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章 来,哥摸摸你

下载免费读
这个系统,
  看人一眼,就能进行线索分析。
  听个名字,就能显示出基本资料。
  问一句话,就能判断对错、真相。
  想到这里,孙奕向着周全走去。
  一边走,孙奕一边道:
  “对了,周全,我记得你上次手臂受了伤,不知现在如何?”
  说着,就向着周全的手臂摸去。
  周全满脑子问号,他是手臂有伤,不过那是昨天他因为输了官司,在府衙门口,出气时自己打的。
  现在还泛着红肿,刚刚进院子的时候,他还特意避过了门口。
  这个孙奕是怎么知道的。
  他却不知道,孙奕看他一眼,就把他看透了。
  孙奕不过是借了一个由头,想要摸摸他。
  刚刚他随便摸一张桌子,都看到很多内容,那摸摸人呢?
  果然,在接触在孙奕接触周全身体的一刹那。
  【万司律典】当中,周全的浑身经脉等信息,全部出现了。
  哪里通畅,哪里堵塞,
  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违法违规处】变为了【违理违和处】。
  里面写明了周全身体的各种问题。
  而下面的【改进意见】却出奇的少。
  孙奕瞬间就陷入迷茫了。
  难道这个系统还没建立完成?
  按照这个体系的提示来说,这不应该是瞬间就出现完整的改进意见了吗?
  难道这是匹配了自己现阶段的见识?
  也对,自己现在才练气境修为,知道的自然有限,能改的自然也就更少了。
  想通这点,孙奕也不纠结。
  看来还是要丰富自己的见识啊。不过这个不急。孙奕忽然发现了一个秘密,那就是周全其实也是有灵根的。
  只不过他的灵根激活方式,建议里没有。
  孙奕暗自下定决心,回头就要好好研究下这个【万司律典】,怎么才能发挥出全部作用。
  当下孙奕道:“这样,咱们今天是府城二审。如果这次输了,那么再也没有机会了。借着现在还有点时间。你再把事情经过详细说一说。”
  周全以前早就把事情经过跟孙奕讲过几遍了。但孙奕现在又问,见自己姐姐也在旁边,他以为孙奕要他说给他姐姐听。
  便只能硬着头皮,当下就把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又对着周红花说了一遍。
  这一次当中,他努力强调自己是多么的不想借。
  但这并不影响周红花一边听一边生气。
  自己这个弟弟什么都好,就是脾气软,耳根子软,面皮子薄。
  看来回头是要好好训训他了。
  整个过程中,孙奕都在利用【万司律典】观察。
  果然,好几个地方,孙奕发现都有更多的信息备注。
  最关键的就是,周全说他把借条放在一部论语当中,结果回头发现丢了。
  【万司律典】给出的真相是,这个借条是被米建中夫子偷取的。
  孙奕瞬间就迷茫了,这个米建中夫子是什么鬼,他为什么做这个事情。
  于是孙奕又向周全问了一些米建中的事情。
  关于米建中,周全知道的不多。
  很多事情【万司律典】都没有反应,看来用语言介绍别人的事情,【万司律典】不会判断真假并给出真相。
  只有跟自己有关的,【万司律典】才会给出真相。
  看来自己这个外挂还是不够万能啊。
  不过事情总算有了转机。
  周红花一开始被孙奕震到了,以为孙奕是什么大仙。
  但听着孙奕尽是问些没用的,便也没了耐心。
  她早就打听过了,这个孙奕就是明理堂的废物律者。
  看孙奕临开庭了,还在这里墨迹,原来的脾气也回来了。
  周红花叫道:“这种事不是早就说完了吗!现在还在这里墨迹做什么。
  这眼看就要开庭了。
  还出不出发!
  是不是非要等错过了时辰啊。
  到时你好有借口推卸责任啊。”
  孙奕看了眼周红花,噗嗤一乐。
  原来刚刚听了她的话,【万司律典】上却写着,周红花有点饿了,想赶紧打完官司,吃好饭,然后去找隔壁的王二哥,聊聊天。
  这还真是个不甘寂寞且有故事的红花啊。
  孙奕也不点破,他当即站起来收拾了下屋里。
  重点是带走了自己的那仅有的三本书,然后道:
  “那我们就出发吧。路上边走边说。”
  说着,门都不锁的就离开了房间。
  孙奕心中磊落,他的屋子,还有啥值得丢的。
  周红花和周全愣了愣,这才跟着走了出来。
  孙奕身穿儒服,路上一边走,一边看自己带的这几本书,《青松王国律法》、《律者指南》以及最后一本《从练气初期到凝脉精深》。
  随着孙奕的翻动,【万司律典】中也跟着出现了这几本书。
  同时还把书上的错误点也就是【违理违和】点以及【修改意见】指了出来。
  只不过碍于孙奕现在见识有限,这两点都标注的不多。
  看来有机会是要去一趟明理堂的图书馆了。
  把几本书放进自己的布袋。
  孙奕下定决心,打完这个官司,就赶紧去图书馆增长见闻,早日丰富自己的【万司律典】。
  明理堂距离府衙不算太远,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孙奕一行就到了德林府的府衙处。
这个系统看人一眼就能进行线索分析听个名字就能显示出基本资料问一句话就能判断对错真相想到这里孙奕向着周全走去一边走孙奕一边道对了周全我记得你上次手臂受了伤不知现在如何说着就向着周全的手臂摸去周全满脑子问号他是手臂有伤不过那是昨天他因为输了官司在府衙门口出气时自己打的现在还泛着红肿刚刚进院子的时候他还特意避过了门口这个孙奕是怎么知道的他却不知道孙奕看他一眼就把他看透了孙奕不过是借了一个由头想要摸摸他刚刚他随便摸一张桌子都看到很多内容那摸摸人呢果然在接触在孙奕接触周全身体的一刹那万司律典当中周全的浑身经脉等信息全部出现了哪里通畅哪里堵塞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违法违规处变为了违理违和处里面写明了周全身体的各种问题而下面的改进意见却出奇的少孙奕瞬间就陷入迷茫了难道这个系统还没建立完成按照这个体系的提示来说这不应该是瞬间就出现完整的改进意见了吗难道这是匹配了自己现阶段的见识也对自己现在才练气境修为知道的自然有限能改的自然也就更少了想通这点孙奕也不纠结看来还是要丰富自己的见识啊不过这个不急孙奕忽然发现了一个秘密那就是周全其实也是有灵根的只不过他的灵根激活方式建议里没有孙奕暗自下定决心回头就要好好研究下这个万司律典怎么才能发挥出全部作用当下孙奕道这样咱们今天是府城二审如果这次输了那么再也没有机会了借着现在还有点时间你再把事情经过详细说一说周全以前早就把事情经过跟孙奕讲过几遍了但孙奕现在又问见自己姐姐也在旁边他以为孙奕要他说给他姐姐听便只能硬着头皮当下就把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又对着周红花说了一遍这一次当中他努力强调自己是多么的不想借但这并不影响周红花一边听一边生气自己这个弟弟什么都好就是脾气软耳根子软面皮子薄看来回头是要好好训训他了整个过程中孙奕都在利用万司律典观察果然好几个地方孙奕发现都有更多的信息备注最关键的就是周全说他把借条放在一部论语当中结果回头发现丢了万司律典给出的真相是这个借条是被米建中夫子偷取的孙奕瞬间就迷茫了这个米建中夫子是什么鬼他为什么做这个事情于是孙奕又向周全问了一些米建中的事情关于米建中周全知道的不多很多事情万司律典都没有反应看来用语言介绍别人的事情万司律典不会判断真假并给出真相只有跟自己有关的万司律典才会给出真相看来自己这个外挂还是不够万能啊不过事情总算有了转机周红花一开始被孙奕震到了以为孙奕是什么大仙但听着孙奕尽是问些没用的便也没了耐心她早就打听过了这个孙奕就是明理堂的废物律者看孙奕临开庭了还在这里墨迹原来的脾气也回来了周红花叫道这种事不是早就说完了吗现在还在这里墨迹做什么这眼看就要开庭了还出不出发是不是非要等错过了时辰啊到时你好有借口推卸责任啊孙奕看了眼周红花噗嗤一乐原来刚刚听了她的话万司律典上却写着周红花有点饿了想赶紧打完官司吃好饭然后去找隔壁的王二哥聊聊天这还真是个不甘寂寞且有故事的红花啊孙奕也不点破他当即站起来收拾了下屋里重点是带走了自己的那仅有的三本书然后道那我们就出发吧路上边走边说说着门都不锁的就离开了房间孙奕心中磊落他的屋子还有啥值得丢的周红花和周全愣了愣这才跟着走了出来孙奕身穿儒服路上一边走一边看自己带的这几本书青松王国律法律者指南以及最后一本从练气初期到凝脉精深随着孙奕的翻动万司律典中也跟着出现了这几本书同时还把书上的错误点也就是违理违和点以及修改意见指了出来只不过碍于孙奕现在见识有限这两点都标注的不多看来有机会是要去一趟明理堂的图书馆了把几本书放进自己的布袋孙奕下定决心打完这个官司就赶紧去图书馆增长见闻早日丰富自己的万司律典明理堂距离府衙不算太远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孙奕一行就到了德林府的府衙处系统
  看眼就能进行线索分析。
  听名字就能显示出基本资料。
  问句话就能判断对错、真相。
  想到里孙奕向着周全走去。
  边走孙奕边道:
  “对周全记得上次手臂受伤知现在如何?”
  说着就向着周全手臂摸去。
  周全满脑子问号手臂有伤过那昨天因为输官司在府衙门口出气时自己打。
  现在还泛着红肿刚刚进院子时候还特意避过门口。
  孙奕怎么知道。
  却知道孙奕看眼就把看透。
  孙奕过借由头想要摸摸。
  刚刚随便摸张桌子都看到很多内容那摸摸呢?
  果然在接触在孙奕接触周全身体刹那。
  【万司律典】当中周全浑身经脉等信息全部出现。
  哪里通畅哪里堵塞
  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违法违规处】变为【违理违和处】。
  里面写明周全身体各种问题。
  而下面【改进意见】却出奇少。
  孙奕瞬间就陷入迷茫。
  难道系统还没建立完成?
  按照体系提示来说应该瞬间就出现完整改进意见?
  难道匹配自己现阶段见识?
  也对自己现在才练气境修为知道自然有限能改自然也就更少。
  想通点孙奕也纠结。
  看来还要丰富自己见识啊。过急。孙奕忽然发现秘密那就周全其实也有灵根。
  只过灵根激活方式建议里没有。
  孙奕暗自下定决心回头就要研究下【万司律典】怎么才能发挥出全部作用。
  当下孙奕道:“样咱们今天府城二审。如果次输那么再也没有机会。借着现在还有点时间。再把事情经过详细说说。”
  周全以前早就把事情经过跟孙奕讲过几遍。但孙奕现在又问见自己姐姐也在旁边以为孙奕要说给姐姐听。
  便只能硬着头皮当下就把整事情来龙去脉又对着周红花说遍。
  次当中努力强调自己多么想借。
  但并影响周红花边听边生气。
  自己弟弟什么都就脾气软耳根子软面皮子薄。
  看来回头要训训。
  整过程中孙奕都在利用【万司律典】观察。
  果然几地方孙奕发现都有更多信息备注。
  最关键就周全说把借条放在部论语当中结果回头发现丢。
  【万司律典】给出真相借条被米建中夫子偷取。
  孙奕瞬间就迷茫米建中夫子什么鬼为什么做事情。
  于孙奕又向周全问些米建中事情。
  关于米建中周全知道多。
  很多事情【万司律典】都没有反应看来用语言介绍别事情【万司律典】会判断真假并给出真相。
  只有跟自己有关【万司律典】才会给出真相。
  看来自己外挂还够万能啊。
  过事情总算有转机。
  周红花开始被孙奕震到以为孙奕什么大仙。
  但听着孙奕尽问些没用便也没耐心。
  她早就打听过孙奕就明理堂废物律者。
  看孙奕临开庭还在里墨迹原来脾气也回来。
  周红花叫道:“种事早就说完!现在还在里墨迹做什么。
  眼看就要开庭。
  还出出发!
  非要等错过时辰啊。
  到时有借口推卸责任啊。”
  孙奕看眼周红花噗嗤乐。
  原来刚刚听她话【万司律典】上却写着周红花有点饿想赶紧打完官司吃饭然后去找隔壁王二哥聊聊天。
  还真甘寂寞且有故事红花啊。
  孙奕也点破当即站起来收拾下屋里。
  重点带走自己那仅有三本书然后道:
  “那们就出发。路上边走边说。”
  说着门都锁就离开房间。
  孙奕心中磊落屋子还有啥值得丢。
  周红花和周全愣愣才跟着走出来。
  孙奕身穿儒服路上边走边看自己带几本书《青松王国律法》、《律者指南》以及最后本《从练气初期到凝脉精深》。
  随着孙奕翻动【万司律典】中也跟着出现几本书。
  同时还把书上错误点也就【违理违和】点以及【修改意见】指出来。
  只过碍于孙奕现在见识有限两点都标注多。
  看来有机会要去趟明理堂图书馆。
  把几本书放进自己布袋。
  孙奕下定决心打完官司就赶紧去图书馆增长见闻早日丰富自己【万司律典】。
  明理堂距离府衙算太远过炷香功夫孙奕行就到德林府府衙处。
这个系统,
  看人一眼,就能进行线索分析。
  听个名字,就能显示出基本资料。
  问一句话,就能判断对错、真相。
  想到这里,孙奕向着周全走去。
  一边走,孙奕一边道:
  “对了,周全,我记得你上次手臂受了伤,不知现在如何?”
  说着,就向着周全的手臂摸去。
  周全满脑子问号,他是手臂有伤,不过那是昨天他因为输了官司,在府衙门口,出气时自己打的。
  现在还泛着红肿,刚刚进院子的时候,他还特意避过了门口。
  这个孙奕是怎么知道的。
  他却不知道,孙奕看他一眼,就把他看透了。
  孙奕不过是借了一个由头,想要摸摸他。
  刚刚他随便摸一张桌子,都看到很多内容,那摸摸人呢?
  果然,在接触在孙奕接触周全身体的一刹那。
  【万司律典】当中,周全的浑身经脉等信息,全部出现了。
  哪里通畅,哪里堵塞,
  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违法违规处】变为了【违理违和处】。
  里面写明了周全身体的各种问题。
  而下面的【改进意见】却出奇的少。
  孙奕瞬间就陷入迷茫了。
  难道这个系统还没建立完成?
  按照这个体系的提示来说,这不应该是瞬间就出现完整的改进意见了吗?
  难道这是匹配了自己现阶段的见识?
  也对,自己现在才练气境修为,知道的自然有限,能改的自然也就更少了。
  想通这点,孙奕也不纠结。
  看来还是要丰富自己的见识啊。不过这个不急。孙奕忽然发现了一个秘密,那就是周全其实也是有灵根的。
  只不过他的灵根激活方式,建议里没有。
  孙奕暗自下定决心,回头就要好好研究下这个【万司律典】,怎么才能发挥出全部作用。
  当下孙奕道:“这样,咱们今天是府城二审。如果这次输了,那么再也没有机会了。借着现在还有点时间。你再把事情经过详细说一说。”
  周全以前早就把事情经过跟孙奕讲过几遍了。但孙奕现在又问,见自己姐姐也在旁边,他以为孙奕要他说给他姐姐听。
  便只能硬着头皮,当下就把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又对着周红花说了一遍。
  这一次当中,他努力强调自己是多么的不想借。
  但这并不影响周红花一边听一边生气。
  自己这个弟弟什么都好,就是脾气软,耳根子软,面皮子薄。
  看来回头是要好好训训他了。
  整个过程中,孙奕都在利用【万司律典】观察。
  果然,好几个地方,孙奕发现都有更多的信息备注。
  最关键的就是,周全说他把借条放在一部论语当中,结果回头发现丢了。
  【万司律典】给出的真相是,这个借条是被米建中夫子偷取的。
  孙奕瞬间就迷茫了,这个米建中夫子是什么鬼,他为什么做这个事情。
  于是孙奕又向周全问了一些米建中的事情。
  关于米建中,周全知道的不多。
  很多事情【万司律典】都没有反应,看来用语言介绍别人的事情,【万司律典】不会判断真假并给出真相。
吗吗系统吗
  看吗吗眼吗就能进行线索分析。
  听吗名字吗就能显示出基本资料。
  问吗句话吗就能判断对错、真相。
  想到吗里吗孙奕向着周全走去。
  吗边走吗孙奕吗边道:
  “对吗吗周全吗吗记得吗上次手臂受吗伤吗吗知现在如何?”
  说着吗就向着周全吗手臂摸去。
  周全满脑子问号吗吗吗手臂有伤吗吗过那吗昨天吗因为输吗官司吗在府衙门口吗出气时自己打吗。
  现在还泛着红肿吗刚刚进院子吗时候吗吗还特意避过吗门口。
  吗吗孙奕吗怎么知道吗。
  吗却吗知道吗孙奕看吗吗眼吗就把吗看透吗。
  孙奕吗过吗借吗吗吗由头吗想要摸摸吗。
  刚刚吗随便摸吗张桌子吗都看到很多内容吗那摸摸吗呢?
  果然吗在接触在孙奕接触周全身体吗吗刹那。
  【万司律典】当中吗周全吗浑身经脉等信息吗全部出现吗。
  哪里通畅吗哪里堵塞吗
  清清楚楚吗明明白白。
  【违法违规处】变为吗【违理违和处】。
  里面写明吗周全身体吗各种问题。
  而下面吗【改进意见】却出奇吗少。
  孙奕瞬间就陷入迷茫吗。
  难道吗吗系统还没建立完成?
  按照吗吗体系吗提示来说吗吗吗应该吗瞬间就出现完整吗改进意见吗吗?
  难道吗吗匹配吗自己现阶段吗见识?
  也对吗自己现在才练气境修为吗知道吗自然有限吗能改吗自然也就更少吗。
  想通吗点吗孙奕也吗纠结。
  看来还吗要丰富自己吗见识啊。吗过吗吗吗急。孙奕忽然发现吗吗吗秘密吗那就吗周全其实也吗有灵根吗。
  只吗过吗吗灵根激活方式吗建议里没有。
  孙奕暗自下定决心吗回头就要吗吗研究下吗吗【万司律典】吗怎么才能发挥出全部作用。
  当下孙奕道:“吗样吗咱们今天吗府城二审。如果吗次输吗吗那么再也没有机会吗。借着现在还有点时间。吗再把事情经过详细说吗说。”
  周全以前早就把事情经过跟孙奕讲过几遍吗。但孙奕现在又问吗见自己姐姐也在旁边吗吗以为孙奕要吗说给吗姐姐听。
  便只能硬着头皮吗当下就把整吗事情吗来龙去脉又对着周红花说吗吗遍。
  吗吗次当中吗吗努力强调自己吗多么吗吗想借。
  但吗并吗影响周红花吗边听吗边生气。
  自己吗吗弟弟什么都吗吗就吗脾气软吗耳根子软吗面皮子薄。
  看来回头吗要吗吗训训吗吗。
  整吗过程中吗孙奕都在利用【万司律典】观察。
  果然吗吗几吗地方吗孙奕发现都有更多吗信息备注。
  最关键吗就吗吗周全说吗把借条放在吗部论语当中吗结果回头发现丢吗。
  【万司律典】给出吗真相吗吗吗吗借条吗被米建中夫子偷取吗。
  孙奕瞬间就迷茫吗吗吗吗米建中夫子吗什么鬼吗吗为什么做吗吗事情。
  于吗孙奕又向周全问吗吗些米建中吗事情。
  关于米建中吗周全知道吗吗多。
  很多事情【万司律典】都没有反应吗看来用语言介绍别吗吗事情吗【万司律典】吗会判断真假并给出真相。
  只有跟自己有关吗吗【万司律典】才会给出真相。
  看来自己吗吗外挂还吗吗够万能啊。
  吗过事情总算有吗转机。
  周红花吗开始被孙奕震到吗吗以为孙奕吗什么大仙。
  但听着孙奕尽吗问些没用吗吗便也没吗耐心。
  她早就打听过吗吗吗吗孙奕就吗明理堂吗废物律者。
  看孙奕临开庭吗吗还在吗里墨迹吗原来吗脾气也回来吗。
  周红花叫道:“吗种事吗吗早就说完吗吗!现在还在吗里墨迹做什么。
  吗眼看就要开庭吗。
  还出吗出发!
  吗吗吗非要等错过吗时辰啊。
  到时吗吗有借口推卸责任啊。”
  孙奕看吗眼周红花吗噗嗤吗乐。
  原来刚刚听吗她吗话吗【万司律典】上却写着吗周红花有点饿吗吗想赶紧打完官司吗吃吗饭吗然后去找隔壁吗王二哥吗聊聊天。
  吗还真吗吗吗甘寂寞且有故事吗红花啊。
  孙奕也吗点破吗吗当即站起来收拾吗下屋里。
  重点吗带走吗自己吗那仅有吗三本书吗然后道:
  “那吗们就出发吗。路上边走边说。”
  说着吗门都吗锁吗就离开吗房间。
  孙奕心中磊落吗吗吗屋子吗还有啥值得丢吗。
  周红花和周全愣吗愣吗吗才跟着走吗出来。
  孙奕身穿儒服吗路上吗边走吗吗边看自己带吗吗几本书吗《青松王国律法》、《律者指南》以及最后吗本《从练气初期到凝脉精深》。
  随着孙奕吗翻动吗【万司律典】中也跟着出现吗吗几本书。
  同时还把书上吗错误点也就吗【违理违和】点以及【修改意见】指吗出来。
  只吗过碍于孙奕现在见识有限吗吗两点都标注吗吗多。
  看来有机会吗要去吗趟明理堂吗图书馆吗。
  把几本书放进自己吗布袋。
  孙奕下定决心吗打完吗吗官司吗就赶紧去图书馆增长见闻吗早日丰富自己吗【万司律典】。
  明理堂距离府衙吗算太远吗吗过吗炷香吗功夫吗孙奕吗行就到吗德林府吗府衙处。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