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开脉

下载免费读
渝州城外,朝阳升起,李子夜徒步走来,一身露水,狼狈异常。
  整整一夜,李子夜方才走了回来。
  得罪女人,还是秦婀娜这样厉害的女人,后果甚是悲惨。
  李府,李子夜一夜未归,李百万急的团团转,只是,碍于后院湖边的恐怖女人,什么也不敢做。
  “不用问,也不必找,他死不了!”昨夜,秦婀娜回来时,只说了一句话,便回了自己的房间休息。
  李百万心急,却也只能干着急,不敢说也不敢问。
  “老爷,公子回来了。”
  前院,一位下人匆匆走来,禀报道。
  李百万闻言,赶忙上前迎接。
  府前,衣衫褴褛,头发凌乱,仿佛乞丐一般的李子夜走了回来,让府中所有人都惊了。
  公子这是怎么了?
  为何看起来像是被人糟蹋了一般?
  “儿子,儿子你没事吧?”
  看到宝贝儿子回来,李百万赶忙上前,问道。
  “我这像是没事吗?”
  李子夜伸出双臂,指了指自己的模样,没好气道,“就是还没死罢了。”
  说完,李子夜左右看了看,怒道,“老秦呢,回来了吗?”
  “在后院。”
  李百万回答道。
  “我去找她!”
  李子夜气冲冲地说了一句,旋即快步走向后院。
  “儿子,别冲动,你打不过她!”
  后方,李百万一惊,赶忙拽住前者,提醒道。
  李子夜闻言,身子一滞,面露悲愤之色。
  他堂堂李府三公子,这世上最有钱的纨绔子弟,开挂的穿越者,天道的亲儿子,竟然会怕一个女人!
  不是说,穿越必无敌吗?
  肥皂他发明了,琉璃他也造出来了,眼看所有的一切都在按照剧本发展,为何,为何却让他八脉堵塞,无法习武。
  这不是玩人吗!
  “儿子,有什么话好好说,那女人实在太厉害。”李百万很是忌惮地安慰道。
  “老李,你真没出息,一个女人让你怕成这样!”
  李子夜收拾好心情,一脸鄙视地看了一眼身后的李胖子,旋即昂首挺胸朝着后院走去。
  李百万神色一怔,旋即回过神,赶忙跟上去。
  儿子今天这么强硬,难道是要和秦仙子正面冲突?
  后院湖边,秦婀娜静立,目光看着湖面,神色如平静的湖水一般不带丝毫波澜。
  一旁,张邋遢依旧懒洋洋地躺在那里,喝着酒,好不自在。
  这时,后院外,李子夜大步流星地走了过来,昂首挺胸,气势如虹,纵然一身狼狈,亦难掩无畏无惧的气质。
  “哟,这小子还算有几分骨气!”
  张邋遢睁开眼睛,看着气势冲冲的李子夜,赞赏道。
  打!打起来!
  他老头子最喜欢看热闹了。
  近了!
  眼见李子夜马上就要走了过来,张邋遢心中有些抑制不住的兴奋。
  湖岸前,李子夜昂首踏步而来,积攒的气势,如此逼人。
  他,怎么会怕一个女人!
  男儿本色,不卑不亢!
  湖边,李子夜走来的一刻,秦婀娜转身,那目光如此平静,不咸不淡,不带丝毫情绪。
  然而,就是这不咸不淡的一眼,这一刻,却似乎比任何威胁都要恐怖。
  李子夜身子一颤,如沐雷击,方才还气势汹汹的神色立刻消失不见。
  “仙子师父,我回来了,您昨夜睡得好吗?”李子夜一脸舔笑地上前,问候道。
  “……”
  张邋遢无语地别过脸去,丢人!
  他竟然会期待这个小子有点骨气?他真是喝酒喝太多,脑子进水了。
  “去练剑。”
渝州城外,朝阳升起,李子夜徒步走来,一身露水,狼狈异常。
  整整一夜,李子夜方才走了回来。
  得罪女人,还是秦婀娜这样厉害的女人,后果甚是悲惨。
  李府,李子夜一夜未归,李百万急的团团转,只是,碍于后院湖边的恐怖女人,什么也不敢做。
  “不用问,也不必找,他死不了!”昨夜,秦婀娜回来时,只说了一句话,便回了自己的房间休息。
  李百万心急,却也只能干着急,不敢说也不敢问。
  “老爷,公子回来了。”
  前院,一位下人匆匆走来,禀报道。
  李百万闻言,赶忙上前迎接。
  府前,衣衫褴褛,头发凌乱,仿佛乞丐一般的李子夜走了回来,让府中所有人都惊了。
  公子这是怎么了?
  为何看起来像是被人糟蹋了一般?
  “儿子,儿子你没事吧?”
  看到宝贝儿子回来,李百万赶忙上前,问道。
  “我这像是没事吗?”
  李子夜伸出双臂,指了指自己的模样,没好气道,“就是还没死罢了。”
  说完,李子夜左右看了看,怒道,“老秦呢,回来了吗?”
  “在后院。”
  李百万回答道。
  “我去找她!”
  李子夜气冲冲地说了一句,旋即快步走向后院。
  “儿子,别冲动,你打不过她!”
  后方,李百万一惊,赶忙拽住前者,提醒道。
  李子夜闻言,身子一滞,面露悲愤之色。
  他堂堂李府三公子,这世上最有钱的纨绔子弟,开挂的穿越者,天道的亲儿子,竟然会怕一个女人!
  不是说,穿越必无敌吗?
  肥皂他发明了,琉璃他也造出来了,眼看所有的一切都在按照剧本发展,为何,为何却让他八脉堵塞,无法习武。
  这不是玩人吗!
  “儿子,有什么话好好说,那女人实在太厉害。”李百万很是忌惮地安慰道。
  “老李,你真没出息,一个女人让你怕成这样!”
  李子夜收拾好心情,一脸鄙视地看了一眼身后的李胖子,旋即昂首挺胸朝着后院走去。
  李百万神色一怔,旋即回过神,赶忙跟上去。
  儿子今天这么强硬,难道是要和秦仙子正面冲突?
  后院湖边,秦婀娜静立,目光看着湖面,神色如平静的湖水一般不带丝毫波澜。
  一旁,张邋遢依旧懒洋洋地躺在那里,喝着酒,好不自在。
  这时,后院外,李子夜大步流星地走了过来,昂首挺胸,气势如虹,纵然一身狼狈,亦难掩无畏无惧的气质。
  “哟,这小子还算有几分骨气!”
  张邋遢睁开眼睛,看着气势冲冲的李子夜,赞赏道。
  打!打起来!
  他老头子最喜欢看热闹了。
  近了!
  眼见李子夜马上就要走了过来,张邋遢心中有些抑制不住的兴奋。
  湖岸前,李子夜昂首踏步而来,积攒的气势,如此逼人。
  他,怎么会怕一个女人!
  男儿本色,不卑不亢!
  湖边,李子夜走来的一刻,秦婀娜转身,那目光如此平静,不咸不淡,不带丝毫情绪。
  然而,就是这不咸不淡的一眼,这一刻,却似乎比任何威胁都要恐怖。
  李子夜身子一颤,如沐雷击,方才还气势汹汹的神色立刻消失不见。
  “仙子师父,我回来了,您昨夜睡得好吗?”李子夜一脸舔笑地上前,问候道。
  “……”
  张邋遢无语地别过脸去,丢人!
  他竟然会期待这个小子有点骨气?他真是喝酒喝太多,脑子进水了。
  “去练剑。”
  秦婀娜淡淡道。
  “好嘞!”
  李子夜听话地点头应下,旋即屁颠屁颠地跑到一旁开始练剑。
  “那十几个匪寇,真让他一个人杀完了?你确定没帮他?”张邋遢有些狐疑地开口,问道。
  “没有。”
  秦婀娜平静道,“他是个奇才。”
  “奇才?就他?”
  张邋遢不屑道,“连经脉都打通不了的废材。”
  “我的意思是,他是杀人的奇才。”
  秦婀娜淡淡道,“你第一次杀人,适应了多久?”
  张邋遢皱眉,想了想,道,“一天。”
  杀人可不是什么好的感觉,即便如今,他也不喜欢这个感觉。
  “昨夜,他杀了十几人,我见他时,他还能说笑,换做你当年,做得到吗?”秦婀娜平静道。
  “做不到。”
  张邋遢神色微凝,他明白秦婀娜的意思了。
  这小子,若不是天生冷酷无情,就是有着无比坚定的心性,适应能力极强。
渝州城外朝阳升起李子夜徒步走来身露水狼狈异常。
  整整夜李子夜方才走回来。
  得罪女还秦婀娜样厉害女后果甚悲惨。
  李府李子夜夜未归李百万急团团转只碍于后院湖边恐怖女什么也敢做。
  “用问也必找死!”昨夜秦婀娜回来时只说句话便回自己房间休息。
  李百万心急却也只能干着急敢说也敢问。
  “老爷公子回来。”
  前院位下匆匆走来禀报道。
  李百万闻言赶忙上前迎接。
  府前衣衫褴褛头发凌乱仿佛乞丐般李子夜走回来让府中所有都惊。
  公子怎么?
  为何看起来像被糟蹋般?
  “儿子儿子没事?”
  看到宝贝儿子回来李百万赶忙上前问道。
  “像没事?”
  李子夜伸出双臂指指自己模样没气道“就还没死罢。”
  说完李子夜左右看看怒道“老秦呢回来?”
  “在后院。”
  李百万回答道。
  “去找她!”
  李子夜气冲冲地说句旋即快步走向后院。
  “儿子别冲动打过她!”
  后方李百万惊赶忙拽住前者提醒道。
  李子夜闻言身子滞面露悲愤之色。
  堂堂李府三公子世上最有钱纨绔子弟开挂穿越者天道亲儿子竟然会怕女!
  说穿越必无敌?
  肥皂发明琉璃也造出来眼看所有切都在按照剧本发展为何为何却让八脉堵塞无法习武。
  玩!
  “儿子有什么话说那女实在太厉害。”李百万很忌惮地安慰道。
  “老李真没出息女让怕成样!”
  李子夜收拾心情脸鄙视地看眼身后李胖子旋即昂首挺胸朝着后院走去。
  李百万神色怔旋即回过神赶忙跟上去。
  儿子今天么强硬难道要和秦仙子正面冲突?
  后院湖边秦婀娜静立目光看着湖面神色如平静湖水般带丝毫波澜。
  旁张邋遢依旧懒洋洋地躺在那里喝着酒自在。
  时后院外李子夜大步流星地走过来昂首挺胸气势如虹纵然身狼狈亦难掩无畏无惧气质。
  “哟小子还算有几分骨气!”
  张邋遢睁开眼睛看着气势冲冲李子夜赞赏道。
  打!打起来!
  老头子最喜欢看热闹。
  近!
  眼见李子夜马上就要走过来张邋遢心中有些抑制住兴奋。
  湖岸前李子夜昂首踏步而来积攒气势如此逼。
  怎么会怕女!
  男儿本色卑亢!
  湖边李子夜走来刻秦婀娜转身那目光如此平静咸淡带丝毫情绪。
  然而就咸淡眼刻却似乎比任何威胁都要恐怖。
  李子夜身子颤如沐雷击方才还气势汹汹神色立刻消失见。
  “仙子师父回来您昨夜睡得?”李子夜脸舔笑地上前问候道。
  “……”
  张邋遢无语地别过脸去丢!
  竟然会期待小子有点骨气?真喝酒喝太多脑子进水。
  “去练剑。”
  秦婀娜淡淡道。
  “嘞!”
  李子夜听话地点头应下旋即屁颠屁颠地跑到旁开始练剑。
  “那十几匪寇真让杀完?确定没帮?”张邋遢有些狐疑地开口问道。
  “没有。”
  秦婀娜平静道“奇才。”
  “奇才?就?”
  张邋遢屑道“连经脉都打通废材。”
  “意思杀奇才。”
  秦婀娜淡淡道“第次杀适应多久?”
  张邋遢皱眉想想道“天。”
  杀可什么感觉即便如今也喜欢感觉。
  “昨夜杀十几见时还能说笑换做当年做得到?”秦婀娜平静道。
  “做到。”
  张邋遢神色微凝明白秦婀娜意思。
  小子若天生冷酷无情就有着无比坚定心性适应能力极强。
渝州城外,朝阳升起,李子夜徒步走来,一身露水,狼狈异常。
  整整一夜,李子夜方才走了回来。
  得罪女人,还是秦婀娜这样厉害的女人,后果甚是悲惨。
  李府,李子夜一夜未归,李百万急的团团转,只是,碍于后院湖边的恐怖女人,什么也不敢做。
  “不用问,也不必找,他死不了!”昨夜,秦婀娜回来时,只说了一句话,便回了自己的房间休息。
  李百万心急,却也只能干着急,不敢说也不敢问。
  “老爷,公子回来了。”
  前院,一位下人匆匆走来,禀报道。
  李百万闻言,赶忙上前迎接。
  府前,衣衫褴褛,头发凌乱,仿佛乞丐一般的李子夜走了回来,让府中所有人都惊了。
  公子这是怎么了?
  为何看起来像是被人糟蹋了一般?
  “儿子,儿子你没事吧?”
  看到宝贝儿子回来,李百万赶忙上前,问道。
  “我这像是没事吗?”
  李子夜伸出双臂,指了指自己的模样,没好气道,“就是还没死罢了。”
  说完,李子夜左右看了看,怒道,“老秦呢,回来了吗?”
  “在后院。”
  李百万回答道。
  “我去找她!”
  李子夜气冲冲地说了一句,旋即快步走向后院。
  “儿子,别冲动,你打不过她!”
  后方,李百万一惊,赶忙拽住前者,提醒道。
  李子夜闻言,身子一滞,面露悲愤之色。
  他堂堂李府三公子,这世上最有钱的纨绔子弟,开挂的穿越者,天道的亲儿子,竟然会怕一个女人!
  不是说,穿越必无敌吗?
  肥皂他发明了,琉璃他也造出来了,眼看所有的一切都在按照剧本发展,为何,为何却让他八脉堵塞,无法习武。
  这不是玩人吗!
  “儿子,有什么话好好说,那女人实在太厉害。”李百万很是忌惮地安慰道。
  “老李,你真没出息,一个女人让你怕成这样!”
  李子夜收拾好心情,一脸鄙视地看了一眼身后的李胖子,旋即昂首挺胸朝着后院走去。
  李百万神色一怔,旋即回过神,赶忙跟上去。
  儿子今天这么强硬,难道是要和秦仙子正面冲突?
  后院湖边,秦婀娜静立,目光看着湖面,神色如平静的湖水一般不带丝毫波澜。
  一旁,张邋遢依旧懒洋洋地躺在那里,喝着酒,好不自在。
  这时,后院外,李子夜大步流星地走了过来,昂首挺胸,气势如虹,纵然一身狼狈,亦难掩无畏无惧的气质。
  “哟,这小子还算有几分骨气!”
  张邋遢睁开眼睛,看着气势冲冲的李子夜,赞赏道。
  打!打起来!
  他老头子最喜欢看热闹了。
  近了!
  眼见李子夜马上就要走了过来,张邋遢心中有些抑制不住的兴奋。
  湖岸前,李子夜昂首踏步而来,积攒的气势,如此逼人。
  他,怎么会怕一个女人!
  男儿本色,不卑不亢!
  湖边,李子夜走来的一刻,秦婀娜转身,那目光如此平静,不咸不淡,不带丝毫情绪。
  然而,就是这不咸不淡的一眼,这一刻,却似乎比任何威胁都要恐怖。
  李子夜身子一颤,如沐雷击,方才还气势汹汹的神色立刻消失不见。
  “仙子师父,我回来了,您昨夜睡得好吗?”李子夜一脸舔笑地上前,问候道。
  “……”
  张邋遢无语地别过脸去,丢人!
  他竟然会期待这个小子有点骨气?他真是喝酒喝太多,脑子进水了。
  “去练剑。”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