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炽火铁精

下载免费读
眼前,红木盒内,一块漆黑的石头静静躺在其中,看上去没有任何的不同。
  然而,张邋遢看到这块石头后,神色却少有的起了变化。
  “怎么,这块石头有什么不同吗?”
  秦婀娜不解地问道,此前,她已看过了这块石头,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处。
  “秦婀娜,你虽然修为比我高那么一点,但是,见识这个东西,你就要比我这老头子差上许多了。”
  张邋遢恢复心神,看着眼前女子,咧嘴一笑,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眼前红木盒内一块漆黑的石头静静躺在其中看上去没有任何的不同然而张邋遢看到这块石头后神色却少有的起了变化怎么这块石头有什么不同吗秦婀娜不解地问道此前她已看过了这块石头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处秦婀娜你虽然修为比我高那么一点但是见识这个东西你就要比我这老头子差上许多了张邋遢恢复心神看着眼前女子咧嘴一笑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吗不知道秦婀娜摇头道这是炽火铁精说话间张邋遢将一缕真气输入石头中顿时整块石头开始发生变化一丝丝裂痕出现热浪汹涌一旁秦婀娜见状神色微凝这铁精可是天下间至阳的神物据说是天上星辰坠落人间后在地火中孕育万年形成的宝物可比你那青霜剑中的千年寒铁还要珍贵许多张邋遢说道秦婀娜闻言眸子微眯道如此说来的确是神物既然有这样的宝物可否为他铸造一柄剑难就难在这里张邋遢无奈道这东西是在地火中孕育而成的世间恐怕再难有什么火焰能将它融化想要用这铁精铸剑难啊没有其他办法吗秦婀娜皱眉道也不是完全没有张邋遢想了想道我曾经在一本古籍中看过孤阴不长独阳不生古时大炼器师在炼器时都会在神料中加入性质相反的东西既能防止神料过刚易折又能帮助神料成形性质相反的东西秦婀娜轻声呢喃了一句道那便需要极阴之物了的确不过要找到和这炽火铁精同等级的极阴之物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张邋遢凝声说道嗯确认不容易秦婀娜点头道剑痴你有没有觉得此事有些不同寻常什么意思张邋遢不解道祁连山内那些不入流的匪寇怎么会有此神物然而这铁精连我都不认识而那匪寇首领却知道它的价值将它藏得十分严实是不是太过奇怪了秦婀娜说道听你这么一说的确有些蹊跷张邋遢皱眉道若是偶然得到这宝物还能说的过去但是一般人就算见到也只会将它当成一块破石头不可能认得出来那匪寇头子能看出这是一件宝物若非有人指点不然唯一的解释他早就知道这石头是什么东西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若是他人指点那匪寇首领保不住这神物秦婀娜平静道最大的可能他早就知道这石头的价值如此说来这匪寇首领非是一般人张邋遢颔首道没想到这小小的渝州城到处卧虎藏龙李府就算了这城外山中的匪寇都不是寻常之辈或许要找和炽火铁精属性相反的极阴之物还要从匪寇首领那里下手秦婀娜说道有道理张邋遢点头笑了笑道怎么你要亲自出手以大欺小的事情我还干不出来这铁精既然是李子夜取回那接下来的事情还是让他自己做好了秦婀娜平静道那匪寇首领不算太强的对手李子夜努努力还是能够追得上两人说话间药房昏迷中的李子夜缓缓睁开了眼睛刚要挣扎起身顿时胸口一股钻心的剧痛传来疼的身子都开始打颤缓了好一阵李子夜深深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从药桶爬了出来嘶爬的过程中李子夜又不小心碰到了还未完全复原的胸骨疼的一阵龇牙咧嘴折腾了将近半个时辰李子夜终于走出药房看到湖边的两人咬牙着一步一步挪了过去哟还活着啊不错不错张邋遢瞥了前者一眼道你再不出来我以为你死了呢呸呸晦气我活得好好的才不会死李子夜没好气说了一句好不容易挪到湖边龇牙咧嘴的坐了下来道不过差那么一点我就真死了怎么样真正的武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吧张邋遢说道很强李子夜点头道若不是他大意受了我一剑我可能就真回不来说说发生了什么张邋遢好奇道嗯李子夜颔首将昨夜发生了事情详细说了一遍张邋遢秦婀娜安静地听着待听完后互视一眼神色诧异眼前红木盒内块漆黑石头静静躺在其中看上去没有任何同。
  然而张邋遢看到块石头后神色却少有起变化。
  “怎么块石头有什么同?”
  秦婀娜解地问道此前她已看过块石头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处。
  “秦婀娜虽然修为比高那么点但见识东西就要比老头子差上许多。”
  张邋遢恢复心神看着眼前女子咧嘴笑道“知道什么?”
  “知道。”
  秦婀娜摇头道。
  “炽火铁精。”
  说话间张邋遢将缕真气输入石头中顿时整块石头开始发生变化丝丝裂痕出现热浪汹涌。
  旁秦婀娜见状神色微凝。
  “铁精可天下间至阳神物据说天上星辰坠落间后在地火中孕育万年形成宝物可比那青霜剑中千年寒铁还要珍贵许多。”张邋遢说道
  秦婀娜闻言眸子微眯道“如此说来确神物既然有样宝物可否为铸造柄剑。”
  “难就难在里。”
  张邋遢无奈道“东西在地火中孕育而成世间恐怕再难有什么火焰能将它融化想要用铁精铸剑难啊。”
  “没有其办法?”秦婀娜皱眉道。
  “也完全没有。”
  张邋遢想想道“曾经在本古籍中看过孤阴长独阳生古时大炼器师在炼器时都会在神料中加入性质相反东西既能防止神料过刚易折又能帮助神料成形。”
  “性质相反东西?”
  秦婀娜轻声呢喃句道“那便需要极阴之物。”
  “确过要找到和炽火铁精同等级极阴之物可件容易事情。”
  张邋遢凝声说道。
  “嗯确认容易。”
  秦婀娜点头道“剑痴有没有觉得此事有些同寻常。”
  “什么意思?”
  张邋遢解道。
  “祁连山内那些入流匪寇怎么会有此神物然而铁精连都认识而那匪寇首领却知道它价值将它藏得十分严实太过奇怪。”秦婀娜说道。
  “听么说确有些蹊跷。”
  张邋遢皱眉道“若偶然得到宝物还能说过去但般就算见到也只会将它当成块破石头可能认得出来那匪寇头子能看出件宝物若非有指点然唯解释早就知道石头什么东西。”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若指点那匪寇首领保住神物。”
  秦婀娜平静道“最大可能早就知道石头价值如此说来匪寇首领非般。”
  张邋遢颔首道“没想到小小渝州城到处卧虎藏龙李府就算城外山中匪寇都寻常之辈。”
  “或许要找和炽火铁精属性相反极阴之物还要从匪寇首领那里下手。”秦婀娜说道。
  “有道理。”
  张邋遢点头笑笑道“怎么要亲自出手?”
  “以大欺小事情还干出来铁精既然李子夜取回那接下来事情还让自己做。”
  秦婀娜平静道“那匪寇首领算太强对手李子夜努努力还能够追得上。”
  两说话间药房昏迷中李子夜缓缓睁开眼睛刚要挣扎起身顿时胸口股钻心剧痛传来疼身子都开始打颤。
  缓阵李子夜深深吸口气小心翼翼从药桶爬出来。
  “嘶。”
  爬过程中李子夜又小心碰到还未完全复原胸骨疼阵龇牙咧嘴。
  折腾将近半时辰李子夜终于走出药房看到湖边两咬牙着步步挪过去。
  “哟还活着啊错错。”
  张邋遢瞥前者眼道“再出来以为死呢。”
  “呸呸晦气活得才会死。”
  李子夜没气说句容易挪到湖边龇牙咧嘴坐下来道“过差那么点就真死。”
  “怎么样真正武者没有想象那么简单。”张邋遢说道。
  “很强。”
  李子夜点头道“若大意受剑可能就真回来。”
  “说说发生什么?”张邋遢奇道。
  “嗯。”
  李子夜颔首将昨夜发生事情详细说遍。
  张邋遢秦婀娜安静地听着待听完后互视眼神色诧异。
眼前,红木盒内,一块漆黑的石头静静躺在其中,看上去没有任何的不同。
  然而,张邋遢看到这块石头后,神色却少有的起了变化。
  “怎么,这块石头有什么不同吗?”
  秦婀娜不解地问道,此前,她已看过了这块石头,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处。
  “秦婀娜,你虽然修为比我高那么一点,但是,见识这个东西,你就要比我这老头子差上许多了。”
  张邋遢恢复心神,看着眼前女子,咧嘴一笑,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不知道。”
  秦婀娜摇头道。
  “这是炽火铁精。”
  说话间,张邋遢将一缕真气输入石头中,顿时,整块石头开始发生变化,一丝丝裂痕出现,热浪汹涌。
  一旁,秦婀娜见状,神色微凝。
  “这铁精可是天下间至阳的神物,据说是天上星辰坠落人间后,在地火中孕育万年形成的宝物,可比你那青霜剑中的千年寒铁还要珍贵许多。”张邋遢说道
  秦婀娜闻言,眸子微眯,道,“如此说来,的确是神物,既然有这样的宝物,可否为他铸造一柄剑。”
  “难就难在这里。”
  张邋遢无奈道,“这东西是在地火中孕育而成的,世间恐怕再难有什么火焰能将它融化,想要用这铁精铸剑,难啊。”
  “没有其他办法吗?”秦婀娜皱眉道。
  “也不是完全没有。”
  张邋遢想了想,道,“我曾经在一本古籍中看过,孤阴不长,独阳不生,古时大炼器师在炼器时,都会在神料中加入性质相反的东西,既能防止神料过刚易折,又能帮助神料成形。”
  “性质相反的东西?”
  秦婀娜轻声呢喃了一句,道,“那便需要极阴之物了。”
  “的确,不过,要找到和这炽火铁精同等级的极阴之物,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张邋遢凝声说道。
  “嗯,确认不容易。”
  秦婀娜点头,道,“剑痴,你有没有觉得,此事有些不同寻常。”
  “什么意思?”
  张邋遢不解道。
  “祁连山内那些不入流的匪寇,怎么会有此神物,然而,这铁精连我都不认识,而那匪寇首领却知道它的价值,将它藏得十分严实,是不是太过奇怪了。”秦婀娜说道。
  “听你这么一说,的确有些蹊跷。”
  张邋遢皱眉道,“若是偶然得到这宝物还能说的过去,但是,一般人就算见到,也只会将它当成一块破石头,不可能认得出来,那匪寇头子能看出这是一件宝物,若非有人指点,不然,唯一的解释,他早就知道这石头是什么东西。”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若是他人指点,那匪寇首领保不住这神物。”
  秦婀娜平静道,“最大的可能,他早就知道这石头的价值,如此说来,这匪寇首领非是一般人。”
  张邋遢颔首,道,“没想到这小小的渝州城到处卧虎藏龙,李府就算了,这城外山中的匪寇都不是寻常之辈。”
  “或许,要找和炽火铁精属性相反的极阴之物,还要从匪寇首领那里下手。”秦婀娜说道。
  “有道理。”
  张邋遢点头,笑了笑,道,“怎么,你要亲自出手?”
眼前,红木盒内,一块漆黑的石头静静躺在其中,看上去没有任何的不同。
  然而,张邋遢看到这块石头后,神色却少有的起了变化。
  “怎么,这块石头有什么不同吗?”
  秦婀娜不解地问道,此前,她已看过了这块石头,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处。
  “秦婀娜,你虽然修为比我高那么一点,但是,见识这个东西,你就要比我这老头子差上许多了。”
  张邋遢恢复心神,看着眼前女子,咧嘴一笑,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不知道。”
  秦婀娜摇头道。
  “这是炽火铁精。”
  说话间,张邋遢将一缕真气输入石头中,顿时,整块石头开始发生变化,一丝丝裂痕出现,热浪汹涌。
  一旁,秦婀娜见状,神色微凝。
  “这铁精可是天下间至阳的神物,据说是天上星辰坠落人间后,在地火中孕育万年形成的宝物,可比你那青霜剑中的千年寒铁还要珍贵许多。”张邋遢说道
  秦婀娜闻言,眸子微眯,道,“如此说来,的确是神物,既然有这样的宝物,可否为他铸造一柄剑。”
  “难就难在这里。”
  张邋遢无奈道,“这东西是在地火中孕育而成的,世间恐怕再难有什么火焰能将它融化,想要用这铁精铸剑,难啊。”
  “没有其他办法吗?”秦婀娜皱眉道。
  “也不是完全没有。”
  张邋遢想了想,道,“我曾经在一本古籍中看过,孤阴不长,独阳不生,古时大炼器师在炼器时,都会在神料中加入性质相反的东西,既能防止神料过刚易折,又能帮助神料成形。”
  “性质相反的东西?”
  秦婀娜轻声呢喃了一句,道,“那便需要极阴之物了。”
  “的确,不过,要找到和这炽火铁精同等级的极阴之物,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张邋遢凝声说道。
  “嗯,确认不容易。”
  秦婀娜点头,道,“剑痴,你有没有觉得,此事有些不同寻常。”
  “什么意思?”
  张邋遢不解道。
  “祁连山内那些不入流的匪寇,怎么会有此神物,然而,这铁精连我都不认识,而那匪寇首领却知道它的价值,将它藏得十分严实,是不是太过奇怪了。”秦婀娜说道。
  “听你这么一说,的确有些蹊跷。”
  张邋遢皱眉道,“若是偶然得到这宝物还能说的过去,但是,一般人就算见到,也只会将它当成一块破石头,不可能认得出来,那匪寇头子能看出这是一件宝物,若非有人指点,不然,唯一的解释,他早就知道这石头是什么东西。”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若是他人指点,那匪寇首领保不住这神物。”
  秦婀娜平静道,“最大的可能,他早就知道这石头的价值,如此说来,这匪寇首领非是一般人。”
  张邋遢颔首,道,“没想到这小小的渝州城到处卧虎藏龙,李府就算了,这城外山中的匪寇都不是寻常之辈。”
  “或许,要找和炽火铁精属性相反的极阴之物,还要从匪寇首领那里下手。”秦婀娜说道。
  “有道理。”
  张邋遢点头,笑了笑,道,“怎么,你要亲自出手?”
  “以大欺小的事情,我还干不出来,这铁精既然是李子夜取回,那接下来的事情,还是让他自己做好了。”
  秦婀娜平静道,“那匪寇首领不算太强的对手,李子夜努努力,还是能够追得上。”
  两人说话间,药房,昏迷中的李子夜缓缓睁开了眼睛,刚要挣扎起身,顿时,胸口一股钻心的剧痛传来,疼的身子都开始打颤。
  缓了好一阵,李子夜深深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从药桶爬了出来。
  “嘶。”
  爬的过程中,李子夜又不小心碰到了还未完全复原的胸骨,疼的一阵龇牙咧嘴。
  折腾了将近半个时辰,李子夜终于走出药房,看到湖边的两人,咬牙着,一步一步挪了过去。
  “哟,还活着啊,不错不错。”
  张邋遢瞥了前者一眼,道,“你再不出来,我以为你死了呢。”
  “呸,呸,晦气,我活得好好的,才不会死。”
  李子夜没好气说了一句,好不容易挪到湖边,龇牙咧嘴的坐了下来,道,“不过,差那么一点,我就真死了。”
  “怎么样,真正的武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吧。”张邋遢说道。
  “很强。”
  李子夜点头,道,“若不是他大意,受了我一剑,我可能就真回不来。”
  “说说,发生了什么?”张邋遢好奇道。
  “嗯。”
  李子夜颔首,将昨夜发生了事情,详细说了一遍。
  张邋遢,秦婀娜安静地听着,待听完后,互视一眼,神色诧异。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