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舒服吗?

下载免费读
“让姐姐检查一下,是不是真长大了。”
  房间内,看到眼前小公子拘束的模样,红烛更加胆大了,上前一步,伸手就要脱前者衣衫。
  “这……不好吧。”
  李子夜退后两步,一脸为难道。
  “有什么不好的,小时候又不是没看过。”
  红烛脸上笑容越发明媚,说道。
  “那时候还小,不懂。”
  李子夜脸上露出腼腆之色,说道。
  “现在大了吗?”
  红烛伸出手,抚摸着前者胸膛,并且不断朝着下面滑去。
  “现……现在?”
  李子夜身子一个激灵,再度向后退去。
  然而,再退,后面便是床。
  “哎哟。”
  李子夜没有站稳,一下子向后倒去,倒的时候,下意识抓向身前的女子。
  “啊!”
  红烛一声惊呼,身子也跟着倒了下去。
  于是,两人的身子便叠在了一起。
  近在咫尺,软玉温香,李子夜嘴角,弯起一抹得逞的笑容。
  “舒服吗?”
  红烛开口,轻声道。
  “舒服。”
  李子夜应了一句,突然觉得不对,双手下意识握了握,顿时,一股柔软的触感传来。
  卧槽!
  李子夜不喜反惊,头上冷汗立刻流下。
  “啊!”
  下一刻,房间内,一道凄惨的痛呼声响起,吓得外面的李府下人们全都不敢说话了。
  公子又怎么了?
  秦仙子明明还在这里啊!
  湖边,秦婀娜、张邋遢嘴角全都一弯,显然很是解气。
  活该!
  “红……红烛姐,我不是故意的。”
  房间内,李子夜蜷缩在地上,疼的腰都直不起来,断断续续地说道。
  “我是故意的。”
  红烛攥了攥纤细的右手,眸中闪过危险的笑容,道,“小子夜,是真长大了。”
  李子夜看到前者攥地咔咔直响的右手,下半身再度一个哆嗦,赔笑道,“红烛姐,我们谈正事吧。”
  “现在想起来谈正事了?说吧,有什么事找我。”
  红烛来到桌前坐下,问道,“为了不耽误你的事,我连续赶了三天三夜的路,马都跑死了好几匹。”
  “红烛姐辛苦。”
  李子夜搬过一张凳子坐到眼前女子身前,旋即倒了一杯茶,讨好地递了过去。
  红烛接过茶杯,喝了一口,心中的气也消了一些。
  她还能打死他吗?当然不能,谁叫人家是少爷呢,人比人,气死人啊。
  “红烛姐,我这里有一个都城尹家的私生子。”
  李子夜轻声道,“因为被尹家大夫人追杀,不得不在渝州城外的祁连山落草为寇,前不久,我刚收服了他。”
  “尹家的私生子?”
  红烛诧异,道,“怎么,你要他有用?”
  “嗯。”
  李子夜点头,道,“红烛姐精通易容之术,能不能帮他易容,然后送到大商都城。”
  “此人能信吗?”红烛皱眉道。
  “红烛姐,你可从来不会问这个问题的。”李子夜说道。
  “还不是您小公子身份尊贵,凡事我不得不小心一些。”
  红烛没好气地说道,“知道了,我会在给他易容时稍稍加点料,解药我也会尽快配好给你。”
  “就知道红烛姐对我最好了,抱抱。”
  李子夜面露喜色,伸出双手,想要抱上去。
  “少来!”
  红烛伸出一根手指,抵在前者额头上,挡住眼前想要占便宜的小家伙。
  真是长大了,不但有了贼心,还有了贼胆。
  以后可要防着点!
  “你去将人找来吧。”红烛说道。
  “好!”
  李子夜应了一声,旋即起身朝房间外走去。
  后院内,湖边,秦婀娜、张邋遢看到李子夜走出,神色间皆有一丝古怪。
  “出去一趟。”
  李子夜讪讪一笑,旋即快步离开。
  刚才那声惨叫,实在太让人误会了。
  “鬼鬼祟祟,这小子到底在做什么?”张邋遢好奇地问道。
  “不知道。”
  秦婀娜摇头,淡淡道,“不过,似乎和那匪寇首领有关。”
  果然,日落时分,李子夜偷偷摸摸将一个头戴斗笠的汉子领入了府中。
  秦婀娜扫了一眼斗笠下的汉子,便认出其身份。
  果然是他。
  房间内,李子夜带着尹匡进来时,红烛正在梳妆台前整理一些瓶瓶罐罐,五颜六色,好不鲜艳。
  “红烛姐,交给你了。”李子夜说道。
  “嗯。”
  红烛点头,淡淡道,“你可以出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李子夜给了眼前汉子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旋即离开了房间。
  尹匡看出了前者眼神中幸灾乐祸的意味,不自觉后背一寒。
让姐姐检查一下是不是真长大了房间内看到眼前小公子拘束的模样红烛更加胆大了上前一步伸手就要脱前者衣衫这不好吧李子夜退后两步一脸为难道有什么不好的小时候又不是没看过红烛脸上笑容越发明媚说道那时候还小不懂李子夜脸上露出腼腆之色说道现在大了吗红烛伸出手抚摸着前者胸膛并且不断朝着下面滑去现现在李子夜身子一个激灵再度向后退去然而再退后面便是床哎哟李子夜没有站稳一下子向后倒去倒的时候下意识抓向身前的女子啊红烛一声惊呼身子也跟着倒了下去于是两人的身子便叠在了一起近在咫尺软玉温香李子夜嘴角弯起一抹得逞的笑容舒服吗红烛开口轻声道舒服李子夜应了一句突然觉得不对双手下意识握了握顿时一股柔软的触感传来卧槽李子夜不喜反惊头上冷汗立刻流下啊下一刻房间内一道凄惨的痛呼声响起吓得外面的李府下人们全都不敢说话了公子又怎么了秦仙子明明还在这里啊湖边秦婀娜张邋遢嘴角全都一弯显然很是解气活该红红烛姐我不是故意的房间内李子夜蜷缩在地上疼的腰都直不起来断断续续地说道我是故意的红烛攥了攥纤细的右手眸中闪过危险的笑容道小子夜是真长大了李子夜看到前者攥地咔咔直响的右手下半身再度一个哆嗦赔笑道红烛姐我们谈正事吧现在想起来谈正事了说吧有什么事找我红烛来到桌前坐下问道为了不耽误你的事我连续赶了三天三夜的路马都跑死了好几匹红烛姐辛苦李子夜搬过一张凳子坐到眼前女子身前旋即倒了一杯茶讨好地递了过去红烛接过茶杯喝了一口心中的气也消了一些她还能打死他吗当然不能谁叫人家是少爷呢人比人气死人啊红烛姐我这里有一个都城尹家的私生子李子夜轻声道因为被尹家大夫人追杀不得不在渝州城外的祁连山落草为寇前不久我刚收服了他尹家的私生子红烛诧异道怎么你要他有用嗯李子夜点头道红烛姐精通易容之术能不能帮他易容然后送到大商都城此人能信吗红烛皱眉道红烛姐你可从来不会问这个问题的李子夜说道还不是您小公子身份尊贵凡事我不得不小心一些红烛没好气地说道知道了我会在给他易容时稍稍加点料解药我也会尽快配好给你就知道红烛姐对我最好了抱抱李子夜面露喜色伸出双手想要抱上去少来红烛伸出一根手指抵在前者额头上挡住眼前想要占便宜的小家伙真是长大了不但有了贼心还有了贼胆以后可要防着点你去将人找来吧红烛说道好李子夜应了一声旋即起身朝房间外走去后院内湖边秦婀娜张邋遢看到李子夜走出神色间皆有一丝古怪出去一趟李子夜讪讪一笑旋即快步离开刚才那声惨叫实在太让人误会了鬼鬼祟祟这小子到底在做什么张邋遢好奇地问道不知道秦婀娜摇头淡淡道不过似乎和那匪寇首领有关果然日落时分李子夜偷偷摸摸将一个头戴斗笠的汉子领入了府中秦婀娜扫了一眼斗笠下的汉子便认出其身份果然是他房间内李子夜带着尹匡进来时红烛正在梳妆台前整理一些瓶瓶罐罐五颜六色好不鲜艳红烛姐交给你了李子夜说道嗯红烛点头淡淡道你可以出去忙自己的事情了李子夜给了眼前汉子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旋即离开了房间尹匡看出了前者眼神中幸灾乐祸的意味不自觉后背一寒“让姐姐检查下真长大。”
  房间内看到眼前小公子拘束模样红烛更加胆大上前步伸手就要脱前者衣衫。
  “……。”
  李子夜退后两步脸为难道。
  “有什么小时候又没看过。”
  红烛脸上笑容越发明媚说道。
  “那时候还小懂。”
  李子夜脸上露出腼腆之色说道。
  “现在大?”
  红烛伸出手抚摸着前者胸膛并且断朝着下面滑去。
  “现……现在?”
  李子夜身子激灵再度向后退去。
  然而再退后面便床。
  “哎哟。”
  李子夜没有站稳下子向后倒去倒时候下意识抓向身前女子。
  “啊!”
  红烛声惊呼身子也跟着倒下去。
  于两身子便叠在起。
  近在咫尺软玉温香李子夜嘴角弯起抹得逞笑容。
  “舒服?”
  红烛开口轻声道。
  “舒服。”
  李子夜应句突然觉得对双手下意识握握顿时股柔软触感传来。
  卧槽!
  李子夜喜反惊头上冷汗立刻流下。
  “啊!”
  下刻房间内道凄惨痛呼声响起吓得外面李府下们全都敢说话。
  公子又怎么?
  秦仙子明明还在里啊!
  湖边秦婀娜、张邋遢嘴角全都弯显然很解气。
  活该!
  “红……红烛姐故意。”
  房间内李子夜蜷缩在地上疼腰都直起来断断续续地说道。
  “故意。”
  红烛攥攥纤细右手眸中闪过危险笑容道“小子夜真长大。”
  李子夜看到前者攥地咔咔直响右手下半身再度哆嗦赔笑道“红烛姐们谈正事。”
  “现在想起来谈正事?说有什么事找。”
  红烛来到桌前坐下问道“为耽误事连续赶三天三夜路马都跑死几匹。”
  “红烛姐辛苦。”
  李子夜搬过张凳子坐到眼前女子身前旋即倒杯茶讨地递过去。
  红烛接过茶杯喝口心中气也消些。
  她还能打死?当然能谁叫家少爷呢比气死啊。
  “红烛姐里有都城尹家私生子。”
  李子夜轻声道“因为被尹家大夫追杀得在渝州城外祁连山落草为寇前久刚收服。”
  “尹家私生子?”
  红烛诧异道“怎么要有用?”
  “嗯。”
  李子夜点头道“红烛姐精通易容之术能能帮易容然后送到大商都城。”
  “此能信?”红烛皱眉道。
  “红烛姐可从来会问问题。”李子夜说道。
  “还您小公子身份尊贵凡事得小心些。”
  红烛没气地说道“知道会在给易容时稍稍加点料解药也会尽快配给。”
  “就知道红烛姐对最抱抱。”
  李子夜面露喜色伸出双手想要抱上去。
  “少来!”
  红烛伸出根手指抵在前者额头上挡住眼前想要占便宜小家伙。
  真长大但有贼心还有贼胆。
  以后可要防着点!
  “去将找来。”红烛说道。
  “!”
  李子夜应声旋即起身朝房间外走去。
  后院内湖边秦婀娜、张邋遢看到李子夜走出神色间皆有丝古怪。
  “出去趟。”
  李子夜讪讪笑旋即快步离开。
  刚才那声惨叫实在太让误会。
  “鬼鬼祟祟小子到底在做什么?”张邋遢奇地问道。
  “知道。”
  秦婀娜摇头淡淡道“过似乎和那匪寇首领有关。”
  果然日落时分李子夜偷偷摸摸将头戴斗笠汉子领入府中。
  秦婀娜扫眼斗笠下汉子便认出其身份。
  果然。
  房间内李子夜带着尹匡进来时红烛正在梳妆台前整理些瓶瓶罐罐五颜六色鲜艳。
  “红烛姐交给。”李子夜说道。
  “嗯。”
  红烛点头淡淡道“可以出去忙自己事情。”
  李子夜给眼前汉子自求多福眼神旋即离开房间。
  尹匡看出前者眼神中幸灾乐祸意味自觉后背寒。
“让姐姐检查一下,是不是真长大了。”
  房间内,看到眼前小公子拘束的模样,红烛更加胆大了,上前一步,伸手就要脱前者衣衫。
  “这……不好吧。”
  李子夜退后两步,一脸为难道。
  “有什么不好的,小时候又不是没看过。”
  红烛脸上笑容越发明媚,说道。
  “那时候还小,不懂。”
  李子夜脸上露出腼腆之色,说道。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