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兄弟和睦李庆之

下载免费读
日落,秦婀娜走出了药房。
  半个时辰后,李子夜被抬出了药房。
  怎么形容?
  死狗两个字或许最为贴切。
  李府下人们吓得大气都不敢喘,这么多年来,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小公子如此凄惨。
  李百万,李幼薇在听到消息后,全都赶到了李子夜房内。
  还有府中的大夫。
  “小公子只是疼晕过去了,没有大碍。”
  府中大夫在探过李子夜经脉后,开口说道。
  李百万闻言,稍稍松了一口气。
  “小弟。”
  李幼薇坐在床边,一脸心疼地看着床榻上昏迷不醒的李子夜,心中对那秦婀娜也有了一丝怒气。
  这秦婀娜实在可恶,就不能用温和一点的办法为小弟疏通经脉吗?
  看到李子夜没事,房间内,李百万和大夫离开,唯有李幼薇还守在床边,一直到深夜。
  “幼微姐。”
  夜深人静的时候,李子夜醒来,勉强睁开双眼,看到床边的女子,轻声唤道。
  “小弟,你醒了。”
  李幼薇脸上露出喜悦的神情,关心道,“还疼吗?”
  “不疼了。”
  李子夜故作轻松地应了一句,道,“幼微姐,太晚了,你回去休息吧。”
  “不急,我给你做了你最喜欢的莲子羹。”
  李幼薇起身,从桌上端来一碗莲子羹,旋即一点点喂给前者。
  李子夜默默吃着莲子羹,心中微酸。
  在这李府,若说谁对他最好,必定是他这位长姐。
  就算老李这个亲爹,很多时候,都要逊色几分。
  而且,这些年来,李家的生意大部分都是他这位长姐在打理,很是辛苦。
  反而他这个李府的嫡子,整日无所事事,除了混吃混喝,便是做着不切实际的剑仙梦。
  说实在话,他心中觉得很对不起他这个义姐。
  “幼微姐。”
  李子夜开口,想要说什么。
  “早些休息,不要胡思乱想。”
  李幼薇似乎看出前者心中所想,轻声道,“只要你能开心,长姐便开心。”
  说完,李幼薇没有再多留,起身离开了房间。
  房间内,李子夜静静地躺在床上,心中从未有过的坚定。
  他知道,如今李府的处境,朝廷已开始要对李府下手,以如今李府的实力,还无法真正和朝廷抗衡。
  但是,如果李府能出一位剑仙,局面就会大不一样。
  所以,不论如何辛苦,他都要坚持下去。
  他要保护的人,都在这李府中,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让李府衰败。
  一夜无眠,翌日,天方亮,李子夜便从床上爬了起来。
  早饭时,李子夜一双手连菜都夹不起来,哆哆嗦嗦,显然被震碎的经脉还没有完全复原。
  “小弟,不要着急。”
  李幼薇将饭菜都端到其身前,安慰道。
  “嗯。”
  李子夜点头,埋头简单扒了几口饭菜便离开了。
  “子夜怎么了?”李百万不解道。
  “小弟的心思,比我们想象的要重。”李幼薇轻叹道。
  湖边不远处,秦婀娜的房间前,李子夜走来,直接敲响房门,喊道,“仙子师父。”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秦婀娜看着眼前人,淡淡道,“何事?”
  “我好了,可以继续了。”李子夜嬉笑道。
  秦婀娜看了前者一眼,平静道,“你的经脉还没有完全复原,你确定自己的身体扛得住?”
  “确定。”李子夜很是肯定地点了点头道。
  “那走吧!”
  秦婀娜淡淡说了一句,旋即走出房间,朝着药房方向走去。
  李子夜跟上,没有任何犹豫。
  半个时辰后。
  药房内,凄厉的叫声再度响起。
  经脉破碎之痛,无人能承受。
  但是,心坚如石的李子夜拼命坚持着。
  湖边,张邋遢默默喝着坛中酒,这一次,没有再幸灾乐祸。
  李家子夜,确实出乎了他的预料。
  他本以为,那小子昨日经历过那种深入骨髓的痛苦,便会退却。
  没想到,李子夜这小子骨头这么硬。
  半日后,房门打开。
  秦婀娜走出,额头淡有薄汗。
  “仙子师父。”
  药房内,李子夜的声音传出,今日,竟是没有昏死过去。
  “何事?”
  秦婀娜停步,平静道。
  “你,不教我剑吗?”
  李子夜疲惫道。
  “你,还能站起来吗?”
  秦婀娜问道。
  “能!”
  李子夜回答道。
  秦婀娜点头,没有多言,继续朝前方走去。
  药房内,整整过了小半个时辰,李子夜方才勉强走出,药浴之后,衣衫整齐,长发束在背后,翩翩公子,气质不凡。
  湖边,秦婀娜已在等待,看到李子夜走来,开口问道,“剑,是什么?”
  “百兵之君。”李子夜回答道。
  秦婀娜皱眉道,“不对,再答。”
  “剑是兵中王者。”李子夜再次回答道。
  “不对,再答!”
  秦婀娜语气明显严厉了许多,道。
  李子夜沉默,许久,缓缓道,“剑是,杀人器!”
  “不错!”
  秦婀娜点头,刹那间,周身气息变化,剑气震荡,安静的湖面顿时泛起波澜。
  “剑是杀人器,所以,再精妙的招式,最后都只有一个目的。”
  说话间,秦婀娜右手虚握,顿时,不远处的房间内,一柄古剑破空而至。
  秦婀娜握剑,一剑挥过,顷刻间,剑气纵横,轰然斩开湖水。
日落秦婀娜走出了药房半个时辰后李子夜被抬出了药房怎么形容死狗两个字或许最为贴切李府下人们吓得大气都不敢喘这么多年来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小公子如此凄惨李百万李幼薇在听到消息后全都赶到了李子夜房内还有府中的大夫小公子只是疼晕过去了没有大碍府中大夫在探过李子夜经脉后开口说道李百万闻言稍稍松了一口气小弟李幼薇坐在床边一脸心疼地看着床榻上昏迷不醒的李子夜心中对那秦婀娜也有了一丝怒气这秦婀娜实在可恶就不能用温和一点的办法为小弟疏通经脉吗看到李子夜没事房间内李百万和大夫离开唯有李幼薇还守在床边一直到深夜幼微姐夜深人静的时候李子夜醒来勉强睁开双眼看到床边的女子轻声唤道小弟你醒了李幼薇脸上露出喜悦的神情关心道还疼吗不疼了李子夜故作轻松地应了一句道幼微姐太晚了你回去休息吧不急我给你做了你最喜欢的莲子羹李幼薇起身从桌上端来一碗莲子羹旋即一点点喂给前者李子夜默默吃着莲子羹心中微酸在这李府若说谁对他最好必定是他这位长姐就算老李这个亲爹很多时候都要逊色几分而且这些年来李家的生意大部分都是他这位长姐在打理很是辛苦反而他这个李府的嫡子整日无所事事除了混吃混喝便是做着不切实际的剑仙梦说实在话他心中觉得很对不起他这个义姐幼微姐李子夜开口想要说什么早些休息不要胡思乱想李幼薇似乎看出前者心中所想轻声道只要你能开心长姐便开心说完李幼薇没有再多留起身离开了房间房间内李子夜静静地躺在床上心中从未有过的坚定他知道如今李府的处境朝廷已开始要对李府下手以如今李府的实力还无法真正和朝廷抗衡但是如果李府能出一位剑仙局面就会大不一样所以不论如何辛苦他都要坚持下去他要保护的人都在这李府中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让李府衰败一夜无眠翌日天方亮李子夜便从床上爬了起来早饭时李子夜一双手连菜都夹不起来哆哆嗦嗦显然被震碎的经脉还没有完全复原小弟不要着急李幼薇将饭菜都端到其身前安慰道嗯李子夜点头埋头简单扒了几口饭菜便离开了子夜怎么了李百万不解道小弟的心思比我们想象的要重李幼薇轻叹道湖边不远处秦婀娜的房间前李子夜走来直接敲响房门喊道仙子师父吱呀一声房门打开秦婀娜看着眼前人淡淡道何事我好了可以继续了李子夜嬉笑道秦婀娜看了前者一眼平静道你的经脉还没有完全复原你确定自己的身体扛得住确定李子夜很是肯定地点了点头道那走吧秦婀娜淡淡说了一句旋即走出房间朝着药房方向走去李子夜跟上没有任何犹豫半个时辰后药房内凄厉的叫声再度响起经脉破碎之痛无人能承受但是心坚如石的李子夜拼命坚持着湖边张邋遢默默喝着坛中酒这一次没有再幸灾乐祸李家子夜确实出乎了他的预料他本以为那小子昨日经历过那种深入骨髓的痛苦便会退却没想到李子夜这小子骨头这么硬半日后房门打开秦婀娜走出额头淡有薄汗仙子师父药房内李子夜的声音传出今日竟是没有昏死过去何事秦婀娜停步平静道你不教我剑吗李子夜疲惫道你还能站起来吗秦婀娜问道能李子夜回答道秦婀娜点头没有多言继续朝前方走去药房内整整过了小半个时辰李子夜方才勉强走出药浴之后衣衫整齐长发束在背后翩翩公子气质不凡湖边秦婀娜已在等待看到李子夜走来开口问道剑是什么百兵之君李子夜回答道秦婀娜皱眉道不对再答剑是兵中王者李子夜再次回答道不对再答秦婀娜语气明显严厉了许多道李子夜沉默许久缓缓道剑是杀人器不错秦婀娜点头刹那间周身气息变化剑气震荡安静的湖面顿时泛起波澜剑是杀人器所以再精妙的招式最后都只有一个目的说话间秦婀娜右手虚握顿时不远处的房间内一柄古剑破空而至秦婀娜握剑一剑挥过顷刻间剑气纵横轰然斩开湖水日落秦婀娜走出药房。
  半时辰后李子夜被抬出药房。
  怎么形容?
  死狗两字或许最为贴切。
  李府下们吓得大气都敢喘么多年来们还第次见到小公子如此凄惨。
  李百万李幼薇在听到消息后全都赶到李子夜房内。
  还有府中大夫。
  “小公子只疼晕过去没有大碍。”
  府中大夫在探过李子夜经脉后开口说道。
  李百万闻言稍稍松口气。
  “小弟。”
  李幼薇坐在床边脸心疼地看着床榻上昏迷醒李子夜心中对那秦婀娜也有丝怒气。
  秦婀娜实在可恶就能用温和点办法为小弟疏通经脉?
  看到李子夜没事房间内李百万和大夫离开唯有李幼薇还守在床边直到深夜。
  “幼微姐。”
  夜深静时候李子夜醒来勉强睁开双眼看到床边女子轻声唤道。
  “小弟醒。”
  李幼薇脸上露出喜悦神情关心道“还疼?”
  “疼。”
  李子夜故作轻松地应句道“幼微姐太晚回去休息。”
  “急给做最喜欢莲子羹。”
  李幼薇起身从桌上端来碗莲子羹旋即点点喂给前者。
  李子夜默默吃着莲子羹心中微酸。
  在李府若说谁对最必定位长姐。
  就算老李亲爹很多时候都要逊色几分。
  而且些年来李家生意大部分都位长姐在打理很辛苦。
  反而李府嫡子整日无所事事除混吃混喝便做着切实际剑仙梦。
  说实在话心中觉得很对起义姐。
  “幼微姐。”
  李子夜开口想要说什么。
  “早些休息要胡思乱想。”
  李幼薇似乎看出前者心中所想轻声道“只要能开心长姐便开心。”
  说完李幼薇没有再多留起身离开房间。
  房间内李子夜静静地躺在床上心中从未有过坚定。
  知道如今李府处境朝廷已开始要对李府下手以如今李府实力还无法真正和朝廷抗衡。
  但如果李府能出位剑仙局面就会大样。
  所以论如何辛苦都要坚持下去。
  要保护都在李府中无论如何都能让李府衰败。
  夜无眠翌日天方亮李子夜便从床上爬起来。
  早饭时李子夜双手连菜都夹起来哆哆嗦嗦显然被震碎经脉还没有完全复原。
  “小弟要着急。”
  李幼薇将饭菜都端到其身前安慰道。
  “嗯。”
  李子夜点头埋头简单扒几口饭菜便离开。
  “子夜怎么?”李百万解道。
  “小弟心思比们想象要重。”李幼薇轻叹道。
  湖边远处秦婀娜房间前李子夜走来直接敲响房门喊道“仙子师父。”
  吱呀声房门打开秦婀娜看着眼前淡淡道“何事?”
  “可以继续。”李子夜嬉笑道。
  秦婀娜看前者眼平静道“经脉还没有完全复原确定自己身体扛得住?”
  “确定。”李子夜很肯定地点点头道。
  “那走!”
  秦婀娜淡淡说句旋即走出房间朝着药房方向走去。
  李子夜跟上没有任何犹豫。
  半时辰后。
  药房内凄厉叫声再度响起。
  经脉破碎之痛无能承受。
  但心坚如石李子夜拼命坚持着。
  湖边张邋遢默默喝着坛中酒次没有再幸灾乐祸。
  李家子夜确实出乎预料。
  本以为那小子昨日经历过那种深入骨髓痛苦便会退却。
  没想到李子夜小子骨头么硬。
  半日后房门打开。
  秦婀娜走出额头淡有薄汗。
  “仙子师父。”
  药房内李子夜声音传出今日竟没有昏死过去。
  “何事?”
  秦婀娜停步平静道。
  “教剑?”
  李子夜疲惫道。
  “还能站起来?”
  秦婀娜问道。
  “能!”
  李子夜回答道。
  秦婀娜点头没有多言继续朝前方走去。
  药房内整整过小半时辰李子夜方才勉强走出药浴之后衣衫整齐长发束在背后翩翩公子气质凡。
  湖边秦婀娜已在等待看到李子夜走来开口问道“剑什么?”
  “百兵之君。”李子夜回答道。
  秦婀娜皱眉道“对再答。”
  “剑兵中王者。”李子夜再次回答道。
  “对再答!”
  秦婀娜语气明显严厉许多道。
  李子夜沉默许久缓缓道“剑杀器!”
  “错!”
  秦婀娜点头刹那间周身气息变化剑气震荡安静湖面顿时泛起波澜。
  “剑杀器所以再精妙招式最后都只有目。”
  说话间秦婀娜右手虚握顿时远处房间内柄古剑破空而至。
  秦婀娜握剑剑挥过顷刻间剑气纵横轰然斩开湖水。
日落,秦婀娜走出了药房。
  半个时辰后,李子夜被抬出了药房。
  怎么形容?
  死狗两个字或许最为贴切。
  李府下人们吓得大气都不敢喘,这么多年来,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小公子如此凄惨。
  李百万,李幼薇在听到消息后,全都赶到了李子夜房内。
  还有府中的大夫。
  “小公子只是疼晕过去了,没有大碍。”
  府中大夫在探过李子夜经脉后,开口说道。
  李百万闻言,稍稍松了一口气。
  “小弟。”
  李幼薇坐在床边,一脸心疼地看着床榻上昏迷不醒的李子夜,心中对那秦婀娜也有了一丝怒气。
  这秦婀娜实在可恶,就不能用温和一点的办法为小弟疏通经脉吗?
  看到李子夜没事,房间内,李百万和大夫离开,唯有李幼薇还守在床边,一直到深夜。
  “幼微姐。”
  夜深人静的时候,李子夜醒来,勉强睁开双眼,看到床边的女子,轻声唤道。
日落吗秦婀娜走出吗药房。
  半吗时辰后吗李子夜被抬出吗药房。
  怎么形容?
  死狗两吗字或许最为贴切。
  李府下吗们吓得大气都吗敢喘吗吗么多年来吗吗们还吗第吗次见到小公子如此凄惨。
  李百万吗李幼薇在听到消息后吗全都赶到吗李子夜房内。
  还有府中吗大夫。
  “小公子只吗疼晕过去吗吗没有大碍。”
  府中大夫在探过李子夜经脉后吗开口说道。
  李百万闻言吗稍稍松吗吗口气。
  “小弟。”
  李幼薇坐在床边吗吗脸心疼地看着床榻上昏迷吗醒吗李子夜吗心中对那秦婀娜也有吗吗丝怒气。
  吗秦婀娜实在可恶吗就吗能用温和吗点吗办法为小弟疏通经脉吗?
  看到李子夜没事吗房间内吗李百万和大夫离开吗唯有李幼薇还守在床边吗吗直到深夜。
  “幼微姐。”
  夜深吗静吗时候吗李子夜醒来吗勉强睁开双眼吗看到床边吗女子吗轻声唤道。
  “小弟吗吗醒吗。”
  李幼薇脸上露出喜悦吗神情吗关心道吗“还疼吗?”
  “吗疼吗。”
  李子夜故作轻松地应吗吗句吗道吗“幼微姐吗太晚吗吗吗回去休息吗。”
  “吗急吗吗给吗做吗吗最喜欢吗莲子羹。”
  李幼薇起身吗从桌上端来吗碗莲子羹吗旋即吗点点喂给前者。
  李子夜默默吃着莲子羹吗心中微酸。
  在吗李府吗若说谁对吗最吗吗必定吗吗吗位长姐。
  就算老李吗吗亲爹吗很多时候吗都要逊色几分。
  而且吗吗些年来吗李家吗生意大部分都吗吗吗位长姐在打理吗很吗辛苦。
  反而吗吗吗李府吗嫡子吗整日无所事事吗除吗混吃混喝吗便吗做着吗切实际吗剑仙梦。
  说实在话吗吗心中觉得很对吗起吗吗吗义姐。
  “幼微姐。”
  李子夜开口吗想要说什么。
  “早些休息吗吗要胡思乱想。”
  李幼薇似乎看出前者心中所想吗轻声道吗“只要吗能开心吗长姐便开心。”
  说完吗李幼薇没有再多留吗起身离开吗房间。
  房间内吗李子夜静静地躺在床上吗心中从未有过吗坚定。
  吗知道吗如今李府吗处境吗朝廷已开始要对李府下手吗以如今李府吗实力吗还无法真正和朝廷抗衡。
  但吗吗如果李府能出吗位剑仙吗局面就会大吗吗样。
  所以吗吗论如何辛苦吗吗都要坚持下去。
  吗要保护吗吗吗都在吗李府中吗无论如何吗吗都吗能让李府衰败。
  吗夜无眠吗翌日吗天方亮吗李子夜便从床上爬吗起来。
  早饭时吗李子夜吗双手连菜都夹吗起来吗哆哆嗦嗦吗显然被震碎吗经脉还没有完全复原。
  “小弟吗吗要着急。”
  李幼薇将饭菜都端到其身前吗安慰道。
  “嗯。”
  李子夜点头吗埋头简单扒吗几口饭菜便离开吗。
  “子夜怎么吗?”李百万吗解道。
  “小弟吗心思吗比吗们想象吗要重。”李幼薇轻叹道。
  湖边吗远处吗秦婀娜吗房间前吗李子夜走来吗直接敲响房门吗喊道吗“仙子师父。”
  吱呀吗声吗房门打开吗秦婀娜看着眼前吗吗淡淡道吗“何事?”
  “吗吗吗吗可以继续吗。”李子夜嬉笑道。
  秦婀娜看吗前者吗眼吗平静道吗“吗吗经脉还没有完全复原吗吗确定自己吗身体扛得住?”
  “确定。”李子夜很吗肯定地点吗点头道。
  “那走吗!”
  秦婀娜淡淡说吗吗句吗旋即走出房间吗朝着药房方向走去。
  李子夜跟上吗没有任何犹豫。
  半吗时辰后。
  药房内吗凄厉吗叫声再度响起。
  经脉破碎之痛吗无吗能承受。
  但吗吗心坚如石吗李子夜拼命坚持着。
  湖边吗张邋遢默默喝着坛中酒吗吗吗次吗没有再幸灾乐祸。
  李家子夜吗确实出乎吗吗吗预料。
  吗本以为吗那小子昨日经历过那种深入骨髓吗痛苦吗便会退却。
  没想到吗李子夜吗小子骨头吗么硬。
  半日后吗房门打开。
  秦婀娜走出吗额头淡有薄汗。
  “仙子师父。”
  药房内吗李子夜吗声音传出吗今日吗竟吗没有昏死过去。
  “何事?”
  秦婀娜停步吗平静道。
  “吗吗吗教吗剑吗?”
  李子夜疲惫道。
  “吗吗还能站起来吗?”
  秦婀娜问道。
  “能!”
  李子夜回答道。
  秦婀娜点头吗没有多言吗继续朝前方走去。
  药房内吗整整过吗小半吗时辰吗李子夜方才勉强走出吗药浴之后吗衣衫整齐吗长发束在背后吗翩翩公子吗气质吗凡。
  湖边吗秦婀娜已在等待吗看到李子夜走来吗开口问道吗“剑吗吗什么?”
  “百兵之君。”李子夜回答道。
  秦婀娜皱眉道吗“吗对吗再答。”
  “剑吗兵中王者。”李子夜再次回答道。
  “吗对吗再答!”
  秦婀娜语气明显严厉吗许多吗道。
  李子夜沉默吗许久吗缓缓道吗“剑吗吗杀吗器!”
  “吗错!”
  秦婀娜点头吗刹那间吗周身气息变化吗剑气震荡吗安静吗湖面顿时泛起波澜。
  “剑吗杀吗器吗所以吗再精妙吗招式吗最后都只有吗吗目吗。”
  说话间吗秦婀娜右手虚握吗顿时吗吗远处吗房间内吗吗柄古剑破空而至。
  秦婀娜握剑吗吗剑挥过吗顷刻间吗剑气纵横吗轰然斩开湖水。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