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儒首,孔丘

下载免费读
夜色迷人,人,更迷人。
  湖边,微风轻拂,一袭红衣的红烛静静坐在那里,侧颜完美无瑕,令人迷醉。
  李子夜坐在红烛身边,闻着那沁人心脾的香气,一时间,心神有些恍惚。
  红烛姐姐,也长大了。
  幼时第一次相见,在渝州城的街上,那时的红烛姐一身破破烂烂的小衣裳,连鞋子都破了洞,看上去可怜极了。
  他将红烛姐带回了李府,当时的他,刚满七岁,而红烛姐也不过才十岁。
  没想到,一转眼,已经十年过去了。
  “红烛姐,你想没想过回家?”
  李子夜轻声问道,他以前问过红烛姐的身世,但是,那时,她不愿说,他便没有再多问。
  “我没有家。”红烛沉默,片刻后,开口道。
  “只要红烛姐愿意,李府永远都是红烛姐的家。”李子夜神色温和道。
  红烛闻言,神色一怔,旋即美丽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道,“小子夜,真是长大了,都会说好听的话哄骗女孩子了。”
  李子夜脸上同样露出笑意,道,“这都被红烛姐看出来了。”
  “好了,时候已不早,你也早点回房休息。”
  红烛起身,撩了撩耳边的长发,轻声道,“明日一早,我便带那个尹匡回都城了。”
  “这么着急?”李子夜惊讶起身,问道。
  “你二哥那里正是用人的时候,我们在都城的底子还是太薄,要想要有所作为,必须加快人手的布置。”
  红烛说了一句,旋即没好气道,“这些还不都是为了你今后来都城铺路,你可争点气,好好修炼,都城水深,若是出了什么事,即便我和你二哥都不一定能护得了你。”
  “红烛姐放心。”
  李子夜使劲点了点头,道,“我一定让咱们李府出一位名震天下的剑仙。”
  “口气不小。”
  红烛笑着说了一句,没有再多言,转身回了房间。
  湖边,李子夜看着前者的背影,许久,拎起身旁的剑,继续练习。
  月色下,剑光如霜,李子夜身子一次又一次飞出,摔倒在地,旋即再次爬起来。
  飞仙决第一式的身法,只有九步,看似简单,练起来却是极难。
  李子夜不分昼夜的练习了很多天,然而,那最后的一步,却始终无法踏出。
  不知练了多久,天上,皎月西行,夜色已极深。
  “铿!”
  剑锋入地,李子夜跪在地上大口喘气,纵然在这寒秋,脸上也都是汗水。
  他就不信了,这最后一步,他就不能成功!
  少年执着的心,始终不肯服输,李子夜挣扎起身,再次开始练习。
  夜色越来越深,东方,一抹白色泛起,眼见黎明将至。
  不远处的房间内,房门打开,红烛走出。
  而在红烛隔壁的房间,一位陌生的男子也走了出来,模样、身形完全不同以往。
  就在这时,后院内,李子夜身影闪过,如惊鸿,如雷霆,八步距离,瞬间掠过。
  最后一步,空中,李子夜脚下凌空一踏,气劲下沉,地面上一寸深的脚印出现,刹那,剑出,天地一线。
  “轰!”
  前方,古剑划过,假山应声崩裂,碎石纷飞,坠落如雨。
  “呼!呼!”
  一剑之后,李子夜落地,累的大口喘气,几乎站都站不稳。
  红烛上前,扶其前者,轻声道,“练剑虽然重要,也不要太勉强自己。”
  “吱呀!”
  另一边,房门打开,秦婀娜、张邋遢听到外面的动静后,同时走出自己的房间。
  成功了?
  秦婀娜看着前方碎落满地的石头,面露惊讶。
  “还不错嘛。”
  张邋遢咧了咧嘴,露出一口大板牙,说道。
  两人注视的目光下,李子夜直起身,看向身边女子,疲惫道,“红烛姐要走了吗?”
  “嗯。”红烛点头应道。
  李子夜看向不远处的陌生男子,脸上闪过异色,开口道,“到了都城,一切听从红烛姐的安排,明白吗?”
  “我知道。”
  尹匡沉声应了一声,道。
  “红烛姐,我送你。”
  说完,李子夜和两人一同朝前院走去。
  府前,红烛、尹匡上了马车,李子夜目视马车远去,沉默许久,转身回府。
  后院内,秦婀娜已在等待,看到前者回来,目光看向一旁的张邋遢,开口道,“剑痴,第二招你来教吧。”
  “好。”
  张邋遢点头,道,“小子,看好了!”
  话声落,张邋遢挥手提剑,酒入口,身如游龙掠出。
  无可预判的身法,每一步踏的方向都难以预知,十八步后,剑意蕴至极点,张邋遢双手握剑,一剑,破苍穹。
  轰隆!
  只闻一声惊天动地的震动响起,前方,一棵参天大树应声倒下,从中间一分为二,骇人心神。
  李子夜看到这惊人的一剑,震撼地已说不出话来。
  “老了。”
  张邋遢挥手收剑,再次喝了一口酒,感慨道,“若是年轻几岁,老头子我能一剑劈开半座李府,示范起来,更有震撼力。”
夜色迷人人更迷人湖边微风轻拂一袭红衣的红烛静静坐在那里侧颜完美无瑕令人迷醉李子夜坐在红烛身边闻着那沁人心脾的香气一时间心神有些恍惚红烛姐姐也长大了幼时第一次相见在渝州城的街上那时的红烛姐一身破破烂烂的小衣裳连鞋子都破了洞看上去可怜极了他将红烛姐带回了李府当时的他刚满七岁而红烛姐也不过才十岁没想到一转眼已经十年过去了红烛姐你想没想过回家李子夜轻声问道他以前问过红烛姐的身世但是那时她不愿说他便没有再多问我没有家红烛沉默片刻后开口道只要红烛姐愿意李府永远都是红烛姐的家李子夜神色温和道红烛闻言神色一怔旋即美丽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道小子夜真是长大了都会说好听的话哄骗女孩子了李子夜脸上同样露出笑意道这都被红烛姐看出来了好了时候已不早你也早点回房休息红烛起身撩了撩耳边的长发轻声道明日一早我便带那个尹匡回都城了这么着急李子夜惊讶起身问道你二哥那里正是用人的时候我们在都城的底子还是太薄要想要有所作为必须加快人手的布置红烛说了一句旋即没好气道这些还不都是为了你今后来都城铺路你可争点气好好修炼都城水深若是出了什么事即便我和你二哥都不一定能护得了你红烛姐放心李子夜使劲点了点头道我一定让咱们李府出一位名震天下的剑仙口气不小红烛笑着说了一句没有再多言转身回了房间湖边李子夜看着前者的背影许久拎起身旁的剑继续练习月色下剑光如霜李子夜身子一次又一次飞出摔倒在地旋即再次爬起来飞仙决第一式的身法只有九步看似简单练起来却是极难李子夜不分昼夜的练习了很多天然而那最后的一步却始终无法踏出不知练了多久天上皎月西行夜色已极深铿剑锋入地李子夜跪在地上大口喘气纵然在这寒秋脸上也都是汗水他就不信了这最后一步他就不能成功少年执着的心始终不肯服输李子夜挣扎起身再次开始练习夜色越来越深东方一抹白色泛起眼见黎明将至不远处的房间内房门打开红烛走出而在红烛隔壁的房间一位陌生的男子也走了出来模样身形完全不同以往就在这时后院内李子夜身影闪过如惊鸿如雷霆八步距离瞬间掠过最后一步空中李子夜脚下凌空一踏气劲下沉地面上一寸深的脚印出现刹那剑出天地一线轰前方古剑划过假山应声崩裂碎石纷飞坠落如雨呼呼一剑之后李子夜落地累的大口喘气几乎站都站不稳红烛上前扶其前者轻声道练剑虽然重要也不要太勉强自己吱呀另一边房门打开秦婀娜张邋遢听到外面的动静后同时走出自己的房间成功了秦婀娜看着前方碎落满地的石头面露惊讶还不错嘛张邋遢咧了咧嘴露出一口大板牙说道两人注视的目光下李子夜直起身看向身边女子疲惫道红烛姐要走了吗嗯红烛点头应道李子夜看向不远处的陌生男子脸上闪过异色开口道到了都城一切听从红烛姐的安排明白吗我知道尹匡沉声应了一声道红烛姐我送你说完李子夜和两人一同朝前院走去府前红烛尹匡上了马车李子夜目视马车远去沉默许久转身回府后院内秦婀娜已在等待看到前者回来目光看向一旁的张邋遢开口道剑痴第二招你来教吧好张邋遢点头道小子看好了话声落张邋遢挥手提剑酒入口身如游龙掠出无可预判的身法每一步踏的方向都难以预知十八步后剑意蕴至极点张邋遢双手握剑一剑破苍穹轰隆只闻一声惊天动地的震动响起前方一棵参天大树应声倒下从中间一分为二骇人心神李子夜看到这惊人的一剑震撼地已说不出话来老了张邋遢挥手收剑再次喝了一口酒感慨道若是年轻几岁老头子我能一剑劈开半座李府示范起来更有震撼力夜色迷更迷。
  湖边微风轻拂袭红衣红烛静静坐在那里侧颜完美无瑕令迷醉。
  李子夜坐在红烛身边闻着那沁心脾香气时间心神有些恍惚。
  红烛姐姐也长大。
  幼时第次相见在渝州城街上那时红烛姐身破破烂烂小衣裳连鞋子都破洞看上去可怜极。
  将红烛姐带回李府当时刚满七岁而红烛姐也过才十岁。
  没想到转眼已经十年过去。
  “红烛姐想没想过回家?”
  李子夜轻声问道以前问过红烛姐身世但那时她愿说便没有再多问。
  “没有家。”红烛沉默片刻后开口道。
  “只要红烛姐愿意李府永远都红烛姐家。”李子夜神色温和道。
  红烛闻言神色怔旋即美丽脸上露出灿烂笑容道“小子夜真长大都会说听话哄骗女孩子。”
  李子夜脸上同样露出笑意道“都被红烛姐看出来。”
  “时候已早也早点回房休息。”
  红烛起身撩撩耳边长发轻声道“明日早便带那尹匡回都城。”
  “么着急?”李子夜惊讶起身问道。
  “二哥那里正用时候们在都城底子还太薄要想要有所作为必须加快手布置。”
  红烛说句旋即没气道“些还都为今后来都城铺路可争点气修炼都城水深若出什么事即便和二哥都定能护得。”
  “红烛姐放心。”
  李子夜使劲点点头道“定让咱们李府出位名震天下剑仙。”
  “口气小。”
  红烛笑着说句没有再多言转身回房间。
  湖边李子夜看着前者背影许久拎起身旁剑继续练习。
  月色下剑光如霜李子夜身子次又次飞出摔倒在地旋即再次爬起来。
  飞仙决第式身法只有九步看似简单练起来却极难。
  李子夜分昼夜练习很多天然而那最后步却始终无法踏出。
  知练多久天上皎月西行夜色已极深。
  “铿!”
  剑锋入地李子夜跪在地上大口喘气纵然在寒秋脸上也都汗水。
  就信最后步就能成功!
  少年执着心始终肯服输李子夜挣扎起身再次开始练习。
  夜色越来越深东方抹白色泛起眼见黎明将至。
  远处房间内房门打开红烛走出。
  而在红烛隔壁房间位陌生男子也走出来模样、身形完全同以往。
  就在时后院内李子夜身影闪过如惊鸿如雷霆八步距离瞬间掠过。
  最后步空中李子夜脚下凌空踏气劲下沉地面上寸深脚印出现刹那剑出天地线。
  “轰!”
  前方古剑划过假山应声崩裂碎石纷飞坠落如雨。
  “呼!呼!”
  剑之后李子夜落地累大口喘气几乎站都站稳。
  红烛上前扶其前者轻声道“练剑虽然重要也要太勉强自己。”
  “吱呀!”
  另边房门打开秦婀娜、张邋遢听到外面动静后同时走出自己房间。
  成功?
  秦婀娜看着前方碎落满地石头面露惊讶。
  “还错嘛。”
  张邋遢咧咧嘴露出口大板牙说道。
  两注视目光下李子夜直起身看向身边女子疲惫道“红烛姐要走?”
  “嗯。”红烛点头应道。
  李子夜看向远处陌生男子脸上闪过异色开口道“到都城切听从红烛姐安排明白?”
  “知道。”
  尹匡沉声应声道。
  “红烛姐送。”
  说完李子夜和两同朝前院走去。
  府前红烛、尹匡上马车李子夜目视马车远去沉默许久转身回府。
  后院内秦婀娜已在等待看到前者回来目光看向旁张邋遢开口道“剑痴第二招来教。”
  “。”
  张邋遢点头道“小子看!”
  话声落张邋遢挥手提剑酒入口身如游龙掠出。
  无可预判身法每步踏方向都难以预知十八步后剑意蕴至极点张邋遢双手握剑剑破苍穹。
  轰隆!
  只闻声惊天动地震动响起前方棵参天大树应声倒下从中间分为二骇心神。
  李子夜看到惊剑震撼地已说出话来。
  “老。”
  张邋遢挥手收剑再次喝口酒感慨道“若年轻几岁老头子能剑劈开半座李府示范起来更有震撼力。”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