给掌柜推点生意过来就先走。”
  大汉攥紧手中钱也没有多留马上就告别。
  出门时候嘴里还窃声笑着。
  “哈哈!”
  “块山里捡石头都能卖两百文当家怕傻子嘿嘿两天饭钱有咯。”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