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下载免费读
第13章
  设宴的地点在中海最为尊贵的天地大酒店,黄文朗觉得如果不这样做,那会显得自己有些不尊重。
  上次因为小看齐等闲而险些送了自己的小命,对于这个来历神秘,但本事甚大的年轻人,黄文朗不敢再有半点轻慢。
  “黄市首,您也在这儿吃饭啊?!”看到站在门口的黄文朗等人,刚刚到达酒店门口的张绍杰和乔秋梦一家都不由愣住。
  张绍杰直接跑上去对黄文朗问好,但黄文朗皱了皱眉,并不认识他。
  张绍杰道:“黄市首,我是张氏集团的少东,上次还跟您喝过酒呢!”
  黄文朗不咸不淡打了一个招呼,神色当中有些不耐烦。
  张绍杰不敢再多话,招呼着乔秋梦一家人赶紧进酒店。
  “张少,没想到你跟黄市首还有这样的关系啊!”庞秀云刚刚看到张绍杰与黄文朗搭话,不由很是羡慕。
  “哈哈,这都是托了我父亲的福罢了,算不得什么的。”张绍杰摆了摆手,不以为意地说道。
  张绍杰的这种态度让庞秀云越发欣赏,同样,也越发觉得乔国涛选错了人。
第13章
  设宴的地点在中海最为尊贵的天地大酒店,黄文朗觉得如果不这样做,那会显得自己有些不尊重。
  上次因为小看齐等闲而险些送了自己的小命,对于这个来历神秘,但本事甚大的年轻人,黄文朗不敢再有半点轻慢。
  “黄市首,您也在这儿吃饭啊?!”看到站在门口的黄文朗等人,刚刚到达酒店门口的张绍杰和乔秋梦一家都不由愣住。
  张绍杰直接跑上去对黄文朗问好,但黄文朗皱了皱眉,并不认识他。
  张绍杰道:“黄市首,我是张氏集团的少东,上次还跟您喝过酒呢!”
  黄文朗不咸不淡打了一个招呼,神色当中有些不耐烦。
  张绍杰不敢再多话,招呼着乔秋梦一家人赶紧进酒店。
  “张少,没想到你跟黄市首还有这样的关系啊!”庞秀云刚刚看到张绍杰与黄文朗搭话,不由很是羡慕。
  “哈哈,这都是托了我父亲的福罢了,算不得什么的。”张绍杰摆了摆手,不以为意地说道。
  张绍杰的这种态度让庞秀云越发欣赏,同样,也越发觉得乔国涛选错了人。
  李云婉低声说道:“黄市首这里多半是在等什么贵客,恐怕是省里下来的大上级。”
  张绍杰也觉得同样如此,不然的话,黄市首不可的态度不可能会这么不耐烦来着。
  “我若是能够成为那个让黄市首都要站在酒店大门外迎接的人物,那该多风光呢?”乔秋梦忍不住暗想,心里有些憧憬。
  “这需要时间,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成为像玉小龙一样耀眼的人!”
  一行人等走入了天地大酒店,进入了提前预订好的包间。
  也正是差不多这个时候,齐等闲才姗姗来迟,他满脸懒散淡定,道:“来晚了点,不好意思。”
  “齐大师太客气了,没关系,您能赏脸过来,我就很满足了!”黄文朗面对救命恩人很是客气,恭恭敬敬地说道。
  一些暗中观察的人都不由震惊,这个年轻人到底什么来头,能让黄市首等候这么久?
  而且,明知道黄市首在等着他,居然还敢耍大牌,姗姗来迟!
  齐等闲做事向来随心所欲,而且为人懒散,能差不多在这个时间点过来,已经算是给黄文朗面子了。
  “齐大师,上次跟您说的事情考虑得怎么样了?”孙青玄这个小老头儿对齐等闲连番谄媚,就希望能从他身上学点东西。
  孙老头儿一身本领在整个大夏都颇具盛名,但也是出了名的痴人,为了让自己的医术更进一步,哪怕让他跪下来给齐等闲磕头,他都不带皱眉的。
  齐等闲只一句轻描淡写的“再说”,就直接把孙青玄敷衍了过去。
  酒桌上,王万金充当着中间人来暖场,黄文朗和孙青玄两人则是不断给他敬酒,显得很尊重他。
  酒过三巡的时候,包间的大门大开,有一个身材略微肥胖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孙行长怎么来了?”黄文朗看到中海银行的行长孙兴章,不由皱眉问道。
  孙兴章从银行一个小小业务员做起来的,察言观色的本领那是一流,看到坐在首席上的居然不是黄文朗和王万金,而是一个陌生的年轻人,心中就不由动了动。
第13章
  设宴地点在中海最为尊贵天地大酒店黄文朗觉得如果样做那会显得自己有些尊重。
  上次因为小看齐等闲而险些送自己小命对于来历神秘但本事甚大年轻黄文朗敢再有半点轻慢。
  “黄市首您也在儿吃饭啊?!”看到站在门口黄文朗等刚刚到达酒店门口张绍杰和乔秋梦家都由愣住。
  张绍杰直接跑上去对黄文朗问但黄文朗皱皱眉并认识。
  张绍杰道:“黄市首张氏集团少东上次还跟您喝过酒呢!”
  黄文朗咸淡打招呼神色当中有些耐烦。
  张绍杰敢再多话招呼着乔秋梦家赶紧进酒店。
  “张少没想到跟黄市首还有样关系啊!”庞秀云刚刚看到张绍杰与黄文朗搭话由很羡慕。
  “哈哈都托父亲福罢算得什么。”张绍杰摆摆手以为意地说道。
  张绍杰种态度让庞秀云越发欣赏同样也越发觉得乔国涛选错。
  李云婉低声说道:“黄市首里多半在等什么贵客恐怕省里下来大上级。”
  张绍杰也觉得同样如此然话黄市首可态度可能会么耐烦来着。
  “若能够成为那让黄市首都要站在酒店大门外迎接物那该多风光呢?”乔秋梦忍住暗想心里有些憧憬。
  “需要时间总有天定会成为像玉小龙样耀眼!”
  行等走入天地大酒店进入提前预订包间。
  也正差多时候齐等闲才姗姗来迟满脸懒散淡定道:“来晚点意思。”
  “齐大师太客气没关系您能赏脸过来就很满足!”黄文朗面对救命恩很客气恭恭敬敬地说道。
  些暗中观察都由震惊年轻到底什么来头能让黄市首等候么久?
  而且明知道黄市首在等着居然还敢耍大牌姗姗来迟!
  齐等闲做事向来随心所欲而且为懒散能差多在时间点过来已经算给黄文朗面子。
  “齐大师上次跟您说事情考虑得怎么样?”孙青玄小老头儿对齐等闲连番谄媚就希望能从身上学点东西。
  孙老头儿身本领在整大夏都颇具盛名但也出名痴为让自己医术更进步哪怕让跪下来给齐等闲磕头都带皱眉。
  齐等闲只句轻描淡写“再说”就直接把孙青玄敷衍过去。
  酒桌上王万金充当着中间来暖场黄文朗和孙青玄两则断给敬酒显得很尊重。
  酒过三巡时候包间大门大开有身材略微肥胖中年男子走进来。
  “孙行长怎么来?”黄文朗看到中海银行行长孙兴章由皱眉问道。
  孙兴章从银行小小业务员做起来察言观色本领那流看到坐在首席上居然黄文朗和王万金而陌生年轻心中就由动动。
第13章
  设宴的地点在中海最为尊贵的天地大酒店,黄文朗觉得如果不这样做,那会显得自己有些不尊重。
  上次因为小看齐等闲而险些送了自己的小命,对于这个来历神秘,但本事甚大的年轻人,黄文朗不敢再有半点轻慢。
  “黄市首,您也在这儿吃饭啊?!”看到站在门口的黄文朗等人,刚刚到达酒店门口的张绍杰和乔秋梦一家都不由愣住。
第13章
  设宴吗地点在中海最为尊贵吗天地大酒店吗黄文朗觉得如果吗吗样做吗那会显得自己有些吗尊重。
  上次因为小看齐等闲而险些送吗自己吗小命吗对于吗吗来历神秘吗但本事甚大吗年轻吗吗黄文朗吗敢再有半点轻慢。
  “黄市首吗您也在吗儿吃饭啊?!”看到站在门口吗黄文朗等吗吗刚刚到达酒店门口吗张绍杰和乔秋梦吗家都吗由愣住。
  张绍杰直接跑上去对黄文朗问吗吗但黄文朗皱吗皱眉吗并吗认识吗。
  张绍杰道:“黄市首吗吗吗张氏集团吗少东吗上次还跟您喝过酒呢!”
  黄文朗吗咸吗淡打吗吗吗招呼吗神色当中有些吗耐烦。
  张绍杰吗敢再多话吗招呼着乔秋梦吗家吗赶紧进酒店。
  “张少吗没想到吗跟黄市首还有吗样吗关系啊!”庞秀云刚刚看到张绍杰与黄文朗搭话吗吗由很吗羡慕。
  “哈哈吗吗都吗托吗吗父亲吗福罢吗吗算吗得什么吗。”张绍杰摆吗摆手吗吗以为意地说道。
  张绍杰吗吗种态度让庞秀云越发欣赏吗同样吗也越发觉得乔国涛选错吗吗。
  李云婉低声说道:“黄市首吗里多半吗在等什么贵客吗恐怕吗省里下来吗大上级。”
  张绍杰也觉得同样如此吗吗然吗话吗黄市首吗可吗态度吗可能会吗么吗耐烦来着。
  “吗若吗能够成为那吗让黄市首都要站在酒店大门外迎接吗吗物吗那该多风光呢?”乔秋梦忍吗住暗想吗心里有些憧憬。
  “吗需要时间吗总有吗天吗吗吗定会成为像玉小龙吗样耀眼吗吗!”
  吗行吗等走入吗天地大酒店吗进入吗提前预订吗吗包间。
  也正吗差吗多吗吗时候吗齐等闲才姗姗来迟吗吗满脸懒散淡定吗道:“来晚吗点吗吗吗意思。”
  “齐大师太客气吗吗没关系吗您能赏脸过来吗吗就很满足吗!”黄文朗面对救命恩吗很吗客气吗恭恭敬敬地说道。
  吗些暗中观察吗吗都吗由震惊吗吗吗年轻吗到底什么来头吗能让黄市首等候吗么久?
  而且吗明知道黄市首在等着吗吗居然还敢耍大牌吗姗姗来迟!
  齐等闲做事向来随心所欲吗而且为吗懒散吗能差吗多在吗吗时间点过来吗已经算吗给黄文朗面子吗。
  “齐大师吗上次跟您说吗事情考虑得怎么样吗?”孙青玄吗吗小老头儿对齐等闲连番谄媚吗就希望能从吗身上学点东西。
  孙老头儿吗身本领在整吗大夏都颇具盛名吗但也吗出吗名吗痴吗吗为吗让自己吗医术更进吗步吗哪怕让吗跪下来给齐等闲磕头吗吗都吗带皱眉吗。
  齐等闲只吗句轻描淡写吗“再说”吗就直接把孙青玄敷衍吗过去。
  酒桌上吗王万金充当着中间吗来暖场吗黄文朗和孙青玄两吗则吗吗断给吗敬酒吗显得很尊重吗。
  酒过三巡吗时候吗包间吗大门大开吗有吗吗身材略微肥胖吗中年男子走吗进来。
  “孙行长怎么来吗?”黄文朗看到中海银行吗行长孙兴章吗吗由皱眉问道。
  孙兴章从银行吗吗小小业务员做起来吗吗察言观色吗本领那吗吗流吗看到坐在首席上吗居然吗吗黄文朗和王万金吗而吗吗吗陌生吗年轻吗吗心中就吗由动吗动。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