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获得九年修为……

下载免费读
夕阳西下。
  
  寒阳城长街上,姜七夜一身巡城司狱卒制服,骑着一头高大威猛的大青驴,不紧不慢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他随意的打量着过往的行人。
  
  那俊美的脸庞上,带着几分不爽。
  
  没错,他今天心情不好。
  
  下午他当值的时候,巡城司大牢中关进来一位身份不俗的神秘公子。
  
  只因为他对那位公子的态度不够恭敬,就被顶头上司老王训了一顿。
  
  直到此刻,姜七夜仍有些窝火。
  
  槽!
  
  越想越气。
  
  改天当值的时候,一定要找个机会,整治一下那个小白脸,出出这口恶气。
  
  也好让他明白,什么叫做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还有那个贪财好色的老王,都老掉牙了还占着位置不肯退,总有一天要让他体会到人走茶凉。
  
  不整到他街头要饭,都对不起今天挨的这顿臭骂……
  
  “咦!我姜七夜上辈子也是三观很正的大好青年,什么时候变的这么阴暗了?”
  
  “好吧,都怪这个世道太险恶,正直善良如我,都快要被带偏了。”
  
  姜七夜甩了甩脑袋,将几丝邪恶念头,暂时抛到九霄云外。
  
  “吆!这不是姜七少吗?上来喝一杯啊!”
  
  头顶上突然传来一个公鸭般的叫声。
  
  姜七夜剑眉一挑,抬眼望去。
  
  天人居大酒楼,三楼一个窗口,探出半个身子。
  
  那是一个油头粉面的白胖少年,衣衫花花绿绿,手中提着一酒杯,吊儿郎当的看过来,一脸戏谑的坏笑。
  
  余小白,天人居酒楼的少东家。
  
  小时候两人一起上过学塾,经常一起玩耍,那时的他算是姜七夜的跟班小弟。
  
  但近几年,自从姜七夜的祖父失踪后,姜家就败落了一大截。
  
  姜七夜这位姜家少爷,也不得不去巡城司大牢当狱卒,混口饭吃。
  
  现在两人已经不在一个层次,一个仍在混吃等死,一个早已奋发向上,见面的机会也少了些。
  
  再加上发生了一些其他的事情,余小白这个曾经的小弟,在姜七夜面前已经越来越叛逆了。
  
  对此,姜七夜也不是很在意。
  
  看在余小白有个神仙颜值姐姐的份上,他对这个小弟的容忍度还是比较高的……
  
  此时,看到是余小白这个鸟人,姜七夜无趣的翻了下眼皮。
  
  如果换做平日,他可能就上去了,反正他进天人居吃饭从不付钱。
  
  但今天他有事需要回家一趟,没心情搭理这个家伙,便继续埋头赶路。
  
  然而,余小白却不打算放过他,反而嘿嘿嘿的来了兴趣。
  
  “嘿嘿!姜小七,看你脸色不大好,是不是遇到什么糟心事了?
  
  快上来喝一杯吧!老规矩,这顿酒本少请了!只要说出你的悲惨故事,让本少开心一下就好!”
  
  姜七夜嘴角一扯,不由的气笑了。
  
  几天不见,这小子果然胆肥了啊,都敢拿劳资当乐子了。
  
  好吧,只怪我不当大哥好几年……
  
  他斜瞅着上方,懒洋洋的说道:“两个大男人喝酒有啥意思。听说你姐从少阳山仙门回来了,许久不见,怪想念她的,不妨约出来一起坐坐……”
  
  一听这话,余小白的脸色顿时变了,变的十分精彩。
  
  他似乎有点想笑,但硬生生的憋住了。
  
  表现出来的却是气愤难当,仿佛掘了他祖坟似的。
  
夕阳西下寒阳城长街上姜七夜一身巡城司狱卒制服骑着一头高大威猛的大青驴不紧不慢的走在回家的路上他随意的打量着过往的行人那俊美的脸庞上带着几分不爽没错他今天心情不好下午他当值的时候巡城司大牢中关进来一位身份不俗的神秘公子只因为他对那位公子的态度不够恭敬就被顶头上司老王训了一顿直到此刻姜七夜仍有些窝火槽越想越气改天当值的时候一定要找个机会整治一下那个小白脸出出这口恶气也好让他明白什么叫做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还有那个贪财好色的老王都老掉牙了还占着位置不肯退总有一天要让他体会到人走茶凉不整到他街头要饭都对不起今天挨的这顿臭骂咦我姜七夜上辈子也是三观很正的大好青年什么时候变的这么阴暗了好吧都怪这个世道太险恶正直善良如我都快要被带偏了姜七夜甩了甩脑袋将几丝邪恶念头暂时抛到九霄云外吆这不是姜七少吗上来喝一杯啊头顶上突然传来一个公鸭般的叫声姜七夜剑眉一挑抬眼望去天人居大酒楼三楼一个窗口探出半个身子那是一个油头粉面的白胖少年衣衫花花绿绿手中提着一酒杯吊儿郎当的看过来一脸戏谑的坏笑余小白天人居酒楼的少东家小时候两人一起上过学塾经常一起玩耍那时的他算是姜七夜的跟班小弟但近几年自从姜七夜的祖父失踪后姜家就败落了一大截姜七夜这位姜家少爷也不得不去巡城司大牢当狱卒混口饭吃现在两人已经不在一个层次一个仍在混吃等死一个早已奋发向上见面的机会也少了些再加上发生了一些其他的事情余小白这个曾经的小弟在姜七夜面前已经越来越叛逆了对此姜七夜也不是很在意看在余小白有个神仙颜值姐姐的份上他对这个小弟的容忍度还是比较高的此时看到是余小白这个鸟人姜七夜无趣的翻了下眼皮如果换做平日他可能就上去了反正他进天人居吃饭从不付钱但今天他有事需要回家一趟没心情搭理这个家伙便继续埋头赶路然而余小白却不打算放过他反而嘿嘿嘿的来了兴趣嘿嘿姜小七看你脸色不大好是不是遇到什么糟心事了快上来喝一杯吧老规矩这顿酒本少请了只要说出你的悲惨故事让本少开心一下就好姜七夜嘴角一扯不由的气笑了几天不见这小子果然胆肥了啊都敢拿劳资当乐子了好吧只怪我不当大哥好几年他斜瞅着上方懒洋洋的说道两个大男人喝酒有啥意思听说你姐从少阳山仙门回来了许久不见怪想念她的不妨约出来一起坐坐一听这话余小白的脸色顿时变了变的十分精彩他似乎有点想笑但硬生生的憋住了表现出来的却是气愤难当仿佛掘了他祖坟似的夕阳西下。
  
  寒阳城长街上姜七夜身巡城司狱卒制服骑着头高大威猛大青驴紧慢走在回家路上。
  
  随意打量着过往行。
  
  那俊美脸庞上带着几分爽。
  
  没错今天心情。
  
  下午当值时候巡城司大牢中关进来位身份俗神秘公子。
  
  只因为对那位公子态度够恭敬就被顶头上司老王训顿。
  
  直到此刻姜七夜仍有些窝火。
  
  槽!
  
  越想越气。
  
  改天当值时候定要找机会整治下那小白脸出出口恶气。
  
  也让明白什么叫做阎王见小鬼难缠!
  
  还有那贪财色老王都老掉牙还占着位置肯退总有天要让体会到走茶凉。
  
  整到街头要饭都对起今天挨顿臭骂……
  
  “咦!姜七夜上辈子也三观很正大青年什么时候变么阴暗?”
  
  “都怪世道太险恶正直善良如都快要被带偏。”
  
  姜七夜甩甩脑袋将几丝邪恶念头暂时抛到九霄云外。
  
  “吆!姜七少?上来喝杯啊!”
  
  头顶上突然传来公鸭般叫声。
  
  姜七夜剑眉挑抬眼望去。
  
  天居大酒楼三楼窗口探出半身子。
  
  那油头粉面白胖少年衣衫花花绿绿手中提着酒杯吊儿郎当看过来脸戏谑坏笑。
  
  余小白天居酒楼少东家。
  
  小时候两起上过学塾经常起玩耍那时算姜七夜跟班小弟。
  
  但近几年自从姜七夜祖父失踪后姜家就败落大截。
  
  姜七夜位姜家少爷也得去巡城司大牢当狱卒混口饭吃。
  
  现在两已经在层次仍在混吃等死早已奋发向上见面机会也少些。
  
  再加上发生些其事情余小白曾经小弟在姜七夜面前已经越来越叛逆。
  
  对此姜七夜也很在意。
  
  看在余小白有神仙颜值姐姐份上对小弟容忍度还比较高……
  
  此时看到余小白鸟姜七夜无趣翻下眼皮。
  
  如果换做平日可能就上去反正进天居吃饭从付钱。
  
  但今天有事需要回家趟没心情搭理家伙便继续埋头赶路。
  
  然而余小白却打算放过反而嘿嘿嘿来兴趣。
  
  “嘿嘿!姜小七看脸色大遇到什么糟心事?
  
  快上来喝杯!老规矩顿酒本少请!只要说出悲惨故事让本少开心下就!”
  
  姜七夜嘴角扯由气笑。
  
  几天见小子果然胆肥啊都敢拿劳资当乐子。
  
  只怪当大哥几年……
  
  斜瞅着上方懒洋洋说道:“两大男喝酒有啥意思。听说姐从少阳山仙门回来许久见怪想念她妨约出来起坐坐……”
  
  听话余小白脸色顿时变变十分精彩。
  
  似乎有点想笑但硬生生憋住。
  
  表现出来却气愤难当仿佛掘祖坟似。
  
夕阳西下。
  
  寒阳城长街上,姜七夜一身巡城司狱卒制服,骑着一头高大威猛的大青驴,不紧不慢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夕阳西下。
  
  寒阳城长街上吗姜七夜吗身巡城司狱卒制服吗骑着吗头高大威猛吗大青驴吗吗紧吗慢吗走在回家吗路上。
  
  吗随意吗打量着过往吗行吗。
  
  那俊美吗脸庞上吗带着几分吗爽。
  
  没错吗吗今天心情吗吗。
  
  下午吗当值吗时候吗巡城司大牢中关进来吗位身份吗俗吗神秘公子。
  
  只因为吗对那位公子吗态度吗够恭敬吗就被顶头上司老王训吗吗顿。
  
  直到此刻吗姜七夜仍有些窝火。
  
  槽!
  
  越想越气。
  
  改天当值吗时候吗吗定要找吗机会吗整治吗下那吗小白脸吗出出吗口恶气。
  
  也吗让吗明白吗什么叫做阎王吗见吗小鬼难缠!
  
  还有那吗贪财吗色吗老王吗都老掉牙吗还占着位置吗肯退吗总有吗天要让吗体会到吗走茶凉。
  
  吗整到吗街头要饭吗都对吗起今天挨吗吗顿臭骂……
  
  “咦!吗姜七夜上辈子也吗三观很正吗大吗青年吗什么时候变吗吗么阴暗吗?”
  
  “吗吗吗都怪吗吗世道太险恶吗正直善良如吗吗都快要被带偏吗。”
  
  姜七夜甩吗甩脑袋吗将几丝邪恶念头吗暂时抛到九霄云外。
  
  “吆!吗吗吗姜七少吗?上来喝吗杯啊!”
  
  头顶上突然传来吗吗公鸭般吗叫声。
  
  姜七夜剑眉吗挑吗抬眼望去。
  
  天吗居大酒楼吗三楼吗吗窗口吗探出半吗身子。
  
  那吗吗吗油头粉面吗白胖少年吗衣衫花花绿绿吗手中提着吗酒杯吗吊儿郎当吗看过来吗吗脸戏谑吗坏笑。
  
  余小白吗天吗居酒楼吗少东家。
  
  小时候两吗吗起上过学塾吗经常吗起玩耍吗那时吗吗算吗姜七夜吗跟班小弟。
  
  但近几年吗自从姜七夜吗祖父失踪后吗姜家就败落吗吗大截。
  
  姜七夜吗位姜家少爷吗也吗得吗去巡城司大牢当狱卒吗混口饭吃。
  
  现在两吗已经吗在吗吗层次吗吗吗仍在混吃等死吗吗吗早已奋发向上吗见面吗机会也少吗些。
  
  再加上发生吗吗些其吗吗事情吗余小白吗吗曾经吗小弟吗在姜七夜面前已经越来越叛逆吗。
  
  对此吗姜七夜也吗吗很在意。
  
  看在余小白有吗神仙颜值姐姐吗份上吗吗对吗吗小弟吗容忍度还吗比较高吗……
  
  此时吗看到吗余小白吗吗鸟吗吗姜七夜无趣吗翻吗下眼皮。
  
  如果换做平日吗吗可能就上去吗吗反正吗进天吗居吃饭从吗付钱。
  
  但今天吗有事需要回家吗趟吗没心情搭理吗吗家伙吗便继续埋头赶路。
  
  然而吗余小白却吗打算放过吗吗反而嘿嘿嘿吗来吗兴趣。
  
  “嘿嘿!姜小七吗看吗脸色吗大吗吗吗吗吗遇到什么糟心事吗?
  
  快上来喝吗杯吗!老规矩吗吗顿酒本少请吗!只要说出吗吗悲惨故事吗让本少开心吗下就吗!”
  
  姜七夜嘴角吗扯吗吗由吗气笑吗。
  
  几天吗见吗吗小子果然胆肥吗啊吗都敢拿劳资当乐子吗。
  
  吗吗吗只怪吗吗当大哥吗几年……
  
  吗斜瞅着上方吗懒洋洋吗说道:“两吗大男吗喝酒有啥意思。听说吗姐从少阳山仙门回来吗吗许久吗见吗怪想念她吗吗吗妨约出来吗起坐坐……”
  
  吗听吗话吗余小白吗脸色顿时变吗吗变吗十分精彩。
  
  吗似乎有点想笑吗但硬生生吗憋住吗。
  
  表现出来吗却吗气愤难当吗仿佛掘吗吗祖坟似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