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小小磨炼不危险

下载免费读
湖岸不远处,秦婀娜,张邋遢都看到了这一幕,互视一眼,谁都没有说什么。
  李家二公子,当真惊人。
  如此年纪,如此修为,简直可怕。
  湖边,李子夜默默捡起了地上的剑,一向不肯吃亏的性子,此刻,也没有半句顶撞。
  “庆之。”
  远处,李幼薇看到李庆之走来,轻声道,“小弟已经很努力了,给他一点时间。”
  “长姐,你和义父能护他几时?”
  李庆之神色淡漠道,“他若一直如此废材,李府,早晚败在他手中。”
  “李府有今日,小弟占了很大功劳,如今,他也在努力守护这个家,庆之,希望你能多给他一点耐心和时间。”李幼薇轻叹道。
  “他的确带给了李府辉煌,但是,他没有能力去守,便是最大的错。”李庆之双目余光注视着湖岸边的少年,神色冷漠道。
  湖边,李子夜捡起剑,交还给了秦婀娜。
  “仙子,能不能请半日假,今天欠下的次数,我回来后会补齐。”李子夜说道。
  “去吧。”
  秦婀娜并没有多问,接过青霜古剑,点头应道。
  “多谢仙子。”
  李子夜谢了一句,迈步朝着远处走去。
  “二哥。”
  两人身前,李子夜快步走来,纵然方才刚被教训一顿,依旧嬉皮笑脸地问候道,“你回来了。”
  李庆之注视着眼前少年,淡淡道,“剑练完了?”
  “还没有,此前答应三皇子,这两日要给他一个答复。”李子夜回答道。
  “你长姐要去都城,此事,你知道吗?”李庆之问道。
  “知道。”李子夜点头道。
  “都城水深,此事,本该是你这个嫡子的责任,却是因为你的不作为,所以才只能让你长姐去,明白吗?”李庆之冷声道。
  “二哥教训的是。”李子夜很是虚心地接受批评,应道。
  “你长姐去都城,我也会暗中跟去,渝州城这边就交给你了。”李庆之淡淡道。
  “二哥放心。”
  李子夜脑袋点的跟鼓槌一般,看上去要多听话,便有多听话,任谁也想不到,这是李家那无法无天的小公子。
  “去吧,那三皇子心机深沉,小心应付。”李庆之神色稍稍缓和了一些,叮嘱道。
  “多谢二哥关心,我会小心的。”
  难得被兄长关心一句,李子夜开心地应了一声,旋即屁颠屁颠离开。
  “你啊,对小弟太苛刻了。”
  看到前者离开,李幼薇无奈道,“其实,他很尊重你这个兄长,每次你回来,他都会高兴很久。”
  “他是李府唯一的嫡子,就应该承担比别人更重的责任,这是命。”
  李庆之平静道,“对了,为他寻找佩剑一事,我会留意,据说东海和南疆现世了几柄不错的古剑,若是有时间,我会亲自走一趟。”
  “你啊,总是嘴硬心软。”李幼薇轻声道。
  悦来客栈,二楼客房。
  三皇子慕尧束好发冠,整理好衣衫,旋即走下楼来。
  客栈前,李子夜已在等待。
  “殿下请!”
  看到来人,李子夜客气道。
  “李兄请!”
  慕尧也很客气地说道。
  两人对视一笑,旋即并肩前行。
  渝州城风土,不同都城,民风淳朴,却也相对彪悍。
  街上,熙熙攘攘,不时有小孩子玩笑打闹,从人群中穿过。
  “我给李兄的建议,李兄考虑的怎么样了?”
  慕尧一边看着渝州城的风土民情,一边不在意地问道。
  “三殿下的好意,李府自然是却之不恭,长姐近日就会去都城一趟,和这三家商议合作之事。”李子夜回答道。
  “哦?”
  慕尧闻言,面露诧异,道,“是你那位义姐吗,李兄难道不一起去吗?”
  “李府的生意,我一向不过问,都是长姐和父亲在打理,父亲年事已高不便远行,所以,长姐代为前去。”李子夜笑着应道。
  “那真是可惜。”
  慕尧面露遗憾之色,道,“本以为能在都城一尽地主之谊,和李兄把酒言欢的。”
湖岸不远处,秦婀娜,张邋遢都看到了这一幕,互视一眼,谁都没有说什么。
  李家二公子,当真惊人。
  如此年纪,如此修为,简直可怕。
  湖边,李子夜默默捡起了地上的剑,一向不肯吃亏的性子,此刻,也没有半句顶撞。
  “庆之。”
  远处,李幼薇看到李庆之走来,轻声道,“小弟已经很努力了,给他一点时间。”
  “长姐,你和义父能护他几时?”
  李庆之神色淡漠道,“他若一直如此废材,李府,早晚败在他手中。”
  “李府有今日,小弟占了很大功劳,如今,他也在努力守护这个家,庆之,希望你能多给他一点耐心和时间。”李幼薇轻叹道。
  “他的确带给了李府辉煌,但是,他没有能力去守,便是最大的错。”李庆之双目余光注视着湖岸边的少年,神色冷漠道。
  湖边,李子夜捡起剑,交还给了秦婀娜。
  “仙子,能不能请半日假,今天欠下的次数,我回来后会补齐。”李子夜说道。
  “去吧。”
  秦婀娜并没有多问,接过青霜古剑,点头应道。
  “多谢仙子。”
  李子夜谢了一句,迈步朝着远处走去。
  “二哥。”
  两人身前,李子夜快步走来,纵然方才刚被教训一顿,依旧嬉皮笑脸地问候道,“你回来了。”
  李庆之注视着眼前少年,淡淡道,“剑练完了?”
  “还没有,此前答应三皇子,这两日要给他一个答复。”李子夜回答道。
  “你长姐要去都城,此事,你知道吗?”李庆之问道。
  “知道。”李子夜点头道。
  “都城水深,此事,本该是你这个嫡子的责任,却是因为你的不作为,所以才只能让你长姐去,明白吗?”李庆之冷声道。
  “二哥教训的是。”李子夜很是虚心地接受批评,应道。
  “你长姐去都城,我也会暗中跟去,渝州城这边就交给你了。”李庆之淡淡道。
  “二哥放心。”
  李子夜脑袋点的跟鼓槌一般,看上去要多听话,便有多听话,任谁也想不到,这是李家那无法无天的小公子。
  “去吧,那三皇子心机深沉,小心应付。”李庆之神色稍稍缓和了一些,叮嘱道。
  “多谢二哥关心,我会小心的。”
  难得被兄长关心一句,李子夜开心地应了一声,旋即屁颠屁颠离开。
  “你啊,对小弟太苛刻了。”
  看到前者离开,李幼薇无奈道,“其实,他很尊重你这个兄长,每次你回来,他都会高兴很久。”
  “他是李府唯一的嫡子,就应该承担比别人更重的责任,这是命。”
  李庆之平静道,“对了,为他寻找佩剑一事,我会留意,据说东海和南疆现世了几柄不错的古剑,若是有时间,我会亲自走一趟。”
  “你啊,总是嘴硬心软。”李幼薇轻声道。
  悦来客栈,二楼客房。
  三皇子慕尧束好发冠,整理好衣衫,旋即走下楼来。
  客栈前,李子夜已在等待。
  “殿下请!”
  看到来人,李子夜客气道。
  “李兄请!”
  慕尧也很客气地说道。
  两人对视一笑,旋即并肩前行。
  渝州城风土,不同都城,民风淳朴,却也相对彪悍。
  街上,熙熙攘攘,不时有小孩子玩笑打闹,从人群中穿过。
  “我给李兄的建议,李兄考虑的怎么样了?”
  慕尧一边看着渝州城的风土民情,一边不在意地问道。
  “三殿下的好意,李府自然是却之不恭,长姐近日就会去都城一趟,和这三家商议合作之事。”李子夜回答道。
  “哦?”
  慕尧闻言,面露诧异,道,“是你那位义姐吗,李兄难道不一起去吗?”
  “李府的生意,我一向不过问,都是长姐和父亲在打理,父亲年事已高不便远行,所以,长姐代为前去。”李子夜笑着应道。
  “那真是可惜。”
  慕尧面露遗憾之色,道,“本以为能在都城一尽地主之谊,和李兄把酒言欢的。”
  “有机会,定然会去都城拜访三殿下。”李子夜说道。
  慕尧点头,嘴角微弯,没再多说什么。
  李家嫡子此次不一同前去,着实有些可惜,不过,听说李家姐弟关系极好,只要李幼薇有麻烦,就不怕这小子不去都城。
  两人逛了许久,慕尧看向身边少年,开口问道,“对了,令姐何时动身?”
  “就这几日了。”李子夜回答道。
  “也好,我离开都城已有一些时日,是时候该回去了。”
  慕尧说道,“正好我和令姐一起动身回都城,路上还能有个照应。”
  “如此甚好,那就麻烦三殿下费心了。”李子夜笑道。
  “客气。”慕尧应道。
  正事谈完,接下来,两人便是无营养的虚与委蛇,你问两句我答两句,互相试探,想方设法套取有用的情报。
  两人都聪明人,所以,即便言语间无比虚伪,但是,依旧显得像是老朋友见面一般,相谈甚欢。
  正午过后,李子夜果断和三皇子分别,各回各家。
  李府后院,李子夜走来,在张老头身边坐下,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准备先休息一会。
  “怎么,出去走一趟,累成这样?”张邋遢问道。
  “和三皇子那种心机深沉的人谈话,确实很累。”李子夜喘了一口气,道。
  “你还好意思说别人心机深沉,我看这渝州城心机最重的人就是你小子。”张邋遢皮笑肉不笑道。
  “老张,你对我误会很深。”
  李子夜很是认真地说道,“我一向都是以诚待人。”
湖岸远处秦婀娜张邋遢都看到幕互视眼谁都没有说什么。
  李家二公子当真惊。
  如此年纪如此修为简直可怕。
  湖边李子夜默默捡起地上剑向肯吃亏性子此刻也没有半句顶撞。
  “庆之。”
  远处李幼薇看到李庆之走来轻声道“小弟已经很努力给点时间。”
  “长姐和义父能护几时?”
  李庆之神色淡漠道“若直如此废材李府早晚败在手中。”
  “李府有今日小弟占很大功劳如今也在努力守护家庆之希望能多给点耐心和时间。”李幼薇轻叹道。
  “确带给李府辉煌但没有能力去守便最大错。”李庆之双目余光注视着湖岸边少年神色冷漠道。
  湖边李子夜捡起剑交还给秦婀娜。
  “仙子能能请半日假今天欠下次数回来后会补齐。”李子夜说道。
  “去。”
  秦婀娜并没有多问接过青霜古剑点头应道。
  “多谢仙子。”
  李子夜谢句迈步朝着远处走去。
  “二哥。”
  两身前李子夜快步走来纵然方才刚被教训顿依旧嬉皮笑脸地问候道“回来。”
  李庆之注视着眼前少年淡淡道“剑练完?”
  “还没有此前答应三皇子两日要给答复。”李子夜回答道。
  “长姐要去都城此事知道?”李庆之问道。
  “知道。”李子夜点头道。
  “都城水深此事本该嫡子责任却因为作为所以才只能让长姐去明白?”李庆之冷声道。
  “二哥教训。”李子夜很虚心地接受批评应道。
  “长姐去都城也会暗中跟去渝州城边就交给。”李庆之淡淡道。
  “二哥放心。”
  李子夜脑袋点跟鼓槌般看上去要多听话便有多听话任谁也想到李家那无法无天小公子。
  “去那三皇子心机深沉小心应付。”李庆之神色稍稍缓和些叮嘱道。
  “多谢二哥关心会小心。”
  难得被兄长关心句李子夜开心地应声旋即屁颠屁颠离开。
  “啊对小弟太苛刻。”
  看到前者离开李幼薇无奈道“其实很尊重兄长每次回来都会高兴很久。”
  “李府唯嫡子就应该承担比别更重责任命。”
  李庆之平静道“对为寻找佩剑事会留意据说东海和南疆现世几柄错古剑若有时间会亲自走趟。”
  “啊总嘴硬心软。”李幼薇轻声道。
  悦来客栈二楼客房。
  三皇子慕尧束发冠整理衣衫旋即走下楼来。
  客栈前李子夜已在等待。
  “殿下请!”
  看到来李子夜客气道。
  “李兄请!”
  慕尧也很客气地说道。
  两对视笑旋即并肩前行。
  渝州城风土同都城民风淳朴却也相对彪悍。
  街上熙熙攘攘时有小孩子玩笑打闹从群中穿过。
  “给李兄建议李兄考虑怎么样?”
  慕尧边看着渝州城风土民情边在意地问道。
  “三殿下意李府自然却之恭长姐近日就会去都城趟和三家商议合作之事。”李子夜回答道。
  “哦?”
  慕尧闻言面露诧异道“那位义姐李兄难道起去?”
  “李府生意向过问都长姐和父亲在打理父亲年事已高便远行所以长姐代为前去。”李子夜笑着应道。
  “那真可惜。”
  慕尧面露遗憾之色道“本以为能在都城尽地主之谊和李兄把酒言欢。”
  “有机会定然会去都城拜访三殿下。”李子夜说道。
  慕尧点头嘴角微弯没再多说什么。
  李家嫡子此次同前去着实有些可惜过听说李家姐弟关系极只要李幼薇有麻烦就怕小子去都城。
  两逛许久慕尧看向身边少年开口问道“对令姐何时动身?”
  “就几日。”李子夜回答道。
  “也离开都城已有些时日时候该回去。”
  慕尧说道“正和令姐起动身回都城路上还能有照应。”
  “如此甚那就麻烦三殿下费心。”李子夜笑道。
  “客气。”慕尧应道。
  正事谈完接下来两便无营养虚与委蛇问两句答两句互相试探想方设法套取有用情报。
  两都聪明所以即便言语间无比虚伪但依旧显得像老朋友见面般相谈甚欢。
  正午过后李子夜果断和三皇子分别各回各家。
  李府后院李子夜走来在张老头身边坐下伸手抹把脸上汗准备先休息会。
  “怎么出去走趟累成样?”张邋遢问道。
  “和三皇子那种心机深沉谈话确实很累。”李子夜喘口气道。
  “还意思说别心机深沉看渝州城心机最重就小子。”张邋遢皮笑肉笑道。
  “老张对误会很深。”
  李子夜很认真地说道“向都以诚待。”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