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你可知我这一拳的威力

下载免费读
拍卖会结束,赵淮和李阎庆并肩走出了会场。
  赵淮的目光扫视一周,等待着危机的发生。
  在【道心颇定】命格的加持下,他的元神对周围的一切都十分的敏感。
  有一点风吹草动,也能洞察。
  只可惜,没有一丝动静。
  赵淮再次抛动铜钱,得到的结果却跟上次一致,稳中应对,就能轻松渡过。
  “前辈,你在等人吗。”
  李阎庆看到赵淮四处张望,不禁好奇道。
  “非也,我是担心你被之前竞争的几人偷袭。”
  赵淮摇头道。
  李阎庆脸上却很是乐观,指着身边的几个仆人道:“放心好了,我爹给我找了几个护卫,虽比不上前辈,但练气三四层的水平,还不足以自保吗?”
  下一秒,赵淮的大手拍在李阎庆的肩膀上,让他一愣。
  只见赵淮神情严肃道:“记住,不要小瞧任何人,这是我教你的第一课。”
  “弟子谨遵教诲。”
  李阎庆也是认真的点头。
  “走吧,太守府与我顺路。”
  赵淮见暂时没事,走在前方,悠悠道。
  李阎庆带着随从,很快跟了上去。
  “你为什么想要练气?”
  走着走着,赵淮突然问道。
  李阎庆叹气道:“我爹说,如果我不练气,就不让我继承他的家业,可老师换了一个又一個,我还是失败了。”
  “那你爹应该对你很好吧。”
  李阎庆立马摇头:“不好,他太凶了,而且整天都很忙了,也看不到人。”
  “人人都羡慕我,可我却不喜欢这样。”
  赵淮微微一笑,教导着。
  “伱这是身在福中...”
  突然,一瞬间。
拍卖会结束,赵淮和李阎庆并肩走出了会场。
  赵淮的目光扫视一周,等待着危机的发生。
  在【道心颇定】命格的加持下,他的元神对周围的一切都十分的敏感。
  有一点风吹草动,也能洞察。
  只可惜,没有一丝动静。
  赵淮再次抛动铜钱,得到的结果却跟上次一致,稳中应对,就能轻松渡过。
  “前辈,你在等人吗。”
  李阎庆看到赵淮四处张望,不禁好奇道。
  “非也,我是担心你被之前竞争的几人偷袭。”
  赵淮摇头道。
  李阎庆脸上却很是乐观,指着身边的几个仆人道:“放心好了,我爹给我找了几个护卫,虽比不上前辈,但练气三四层的水平,还不足以自保吗?”
  下一秒,赵淮的大手拍在李阎庆的肩膀上,让他一愣。
  只见赵淮神情严肃道:“记住,不要小瞧任何人,这是我教你的第一课。”
  “弟子谨遵教诲。”
  李阎庆也是认真的点头。
  “走吧,太守府与我顺路。”
  赵淮见暂时没事,走在前方,悠悠道。
  李阎庆带着随从,很快跟了上去。
  “你为什么想要练气?”
  走着走着,赵淮突然问道。
  李阎庆叹气道:“我爹说,如果我不练气,就不让我继承他的家业,可老师换了一个又一個,我还是失败了。”
  “那你爹应该对你很好吧。”
  李阎庆立马摇头:“不好,他太凶了,而且整天都很忙了,也看不到人。”
  “人人都羡慕我,可我却不喜欢这样。”
  赵淮微微一笑,教导着。
  “伱这是身在福中...”
  突然,一瞬间。
  一股刺骨的危机感从赵淮的脊椎窜出,冰寒无比,如坠冰窟。
  【道心颇定】隐隐发作,清凉的气息输送到全身,他的身体好似有神经反射的,向后闪动。
  数道锋利的寒光划破长空,从天而降。
  薄如蝉翼的飞刀从眼前极速掠过。
  在赵淮的眼中,时间好似被放慢了。
  眼前闪烁的寒光,每一片散发着慑人的寒意。
  一刹那,时间恢复了正常。
  赵淮的重心往后倒,右手顺带拉着旁边的李阎庆,很快又站定住了。
  距离原来的位置有四五米远。
  “噗呲!”
  原本包围在李阎庆身边的三名随从,直接被天空落下的飞刀洞穿。
  身子重重倒地,血溅当场!
  “有刺客!保护少爷!”
  一名随从放声大喊道。
  其余的随从将李阎庆包裹在中间,神情紧张,如临大敌。
  唯独赵淮面色淡然,目光四处扫视,发动元神的力量,寻找刺客的痕迹。
  怪不得自己刚刚没有找到,原来敌人的位置在高处。
  赵淮锐利的眼神扫过面前的无人巷,盯向不远处屋檐上的两道人影。
  对手的境界也在练气境。
  “秀才,你的昏睡飞刀失败了,什么情况?”
  屋檐之上,虎背熊腰的屠夫瓮声质疑道。
  “这人好像有点本事,没有那么简单,不能大意。”
  夺命秀才清瘦的脸上,浮现出一道凝重之色。
  此人能躲开他的飞刀,绝对也是一名修士。
  “奶奶滴,我们两个联手,还没失败过!”
  “偷袭不成,那就来硬的!”
  屠夫呸了一口,纵身一跃,离地二十米,重重落在地上,青瓦碎裂声响起,溅起一团烟尘。
  夺命秀才脚尖一踩,跳了下来,优雅落地。
拍卖会结束赵淮和李阎庆并肩走出会场。
  赵淮目光扫视周等待着危机发生。
  在【道心颇定】命格加持下元神对周围切都十分敏感。
  有点风吹草动也能洞察。
  只可惜没有丝动静。
  赵淮再次抛动铜钱得到结果却跟上次致稳中应对就能轻松渡过。
  “前辈在等。”
  李阎庆看到赵淮四处张望禁奇道。
  “非也担心被之前竞争几偷袭。”
  赵淮摇头道。
  李阎庆脸上却很乐观指着身边几仆道:“放心爹给找几护卫虽比上前辈但练气三四层水平还足以自保?”
  下秒赵淮大手拍在李阎庆肩膀上让愣。
  只见赵淮神情严肃道:“记住要小瞧任何教第课。”
  “弟子谨遵教诲。”
  李阎庆也认真点头。
  “走太守府与顺路。”
  赵淮见暂时没事走在前方悠悠道。
  李阎庆带着随从很快跟上去。
  “为什么想要练气?”
  走着走着赵淮突然问道。
  李阎庆叹气道:“爹说如果练气就让继承家业可老师换又個还失败。”
  “那爹应该对很。”
  李阎庆立马摇头:“太凶而且整天都很忙也看到。”
  “都羡慕可却喜欢样。”
  赵淮微微笑教导着。
  “伱身在福中...”
  突然瞬间。
  股刺骨危机感从赵淮脊椎窜出冰寒无比如坠冰窟。
  【道心颇定】隐隐发作清凉气息输送到全身身体似有神经反射向后闪动。
  数道锋利寒光划破长空从天而降。
  薄如蝉翼飞刀从眼前极速掠过。
  在赵淮眼中时间似被放慢。
  眼前闪烁寒光每片散发着慑寒意。
  刹那时间恢复正常。
  赵淮重心往后倒右手顺带拉着旁边李阎庆很快又站定住。
  距离原来位置有四五米远。
  “噗呲!”
  原本包围在李阎庆身边三名随从直接被天空落下飞刀洞穿。
  身子重重倒地血溅当场!
  “有刺客!保护少爷!”
  名随从放声大喊道。
  其余随从将李阎庆包裹在中间神情紧张如临大敌。
  唯独赵淮面色淡然目光四处扫视发动元神力量寻找刺客痕迹。
  怪得自己刚刚没有找到原来敌位置在高处。
  赵淮锐利眼神扫过面前无巷盯向远处屋檐上两道影。
  对手境界也在练气境。
  “秀才昏睡飞刀失败什么情况?”
  屋檐之上虎背熊腰屠夫瓮声质疑道。
  “像有点本事没有那么简单能大意。”
  夺命秀才清瘦脸上浮现出道凝重之色。
  此能躲开飞刀绝对也名修士。
  “奶奶滴们两联手还没失败过!”
  “偷袭成那就来硬!”
  屠夫呸口纵身跃离地二十米重重落在地上青瓦碎裂声响起溅起团烟尘。
  夺命秀才脚尖踩跳下来优雅落地。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