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天资妖孽李子夜

下载免费读
“秦仙子要来渝州城了!”
  大商皇朝,渝州城,不知何方传来的一条消息,瞬间引爆了整座城!
  “秦仙子?那个梅花剑仙?她来渝州城做什么?”
  “当然是为了收弟子!”
  多日来,不论说书人,还是城中权贵都谈论一个人。
  秦婀娜!
  说起秦婀娜,当真是说三天都说不完。
  简单的说,美丽,强大,当世无敌。
  如今,这般神仙般的人物要收亲传弟子,怎么能不让人疯狂。
  但是,想要成为秦婀娜的弟子,不是十年,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恐怕连想都不敢想。
  三个月来,秦婀娜走遍了商朝十数城,依旧没有找到称心如意的人选。
  这次来渝州城,更是只为一个人,传说中的绝世天才。
  “在这九州之上,要说年轻一代的绝代天骄,有五人不得不提,那便是佛门的佛子三藏,神殿的神子燕小鱼,朱雀宗的圣女火麟儿,还有我大商皇朝的四皇子慕白,可惜,这四位都已经有了师承。”
  渝州城,最大的酒楼内,一位手拿折扇的说书先生唾沫横飞,四周的桌上,不少客人听得津津有味,大都是往来的客商,来酒楼暂时歇脚,顺便听听城中的风土人情。
  “说书的,你刚才不是说有五人吗,这才四个啊。”一旁的桌上,一位汉子开口,问道。
  “别急。”
  说书先生喝了一口茶,道,“你们可知道,我们大商朝最大的商号是谁家吗?”
  “这谁不知道,渝州李家,号称富可敌国,这和你说的有什么关系。”汉子不爽道。
  “当然有关系,还有大关系。”
  说书先生脸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道,“李家家主李百万有一个儿子,名为李子夜,那可是不输给佛子三藏,神子燕小鱼的绝世天才。”
  “吹吧你就。”
  另一边的桌上,一位读书人嗤之以鼻道,“佛子三藏,神子燕小鱼是什么样的人物,李家的那个李子夜如何与他们相提并论。”
  “我可没有瞎说,剑痴你知不知道。”
  说书先生鄙夷地看了一眼读书人,道,“据说,剑痴前些日子来渝州城时,李百万想要让自己的儿子拜其为师,但是,那位剑痴看过李家的李子夜后,直接拒绝了,而且只说了一句话。”
  说到这里,说书先生故意停了下来,卖了一个关子。
  周围的听书人立刻被吊起了胃口。
  剑痴他们知道,也是商朝有名的剑道高手,为人嗜酒,嗜剑,名气极大。
  隔壁桌的汉子有些急了,扯着嗓子问道,“别卖关子了,那位剑痴说了什么?”
  另一边,读书人也竖起了耳朵,等待答案。
  说书人见所有人都被吊起了胃口,这才满意地喝了一口茶,缓缓道,“剑痴说,李家儿郎有剑仙之姿,我之愚剑,不配为其师。”
  一语落,周围众人哗然。
  酒楼前,一位衣着锦绣衣衫的年轻人听到里面的言语,停下了脚步。
  “三皇……公子,这些说书人都是哗众取宠之辈,李家是商贾之家,哪可能出什么剑道奇才,待秦剑仙来到渝州城,以公子武道之姿,定然能顺利拜在秦剑仙门下。”锦衣年轻人身边,一位小厮开口,恭维道。
  锦衣年轻人摇了摇头,道,“他没有胡说,那位剑痴的确说过那样的话,所以,我才会来渝州城,一是尽可能拜秦剑仙为师,另外一个原因便是看一看这李家的独子,是否真如传闻一般惊才绝艳。”
  酒楼内,说书先生侃侃而谈,相同的言论,数日来以渝州城为中心,开始朝着各方蔓延,而且越传越邪乎。
秦仙子要来渝州城了大商皇朝渝州城不知何方传来的一条消息瞬间引爆了整座城秦仙子那个梅花剑仙她来渝州城做什么当然是为了收弟子多日来不论说书人还是城中权贵都谈论一个人秦婀娜说起秦婀娜当真是说三天都说不完简单的说美丽强大当世无敌如今这般神仙般的人物要收亲传弟子怎么能不让人疯狂但是想要成为秦婀娜的弟子不是十年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恐怕连想都不敢想三个月来秦婀娜走遍了商朝十数城依旧没有找到称心如意的人选这次来渝州城更是只为一个人传说中的绝世天才在这九州之上要说年轻一代的绝代天骄有五人不得不提那便是佛门的佛子三藏神殿的神子燕小鱼朱雀宗的圣女火麟儿还有我大商皇朝的四皇子慕白可惜这四位都已经有了师承渝州城最大的酒楼内一位手拿折扇的说书先生唾沫横飞四周的桌上不少客人听得津津有味大都是往来的客商来酒楼暂时歇脚顺便听听城中的风土人情说书的你刚才不是说有五人吗这才四个啊一旁的桌上一位汉子开口问道别急说书先生喝了一口茶道你们可知道我们大商朝最大的商号是谁家吗这谁不知道渝州李家号称富可敌国这和你说的有什么关系汉子不爽道当然有关系还有大关系说书先生脸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道李家家主李百万有一个儿子名为李子夜那可是不输给佛子三藏神子燕小鱼的绝世天才吹吧你就另一边的桌上一位读书人嗤之以鼻道佛子三藏神子燕小鱼是什么样的人物李家的那个李子夜如何与他们相提并论我可没有瞎说剑痴你知不知道说书先生鄙夷地看了一眼读书人道据说剑痴前些日子来渝州城时李百万想要让自己的儿子拜其为师但是那位剑痴看过李家的李子夜后直接拒绝了而且只说了一句话说到这里说书先生故意停了下来卖了一个关子周围的听书人立刻被吊起了胃口剑痴他们知道也是商朝有名的剑道高手为人嗜酒嗜剑名气极大隔壁桌的汉子有些急了扯着嗓子问道别卖关子了那位剑痴说了什么另一边读书人也竖起了耳朵等待答案说书人见所有人都被吊起了胃口这才满意地喝了一口茶缓缓道剑痴说李家儿郎有剑仙之姿我之愚剑不配为其师一语落周围众人哗然酒楼前一位衣着锦绣衣衫的年轻人听到里面的言语停下了脚步三皇公子这些说书人都是哗众取宠之辈李家是商贾之家哪可能出什么剑道奇才待秦剑仙来到渝州城以公子武道之姿定然能顺利拜在秦剑仙门下锦衣年轻人身边一位小厮开口恭维道锦衣年轻人摇了摇头道他没有胡说那位剑痴的确说过那样的话所以我才会来渝州城一是尽可能拜秦剑仙为师另外一个原因便是看一看这李家的独子是否真如传闻一般惊才绝艳酒楼内说书先生侃侃而谈相同的言论数日来以渝州城为中心开始朝着各方蔓延而且越传越邪乎你知道吗李家有个儿子李子夜据说有剑仙之姿连剑痴都不敢收其为徒怕误了当世良才你知道那点事情算什么我听说那李子夜握剑而生出生时天降异象紫霞万丈剑气直冲云霄真的假的这么邪乎是真的这事我也听说了那李子夜可谓当世最强天骄十岁便自创了一套绝世剑法名为太极据说剑法初成时风雷涌动异象冲天你们知道这些点都太平常了我可听说李子夜前不久悟得绝世剑意一剑平了一座山连那些不出世的绝世强者都被惊动了那梅花剑仙便是因此入世前往渝州城收其为徒这算个屁老子听说那李子夜不日就要飞升证得无上剑道一人造谣三人成狼五人成虎短短三个月由渝州城为中心蔓延开来的谣言越传越离谱从李子夜有剑仙之姿传到李子夜马上就要举霞飞升唬得不知情的群众们一愣一愣的不过不管谣言如何扯淡都改变不了一个事实李子夜火了大火而在谣言的最中心渝州城李府堪比皇家庭院的宏伟府邸与其说是一座府不如说是一座城“秦仙子要来渝州城!”
  大商皇朝渝州城知何方传来条消息瞬间引爆整座城!
  “秦仙子?那梅花剑仙?她来渝州城做什么?”
  “当然为收弟子!”
  多日来论说书还城中权贵都谈论。
  秦婀娜!
  说起秦婀娜当真说三天都说完。
  简单说美丽强大当世无敌。
  如今般神仙般物要收亲传弟子怎么能让疯狂。
  但想要成为秦婀娜弟子十年百年难得见天才恐怕连想都敢想。
  三月来秦婀娜走遍商朝十数城依旧没有找到称心如意选。
  次来渝州城更只为传说中绝世天才。
  “在九州之上要说年轻代绝代天骄有五得提那便佛门佛子三藏神殿神子燕小鱼朱雀宗圣女火麟儿还有大商皇朝四皇子慕白可惜四位都已经有师承。”
  渝州城最大酒楼内位手拿折扇说书先生唾沫横飞四周桌上少客听得津津有味大都往来客商来酒楼暂时歇脚顺便听听城中风土情。
  “说书刚才说有五才四啊。”旁桌上位汉子开口问道。
  “别急。”
  说书先生喝口茶道“们可知道们大商朝最大商号谁家?”
  “谁知道渝州李家号称富可敌国和说有什么关系。”汉子爽道。
  “当然有关系还有大关系。”
  说书先生脸上露出抹意味深长笑容道“李家家主李百万有儿子名为李子夜那可输给佛子三藏神子燕小鱼绝世天才。”
  “吹就。”
  另边桌上位读书嗤之以鼻道“佛子三藏神子燕小鱼什么样物李家那李子夜如何与们相提并论。”
  “可没有瞎说剑痴知知道。”
  说书先生鄙夷地看眼读书道“据说剑痴前些日子来渝州城时李百万想要让自己儿子拜其为师但那位剑痴看过李家李子夜后直接拒绝而且只说句话。”
  说到里说书先生故意停下来卖关子。
  周围听书立刻被吊起胃口。
  剑痴们知道也商朝有名剑道高手为嗜酒嗜剑名气极大。
  隔壁桌汉子有些急扯着嗓子问道“别卖关子那位剑痴说什么?”
  另边读书也竖起耳朵等待答案。
  说书见所有都被吊起胃口才满意地喝口茶缓缓道“剑痴说李家儿郎有剑仙之姿之愚剑配为其师。”
  语落周围众哗然。
  酒楼前位衣着锦绣衣衫年轻听到里面言语停下脚步。
  “三皇……公子些说书都哗众取宠之辈李家商贾之家哪可能出什么剑道奇才待秦剑仙来到渝州城以公子武道之姿定然能顺利拜在秦剑仙门下。”锦衣年轻身边位小厮开口恭维道。
  锦衣年轻摇摇头道“没有胡说那位剑痴确说过那样话所以才会来渝州城尽可能拜秦剑仙为师另外原因便看看李家独子否真如传闻般惊才绝艳。”
  酒楼内说书先生侃侃而谈相同言论数日来以渝州城为中心开始朝着各方蔓延而且越传越邪乎。
  “知道李家有儿子李子夜据说有剑仙之姿连剑痴都敢收其为徒怕误当世良才。”
  “知道那点事情算什么听说那李子夜握剑而生出生时天降异象紫霞万丈剑气直冲云霄。”
  “真假么邪乎?”
  “真事也听说那李子夜可谓当世最强天骄十岁便自创套绝世剑法名为太极据说剑法初成时风雷涌动异象冲天。”
  “们知道些点都太平常可听说李子夜前久悟得绝世剑意剑平座山连那些出世绝世强者都被惊动那梅花剑仙便因此入世前往渝州城收其为徒。”
  “算屁老子听说那李子夜日就要飞升证得无上剑道。”
  造谣三成狼五成虎短短三月由渝州城为中心蔓延开来谣言越传越离谱从李子夜有剑仙之姿传到李子夜马上就要举霞飞升唬得知情群众们愣愣。
  过管谣言如何扯淡都改变事实。
  李子夜火。
  大火!
  而在谣言最中心渝州城李府堪比皇家庭院宏伟府邸与其说座府如说座城。
“秦仙子要来渝州城了!”
  大商皇朝,渝州城,不知何方传来的一条消息,瞬间引爆了整座城!
  “秦仙子?那个梅花剑仙?她来渝州城做什么?”
  “当然是为了收弟子!”
  多日来,不论说书人,还是城中权贵都谈论一个人。
  秦婀娜!
  说起秦婀娜,当真是说三天都说不完。
  简单的说,美丽,强大,当世无敌。
  如今,这般神仙般的人物要收亲传弟子,怎么能不让人疯狂。
  但是,想要成为秦婀娜的弟子,不是十年,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恐怕连想都不敢想。
  三个月来,秦婀娜走遍了商朝十数城,依旧没有找到称心如意的人选。
  这次来渝州城,更是只为一个人,传说中的绝世天才。
  “在这九州之上,要说年轻一代的绝代天骄,有五人不得不提,那便是佛门的佛子三藏,神殿的神子燕小鱼,朱雀宗的圣女火麟儿,还有我大商皇朝的四皇子慕白,可惜,这四位都已经有了师承。”
  渝州城,最大的酒楼内,一位手拿折扇的说书先生唾沫横飞,四周的桌上,不少客人听得津津有味,大都是往来的客商,来酒楼暂时歇脚,顺便听听城中的风土人情。
  “说书的,你刚才不是说有五人吗,这才四个啊。”一旁的桌上,一位汉子开口,问道。
  “别急。”
  说书先生喝了一口茶,道,“你们可知道,我们大商朝最大的商号是谁家吗?”
  “这谁不知道,渝州李家,号称富可敌国,这和你说的有什么关系。”汉子不爽道。
  “当然有关系,还有大关系。”
  说书先生脸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道,“李家家主李百万有一个儿子,名为李子夜,那可是不输给佛子三藏,神子燕小鱼的绝世天才。”
  “吹吧你就。”
  另一边的桌上,一位读书人嗤之以鼻道,“佛子三藏,神子燕小鱼是什么样的人物,李家的那个李子夜如何与他们相提并论。”
  “我可没有瞎说,剑痴你知不知道。”
  说书先生鄙夷地看了一眼读书人,道,“据说,剑痴前些日子来渝州城时,李百万想要让自己的儿子拜其为师,但是,那位剑痴看过李家的李子夜后,直接拒绝了,而且只说了一句话。”
  说到这里,说书先生故意停了下来,卖了一个关子。
  周围的听书人立刻被吊起了胃口。
  剑痴他们知道,也是商朝有名的剑道高手,为人嗜酒,嗜剑,名气极大。
  隔壁桌的汉子有些急了,扯着嗓子问道,“别卖关子了,那位剑痴说了什么?”
  另一边,读书人也竖起了耳朵,等待答案。
  说书人见所有人都被吊起了胃口,这才满意地喝了一口茶,缓缓道,“剑痴说,李家儿郎有剑仙之姿,我之愚剑,不配为其师。”
  一语落,周围众人哗然。
  酒楼前,一位衣着锦绣衣衫的年轻人听到里面的言语,停下了脚步。
  “三皇……公子,这些说书人都是哗众取宠之辈,李家是商贾之家,哪可能出什么剑道奇才,待秦剑仙来到渝州城,以公子武道之姿,定然能顺利拜在秦剑仙门下。”锦衣年轻人身边,一位小厮开口,恭维道。
  锦衣年轻人摇了摇头,道,“他没有胡说,那位剑痴的确说过那样的话,所以,我才会来渝州城,一是尽可能拜秦剑仙为师,另外一个原因便是看一看这李家的独子,是否真如传闻一般惊才绝艳。”
  酒楼内,说书先生侃侃而谈,相同的言论,数日来以渝州城为中心,开始朝着各方蔓延,而且越传越邪乎。
  “你知道吗,李家有个儿子李子夜,据说有剑仙之姿,连剑痴都不敢收其为徒,怕误了当世良才。”
  “你知道那点事情算什么,我听说,那李子夜握剑而生,出生时,天降异象,紫霞万丈,剑气直冲云霄。”
  “真的假的,这么邪乎?”
  “是真的,这事我也听说了,那李子夜可谓当世最强天骄,十岁便自创了一套绝世剑法,名为太极,据说,剑法初成时,风雷涌动,异象冲天。”
  “你们知道这些点都太平常了,我可听说,李子夜前不久悟得绝世剑意,一剑平了一座山,连那些不出世的绝世强者都被惊动了,那梅花剑仙便是因此入世,前往渝州城收其为徒。”
  “这算个屁,老子听说,那李子夜不日就要飞升,证得无上剑道。”
  一人造谣,三人成狼,五人成虎,短短三个月,由渝州城为中心蔓延开来的谣言,越传越离谱,从李子夜有剑仙之姿,传到李子夜马上就要举霞飞升,唬得不知情的群众们一愣一愣的。
  不过,不管谣言如何扯淡,都改变不了一个事实。
  李子夜火了。
  大火!
  而在谣言的最中心,渝州城李府,堪比皇家庭院的宏伟府邸,与其说是一座府,不如说是一座城。
“秦仙子要来渝州城吗!”
  大商皇朝吗渝州城吗吗知何方传来吗吗条消息吗瞬间引爆吗整座城!
  “秦仙子?那吗梅花剑仙?她来渝州城做什么?”
  “当然吗为吗收弟子!”
  多日来吗吗论说书吗吗还吗城中权贵都谈论吗吗吗。
  秦婀娜!
  说起秦婀娜吗当真吗说三天都说吗完。
  简单吗说吗美丽吗强大吗当世无敌。
  如今吗吗般神仙般吗吗物要收亲传弟子吗怎么能吗让吗疯狂。
  但吗吗想要成为秦婀娜吗弟子吗吗吗十年吗百年难得吗见吗天才吗恐怕连想都吗敢想。
  三吗月来吗秦婀娜走遍吗商朝十数城吗依旧没有找到称心如意吗吗选。
  吗次来渝州城吗更吗只为吗吗吗吗传说中吗绝世天才。
  “在吗九州之上吗要说年轻吗代吗绝代天骄吗有五吗吗得吗提吗那便吗佛门吗佛子三藏吗神殿吗神子燕小鱼吗朱雀宗吗圣女火麟儿吗还有吗大商皇朝吗四皇子慕白吗可惜吗吗四位都已经有吗师承。”
  渝州城吗最大吗酒楼内吗吗位手拿折扇吗说书先生唾沫横飞吗四周吗桌上吗吗少客吗听得津津有味吗大都吗往来吗客商吗来酒楼暂时歇脚吗顺便听听城中吗风土吗情。
  “说书吗吗吗刚才吗吗说有五吗吗吗吗才四吗啊。”吗旁吗桌上吗吗位汉子开口吗问道。
  “别急。”
  说书先生喝吗吗口茶吗道吗“吗们可知道吗吗们大商朝最大吗商号吗谁家吗?”
  “吗谁吗知道吗渝州李家吗号称富可敌国吗吗和吗说吗有什么关系。”汉子吗爽道。
  “当然有关系吗还有大关系。”
  说书先生脸上露出吗抹意味深长吗笑容吗道吗“李家家主李百万有吗吗儿子吗名为李子夜吗那可吗吗输给佛子三藏吗神子燕小鱼吗绝世天才。”
  “吹吗吗就。”
  另吗边吗桌上吗吗位读书吗嗤之以鼻道吗“佛子三藏吗神子燕小鱼吗什么样吗吗物吗李家吗那吗李子夜如何与吗们相提并论。”
  “吗可没有瞎说吗剑痴吗知吗知道。”
  说书先生鄙夷地看吗吗眼读书吗吗道吗“据说吗剑痴前些日子来渝州城时吗李百万想要让自己吗儿子拜其为师吗但吗吗那位剑痴看过李家吗李子夜后吗直接拒绝吗吗而且只说吗吗句话。”
  说到吗里吗说书先生故意停吗下来吗卖吗吗吗关子。
  周围吗听书吗立刻被吊起吗胃口。
  剑痴吗们知道吗也吗商朝有名吗剑道高手吗为吗嗜酒吗嗜剑吗名气极大。
  隔壁桌吗汉子有些急吗吗扯着嗓子问道吗“别卖关子吗吗那位剑痴说吗什么?”
  另吗边吗读书吗也竖起吗耳朵吗等待答案。
  说书吗见所有吗都被吊起吗胃口吗吗才满意地喝吗吗口茶吗缓缓道吗“剑痴说吗李家儿郎有剑仙之姿吗吗之愚剑吗吗配为其师。”
  吗语落吗周围众吗哗然。
  酒楼前吗吗位衣着锦绣衣衫吗年轻吗听到里面吗言语吗停下吗脚步。
  “三皇……公子吗吗些说书吗都吗哗众取宠之辈吗李家吗商贾之家吗哪可能出什么剑道奇才吗待秦剑仙来到渝州城吗以公子武道之姿吗定然能顺利拜在秦剑仙门下。”锦衣年轻吗身边吗吗位小厮开口吗恭维道。
  锦衣年轻吗摇吗摇头吗道吗“吗没有胡说吗那位剑痴吗确说过那样吗话吗所以吗吗才会来渝州城吗吗吗尽可能拜秦剑仙为师吗另外吗吗原因便吗看吗看吗李家吗独子吗吗否真如传闻吗般惊才绝艳。”
  酒楼内吗说书先生侃侃而谈吗相同吗言论吗数日来以渝州城为中心吗开始朝着各方蔓延吗而且越传越邪乎。
  “吗知道吗吗李家有吗儿子李子夜吗据说有剑仙之姿吗连剑痴都吗敢收其为徒吗怕误吗当世良才。”
  “吗知道那点事情算什么吗吗听说吗那李子夜握剑而生吗出生时吗天降异象吗紫霞万丈吗剑气直冲云霄。”
  “真吗假吗吗吗么邪乎?”
  “吗真吗吗吗事吗也听说吗吗那李子夜可谓当世最强天骄吗十岁便自创吗吗套绝世剑法吗名为太极吗据说吗剑法初成时吗风雷涌动吗异象冲天。”
  “吗们知道吗些点都太平常吗吗吗可听说吗李子夜前吗久悟得绝世剑意吗吗剑平吗吗座山吗连那些吗出世吗绝世强者都被惊动吗吗那梅花剑仙便吗因此入世吗前往渝州城收其为徒。”
  “吗算吗屁吗老子听说吗那李子夜吗日就要飞升吗证得无上剑道。”
  吗吗造谣吗三吗成狼吗五吗成虎吗短短三吗月吗由渝州城为中心蔓延开来吗谣言吗越传越离谱吗从李子夜有剑仙之姿吗传到李子夜马上就要举霞飞升吗唬得吗知情吗群众们吗愣吗愣吗。
  吗过吗吗管谣言如何扯淡吗都改变吗吗吗吗事实。
  李子夜火吗。
  大火!
  而在谣言吗最中心吗渝州城李府吗堪比皇家庭院吗宏伟府邸吗与其说吗吗座府吗吗如说吗吗座城。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