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萝卜炒腊肉

下载免费读
傻柱一看何雨水要出门,立马起身拦住了何雨水。
  “我说,我说还不成。
  这不是就要到月底了,下个月,棒梗就要开学了。
  可秦姐家日子本来过得就紧巴,再加上昨晚上的火灾,棒梗的学费就没了着落。
  我下班回来时,就看到秦姐正为这事偷偷抹眼泪,你说,我能袖手旁观吗?
  不过最近我手头也有点紧,所以就去你那拿了三十块钱,应下急。”
  “棒梗的学费好像每学期也就2.5吧,哪里用得着30块?”
  何雨水疑问道,
  “秦姐说了要买个新书包给棒梗。
  上学期的时候,棒梗的书包就已经破的不能用了,就为这事,棒梗在学校里没少被同学笑话。
  另外再给棒梗做两套新衣服,那小子个子串的太快,旧衣服穿着不像样子。”
  傻柱解释道。
  “棒梗是我打小看着长大的,我这做叔叔的总不能看着他辍学在家吧。”
  傻柱越说越觉得,这事自己做的没错。
  “你又不差这点钱,至于逼着我还钱嘛,下个月还你就是了。”
  其实三十块钱,傻柱只给了秦淮茹20块钱。
  至于另外的十块钱去哪里了?
  傻柱桌子上的酒可是今天刚买的,过两天傻柱还得去王媒婆家里问问,相亲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总不能空着手去吧。
  何雨水觉得心好累。
  棒梗又不是他何雨柱的儿子,怎么什么钱都要傻柱出。
  不过何雨水知道,她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她又不是没说过。
  这秦寡妇到底有什么魔力,让自家傻哥那么着迷?
  雨水想破了脑袋,都是百思不得其解。
  看了眼傻柱,何雨水嘴巴张了张,最终还是没吭声。
  说再说,也拿不回钱了。
  回到房间后,何雨水越想越伤心,自家老爹在几年前,扔下自己跟个寡妇跑路了。
  现如今,自家亲哥也和一个寡妇搞不清楚。
  为了个寡妇,连自家妹妹都开始坑了。
  老何家这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孽,一个个就喜欢盯着寡妇。
  何雨水又想到了王立冬,拍了拍胸脯,暗自庆幸。
  自家冬哥总算是个正常的。
  雨水心情一下子好了许多。
  可又想到被傻哥拿走的三十块钱.......
  看到何雨水终于走了,傻柱还是松了口气。
  毕竟他也知道这事他做的亏心。
  傻柱一屁股坐下后,端起酒杯深深来了一口。
  想起刚才雨水上门逼自己还钱的场景,傻柱对何雨水也有点不满了。
  自己可是她亲哥,拿她点钱而已。
  这雨水现在怎么和王立冬一副德行了。
  她又不差这点钱,秦姐家那么困难,有能力就出手帮一把。
  真是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不就拿了她30块钱,自己又不是不还,还不依不饶的。
  “柱子,喝着呢。”
  正在这时,秦淮茹手里端着一盘菜,笑容满面的进了傻柱房间。
  “哟,秦姐,端的什么这是?这是请我吃的?”
傻柱一看何雨水要出门立马起身拦住了何雨水我说我说还不成这不是就要到月底了下个月棒梗就要开学了可秦姐家日子本来过得就紧巴再加上昨晚上的火灾棒梗的学费就没了着落我下班回来时就看到秦姐正为这事偷偷抹眼泪你说我能袖手旁观吗不过最近我手头也有点紧所以就去你那拿了三十块钱应下急棒梗的学费好像每学期也就吧哪里用得着块何雨水疑问道秦姐说了要买个新书包给棒梗上学期的时候棒梗的书包就已经破的不能用了就为这事棒梗在学校里没少被同学笑话另外再给棒梗做两套新衣服那小子个子串的太快旧衣服穿着不像样子傻柱解释道棒梗是我打小看着长大的我这做叔叔的总不能看着他辍学在家吧傻柱越说越觉得这事自己做的没错你又不差这点钱至于逼着我还钱嘛下个月还你就是了其实三十块钱傻柱只给了秦淮茹块钱至于另外的十块钱去哪里了傻柱桌子上的酒可是今天刚买的过两天傻柱还得去王媒婆家里问问相亲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总不能空着手去吧何雨水觉得心好累棒梗又不是他何雨柱的儿子怎么什么钱都要傻柱出不过何雨水知道她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她又不是没说过这秦寡妇到底有什么魔力让自家傻哥那么着迷雨水想破了脑袋都是百思不得其解看了眼傻柱何雨水嘴巴张了张最终还是没吭声说再说也拿不回钱了回到房间后何雨水越想越伤心自家老爹在几年前扔下自己跟个寡妇跑路了现如今自家亲哥也和一个寡妇搞不清楚为了个寡妇连自家妹妹都开始坑了老何家这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孽一个个就喜欢盯着寡妇何雨水又想到了王立冬拍了拍胸脯暗自庆幸自家冬哥总算是个正常的雨水心情一下子好了许多可又想到被傻哥拿走的三十块钱看到何雨水终于走了傻柱还是松了口气毕竟他也知道这事他做的亏心傻柱一屁股坐下后端起酒杯深深来了一口想起刚才雨水上门逼自己还钱的场景傻柱对何雨水也有点不满了自己可是她亲哥拿她点钱而已这雨水现在怎么和王立冬一副德行了她又不差这点钱秦姐家那么困难有能力就出手帮一把真是一点同情心都没有不就拿了她块钱自己又不是不还还不依不饶的柱子喝着呢正在这时秦淮茹手里端着一盘菜笑容满面的进了傻柱房间哟秦姐端的什么这是这是请我吃的傻柱一看到秦淮茹精神头一震刚才的郁闷一扫而空腰都不自觉的挺了挺这不是家里留着的一小块腊肉本来打算留到过年吃的但这两天真是多亏有你否则我们家真不知道怎么过下去我就炒了这盘萝卜炒腊肉特意来谢谢你也正好给你补补身子傻柱看何雨水要出门立马起身拦住何雨水。
  “说说还成。
  就要到月底下月棒梗就要开学。
  可秦姐家日子本来过得就紧巴再加上昨晚上火灾棒梗学费就没着落。
  下班回来时就看到秦姐正为事偷偷抹眼泪说能袖手旁观?
  过最近手头也有点紧所以就去那拿三十块钱应下急。”
  “棒梗学费像每学期也就2.5哪里用得着30块?”
  何雨水疑问道
  “秦姐说要买新书包给棒梗。
  上学期时候棒梗书包就已经破能用就为事棒梗在学校里没少被同学笑话。
  另外再给棒梗做两套新衣服那小子子串太快旧衣服穿着像样子。”
  傻柱解释道。
  “棒梗打小看着长大做叔叔总能看着辍学在家。”
  傻柱越说越觉得事自己做没错。
  “又差点钱至于逼着还钱嘛下月还就。”
  其实三十块钱傻柱只给秦淮茹20块钱。
  至于另外十块钱去哪里?
  傻柱桌子上酒可今天刚买过两天傻柱还得去王媒婆家里问问相亲事情办怎么样总能空着手去。
  何雨水觉得心累。
  棒梗又何雨柱儿子怎么什么钱都要傻柱出。
  过何雨水知道她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她又没说过。
  秦寡妇到底有什么魔力让自家傻哥那么着迷?
  雨水想破脑袋都百思得其解。
  看眼傻柱何雨水嘴巴张张最终还没吭声。
  说再说也拿回钱。
  回到房间后何雨水越想越伤心自家老爹在几年前扔下自己跟寡妇跑路。
  现如今自家亲哥也和寡妇搞清楚。
  为寡妇连自家妹妹都开始坑。
  老何家上辈子做什么孽就喜欢盯着寡妇。
  何雨水又想到王立冬拍拍胸脯暗自庆幸。
  自家冬哥总算正常。
  雨水心情下子许多。
  可又想到被傻哥拿走三十块钱.......
  看到何雨水终于走傻柱还松口气。
  毕竟也知道事做亏心。
  傻柱屁股坐下后端起酒杯深深来口。
  想起刚才雨水上门逼自己还钱场景傻柱对何雨水也有点满。
  自己可她亲哥拿她点钱而已。
  雨水现在怎么和王立冬副德行。
  她又差点钱秦姐家那么困难有能力就出手帮把。
  真点同情心都没有!
  就拿她30块钱自己又还还依饶。
  “柱子喝着呢。”
  正在时秦淮茹手里端着盘菜笑容满面进傻柱房间。
  “哟秦姐端什么?请吃?”
  傻柱看到秦淮茹精神头震刚才郁闷扫而空腰都自觉挺挺。
  “家里留着小块腊肉本来打算留到过年吃。
  但两天真多亏有否则们家真知道怎么过下去。
  就炒盘萝卜炒腊肉特意来谢谢也正给补补身子。
傻柱一看何雨水要出门,立马起身拦住了何雨水。
  “我说,我说还不成。
  这不是就要到月底了,下个月,棒梗就要开学了。
  可秦姐家日子本来过得就紧巴,再加上昨晚上的火灾,棒梗的学费就没了着落。
  我下班回来时,就看到秦姐正为这事偷偷抹眼泪,你说,我能袖手旁观吗?
  不过最近我手头也有点紧,所以就去你那拿了三十块钱,应下急。”
  “棒梗的学费好像每学期也就2.5吧,哪里用得着30块?”
  何雨水疑问道,
  “秦姐说了要买个新书包给棒梗。
  上学期的时候,棒梗的书包就已经破的不能用了,就为这事,棒梗在学校里没少被同学笑话。
  另外再给棒梗做两套新衣服,那小子个子串的太快,旧衣服穿着不像样子。”
  傻柱解释道。
  “棒梗是我打小看着长大的,我这做叔叔的总不能看着他辍学在家吧。”
  傻柱越说越觉得,这事自己做的没错。
  “你又不差这点钱,至于逼着我还钱嘛,下个月还你就是了。”
  其实三十块钱,傻柱只给了秦淮茹20块钱。
  至于另外的十块钱去哪里了?
  傻柱桌子上的酒可是今天刚买的,过两天傻柱还得去王媒婆家里问问,相亲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总不能空着手去吧。
  何雨水觉得心好累。
  棒梗又不是他何雨柱的儿子,怎么什么钱都要傻柱出。
  不过何雨水知道,她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她又不是没说过。
  这秦寡妇到底有什么魔力,让自家傻哥那么着迷?
  雨水想破了脑袋,都是百思不得其解。
  看了眼傻柱,何雨水嘴巴张了张,最终还是没吭声。
  说再说,也拿不回钱了。
  回到房间后,何雨水越想越伤心,自家老爹在几年前,扔下自己跟个寡妇跑路了。
  现如今,自家亲哥也和一个寡妇搞不清楚。
  为了个寡妇,连自家妹妹都开始坑了。
  老何家这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孽,一个个就喜欢盯着寡妇。
  何雨水又想到了王立冬,拍了拍胸脯,暗自庆幸。
  自家冬哥总算是个正常的。
  雨水心情一下子好了许多。
  可又想到被傻哥拿走的三十块钱.......
  看到何雨水终于走了,傻柱还是松了口气。
  毕竟他也知道这事他做的亏心。
  傻柱一屁股坐下后,端起酒杯深深来了一口。
  想起刚才雨水上门逼自己还钱的场景,傻柱对何雨水也有点不满了。
  自己可是她亲哥,拿她点钱而已。
  这雨水现在怎么和王立冬一副德行了。
  她又不差这点钱,秦姐家那么困难,有能力就出手帮一把。
  真是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不就拿了她30块钱,自己又不是不还,还不依不饶的。
  “柱子,喝着呢。”
  正在这时,秦淮茹手里端着一盘菜,笑容满面的进了傻柱房间。
  “哟,秦姐,端的什么这是?这是请我吃的?”
  傻柱一看到秦淮茹,精神头一震,刚才的郁闷一扫而空,腰都不自觉的挺了挺。
  “这不是家里留着的一小块腊肉,本来打算留到过年吃的。
  但这两天真是多亏有你,否则我们家真不知道怎么过下去。
傻柱一看何雨水要出门,立马起身拦住了何雨水。
  “我说,我说还不成。
  这不是就要到月底了,下个月,棒梗就要开学了。
  可秦姐家日子本来过得就紧巴,再加上昨晚上的火灾,棒梗的学费就没了着落。
  我下班回来时,就看到秦姐正为这事偷偷抹眼泪,你说,我能袖手旁观吗?
  不过最近我手头也有点紧,所以就去你那拿了三十块钱,应下急。”
  “棒梗的学费好像每学期也就2.5吧,哪里用得着30块?”
  何雨水疑问道,
  “秦姐说了要买个新书包给棒梗。
  上学期的时候,棒梗的书包就已经破的不能用了,就为这事,棒梗在学校里没少被同学笑话。
  另外再给棒梗做两套新衣服,那小子个子串的太快,旧衣服穿着不像样子。”
  傻柱解释道。
  “棒梗是我打小看着长大的,我这做叔叔的总不能看着他辍学在家吧。”
  傻柱越说越觉得,这事自己做的没错。
  “你又不差这点钱,至于逼着我还钱嘛,下个月还你就是了。”
  其实三十块钱,傻柱只给了秦淮茹20块钱。
  至于另外的十块钱去哪里了?
  傻柱桌子上的酒可是今天刚买的,过两天傻柱还得去王媒婆家里问问,相亲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总不能空着手去吧。
  何雨水觉得心好累。
  棒梗又不是他何雨柱的儿子,怎么什么钱都要傻柱出。
  不过何雨水知道,她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她又不是没说过。
  这秦寡妇到底有什么魔力,让自家傻哥那么着迷?
  雨水想破了脑袋,都是百思不得其解。
  看了眼傻柱,何雨水嘴巴张了张,最终还是没吭声。
  说再说,也拿不回钱了。
  回到房间后,何雨水越想越伤心,自家老爹在几年前,扔下自己跟个寡妇跑路了。
  现如今,自家亲哥也和一个寡妇搞不清楚。
  为了个寡妇,连自家妹妹都开始坑了。
  老何家这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孽,一个个就喜欢盯着寡妇。
  何雨水又想到了王立冬,拍了拍胸脯,暗自庆幸。
  自家冬哥总算是个正常的。
  雨水心情一下子好了许多。
  可又想到被傻哥拿走的三十块钱.......
  看到何雨水终于走了,傻柱还是松了口气。
  毕竟他也知道这事他做的亏心。
  傻柱一屁股坐下后,端起酒杯深深来了一口。
  想起刚才雨水上门逼自己还钱的场景,傻柱对何雨水也有点不满了。
  自己可是她亲哥,拿她点钱而已。
  这雨水现在怎么和王立冬一副德行了。
  她又不差这点钱,秦姐家那么困难,有能力就出手帮一把。
  真是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不就拿了她30块钱,自己又不是不还,还不依不饶的。
  “柱子,喝着呢。”
  正在这时,秦淮茹手里端着一盘菜,笑容满面的进了傻柱房间。
  “哟,秦姐,端的什么这是?这是请我吃的?”
  傻柱一看到秦淮茹,精神头一震,刚才的郁闷一扫而空,腰都不自觉的挺了挺。
  “这不是家里留着的一小块腊肉,本来打算留到过年吃的。
  但这两天真是多亏有你,否则我们家真不知道怎么过下去。
  我就炒了这盘萝卜炒腊肉,特意来谢谢你,也正好给你补补身子。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