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自作自受李天娇

下载免费读
“号外,渝州李家的李子夜拜梅花剑仙为师。”
  “号外,李子夜再现太极剑法,天降异象,万剑匍匐。”
  “号外,梅花剑仙说李家子夜有剑仙之姿。”
  “号外,梅花仙子有意和李家子夜结为道侣。”
  “噗!”
  李府后院,李子夜听过府内小厮传来的渝州城流言,直接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我没让人传这句话啊。”
  看到张邋遢望过来的奇怪眼神,李子夜立刻解释道,“我只是让人把老秦收我为徒的消息传开,道侣什么的,我真不知道。”
  “哦。”
  张邋遢不咸不淡地应道,“我信。”
  我信你个鬼!
  “公子,秦仙子来了。”
  就在这时,又有一名小厮急急忙忙跑来,说道。
  “糟了。”
  李子夜神色一惊,老秦这不会是来兴师问罪的吧?
  然而,不等李子夜回过神,后院内,一道倩影走来,步伐不快,却是咫尺天涯之间,转眼,已至湖边。
  秦婀娜看了一眼李子夜,什么也没说,然后目光移向一旁的张邋遢,平静道,“你果然在这里。”
  “秦仙子,好久不见。”
  张邋遢睁开双眼,淡淡笑道。
  “不算很久,两天前才刚见过。”
  秦婀娜走上前,道,“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帮他?”
  “他有钱,有钱能使鬼推磨。”
  张邋遢很是自然地说道,“你不也是收了他的鱼肠剑和天蚕软甲才屡次放水的吗?”
  秦婀娜沉默,片刻后,认真道,“我是看中了他的武道天赋。”
  “武道天赋?”
  张邋遢闻言,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
  一旁,李子夜也咳嗽了几声,喝茶呛到了自己。
  “秦婀娜,你是不是还没有探查过他的经脉?”张邋遢一脸幸灾乐祸地说道。
  “经脉?”
  秦婀娜柳眉轻皱,道,“为何要探查经脉,我观他武骨清奇,脏腑血气旺盛,神藏的潜力定然超出常人。”
  “老头子我之前,也是这么认为的。”张邋遢皮笑肉不笑道。
  秦婀娜闻言,察觉到不对,立刻迈步上前,一把抓过李子夜的手臂。
  渐渐地,秦婀娜的脸色变了。
  “哈哈。”
  张邋遢见状,终于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
  他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
  八脉全都堵塞,真气无法运转,就算脏腑血气再旺盛又如何?
  用这小子的话说,练成炸弹,用来自爆?
  “你们联手骗我!”
  秦婀娜收手,眸中寒意大盛,冷声道。
  “我们可没有骗你。”
  张邋遢大笑道,“从头至尾,我和这小子可都没有说过什么,只不过,是你太相信自己的眼睛,又信了那些流言。”
  李子夜脸上也露出一丝尴尬,摸了摸鼻子,颇有些不好意思,终究不是光彩的事情。
  秦婀娜纤手紧攥,胸口气的上下颤抖,看向两人的目光,简直要吃了两人。
号外渝州李家的李子夜拜梅花剑仙为师号外李子夜再现太极剑法天降异象万剑匍匐号外梅花剑仙说李家子夜有剑仙之姿号外梅花仙子有意和李家子夜结为道侣噗李府后院李子夜听过府内小厮传来的渝州城流言直接一口茶水喷了出来我没让人传这句话啊看到张邋遢望过来的奇怪眼神李子夜立刻解释道我只是让人把老秦收我为徒的消息传开道侣什么的我真不知道哦张邋遢不咸不淡地应道我信我信你个鬼公子秦仙子来了就在这时又有一名小厮急急忙忙跑来说道糟了李子夜神色一惊老秦这不会是来兴师问罪的吧然而不等李子夜回过神后院内一道倩影走来步伐不快却是咫尺天涯之间转眼已至湖边秦婀娜看了一眼李子夜什么也没说然后目光移向一旁的张邋遢平静道你果然在这里秦仙子好久不见张邋遢睁开双眼淡淡笑道不算很久两天前才刚见过秦婀娜走上前道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帮他他有钱有钱能使鬼推磨张邋遢很是自然地说道你不也是收了他的鱼肠剑和天蚕软甲才屡次放水的吗秦婀娜沉默片刻后认真道我是看中了他的武道天赋武道天赋张邋遢闻言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一旁李子夜也咳嗽了几声喝茶呛到了自己秦婀娜你是不是还没有探查过他的经脉张邋遢一脸幸灾乐祸地说道经脉秦婀娜柳眉轻皱道为何要探查经脉我观他武骨清奇脏腑血气旺盛神藏的潜力定然超出常人老头子我之前也是这么认为的张邋遢皮笑肉不笑道秦婀娜闻言察觉到不对立刻迈步上前一把抓过李子夜的手臂渐渐地秦婀娜的脸色变了哈哈张邋遢见状终于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他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八脉全都堵塞真气无法运转就算脏腑血气再旺盛又如何用这小子的话说练成炸弹用来自爆你们联手骗我秦婀娜收手眸中寒意大盛冷声道我们可没有骗你张邋遢大笑道从头至尾我和这小子可都没有说过什么只不过是你太相信自己的眼睛又信了那些流言李子夜脸上也露出一丝尴尬摸了摸鼻子颇有些不好意思终究不是光彩的事情秦婀娜纤手紧攥胸口气的上下颤抖看向两人的目光简直要吃了两人秦婀娜你可是当着整个渝州城的人面宣布收这小子为徒现在反悔可是晚了张邋遢幸灾乐祸地说道或者你想办法帮他打通八脉这不比你直接收一名天才更有挑战性吗仙子一旁李子夜开口诚恳道只要能让我打通八脉成功走到武道之路任何代价都无所谓老李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银子听过眼前少年的话秦婀娜从愤怒中渐渐恢复理智木已成舟再说什么都已晚了我不知道打通八脉的方法秦婀娜强忍怒火缓缓道李子夜闻言身子微颤神色也黯下连秦婀娜都不知道如何打通八脉岂不是说他真的无缘武道了还有一事也要告诉你秦婀娜冷笑道我之所以如此着急收徒是因为我与朱雀宗的老宗主有一个赌注三年后我收的弟子要与他的弟子有一场比试若输了后果你恐怕承受不了朱雀宗老宗主的弟子是李子夜目光看向老张咽了咽口水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火麟儿张邋遢咧嘴一笑道世间四大天骄之一比那三皇子还要强悍不知道多少倍李子夜听过身子一哆嗦那死定了微风轻拂湖边三人沉默场面变得有些尴尬死局秦婀娜没有想到自己收了一个废物徒弟李子夜更是没想到秦婀娜和他人还有这么一个赌局谁坑了谁一时间三人都不知该说什么都别救我湖边李子夜回过神后说了一句旋即噗通一声跳进了湖里让我淹死吧岸边秦婀娜和张邋遢对视一眼又默默移开目光秦婀娜你最好还是想想办法这小子可没有什么底线你若什么都不管他真敢在三年后的比试中直接认输这小子可是没有什么事情不敢做的张邋遢开口提醒道底线这小子的底线就是没有底线“号外渝州李家李子夜拜梅花剑仙为师。”
  “号外李子夜再现太极剑法天降异象万剑匍匐。”
  “号外梅花剑仙说李家子夜有剑仙之姿。”
  “号外梅花仙子有意和李家子夜结为道侣。”
  “噗!”
  李府后院李子夜听过府内小厮传来渝州城流言直接口茶水喷出来。
  “没让传句话啊。”
  看到张邋遢望过来奇怪眼神李子夜立刻解释道“只让把老秦收为徒消息传开道侣什么真知道。”
  “哦。”
  张邋遢咸淡地应道“信。”
  信鬼!
  “公子秦仙子来。”
  就在时又有名小厮急急忙忙跑来说道。
  “糟。”
  李子夜神色惊老秦会来兴师问罪?
  然而等李子夜回过神后院内道倩影走来步伐快却咫尺天涯之间转眼已至湖边。
  秦婀娜看眼李子夜什么也没说然后目光移向旁张邋遢平静道“果然在里。”
  “秦仙子久见。”
  张邋遢睁开双眼淡淡笑道。
  “算很久两天前才刚见过。”
  秦婀娜走上前道“很奇为什么会帮?”
  “有钱有钱能使鬼推磨。”
  张邋遢很自然地说道“也收鱼肠剑和天蚕软甲才屡次放水?”
  秦婀娜沉默片刻后认真道“看中武道天赋。”
  “武道天赋?”
  张邋遢闻言脸上露出古怪笑容。
  旁李子夜也咳嗽几声喝茶呛到自己。
  “秦婀娜还没有探查过经脉?”张邋遢脸幸灾乐祸地说道。
  “经脉?”
  秦婀娜柳眉轻皱道“为何要探查经脉观武骨清奇脏腑血气旺盛神藏潜力定然超出常。”
  “老头子之前也么认为。”张邋遢皮笑肉笑道。
  秦婀娜闻言察觉到对立刻迈步上前把抓过李子夜手臂。
  渐渐地秦婀娜脸色变。
  “哈哈。”
  张邋遢见状终于忍住大声笑起来。
  等天已经等很久。
  八脉全都堵塞真气无法运转就算脏腑血气再旺盛又如何?
  用小子话说练成炸弹用来自爆?
  “们联手骗!”
  秦婀娜收手眸中寒意大盛冷声道。
  “们可没有骗。”
  张邋遢大笑道“从头至尾和小子可都没有说过什么只过太相信自己眼睛又信那些流言。”
  李子夜脸上也露出丝尴尬摸摸鼻子颇有些意思终究光彩事情。
  秦婀娜纤手紧攥胸口气上下颤抖看向两目光简直要吃两。
  “秦婀娜可当着整渝州城面宣布收小子为徒现在反悔可晚。”
  张邋遢幸灾乐祸地说道“或者想办法帮打通八脉比直接收名天才更有挑战性?”
  “仙子。”
  旁李子夜开口诚恳道“只要能让打通八脉成功走到武道之路任何代价都无所谓老李什么都缺就缺银子。”
  听过眼前少年话秦婀娜从愤怒中渐渐恢复理智木已成舟再说什么都已晚。
  “知道打通八脉方法。”秦婀娜强忍怒火缓缓道。
  李子夜闻言身子微颤神色也黯下。
  连秦婀娜都知道如何打通八脉岂说真无缘武道。
  “还有事也要告诉。”
  秦婀娜冷笑道“之所以如此着急收徒因为与朱雀宗老宗主有赌注三年后收弟子要与弟子有场比试若输后果恐怕承受。”
  “朱雀宗老宗主弟子?”
  李子夜目光看向老张咽咽口水心中升起预感。
  “火麟儿。”
  张邋遢咧嘴笑道“世间四大天骄之比那三皇子还要强悍知道多少倍。”
  李子夜听过身子哆嗦那死定。
  微风轻拂湖边三沉默场面变得有些尴尬。
  死局!
  秦婀娜没有想到自己收废物徒弟李子夜更没想到秦婀娜和还有么赌局。
  谁坑谁?
  时间三都知该说什么。
  “都别救。”
  湖边李子夜回过神后说句旋即噗通声跳进湖里。
  让淹死!
  岸边秦婀娜和张邋遢对视眼又默默移开目光。
  “秦婀娜最还想想办法小子可没有什么底线若什么都管真敢在三年后比试中直接认输小子可没有什么事情敢做。”张邋遢开口提醒道。
  底线?小子底线就没有底线。
“号外,渝州李家的李子夜拜梅花剑仙为师。”
  “号外,李子夜再现太极剑法,天降异象,万剑匍匐。”
  “号外,梅花剑仙说李家子夜有剑仙之姿。”
  “号外,梅花仙子有意和李家子夜结为道侣。”
  “噗!”
  李府后院,李子夜听过府内小厮传来的渝州城流言,直接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我没让人传这句话啊。”
  看到张邋遢望过来的奇怪眼神,李子夜立刻解释道,“我只是让人把老秦收我为徒的消息传开,道侣什么的,我真不知道。”
  “哦。”
  张邋遢不咸不淡地应道,“我信。”
  我信你个鬼!
  “公子,秦仙子来了。”
  就在这时,又有一名小厮急急忙忙跑来,说道。
  “糟了。”
  李子夜神色一惊,老秦这不会是来兴师问罪的吧?
  然而,不等李子夜回过神,后院内,一道倩影走来,步伐不快,却是咫尺天涯之间,转眼,已至湖边。
  秦婀娜看了一眼李子夜,什么也没说,然后目光移向一旁的张邋遢,平静道,“你果然在这里。”
  “秦仙子,好久不见。”
  张邋遢睁开双眼,淡淡笑道。
  “不算很久,两天前才刚见过。”
  秦婀娜走上前,道,“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帮他?”
  “他有钱,有钱能使鬼推磨。”
  张邋遢很是自然地说道,“你不也是收了他的鱼肠剑和天蚕软甲才屡次放水的吗?”
“号外,渝州李家的李子夜拜梅花剑仙为师。”
  “号外,李子夜再现太极剑法,天降异象,万剑匍匐。”
  “号外,梅花剑仙说李家子夜有剑仙之姿。”
  “号外,梅花仙子有意和李家子夜结为道侣。”
  “噗!”
  李府后院,李子夜听过府内小厮传来的渝州城流言,直接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我没让人传这句话啊。”
  看到张邋遢望过来的奇怪眼神,李子夜立刻解释道,“我只是让人把老秦收我为徒的消息传开,道侣什么的,我真不知道。”
  “哦。”
  张邋遢不咸不淡地应道,“我信。”
  我信你个鬼!
  “公子,秦仙子来了。”
  就在这时,又有一名小厮急急忙忙跑来,说道。
  “糟了。”
  李子夜神色一惊,老秦这不会是来兴师问罪的吧?
  然而,不等李子夜回过神,后院内,一道倩影走来,步伐不快,却是咫尺天涯之间,转眼,已至湖边。
  秦婀娜看了一眼李子夜,什么也没说,然后目光移向一旁的张邋遢,平静道,“你果然在这里。”
  “秦仙子,好久不见。”
  张邋遢睁开双眼,淡淡笑道。
  “不算很久,两天前才刚见过。”
  秦婀娜走上前,道,“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帮他?”
  “他有钱,有钱能使鬼推磨。”
  张邋遢很是自然地说道,“你不也是收了他的鱼肠剑和天蚕软甲才屡次放水的吗?”
  秦婀娜沉默,片刻后,认真道,“我是看中了他的武道天赋。”
  “武道天赋?”
  张邋遢闻言,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
  一旁,李子夜也咳嗽了几声,喝茶呛到了自己。
  “秦婀娜,你是不是还没有探查过他的经脉?”张邋遢一脸幸灾乐祸地说道。
  “经脉?”
  秦婀娜柳眉轻皱,道,“为何要探查经脉,我观他武骨清奇,脏腑血气旺盛,神藏的潜力定然超出常人。”
  “老头子我之前,也是这么认为的。”张邋遢皮笑肉不笑道。
  秦婀娜闻言,察觉到不对,立刻迈步上前,一把抓过李子夜的手臂。
  渐渐地,秦婀娜的脸色变了。
  “哈哈。”
  张邋遢见状,终于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
  他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
  八脉全都堵塞,真气无法运转,就算脏腑血气再旺盛又如何?
  用这小子的话说,练成炸弹,用来自爆?
  “你们联手骗我!”
  秦婀娜收手,眸中寒意大盛,冷声道。
  “我们可没有骗你。”
  张邋遢大笑道,“从头至尾,我和这小子可都没有说过什么,只不过,是你太相信自己的眼睛,又信了那些流言。”
  李子夜脸上也露出一丝尴尬,摸了摸鼻子,颇有些不好意思,终究不是光彩的事情。
  秦婀娜纤手紧攥,胸口气的上下颤抖,看向两人的目光,简直要吃了两人。
  “秦婀娜,你可是当着整个渝州城的人面宣布收这小子为徒,现在反悔,可是晚了。”
  张邋遢幸灾乐祸地说道,“或者,你想办法帮他打通八脉,这不比你直接收一名天才更有挑战性吗?”
  “仙子。”
  一旁,李子夜开口,诚恳道,“只要能让我打通八脉,成功走到武道之路,任何代价都无所谓,老李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银子。”
  听过眼前少年的话,秦婀娜从愤怒中渐渐恢复理智,木已成舟,再说什么都已晚了。
  “我不知道打通八脉的方法。”秦婀娜强忍怒火,缓缓道。
  李子夜闻言,身子微颤,神色也黯下。
  连秦婀娜都不知道如何打通八脉,岂不是说,他真的无缘武道了。
  “还有一事,也要告诉你。”
  秦婀娜冷笑道,“我之所以如此着急收徒,是因为我与朱雀宗的老宗主有一个赌注,三年后,我收的弟子要与他的弟子有一场比试,若输了,后果你恐怕承受不了。”
  “朱雀宗老宗主的弟子是?”
  李子夜目光看向老张,咽了咽口水,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
  “火麟儿。”
  张邋遢咧嘴一笑,道,“世间四大天骄之一,比那三皇子还要强悍不知道多少倍。”
  李子夜听过,身子一哆嗦,那死定了。
  微风轻拂,湖边,三人沉默,场面变得有些尴尬。
  死局!
  秦婀娜没有想到自己收了一个废物徒弟,李子夜更是没想到,秦婀娜和他人还有这么一个赌局。
  谁坑了谁?
  一时间,三人都不知该说什么。
  “都别救我。”
  湖边,李子夜回过神后,说了一句,旋即噗通一声跳进了湖里。
  让我淹死吧!
  岸边,秦婀娜和张邋遢对视一眼,又默默移开目光。
  “秦婀娜,你最好还是想想办法,这小子可没有什么底线,你若什么都不管,他真敢在三年后的比试中直接认输,这小子可是没有什么事情不敢做的。”张邋遢开口,提醒道。
  底线?这小子的底线就是没有底线。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