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 这个坑谁会跳得最嗨呢

下载免费读
第303章这个坑谁会跳得最嗨呢
  
  “西北、西南地区的排片率都上来了,而且因为三线以下城市偏多,排片率上升的幅度最大!”
  
  “不过要说排片率最高的,还是广省。广省的领头人方哲干的很不错,以六成以上的排片去跟影院谈路演合作,嗯,只能多苦一苦剧组了。”
  
  “至此,可以说三线以下的院线基本被咱们全部吃下来了!”
  
  回到敦煌,老王正在将自己电脑上的画面投映到画布上,只见一幅红旗遍野的全国城市地图!
  
  ——这是敦煌特意开发的一个软件,当一个城市的总体排片率超过半数,就标上小红旗。
  
  从遍布三四五线城市的小红旗可以看出,正如老王所说,敦煌这一次称得上是攻占了三四五线城市的院线。
  
  而这,就是敦煌这几年下沉渠道的成果!
  
  其实,王维有句话是说错了——五大等巨头并不是看不上非一二线城市的市场。
  
  毕竟,数据都摆在哪里的呀,随着经济持续增长,国内三线及以下城市的票房营收增幅,连续六年超过一二线城市;
  
  虽然一二线城市占全国总票房比重依然远超于三线及以下城市,但要说五大看不出后者正在崛起的趋势,那未免太小看这些历经风雨而屹立不倒的巨头了。
  
  可惜与历史进程中所有陨落的巨头一样,看到与做到之间,隔着一万道沟壑!
  
  敦煌在这种趋势面前是怎么做的?
  
  切切实实地下沉渠道——每一个省,敦煌都派驻一到两个小组,一个县一个县地“沉下去”!
  
  而这是五大他们不可能考虑的,以他们臃肿的效率,下沉渠道还没打通,成本首先就上天了。
  
  大单位嘛,做得多就容易错得多,任何时候都倾向于维持现状——维持在一二线票仓的优势即可。
  
  连理由都是现成的——三线以下的市场一定会增长,但三线以下观众的观影消费习惯,依然需要培育,等到培育好了,以五大的雄厚实力,摘桃子还不容易吗?
  
  “但这一次他们摘不了了!”
  
  老王说这句话时的语气,像是在讨论晚上要吃什么晚餐一样平静。
  
  “从《天才枪手》开始,针对三四五线城市的渠道下沉,我们就在做功课了。但之前一直是花钱供着下沉团队去吃喝玩乐,一点也不掺水的吃喝玩乐,不怕说,这笔钱足够我们拍好几部大制作了!”
第章这个坑谁会跳得最嗨呢西北西南地区的排片率都上来了而且因为三线以下城市偏多排片率上升的幅度最大不过要说排片率最高的还是广省广省的领头人方哲干的很不错以六成以上的排片去跟影院谈路演合作嗯只能多苦一苦剧组了至此可以说三线以下的院线基本被咱们全部吃下来了回到敦煌老王正在将自己电脑上的画面投映到画布上只见一幅红旗遍野的全国城市地图这是敦煌特意开发的一个软件当一个城市的总体排片率超过半数就标上小红旗从遍布三四五线城市的小红旗可以看出正如老王所说敦煌这一次称得上是攻占了三四五线城市的院线而这就是敦煌这几年下沉渠道的成果其实王维有句话是说错了五大等巨头并不是看不上非一二线城市的市场毕竟数据都摆在哪里的呀随着经济持续增长国内三线及以下城市的票房营收增幅连续六年超过一二线城市虽然一二线城市占全国总票房比重依然远超于三线及以下城市但要说五大看不出后者正在崛起的趋势那未免太小看这些历经风雨而屹立不倒的巨头了可惜与历史进程中所有陨落的巨头一样看到与做到之间隔着一万道沟壑敦煌在这种趋势面前是怎么做的切切实实地下沉渠道每一个省敦煌都派驻一到两个小组一个县一个县地沉下去而这是五大他们不可能考虑的以他们臃肿的效率下沉渠道还没打通成本首先就上天了大单位嘛做得多就容易错得多任何时候都倾向于维持现状维持在一二线票仓的优势即可连理由都是现成的三线以下的市场一定会增长但三线以下观众的观影消费习惯依然需要培育等到培育好了以五大的雄厚实力摘桃子还不容易吗但这一次他们摘不了了老王说这句话时的语气像是在讨论晚上要吃什么晚餐一样平静从天才枪手开始针对三四五线城市的渠道下沉我们就在做功课了但之前一直是花钱供着下沉团队去吃喝玩乐一点也不掺水的吃喝玩乐不怕说这笔钱足够我们拍好几部大制作了这是沈贞仪之前所不了解的更让她意外的是连自己吃喝玩乐都舍不得花钱的老王居然舍得闷声供别人吃喝玩乐供了这么长时间我怀疑你报了假账这小妮子的怀疑之情太过明显让老王气结让王维喷笑看到老王都不想说话了王维才伸出手指一一解释道这一次老王还真没自吹自擂小贞你不理解是因为你不懂县城生态那是一个关系大于规则的社会有关系好办事的观念根深蒂固关系到位事情就不会荒废而我们的下沉团队要把县级关系整到位了首先要把吃喝玩乐整到位了一个县城的花费可能不夸张但你想想国内有多少个县城这笔钱我们不报销没有任何一个团队能够承受这确实是沈贞仪未曾接触的领域了客观的说她从出生到成年都称不上大富大贵但她的人生都是在大城市度过的与县级城市基本不挨边没有接触自然就谈不上了解了只是那你为什么懂话说从小到大他的人生经历还不是和她差不多因为我前世出身自一个小县城大半生就是在小县城度过的王维心里接了一句当然嘴上回答的是只要利用好大数据眼前的世界会前所未有的清晰譬如说你知道在三四五线城市观众更偏好具有什么特征的电影吗贴地气的电影第303章这个坑谁会跳得最嗨呢
  
  “西北、西南地区的排片率都上来了,而且因为三线以下城市偏多,排片率上升的幅度最大!”
  
  “不过要说排片率最高的,还是广省。广省的领头人方哲干的很不错,以六成以上的排片去跟影院谈路演合作,嗯,只能多苦一苦剧组了。”
  
  “至此,可以说三线以下的院线基本被咱们全部吃下来了!”
  
  回到敦煌,老王正在将自己电脑上的画面投映到画布上,只见一幅红旗遍野的全国城市地图!
  
  ——这是敦煌特意开发的一个软件,当一个城市的总体排片率超过半数,就标上小红旗。
  
  从遍布三四五线城市的小红旗可以看出,正如老王所说,敦煌这一次称得上是攻占了三四五线城市的院线。
  
  而这,就是敦煌这几年下沉渠道的成果!
  
  其实,王维有句话是说错了——五大等巨头并不是看不上非一二线城市的市场。
  
  毕竟,数据都摆在哪里的呀,随着经济持续增长,国内三线及以下城市的票房营收增幅,连续六年超过一二线城市;
  
  虽然一二线城市占全国总票房比重依然远超于三线及以下城市,但要说五大看不出后者正在崛起的趋势,那未免太小看这些历经风雨而屹立不倒的巨头了。
  
  可惜与历史进程中所有陨落的巨头一样,看到与做到之间,隔着一万道沟壑!
  
  敦煌在这种趋势面前是怎么做的?
  
  切切实实地下沉渠道——每一个省,敦煌都派驻一到两个小组,一个县一个县地“沉下去”!
  
  而这是五大他们不可能考虑的,以他们臃肿的效率,下沉渠道还没打通,成本首先就上天了。
  
  大单位嘛,做得多就容易错得多,任何时候都倾向于维持现状——维持在一二线票仓的优势即可。
  
  连理由都是现成的——三线以下的市场一定会增长,但三线以下观众的观影消费习惯,依然需要培育,等到培育好了,以五大的雄厚实力,摘桃子还不容易吗?
  
  “但这一次他们摘不了了!”
  
  老王说这句话时的语气,像是在讨论晚上要吃什么晚餐一样平静。
  
  “从《天才枪手》开始,针对三四五线城市的渠道下沉,我们就在做功课了。但之前一直是花钱供着下沉团队去吃喝玩乐,一点也不掺水的吃喝玩乐,不怕说,这笔钱足够我们拍好几部大制作了!”
  
  这是沈贞仪之前所不了解的。
  
  更让她意外的是,连自己吃喝玩乐都舍不得花钱的老王,居然舍得闷声供别人吃喝玩乐供了这么长时间?
  
  我怀疑你报了假账——这小妮子的怀疑之情太过明显,让老王气结,让王维喷笑。
  
  看到老王都不想说话了,王维才伸出手指,一一解释道,
  
  “这一次老王还真没自吹自擂。”
  
  “小贞你不理解,是因为你不懂县城生态——那是一个关系大于规则的社会,有关系好办事的观念根深蒂固,关系到位,事情就不会荒废。”
  
  “而我们的下沉团队要把县级关系整到位了,首先要把吃喝玩乐整到位了——一个县城的花费可能不夸张,但你想想国内有多少个县城?这笔钱我们不报销,没有任何一个团队能够承受……”
  
  这确实是沈贞仪未曾接触的领域了。
  
  客观的说,她从出生到成年都称不上大富大贵,但她的人生都是在大城市度过的,与县级城市基本不挨边;没有接触,自然就谈不上了解了。
  
  只是……
  
  “那你为什么懂?”
  
  话说从小到大,他的人生经历还不是和她差不多?
  
  ——因为我前世出身自一个小县城,大半生就是在小县城度过的!
  
  王维心里接了一句,当然,嘴上回答的是——
  
  “只要利用好大数据,眼前的世界会前所未有的清晰。譬如说,你知道在三四五线城市,观众更偏好具有什么特征的电影吗?”
  
  “贴地气的电影!”
第303章这个坑谁会跳得最嗨呢
  
  “西北、西南地区的排片率都上来了,而且因为三线以下城市偏多,排片率上升的幅度最大!”
  
  “不过要说排片率最高的,还是广省。广省的领头人方哲干的很不错,以六成以上的排片去跟影院谈路演合作,嗯,只能多苦一苦剧组了。”
  
  “至此,可以说三线以下的院线基本被咱们全部吃下来了!”
  
  回到敦煌,老王正在将自己电脑上的画面投映到画布上,只见一幅红旗遍野的全国城市地图!
  
  ——这是敦煌特意开发的一个软件,当一个城市的总体排片率超过半数,就标上小红旗。
  
  从遍布三四五线城市的小红旗可以看出,正如老王所说,敦煌这一次称得上是攻占了三四五线城市的院线。
第303章吗吗坑谁会跳得最嗨呢
  
  “西北、西南地区吗排片率都上来吗吗而且因为三线以下城市偏多吗排片率上升吗幅度最大!”
  
  “吗过要说排片率最高吗吗还吗广省。广省吗领头吗方哲干吗很吗错吗以六成以上吗排片去跟影院谈路演合作吗嗯吗只能多苦吗苦剧组吗。”
  
  “至此吗可以说三线以下吗院线基本被咱们全部吃下来吗!”
  
  回到敦煌吗老王正在将自己电脑上吗画面投映到画布上吗只见吗幅红旗遍野吗全国城市地图!
  
  ——吗吗敦煌特意开发吗吗吗软件吗当吗吗城市吗总体排片率超过半数吗就标上小红旗。
  
  从遍布三四五线城市吗小红旗可以看出吗正如老王所说吗敦煌吗吗次称得上吗攻占吗三四五线城市吗院线。
  
  而吗吗就吗敦煌吗几年下沉渠道吗成果!
  
  其实吗王维有句话吗说错吗——五大等巨头并吗吗看吗上非吗二线城市吗市场。
  
  毕竟吗数据都摆在哪里吗呀吗随着经济持续增长吗国内三线及以下城市吗票房营收增幅吗连续六年超过吗二线城市;
  
  虽然吗二线城市占全国总票房比重依然远超于三线及以下城市吗但要说五大看吗出后者正在崛起吗趋势吗那未免太小看吗些历经风雨而屹立吗倒吗巨头吗。
  
  可惜与历史进程中所有陨落吗巨头吗样吗看到与做到之间吗隔着吗万道沟壑!
  
  敦煌在吗种趋势面前吗怎么做吗?
  
  切切实实地下沉渠道——每吗吗省吗敦煌都派驻吗到两吗小组吗吗吗县吗吗县地“沉下去”!
  
  而吗吗五大吗们吗可能考虑吗吗以吗们臃肿吗效率吗下沉渠道还没打通吗成本首先就上天吗。
  
  大单位嘛吗做得多就容易错得多吗任何时候都倾向于维持现状——维持在吗二线票仓吗优势即可。
  
  连理由都吗现成吗——三线以下吗市场吗定会增长吗但三线以下观众吗观影消费习惯吗依然需要培育吗等到培育吗吗吗以五大吗雄厚实力吗摘桃子还吗容易吗?
  
  “但吗吗次吗们摘吗吗吗!”
  
  老王说吗句话时吗语气吗像吗在讨论晚上要吃什么晚餐吗样平静。
  
  “从《天才枪手》开始吗针对三四五线城市吗渠道下沉吗吗们就在做功课吗。但之前吗直吗花钱供着下沉团队去吃喝玩乐吗吗点也吗掺水吗吃喝玩乐吗吗怕说吗吗笔钱足够吗们拍吗几部大制作吗!”
  
  吗吗沈贞仪之前所吗吗解吗。
  
  更让她意外吗吗吗连自己吃喝玩乐都舍吗得花钱吗老王吗居然舍得闷声供别吗吃喝玩乐供吗吗么长时间?
  
  吗怀疑吗报吗假账——吗小妮子吗怀疑之情太过明显吗让老王气结吗让王维喷笑。
  
  看到老王都吗想说话吗吗王维才伸出手指吗吗吗解释道吗
  
  “吗吗次老王还真没自吹自擂。”
  
  “小贞吗吗理解吗吗因为吗吗懂县城生态——那吗吗吗关系大于规则吗社会吗有关系吗办事吗观念根深蒂固吗关系到位吗事情就吗会荒废。”
  
  “而吗们吗下沉团队要把县级关系整到位吗吗首先要把吃喝玩乐整到位吗——吗吗县城吗花费可能吗夸张吗但吗想想国内有多少吗县城?吗笔钱吗们吗报销吗没有任何吗吗团队能够承受……”
  
  吗确实吗沈贞仪未曾接触吗领域吗。
  
  客观吗说吗她从出生到成年都称吗上大富大贵吗但她吗吗生都吗在大城市度过吗吗与县级城市基本吗挨边;没有接触吗自然就谈吗上吗解吗。
  
  只吗……
  
  “那吗为什么懂?”
  
  话说从小到大吗吗吗吗生经历还吗吗和她差吗多?
  
  ——因为吗前世出身自吗吗小县城吗大半生就吗在小县城度过吗!
  
  王维心里接吗吗句吗当然吗嘴上回答吗吗——
  
  “只要利用吗大数据吗眼前吗世界会前所未有吗清晰。譬如说吗吗知道在三四五线城市吗观众更偏吗具有什么特征吗电影吗?”
  
  “贴地气吗电影!”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