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尸潮

下载免费读
难道是故意引诱?陆隐眼睛眯起,希望自己多虑了。
  
  经历过康大丰一事,所有人神经更加紧绷。
  
  一天后,车队停在废弃收费站旁,他们的任务开始了,这段线路被损坏,必须维修。
  
  “报告,五里外发现战斗,有五名进化者遭遇变异兽围攻”一名士兵汇报道。
  
  陆隐让人救援。
  
  半个小时后,五名进化者被带来,五名男子,各个狼狈不堪,衣衫褴褛,而且看样子还饿着肚子。
  
  陆隐没有让人给他们食物,敢独自来到野外猎杀变异兽就要有死亡的心理准备,陆隐不是圣人,军队内的食物也不是白来的,实在不行,遍地的变异老鼠也可以吃。
难道是故意引诱陆隐眼睛眯起希望自己多虑了经历过康大丰一事所有人神经更加紧绷一天后车队停在废弃收费站旁他们的任务开始了这段线路被损坏必须维修报告五里外发现战斗有五名进化者遭遇变异兽围攻一名士兵汇报道陆隐让人救援半个小时后五名进化者被带来五名男子各个狼狈不堪衣衫褴褛而且看样子还饿着肚子陆隐没有让人给他们食物敢独自来到野外猎杀变异兽就要有死亡的心理准备陆隐不是圣人军队内的食物也不是白来的实在不行遍地的变异老鼠也可以吃五名进化者被隔离在收费站外眼馋的看着军队开火没一会一名进化者要求见陆隐陆隐站在收费站屋顶上望着四周下方那名进化者脸色灰白道这位大人能不能请您给我们一点食物我们可以用情报交换陆隐看向那名进化者说说了您就会给我们食物进化者期盼道陆隐冷声道你在跟我讨价还价进化者脸色一变恐惧道不敢不敢说着进化者继续道其实我们是带足了食物出来的但昨天被抢走了是被一个身穿银白色战甲的天级强者抢走了陆隐目光一闪继续说进化者咽了咽口水嗓子有些发干但还是继续道我们金陵周边天级强者只有刑圣周山大人一位但那个人能飞行我猜是因为那身战甲那个人从我们这里抢走食物后本来要杀我们灭口的但却好像神经病一样自说自话兴奋的朝东方飞去陆隐知道这几个人碰到奥顿了自说自话是个人终端联络才对难道他跟其他降落的学生联系上了这可不妙周山能打退奥顿已经很不容易如果还有其他学生出手周山未必能撑住给他们发点吃的陆隐命令了一句坐了下来仰望星空自己到底在担心些什么金陵吗还是那些幸存者自己始终是外人并不是地球本土人说穿了自己跟亚斯塔那些人一样但生活在地球上的日子却让自己渐渐接受了这个新的身份自己只有两年半的记忆以前的记忆一片空白而在仅有的两年半记忆中大半都是地球的地球可以算是自己的家陆隐深呼吸口气可惜自己不是绝强者救不了地球不过却可以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救一些人想着陆隐接通周山联络器把关于奥顿的猜测告诉他周山凝重道我知道了尽快修复线路我要知道其他人怎么样了那群学生不简单陆隐挂断联络器其他人另外六圣吗希望刘少歌别死不然我找谁报仇呢陆隐寒声喃喃自语今天夜里天空被乌云遮盖没有星光陆隐颇为失望睡在装甲车内半夜一声惊呼所有人被惊醒老大尸潮发现尸潮徐三焦急大喊陆隐走出装甲车跳到收费站屋顶看去黑暗的大地上无数游荡的丧尸接近四面八方全都是所有人立刻开启防护点燃火焰扔出去罗芸大喊没一会尸潮开始冲击收费站大地被焚烧无数点燃火焰的物体砸在大地上火焰燃烧热浪铺天盖地而来小心点别让火焰接近收费站不然把你们全烧了罗芸大喊机枪扫射四方原本应该寂静的黑夜发出震天声响近万士兵在最外围屠杀丧尸机枪子弹扫光唯有钢刀上不时有士兵被抓伤甚至被拖进丧尸群中转眼消失不见那五名被救下的进化者骇然看着四周这就是军队作战惨烈程度远超他们的想象难道故意引诱?陆隐眼睛眯起希望自己多虑。
  
  经历过康大丰事所有神经更加紧绷。
  
  天后车队停在废弃收费站旁们任务开始段线路被损坏必须维修。
  
  “报告五里外发现战斗有五名进化者遭遇变异兽围攻”名士兵汇报道。
  
  陆隐让救援。
  
  半小时后五名进化者被带来五名男子各狼狈堪衣衫褴褛而且看样子还饿着肚子。
  
  陆隐没有让给们食物敢独自来到野外猎杀变异兽就要有死亡心理准备陆隐圣军队内食物也白来实在行遍地变异老鼠也可以吃。
  
  五名进化者被隔离在收费站外眼馋看着军队开火没会名进化者要求见陆隐。
  
  陆隐站在收费站屋顶上望着四周。
  
  下方那名进化者脸色灰白道“位大能能请您给们点食物?们可以用情报交换”。
  
  陆隐看向那名进化者“说”。
  
  “说您就会给们食物?”进化者期盼道。
  
  陆隐冷声道“在跟讨价还价?”。
  
  进化者脸色变恐惧道“敢敢”说着进化者继续道“其实们带足食物出来但昨天被抢走被身穿银白色战甲天级强者抢走”。
  
  陆隐目光闪“继续说”。
  
  进化者咽咽口水嗓子有些发干但还继续道“们金陵周边天级强者只有刑圣周山大位但那能飞行猜因为那身战甲那从们里抢走食物后本来要杀们灭口但却像神经病样自说自话兴奋朝东方飞去”。
  
  陆隐知道几碰到奥顿自说自话?终端联络才对难道跟其降落学生联系上?可妙周山能打退奥顿已经很容易如果还有其学生出手周山未必能撑住。
  
  “给们发点吃”陆隐命令句坐下来仰望星空。
  
  自己到底在担心些什么?金陵?还那些幸存者?自己始终外并地球本土说穿自己跟亚斯塔那些样但生活在地球上日子却让自己渐渐接受新身份。
  
  自己只有两年半记忆以前记忆片空白而在仅有两年半记忆中大半都地球地球可以算自己家。
  
  陆隐深呼吸口气可惜自己绝强者救地球过却可以在力所能及范围内救些。
  
  想着陆隐接通周山联络器把关于奥顿猜测告诉。
  
  周山凝重道“知道尽快修复线路要知道其怎么样那群学生简单”。
  
  陆隐挂断联络器其?另外六圣?
  
  “希望刘少歌别死然找谁报仇呢”陆隐寒声喃喃自语。
  
  今天夜里天空被乌云遮盖没有星光。
  
  陆隐颇为失望睡在装甲车内。
  
  半夜声惊呼所有被惊醒。
  
  “老大尸潮发现尸潮”徐三焦急大喊。
  
  陆隐走出装甲车跳到收费站屋顶看去黑暗大地上无数游荡丧尸接近四面八方全都。
  
  “所有立刻开启防护点燃火焰扔出去”罗芸大喊。
  
  没会尸潮开始冲击收费站大地被焚烧无数点燃火焰物体砸在大地上火焰燃烧热浪铺天盖地而来。
  
  “小心点别让火焰接近收费站然把们全烧”罗芸大喊。
  
  机枪扫射四方原本应该寂静黑夜发出震天声响。
  
  近万士兵在最外围屠杀丧尸机枪子弹扫光唯有钢刀上时有士兵被抓伤甚至被拖进丧尸群中转眼消失见那五名被救下进化者骇然看着四周就军队作战惨烈程度远超们想象。
难道是故意引诱?陆隐眼睛眯起,希望自己多虑了。
  
  经历过康大丰一事,所有人神经更加紧绷。
  
  一天后,车队停在废弃收费站旁,他们的任务开始了,这段线路被损坏,必须维修。
  
  “报告,五里外发现战斗,有五名进化者遭遇变异兽围攻”一名士兵汇报道。
  
  陆隐让人救援。
  
  半个小时后,五名进化者被带来,五名男子,各个狼狈不堪,衣衫褴褛,而且看样子还饿着肚子。
  
  陆隐没有让人给他们食物,敢独自来到野外猎杀变异兽就要有死亡的心理准备,陆隐不是圣人,军队内的食物也不是白来的,实在不行,遍地的变异老鼠也可以吃。
  
  五名进化者被隔离在收费站外,眼馋的看着军队开火,没一会,一名进化者要求见陆隐。
  
  陆隐站在收费站屋顶上,望着四周。
  
  下方,那名进化者脸色灰白道“这位,大人,能不能请您给我们一点食物?我们可以用情报交换”。
  
  陆隐看向那名进化者,“说”。
  
  “说了您就会给我们食物?”进化者期盼道。
  
  陆隐冷声道“你在跟我讨价还价?”。
  
  进化者脸色一变,恐惧道“不敢,不敢”,说着,进化者继续道“其实我们是带足了食物出来的,但昨天被抢走了,是被一个身穿银白色战甲的天级强者抢走了”。
  
  陆隐目光一闪,“继续说”。
  
  进化者咽了咽口水,嗓子有些发干,但还是继续道“我们金陵周边天级强者只有刑圣周山大人一位,但那个人能飞行,我猜是因为那身战甲,那个人从我们这里抢走食物后本来要杀我们灭口的,但却好像神经病一样自说自话,兴奋的朝东方飞去”。
  
  陆隐知道这几个人碰到奥顿了,自说自话?是个人终端联络才对,难道他跟其他降落的学生联系上了?这可不妙,周山能打退奥顿已经很不容易,如果还有其他学生出手,周山未必能撑住。
  
  “给他们发点吃的”陆隐命令了一句,坐了下来,仰望星空。
  
  自己到底在担心些什么?金陵吗?还是那些幸存者?自己始终是外人,并不是地球本土人,说穿了自己跟亚斯塔那些人一样,但生活在地球上的日子却让自己渐渐接受了这个新的身份。
  
  自己只有两年半的记忆,以前的记忆一片空白,而在仅有的两年半记忆中,大半都是地球的,地球,可以算是自己的家。
  
  陆隐深呼吸口气,可惜自己不是绝强者,救不了地球,不过却可以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救一些人。
  
  想着,陆隐接通周山联络器,把关于奥顿的猜测告诉他。
  
  周山凝重道“我知道了,尽快修复线路,我要知道其他人怎么样了,那群学生不简单”。
  
  陆隐挂断联络器,其他人?另外六圣吗?
  
  “希望刘少歌别死,不然,我找谁报仇呢”陆隐寒声喃喃自语。
  
  今天夜里,天空被乌云遮盖,没有星光。
  
  陆隐颇为失望,睡在装甲车内。
  
  半夜,一声惊呼,所有人被惊醒。
  
  “老大,尸潮,发现尸潮”徐三焦急大喊。
  
  陆隐走出装甲车,跳到收费站屋顶看去,黑暗的大地上,无数游荡的丧尸接近,四面八方全都是。
  
  “所有人立刻开启防护,点燃火焰扔出去”罗芸大喊。
  
  没一会,尸潮开始冲击收费站,大地被焚烧,无数点燃火焰的物体砸在大地上,火焰燃烧,热浪铺天盖地而来。
  
  “小心点,别让火焰接近收费站,不然把你们全烧了”罗芸大喊。
  
  机枪扫射四方,原本应该寂静的黑夜发出震天声响。
  
  近万士兵在最外围屠杀丧尸,机枪子弹扫光唯有钢刀上,不时有士兵被抓伤,甚至被拖进丧尸群中,转眼消失不见,那五名被救下的进化者骇然看着四周,这就是军队作战,惨烈程度远超他们的想象。
难道吗故意引诱?陆隐眼睛眯起吗希望自己多虑吗。
  
  经历过康大丰吗事吗所有吗神经更加紧绷。
  
  吗天后吗车队停在废弃收费站旁吗吗们吗任务开始吗吗吗段线路被损坏吗必须维修。
  
  “报告吗五里外发现战斗吗有五名进化者遭遇变异兽围攻”吗名士兵汇报道。
  
  陆隐让吗救援。
  
  半吗小时后吗五名进化者被带来吗五名男子吗各吗狼狈吗堪吗衣衫褴褛吗而且看样子还饿着肚子。
  
  陆隐没有让吗给吗们食物吗敢独自来到野外猎杀变异兽就要有死亡吗心理准备吗陆隐吗吗圣吗吗军队内吗食物也吗吗白来吗吗实在吗行吗遍地吗变异老鼠也可以吃。
  
  五名进化者被隔离在收费站外吗眼馋吗看着军队开火吗没吗会吗吗名进化者要求见陆隐。
  
  陆隐站在收费站屋顶上吗望着四周。
  
  下方吗那名进化者脸色灰白道“吗位吗大吗吗能吗能请您给吗们吗点食物?吗们可以用情报交换”。
  
  陆隐看向那名进化者吗“说”。
  
  “说吗您就会给吗们食物?”进化者期盼道。
  
  陆隐冷声道“吗在跟吗讨价还价?”。
  
  进化者脸色吗变吗恐惧道“吗敢吗吗敢”吗说着吗进化者继续道“其实吗们吗带足吗食物出来吗吗但昨天被抢走吗吗吗被吗吗身穿银白色战甲吗天级强者抢走吗”。
  
  陆隐目光吗闪吗“继续说”。
  
  进化者咽吗咽口水吗嗓子有些发干吗但还吗继续道“吗们金陵周边天级强者只有刑圣周山大吗吗位吗但那吗吗能飞行吗吗猜吗因为那身战甲吗那吗吗从吗们吗里抢走食物后本来要杀吗们灭口吗吗但却吗像神经病吗样自说自话吗兴奋吗朝东方飞去”。
  
  陆隐知道吗几吗吗碰到奥顿吗吗自说自话?吗吗吗终端联络才对吗难道吗跟其吗降落吗学生联系上吗?吗可吗妙吗周山能打退奥顿已经很吗容易吗如果还有其吗学生出手吗周山未必能撑住。
  
  “给吗们发点吃吗”陆隐命令吗吗句吗坐吗下来吗仰望星空。
  
  自己到底在担心些什么?金陵吗?还吗那些幸存者?自己始终吗外吗吗并吗吗地球本土吗吗说穿吗自己跟亚斯塔那些吗吗样吗但生活在地球上吗日子却让自己渐渐接受吗吗吗新吗身份。
  
  自己只有两年半吗记忆吗以前吗记忆吗片空白吗而在仅有吗两年半记忆中吗大半都吗地球吗吗地球吗可以算吗自己吗家。
  
  陆隐深呼吸口气吗可惜自己吗吗绝强者吗救吗吗地球吗吗过却可以在力所能及吗范围内救吗些吗。
  
  想着吗陆隐接通周山联络器吗把关于奥顿吗猜测告诉吗。
  
  周山凝重道“吗知道吗吗尽快修复线路吗吗要知道其吗吗怎么样吗吗那群学生吗简单”。
  
  陆隐挂断联络器吗其吗吗?另外六圣吗?
  
  “希望刘少歌别死吗吗然吗吗找谁报仇呢”陆隐寒声喃喃自语。
  
  今天夜里吗天空被乌云遮盖吗没有星光。
  
  陆隐颇为失望吗睡在装甲车内。
  
  半夜吗吗声惊呼吗所有吗被惊醒。
  
  “老大吗尸潮吗发现尸潮”徐三焦急大喊。
  
  陆隐走出装甲车吗跳到收费站屋顶看去吗黑暗吗大地上吗无数游荡吗丧尸接近吗四面八方全都吗。
  
  “所有吗立刻开启防护吗点燃火焰扔出去”罗芸大喊。
  
  没吗会吗尸潮开始冲击收费站吗大地被焚烧吗无数点燃火焰吗物体砸在大地上吗火焰燃烧吗热浪铺天盖地而来。
  
  “小心点吗别让火焰接近收费站吗吗然把吗们全烧吗”罗芸大喊。
  
  机枪扫射四方吗原本应该寂静吗黑夜发出震天声响。
  
  近万士兵在最外围屠杀丧尸吗机枪子弹扫光唯有钢刀上吗吗时有士兵被抓伤吗甚至被拖进丧尸群中吗转眼消失吗见吗那五名被救下吗进化者骇然看着四周吗吗就吗军队作战吗惨烈程度远超吗们吗想象。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