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我会出手

下载免费读
空气中沉默良久。
  赵淮缓缓开口:“抱歉,我也不是有意问起的。”
  听了虞清寒的故事,赵淮的目光不由带着一丝同情。
  现在他知道这女子身上的古怪感从哪里来了。
  杀过人,怪不得眼神跟刀子一样锋利,心态早已异于常人。
  但他并不会安慰对方,因为对方既然能说出来,就已经说明释怀了。
  而自己能做的,静静聆听便已足够,还能奢望什么。
  每个人自己的生活就已经很难了,何必再操心其他人呢?
  “公子,你难道不害怕我吗?”
  虞清寒看到赵淮的模样,十分意外道。
  她的故事虽然改编了一二,半真半假,但总体的走向还是差不多的,这个男子听完,居然一点也不害怕,正常人听到自己杀过人,恐怕都要惊惧好久吧?
  “不怕。”
  赵淮摇摇头。
  “姑娘心中的呐喊,早已胜过其他。”
  虞清寒眼中闪过一抹异色,微笑道:“公子的话还是真是出人意表呢。”
  “看来公子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可赵淮像是没听到似的,暗自沉默不语。
  平心而论,虞清寒性格很好,与他交谈也算自然得体,若是抛去她将门千金的身份,娶得这样一位貌美如花的妻子,也是一件幸事。
  若是铜钱的结果是好的,自己说不定会跟对方多相处相处。
  想罢,赵淮轻吸一口气,还是做出了抉择,平静道:“虞姑娘,我觉得,我们还是不...”
  突然。
  “嘭!”的一声巨响,从屋外传来,打断了一切。
  “军爷,真不能进啊!”
  ”今天一点生意都没做成呢!
  “全城都要搜查,你们婚媒所也不能例外!”
  紧接着,两人对视了一眼。
  赵淮心思敏捷,立马意识到,是搜查的人来了。
  一时间,眉头不由皱起。
  “放心,我会出手。”
  虞清寒见到赵淮的神情,安慰道。
  声音的来源,是源自屋外的走廊过道。
  小巧院落的大门被轰开,年轻小厮蹲守在门口,一脸惊吓的盯着入口,原本象征着爱情,种满桃树的走廊上,多了一群不速之客。
  一名名身披鱼鳞甲,腰挂精钢长刀的士卒,小跑进来,发出盔甲间发出清脆的“沙沙”声。
  分两列,依次排开,粗略望去,居然有十几人之多。
  为首的是一名穿着青色武袍的大汉,络子胡,皮肤黝黑,身材精壮,面露狠色。
  很显然,他就是这队士卒的统领。
  他对面站着的,正是那位刚刚招待赵淮的媒婆。
  此刻的媒婆一脸愁苦,苦口婆心的劝道:
  “军爷,我们婚媒所好歹是官府机构,怎么会私藏贼人呢!”
  统领冰冷道:“我等有搜查令在身,奉命行事,你敢堵我的人,真是不知死活!”
  “耽误了大事,你有十個脑袋也不够砍!”
  “来人!”
  下一秒,统领冷酷的下令。
  “给我查!”
  “务必找出秦王殿下要找的人。”
  士兵接到命令,一个个分散开来,朝大门走去。
  一时间,整个院子可谓是鸡飞狗跳。
  本来今天来婚媒所的人就不多,如今更是全被赶了出来。
空气中沉默良久赵淮缓缓开口抱歉我也不是有意问起的听了虞清寒的故事赵淮的目光不由带着一丝同情现在他知道这女子身上的古怪感从哪里来了杀过人怪不得眼神跟刀子一样锋利心态早已异于常人但他并不会安慰对方因为对方既然能说出来就已经说明释怀了而自己能做的静静聆听便已足够还能奢望什么每个人自己的生活就已经很难了何必再操心其他人呢公子你难道不害怕我吗虞清寒看到赵淮的模样十分意外道她的故事虽然改编了一二半真半假但总体的走向还是差不多的这个男子听完居然一点也不害怕正常人听到自己杀过人恐怕都要惊惧好久吧不怕赵淮摇摇头姑娘心中的呐喊早已胜过其他虞清寒眼中闪过一抹异色微笑道公子的话还是真是出人意表呢看来公子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可赵淮像是没听到似的暗自沉默不语平心而论虞清寒性格很好与他交谈也算自然得体若是抛去她将门千金的身份娶得这样一位貌美如花的妻子也是一件幸事若是铜钱的结果是好的自己说不定会跟对方多相处相处想罢赵淮轻吸一口气还是做出了抉择平静道虞姑娘我觉得我们还是不突然嘭的一声巨响从屋外传来打断了一切军爷真不能进啊今天一点生意都没做成呢全城都要搜查你们婚媒所也不能例外紧接着两人对视了一眼赵淮心思敏捷立马意识到是搜查的人来了一时间眉头不由皱起放心我会出手虞清寒见到赵淮的神情安慰道声音的来源是源自屋外的走廊过道小巧院落的大门被轰开年轻小厮蹲守在门口一脸惊吓的盯着入口原本象征着爱情种满桃树的走廊上多了一群不速之客一名名身披鱼鳞甲腰挂精钢长刀的士卒小跑进来发出盔甲间发出清脆的沙沙声分两列依次排开粗略望去居然有十几人之多为首的是一名穿着青色武袍的大汉络子胡皮肤黝黑身材精壮面露狠色很显然他就是这队士卒的统领他对面站着的正是那位刚刚招待赵淮的媒婆此刻的媒婆一脸愁苦苦口婆心的劝道军爷我们婚媒所好歹是官府机构怎么会私藏贼人呢统领冰冷道我等有搜查令在身奉命行事你敢堵我的人真是不知死活耽误了大事你有十個脑袋也不够砍来人下一秒统领冷酷的下令给我查务必找出秦王殿下要找的人士兵接到命令一个个分散开来朝大门走去一时间整个院子可谓是鸡飞狗跳本来今天来婚媒所的人就不多如今更是全被赶了出来一个个像小鸡一样被拎了出来脸上都写满了紧张与害怕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里是青楼呢咚空气中沉默良久。
  赵淮缓缓开口:“抱歉也有意问起。”
  听虞清寒故事赵淮目光由带着丝同情。
  现在知道女子身上古怪感从哪里来。
  杀过怪得眼神跟刀子样锋利心态早已异于常。
  但并会安慰对方因为对方既然能说出来就已经说明释怀。
  而自己能做静静聆听便已足够还能奢望什么。
  每自己生活就已经很难何必再操心其呢?
  “公子难道害怕?”
  虞清寒看到赵淮模样十分意外道。
  她故事虽然改编二半真半假但总体走向还差多男子听完居然点也害怕正常听到自己杀过恐怕都要惊惧久?
  “怕。”
  赵淮摇摇头。
  “姑娘心中呐喊早已胜过其。”
  虞清寒眼中闪过抹异色微笑道:“公子话还真出意表呢。”
  “看来公子也有故事。”
  可赵淮像没听到似暗自沉默语。
  平心而论虞清寒性格很与交谈也算自然得体若抛去她将门千金身份娶得样位貌美如花妻子也件幸事。
  若铜钱结果自己说定会跟对方多相处相处。
  想罢赵淮轻吸口气还做出抉择平静道:“虞姑娘觉得们还...”
  突然。
  “嘭!”声巨响从屋外传来打断切。
  “军爷真能进啊!”
  ”今天点生意都没做成呢!
  “全城都要搜查们婚媒所也能例外!”
  紧接着两对视眼。
  赵淮心思敏捷立马意识到搜查来。
  时间眉头由皱起。
  “放心会出手。”
  虞清寒见到赵淮神情安慰道。
  声音来源源自屋外走廊过道。
  小巧院落大门被轰开年轻小厮蹲守在门口脸惊吓盯着入口原本象征着爱情种满桃树走廊上多群速之客。
  名名身披鱼鳞甲腰挂精钢长刀士卒小跑进来发出盔甲间发出清脆“沙沙”声。
  分两列依次排开粗略望去居然有十几之多。
  为首名穿着青色武袍大汉络子胡皮肤黝黑身材精壮面露狠色。
  很显然就队士卒统领。
  对面站着正那位刚刚招待赵淮媒婆。
  此刻媒婆脸愁苦苦口婆心劝道:
  “军爷们婚媒所歹官府机构怎么会私藏贼呢!”
  统领冰冷道:“等有搜查令在身奉命行事敢堵真知死活!”
  “耽误大事有十個脑袋也够砍!”
  “来!”
  下秒统领冷酷下令。
  “给查!”
  “务必找出秦王殿下要找。”
  士兵接到命令分散开来朝大门走去。
  时间整院子可谓鸡飞狗跳。
  本来今天来婚媒所就多如今更全被赶出来。
  像小鸡样被拎出来脸上都写满紧张与害怕。
  知道还以为里青楼呢。
  “咚!”
空气中沉默良久。
  赵淮缓缓开口:“抱歉,我也不是有意问起的。”
  听了虞清寒的故事,赵淮的目光不由带着一丝同情。
  现在他知道这女子身上的古怪感从哪里来了。
  杀过人,怪不得眼神跟刀子一样锋利,心态早已异于常人。
  但他并不会安慰对方,因为对方既然能说出来,就已经说明释怀了。
  而自己能做的,静静聆听便已足够,还能奢望什么。
  每个人自己的生活就已经很难了,何必再操心其他人呢?
  “公子,你难道不害怕我吗?”
  虞清寒看到赵淮的模样,十分意外道。
  她的故事虽然改编了一二,半真半假,但总体的走向还是差不多的,这个男子听完,居然一点也不害怕,正常人听到自己杀过人,恐怕都要惊惧好久吧?
  “不怕。”
  赵淮摇摇头。
  “姑娘心中的呐喊,早已胜过其他。”
  虞清寒眼中闪过一抹异色,微笑道:“公子的话还是真是出人意表呢。”
  “看来公子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可赵淮像是没听到似的,暗自沉默不语。
  平心而论,虞清寒性格很好,与他交谈也算自然得体,若是抛去她将门千金的身份,娶得这样一位貌美如花的妻子,也是一件幸事。
  若是铜钱的结果是好的,自己说不定会跟对方多相处相处。
  想罢,赵淮轻吸一口气,还是做出了抉择,平静道:“虞姑娘,我觉得,我们还是不...”
  突然。
  “嘭!”的一声巨响,从屋外传来,打断了一切。
  “军爷,真不能进啊!”
  ”今天一点生意都没做成呢!
  “全城都要搜查,你们婚媒所也不能例外!”
  紧接着,两人对视了一眼。
  赵淮心思敏捷,立马意识到,是搜查的人来了。
  一时间,眉头不由皱起。
  “放心,我会出手。”
  虞清寒见到赵淮的神情,安慰道。
  声音的来源,是源自屋外的走廊过道。
  小巧院落的大门被轰开,年轻小厮蹲守在门口,一脸惊吓的盯着入口,原本象征着爱情,种满桃树的走廊上,多了一群不速之客。
  一名名身披鱼鳞甲,腰挂精钢长刀的士卒,小跑进来,发出盔甲间发出清脆的“沙沙”声。
  分两列,依次排开,粗略望去,居然有十几人之多。
  为首的是一名穿着青色武袍的大汉,络子胡,皮肤黝黑,身材精壮,面露狠色。
  很显然,他就是这队士卒的统领。
  他对面站着的,正是那位刚刚招待赵淮的媒婆。
  此刻的媒婆一脸愁苦,苦口婆心的劝道:
  “军爷,我们婚媒所好歹是官府机构,怎么会私藏贼人呢!”
  统领冰冷道:“我等有搜查令在身,奉命行事,你敢堵我的人,真是不知死活!”
  “耽误了大事,你有十個脑袋也不够砍!”
  “来人!”
  下一秒,统领冷酷的下令。
  “给我查!”
  “务必找出秦王殿下要找的人。”
  士兵接到命令,一个个分散开来,朝大门走去。
  一时间,整个院子可谓是鸡飞狗跳。
  本来今天来婚媒所的人就不多,如今更是全被赶了出来。
  一个个像小鸡一样被拎了出来,脸上都写满了紧张与害怕。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里是青楼呢。
  “咚!”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