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冰清玉洁秦婀娜

下载免费读
三日后,渝州城外。
  剑气东来,浩荡三十丈。
  随后,漫天梅花飞舞,一抹清丽而又超凡脱俗的倩影踏剑而来,气势恢宏,排场极大。
  “哇,梅花剑仙来了!”
  渝州城内,百姓们看着空中踏剑而来的梅花剑仙,面露崇拜和尊敬之色。
  清风拂过,梅花散尽,秦婀娜落地,收起古剑。
  入眼,那女子如谪凡之仙,眉目如画,美丽的有些不真实,一袭白色衣裙不染尘埃,洁净无瑕。
  “仙子我爱你,仙子你是我的偶像!”
  熙熙攘攘的百姓中,就有那闲的无聊的李子夜,看着秦婀娜排场十足的出场方式,很配合地当起群演,伸出手臂,一边摇,一边大声呐喊道。
  “……”
  “……”
  或许是李子夜喊得声音太大,周围的百姓回头,像看白痴一样看着李子夜,全都下意识退后一步。
  于是,李子夜成为了大庭广众之下最靓的仔。
  “仙子……我爱……”
  李子夜见状,神色僵住,最后一个你字硬生生咽了下去。
  怎么了,为什么没人喊了?
  大人物的出场方式不都这样吗?他很配合啊!
  “这不是李百万的儿子吗?怎么是个傻子。”
  “不知道啊,以前没听说李百万的儿子是个傻子呀?”
  “你们懂个屁,这小李公子是个天才,天才总有些不同寻常,这叫有性格。”
  人群中,有人认出了李子夜,窃窃私语,有人疑惑,有人赞赏。
  当然,赞赏的人,明显是睁着眼说瞎话。
  “……”
  李子夜很无语,见势不对,二话不说,先把脸蒙住,灰溜溜地走了。
  丢人了!
  人群前,秦婀娜看了一眼灰溜溜离开的李子夜,眸中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傻子?
  李府,李子夜回来,后院的湖边,正在闭目养神的张邋遢眼都没睁,开口问道,“见到了?”
  李子夜讪讪地摸了摸鼻子,道,“见到了。”
  “如何,那秦婀娜可还配做你师父?”张邋遢淡淡道。
  李子夜停下步子,注视眼前的糟老头子许久,道,“老张,你是在嘲讽我吗?”
  “是。”张邋遢点头道。
  “张老头,你一个为十坛醉花酿就出卖节操的人,也好意思嘲讽别人。”
  李子夜讥笑了一句,旋即坐在张老头身边躺下,问道,“老张,我看那老秦年纪轻轻,真的像你说的那般厉害吗?”
  “武道,不能只看年纪。”
  张邋遢闭着眼睛平静道,“你要承认,这世上有一种人,叫做天才,那秦婀娜便是天才中的天才。”
  “真是羡慕啊。”李子夜感慨道。
  “人各有所长,也有所短,强求不得,你也无需太过执着。”张邋遢说道。
  “那我的所长是什么?”李子夜问道。
三日后渝州城外剑气东来浩荡三十丈随后漫天梅花飞舞一抹清丽而又超凡脱俗的倩影踏剑而来气势恢宏排场极大哇梅花剑仙来了渝州城内百姓们看着空中踏剑而来的梅花剑仙面露崇拜和尊敬之色清风拂过梅花散尽秦婀娜落地收起古剑入眼那女子如谪凡之仙眉目如画美丽的有些不真实一袭白色衣裙不染尘埃洁净无瑕仙子我爱你仙子你是我的偶像熙熙攘攘的百姓中就有那闲的无聊的李子夜看着秦婀娜排场十足的出场方式很配合地当起群演伸出手臂一边摇一边大声呐喊道或许是李子夜喊得声音太大周围的百姓回头像看白痴一样看着李子夜全都下意识退后一步于是李子夜成为了大庭广众之下最靓的仔仙子我爱李子夜见状神色僵住最后一个你字硬生生咽了下去怎么了为什么没人喊了大人物的出场方式不都这样吗他很配合啊这不是李百万的儿子吗怎么是个傻子不知道啊以前没听说李百万的儿子是个傻子呀你们懂个屁这小李公子是个天才天才总有些不同寻常这叫有性格人群中有人认出了李子夜窃窃私语有人疑惑有人赞赏当然赞赏的人明显是睁着眼说瞎话李子夜很无语见势不对二话不说先把脸蒙住灰溜溜地走了丢人了人群前秦婀娜看了一眼灰溜溜离开的李子夜眸中露出若有所思之色傻子李府李子夜回来后院的湖边正在闭目养神的张邋遢眼都没睁开口问道见到了李子夜讪讪地摸了摸鼻子道见到了如何那秦婀娜可还配做你师父张邋遢淡淡道李子夜停下步子注视眼前的糟老头子许久道老张你是在嘲讽我吗是张邋遢点头道张老头你一个为十坛醉花酿就出卖节操的人也好意思嘲讽别人李子夜讥笑了一句旋即坐在张老头身边躺下问道老张我看那老秦年纪轻轻真的像你说的那般厉害吗武道不能只看年纪张邋遢闭着眼睛平静道你要承认这世上有一种人叫做天才那秦婀娜便是天才中的天才真是羡慕啊李子夜感慨道人各有所长也有所短强求不得你也无需太过执着张邋遢说道那我的所长是什么李子夜问道张邋遢沉默再沉默不知过了多久方才开口道你长得还行称得上金玉其外老张你骂人的水平真是越来越高了佩服李子夜皮笑肉不笑说道这张老头骂人都不带脏字的金玉其外下一句不就是败絮其中吗怎么老头子我说的不对吗张邋遢淡淡道听说昨天晚上又有个府中的小丫头主动进了你房里怎么样童子身还在吗滚李子夜没好气地说道长得好又不是我的错我也很困扰这话说的着实很欠揍张邋遢道老张我决定了李子夜突然坐直身子神色坚定道我一定要拜老秦为师成功踏上武道之路然后名扬四海天下无敌张邋遢睁开双眼打量了一番眼前少年许久问道你认真的当然李子夜点头道年轻真好张邋遢感慨道连白日梦都说得如此有气势这老头子坏得很李子夜懒得理他公子老爷叫你这时一名仆人快步走来着急说道什么事李子夜问道剑仙梅花剑仙来了仆人说道老老秦李子夜闻言一下站了起来惊讶道这么快说完李子夜立刻朝着前院快步走去果然是年轻人真沉不住气湖边张邋遢再度闭上眼老神在在地说道前院大堂内李百万一脸舔狗之像地陪着秦婀娜为了儿子的拜师大业脸面什么都是扯淡仙子这茶可符合你的胃口仙子我这还有上好的云雾茶仙子喝酒吗我府中有十年的醉花酿女儿红呢二十年的仙子仙子李子夜来到大堂时看到老爹的舔狗模样恨不得将其塞到地缝里去太丢人了仙子赶路这么多天肯定累了我跟府中大夫学过几手推拿要不帮你解解乏李子夜快步上前笑的跟花开一样免了秦婀娜不吃这父子俩的一套神色淡漠道我来此的目的想必你们也清楚我收徒的条件很简单只要通过我的考验便能拜我为师三日后渝州城外。
  剑气东来浩荡三十丈。
  随后漫天梅花飞舞抹清丽而又超凡脱俗倩影踏剑而来气势恢宏排场极大。
  “哇梅花剑仙来!”
  渝州城内百姓们看着空中踏剑而来梅花剑仙面露崇拜和尊敬之色。
  清风拂过梅花散尽秦婀娜落地收起古剑。
  入眼那女子如谪凡之仙眉目如画美丽有些真实袭白色衣裙染尘埃洁净无瑕。
  “仙子爱仙子偶像!”
  熙熙攘攘百姓中就有那闲无聊李子夜看着秦婀娜排场十足出场方式很配合地当起群演伸出手臂边摇边大声呐喊道。
  “……”
  “……”
  或许李子夜喊得声音太大周围百姓回头像看白痴样看着李子夜全都下意识退后步。
  于李子夜成为大庭广众之下最靓仔。
  “仙子……爱……”
  李子夜见状神色僵住最后字硬生生咽下去。
  怎么为什么没喊?
  大物出场方式都样?很配合啊!
  “李百万儿子?怎么傻子。”
  “知道啊以前没听说李百万儿子傻子呀?”
  “们懂屁小李公子天才天才总有些同寻常叫有性格。”
  群中有认出李子夜窃窃私语有疑惑有赞赏。
  当然赞赏明显睁着眼说瞎话。
  “……”
  李子夜很无语见势对二话说先把脸蒙住灰溜溜地走。
  丢!
  群前秦婀娜看眼灰溜溜离开李子夜眸中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傻子?
  李府李子夜回来后院湖边正在闭目养神张邋遢眼都没睁开口问道“见到?”
  李子夜讪讪地摸摸鼻子道“见到。”
  “如何那秦婀娜可还配做师父?”张邋遢淡淡道。
  李子夜停下步子注视眼前糟老头子许久道“老张在嘲讽?”
  “。”张邋遢点头道。
  “张老头为十坛醉花酿就出卖节操也意思嘲讽别。”
  李子夜讥笑句旋即坐在张老头身边躺下问道“老张看那老秦年纪轻轻真像说那般厉害?”
  “武道能只看年纪。”
  张邋遢闭着眼睛平静道“要承认世上有种叫做天才那秦婀娜便天才中天才。”
  “真羡慕啊。”李子夜感慨道。
  “各有所长也有所短强求得也无需太过执着。”张邋遢说道。
  “那所长什么?”李子夜问道。
  张邋遢沉默再沉默知过多久方才开口道“长得还行称得上金玉其外。”
  “老张骂水平真越来越高佩服。”
  李子夜皮笑肉笑说道张老头骂都带脏字金玉其外下句就败絮其中。
  “怎么老头子说对?”
  张邋遢淡淡道“听说昨天晚上又有府中小丫头主动进房里怎么样童子身还在?”
  “滚!”
  李子夜没气地说道“长得又错也很困扰。”
  “话说着实很欠揍。”张邋遢道。
  “老张决定!”
  李子夜突然坐直身子神色坚定道“定要拜老秦为师成功踏上武道之路然后名扬四海天下无敌。”
  张邋遢睁开双眼打量番眼前少年许久问道“认真?”
  “当然。”
  李子夜点头道。
  “年轻真。”
  张邋遢感慨道“连白日梦都说得如此有气势。”
  “……”
  老头子坏得很李子夜懒得理。
  “公子老爷叫。”
  时名仆快步走来着急说道。
  “什么事?”李子夜问道。
  “剑仙梅花剑仙来。”仆说道。
  “老……老秦?”
  李子夜闻言下站起来惊讶道“么快。”
  说完李子夜立刻朝着前院快步走去。
  “果然年轻真沉住气。”
  湖边张邋遢再度闭上眼老神在在地说道。
  前院大堂内。
  李百万脸舔狗之像地陪着秦婀娜为儿子拜师大业脸面什么都扯淡。
  “仙子茶可符合胃口。”
  “仙子还有上云雾茶。”
  “仙子喝酒府中有十年醉花酿女儿红呢二十年。”
  “仙子……”
  “仙子……”
  李子夜来到大堂时看到老爹舔狗模样恨得将其塞到地缝里去。
  太丢!
  “仙子赶路么多天肯定累跟府中大夫学过几手推拿要帮解解乏?”李子夜快步上前笑跟花开样。
  “免。”
  秦婀娜吃父子俩套神色淡漠道“来此目想必们也清楚收徒条件很简单只要通过考验便能拜为师。”
三日后,渝州城外。
  剑气东来,浩荡三十丈。
  随后,漫天梅花飞舞,一抹清丽而又超凡脱俗的倩影踏剑而来,气势恢宏,排场极大。
  “哇,梅花剑仙来了!”
  渝州城内,百姓们看着空中踏剑而来的梅花剑仙,面露崇拜和尊敬之色。
  清风拂过,梅花散尽,秦婀娜落地,收起古剑。
  入眼,那女子如谪凡之仙,眉目如画,美丽的有些不真实,一袭白色衣裙不染尘埃,洁净无瑕。
  “仙子我爱你,仙子你是我的偶像!”
  熙熙攘攘的百姓中,就有那闲的无聊的李子夜,看着秦婀娜排场十足的出场方式,很配合地当起群演,伸出手臂,一边摇,一边大声呐喊道。
  “……”
  “……”
  或许是李子夜喊得声音太大,周围的百姓回头,像看白痴一样看着李子夜,全都下意识退后一步。
  于是,李子夜成为了大庭广众之下最靓的仔。
  “仙子……我爱……”
  李子夜见状,神色僵住,最后一个你字硬生生咽了下去。
  怎么了,为什么没人喊了?
  大人物的出场方式不都这样吗?他很配合啊!
  “这不是李百万的儿子吗?怎么是个傻子。”
  “不知道啊,以前没听说李百万的儿子是个傻子呀?”
  “你们懂个屁,这小李公子是个天才,天才总有些不同寻常,这叫有性格。”
  人群中,有人认出了李子夜,窃窃私语,有人疑惑,有人赞赏。
  当然,赞赏的人,明显是睁着眼说瞎话。
  “……”
  李子夜很无语,见势不对,二话不说,先把脸蒙住,灰溜溜地走了。
  丢人了!
  人群前,秦婀娜看了一眼灰溜溜离开的李子夜,眸中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傻子?
  李府,李子夜回来,后院的湖边,正在闭目养神的张邋遢眼都没睁,开口问道,“见到了?”
  李子夜讪讪地摸了摸鼻子,道,“见到了。”
  “如何,那秦婀娜可还配做你师父?”张邋遢淡淡道。
  李子夜停下步子,注视眼前的糟老头子许久,道,“老张,你是在嘲讽我吗?”
  “是。”张邋遢点头道。
  “张老头,你一个为十坛醉花酿就出卖节操的人,也好意思嘲讽别人。”
  李子夜讥笑了一句,旋即坐在张老头身边躺下,问道,“老张,我看那老秦年纪轻轻,真的像你说的那般厉害吗?”
  “武道,不能只看年纪。”
  张邋遢闭着眼睛平静道,“你要承认,这世上有一种人,叫做天才,那秦婀娜便是天才中的天才。”
  “真是羡慕啊。”李子夜感慨道。
  “人各有所长,也有所短,强求不得,你也无需太过执着。”张邋遢说道。
  “那我的所长是什么?”李子夜问道。
  张邋遢沉默,再沉默,不知过了多久,方才开口道,“你长得还行,称得上金玉其外。”
  “老张,你骂人的水平真是越来越高了,佩服。”
  李子夜皮笑肉不笑说道,这张老头,骂人都不带脏字的,金玉其外,下一句不就是败絮其中吗。
  “怎么,老头子我说的不对吗?”
  张邋遢淡淡道,“听说,昨天晚上又有个府中的小丫头主动进了你房里,怎么样,童子身还在吗?”
  “滚!”
  李子夜没好气地说道,“长得好又不是我的错,我也很困扰。”
  “这话说的着实很欠揍。”张邋遢道。
  “老张,我决定了!”
  李子夜突然坐直身子,神色坚定道,“我一定要拜老秦为师,成功踏上武道之路,然后,名扬四海,天下无敌。”
  张邋遢睁开双眼,打量了一番眼前少年,许久,问道,“你认真的?”
  “当然。”
  李子夜点头道。
  “年轻真好。”
  张邋遢感慨道,“连白日梦都说得如此有气势。”
  “……”
  这老头子坏得很,李子夜懒得理他。
  “公子,老爷叫你。”
  这时,一名仆人快步走来,着急说道。
  “什么事?”李子夜问道。
  “剑仙,梅花剑仙来了。”仆人说道。
  “老……老秦?”
  李子夜闻言,一下站了起来,惊讶道,“这么快。”
  说完,李子夜立刻朝着前院快步走去。
  “果然是年轻人,真沉不住气。”
  湖边,张邋遢再度闭上眼,老神在在地说道。
  前院,大堂内。
  李百万一脸舔狗之像地陪着秦婀娜,为了儿子的拜师大业,脸面什么,都是扯淡。
  “仙子,这茶可符合你的胃口。”
  “仙子,我这还有上好的云雾茶。”
  “仙子,喝酒吗,我府中有十年的醉花酿,女儿红呢,二十年的。”
  “仙子……”
  “仙子……”
  李子夜来到大堂时,看到老爹的舔狗模样,恨不得将其塞到地缝里去。
  太丢人了!
  “仙子,赶路这么多天,肯定累了,我跟府中大夫学过几手推拿,要不帮你解解乏?”李子夜快步上前,笑的跟花开一样。
  “免了。”
  秦婀娜不吃这父子俩的一套,神色淡漠道,“我来此的目的,想必你们也清楚,我收徒的条件很简单,只要通过我的考验,便能拜我为师。”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