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章 你说,还是我说

下载免费读
正当孙奕在这里唇枪舌剑的时候,明理堂中。
  一处,芳草缤纷的院子中。
  两个,优雅儒士正在喝茶。
  三柱,淡雅熏香袅袅飘起。
  四处,都显得很怡然自得。
  只听那三十来岁的儒生说道:
  “苗院正,今天过后,明天就可以把那孙奕踢出去了吧。”
  对面年近四十的,正是明理学院的常务副院正苗宾。
  苗宾轻呷了一口茶道:
  “左老弟,你家岸儿不用这么着急吧。不过也没啥担心担。今天那孙奕必败无疑。他输了这场官司,那就是两年十败了。这是明理堂驱逐律者的底线。
  明天他必然被踢出去无疑。你把心放在肚子里就是。
  只是你确定打听清楚了?那孙奕没什么背景?”
  那个被称为左老弟的,就是明律堂的高级律者左黎明。
  他的侄子由于没有灵根,所以只能成为武者。
  但武者也是有机会成为律师的。
  只是武道最高只能成为四星律师罢了。
  无法向有灵根的人一样,有机会成为九星律师。
  所以,他一直想把自己的侄子左岸安排进明理堂。
  通过几年打磨,也可以参加一星律师资格考试。
  不过明理堂名额有限,左岸想要进来,还要等很久,但如果能把孙奕挤下去,那左岸就能直接进来。
  孙奕虽有灵根,但两年官司十连败,这就是明理堂的红线。
  只要今天周全的官司二审盖棺定论,那把孙奕逐出明理堂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左黎明道:“我早就打听清楚了,听说那孙家本就不看好孙奕,而且他们家压根都不在青松王国。所以完全不用担心。岸儿的事儿,还要请苗院正多费心啊”
  言罢,两人也不再多说,此时无声胜有声。
  袅袅茶香,满室生香。
  尽显高人风范。
  孙奕当然不知道自己这个律者的位置这么火热。
  他还在这里跟人赌律者身份呢。
  因为孙奕也清楚,如果错过今天,估计自己明天就不是律者了。
  所以他能赌,也敢赌!
  严典隶看到孙奕坚定的眼神,最后勉强道:
  “下不为例!”
  孙奕如蒙大赦,笑着对严典隶拱了拱手,对陈成文道:
  “现在可以回答了吧,你跟那米夫子是什么关系!”
  陈成文见余邦不再阻拦,也变得支支吾吾起来。
  最后只能勉强回道:
  “我跟米夫子能有什么关系,他是书院的一位先生,我是学生。如此而已。”
  随着陈成文话音刚落,【万司律典】中,相应的文字就显现出来了。
正当孙奕在这里唇枪舌剑的时候明理堂中一处芳草缤纷的院子中两个优雅儒士正在喝茶三柱淡雅熏香袅袅飘起四处都显得很怡然自得只听那三十来岁的儒生说道苗院正今天过后明天就可以把那孙奕踢出去了吧对面年近四十的正是明理学院的常务副院正苗宾苗宾轻呷了一口茶道左老弟你家岸儿不用这么着急吧不过也没啥担心担今天那孙奕必败无疑他输了这场官司那就是两年十败了这是明理堂驱逐律者的底线明天他必然被踢出去无疑你把心放在肚子里就是只是你确定打听清楚了那孙奕没什么背景那个被称为左老弟的就是明律堂的高级律者左黎明他的侄子由于没有灵根所以只能成为武者但武者也是有机会成为律师的只是武道最高只能成为四星律师罢了无法向有灵根的人一样有机会成为九星律师所以他一直想把自己的侄子左岸安排进明理堂通过几年打磨也可以参加一星律师资格考试不过明理堂名额有限左岸想要进来还要等很久但如果能把孙奕挤下去那左岸就能直接进来孙奕虽有灵根但两年官司十连败这就是明理堂的红线只要今天周全的官司二审盖棺定论那把孙奕逐出明理堂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左黎明道我早就打听清楚了听说那孙家本就不看好孙奕而且他们家压根都不在青松王国所以完全不用担心岸儿的事儿还要请苗院正多费心啊言罢两人也不再多说此时无声胜有声袅袅茶香满室生香尽显高人风范孙奕当然不知道自己这个律者的位置这么火热他还在这里跟人赌律者身份呢因为孙奕也清楚如果错过今天估计自己明天就不是律者了所以他能赌也敢赌严典隶看到孙奕坚定的眼神最后勉强道下不为例孙奕如蒙大赦笑着对严典隶拱了拱手对陈成文道现在可以回答了吧你跟那米夫子是什么关系陈成文见余邦不再阻拦也变得支支吾吾起来最后只能勉强回道我跟米夫子能有什么关系他是书院的一位先生我是学生如此而已随着陈成文话音刚落万司律典中相应的文字就显现出来了原来这陈成文跟米先生竟然早就暗通款曲虽说男人和男人发生点什么在青松王国早就不算什么事情了但学院的夫子和学生是这种关系而且二人更是为了纵情享乐诈骗盗取别的学生钱财这要是爆了出去那绝对是德林府下半年最大的瓜了想到这里孙奕彻底笑了只是在陈成文的眼中孙奕的笑却十分的阴森可怖余邦看着孙奕这表情当真不知道他犯了什么病但作为律者该做的事情一样不能少余邦笑道不知孙兄有什么所得不妨跟大家分享一下孙奕笑了笑了他却对着严典隶拱了拱手道严典隶学生申请休庭半刻钟我需要跟陈成文单独交流一下余邦立刻就像被炸的猫一样跳了起来道大胆你怎能单独接触对方当事人接着余邦对着严典隶道典隶可见孙奕他刚刚并无所得他刚刚可是赌上了律者身份的现在证明所问与案件无关应剥夺他律者的身份严典隶看孙奕胸有成竹的样子这种小金额的借贷案就想拿掉一个律者的身份简直是玩笑所以他用询问的眼光看向陈成文道陈公子怎么看陈成文看向孙奕眼光还在犹疑却听孙奕对着陈成文道陈公子不为自己也要为米先生和陈家考虑下吧有些事我真是不能当众说出来啊他似乎有意无意着重了米先生三个字说罢孙奕作出了一种悲天悯人状陈成文听他这么一讲瞬间就是瞳孔一缩最后只能嗫嚅的同意让严典隶休庭半刻钟然后就见孙奕拉着陈公子向外走去找到一处角落单独聊了起来只留下周全周红花和余邦三个人你看我我看你满脸的迷茫这孙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孙奕拉着陈公子到一旁然后将陈公子五月四日跟米先生夜里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整个过程细节之详尽动作之准确言辞之细腻都完完整整一开始陈成文还不信一个劲的说不对不对但他越说孙奕知道的越多就仿佛那天夜里孙奕就在旁边拿着记录玉简全程录像一般越听陈公子越吃惊旁边的周全几个还在迷惑这两人怎么聊的还挺热闹就听陈公子忽然大叫你是魔鬼吗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原来孙奕已经开始讲起了两人的经济开销而且越讲越细致仿佛孙奕一直帮他们两个记账一般余邦急忙大叫道陈公子他是不是恐吓你你不用怕你说出来有我在没人能在公堂上欺负你陈公子却双目通红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没有你别问正当孙奕在里唇枪舌剑时候明理堂中。
  处芳草缤纷院子中。
  两优雅儒士正在喝茶。
  三柱淡雅熏香袅袅飘起。
  四处都显得很怡然自得。
  只听那三十来岁儒生说道:
  “苗院正今天过后明天就可以把那孙奕踢出去。”
  对面年近四十正明理学院常务副院正苗宾。
  苗宾轻呷口茶道:
  “左老弟家岸儿用么着急。过也没啥担心担。今天那孙奕必败无疑。输场官司那就两年十败。明理堂驱逐律者底线。
  明天必然被踢出去无疑。把心放在肚子里就。
  只确定打听清楚?那孙奕没什么背景?”
  那被称为左老弟就明律堂高级律者左黎明。
  侄子由于没有灵根所以只能成为武者。
  但武者也有机会成为律师。
  只武道最高只能成为四星律师罢。
  无法向有灵根样有机会成为九星律师。
  所以直想把自己侄子左岸安排进明理堂。
  通过几年打磨也可以参加星律师资格考试。
  过明理堂名额有限左岸想要进来还要等很久但如果能把孙奕挤下去那左岸就能直接进来。
  孙奕虽有灵根但两年官司十连败就明理堂红线。
  只要今天周全官司二审盖棺定论那把孙奕逐出明理堂就板上钉钉事情。
  左黎明道:“早就打听清楚听说那孙家本就看孙奕而且们家压根都在青松王国。所以完全用担心。岸儿事儿还要请苗院正多费心啊”
  言罢两也再多说此时无声胜有声。
  袅袅茶香满室生香。
  尽显高风范。
  孙奕当然知道自己律者位置么火热。
  还在里跟赌律者身份呢。
  因为孙奕也清楚如果错过今天估计自己明天就律者。
  所以能赌也敢赌!
  严典隶看到孙奕坚定眼神最后勉强道:
  “下为例!”
  孙奕如蒙大赦笑着对严典隶拱拱手对陈成文道:
  “现在可以回答跟那米夫子什么关系!”
  陈成文见余邦再阻拦也变得支支吾吾起来。
  最后只能勉强回道:
  “跟米夫子能有什么关系书院位先生学生。如此而已。”
  随着陈成文话音刚落【万司律典】中相应文字就显现出来。
  原来陈成文跟米先生竟然早就暗通款曲。
  虽说男和男发生点什么在青松王国早就算什么事情。
  但学院夫子和学生种关系而且二更为纵情享乐诈骗盗取别学生钱财要爆出去那绝对德林府下半年最大瓜。
  想到里孙奕彻底笑。
  只在陈成文眼中孙奕笑却十分阴森可怖。
  余邦看着孙奕表情当真知道犯什么病。
  但作为律者该做事情样能少。
  余邦笑道:
  “知孙兄有什么所得妨跟大家分享下。”
  孙奕笑笑却对着严典隶拱拱手道:
  “严典隶学生申请休庭半刻钟需要跟陈成文单独交流下。”
  余邦立刻就像被炸猫样跳起来道:
  “大胆怎能单独接触对方当事!”
  接着余邦对着严典隶道:
  “典隶可见孙奕刚刚并无所得刚刚可赌上律者身份现在证明所问与案件无关应剥夺律者身份。”
  严典隶看孙奕胸有成竹样子种小金额借贷案就想拿掉律者身份简直玩笑。
  所以用询问眼光看向陈成文道:
  “陈公子怎么看。”
  陈成文看向孙奕眼光还在犹疑却听孙奕对着陈成文道:
  “陈公子为自己也要为米先生和陈家考虑下。有些事真能当众说出来啊。”
  似乎有意无意着重米先生三字。
  说罢孙奕作出种悲天悯状。
  陈成文听么讲瞬间就瞳孔缩。
  最后只能嗫嚅同意让严典隶休庭半刻钟。
  然后就见孙奕拉着陈公子向外走去找到处角落单独聊起来。
  只留下周全、周红花和余邦三看看满脸迷茫。
  孙奕葫芦里卖什么药。
  孙奕拉着陈公子到旁然后将陈公子五月四日跟米先生夜里发生事情五十说出来。
  整过程细节之详尽动作之准确言辞之细腻都完完整整!
  开始陈成文还信劲说对对但越说孙奕知道越多。
  就仿佛那天夜里孙奕就在旁边拿着记录玉简全程录像般。
  越听陈公子越吃惊!
  旁边周全几还在迷惑两怎么聊还挺热闹。
  就听陈公子忽然大叫:“魔鬼!要再说要再说!”
  原来孙奕已经开始讲起两经济开销而且越讲越细致。
  仿佛孙奕直帮们两记账般。
  余邦急忙大叫道:
  “陈公子恐吓!用怕说出来。有在没能在公堂上欺负!”
  陈公子却双目通红从牙缝里挤出几字:
  “没有别问!”
正当孙奕在这里唇枪舌剑的时候,明理堂中。
  一处,芳草缤纷的院子中。
  两个,优雅儒士正在喝茶。
  三柱,淡雅熏香袅袅飘起。
  四处,都显得很怡然自得。
  只听那三十来岁的儒生说道:
  “苗院正,今天过后,明天就可以把那孙奕踢出去了吧。”
  对面年近四十的,正是明理学院的常务副院正苗宾。
  苗宾轻呷了一口茶道:
  “左老弟,你家岸儿不用这么着急吧。不过也没啥担心担。今天那孙奕必败无疑。他输了这场官司,那就是两年十败了。这是明理堂驱逐律者的底线。
  明天他必然被踢出去无疑。你把心放在肚子里就是。
  只是你确定打听清楚了?那孙奕没什么背景?”
  那个被称为左老弟的,就是明律堂的高级律者左黎明。
  他的侄子由于没有灵根,所以只能成为武者。
  但武者也是有机会成为律师的。
  只是武道最高只能成为四星律师罢了。
  无法向有灵根的人一样,有机会成为九星律师。
  所以,他一直想把自己的侄子左岸安排进明理堂。
  通过几年打磨,也可以参加一星律师资格考试。
  不过明理堂名额有限,左岸想要进来,还要等很久,但如果能把孙奕挤下去,那左岸就能直接进来。
  孙奕虽有灵根,但两年官司十连败,这就是明理堂的红线。
  只要今天周全的官司二审盖棺定论,那把孙奕逐出明理堂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左黎明道:“我早就打听清楚了,听说那孙家本就不看好孙奕,而且他们家压根都不在青松王国。所以完全不用担心。岸儿的事儿,还要请苗院正多费心啊”
  言罢,两人也不再多说,此时无声胜有声。
  袅袅茶香,满室生香。
  尽显高人风范。
  孙奕当然不知道自己这个律者的位置这么火热。
  他还在这里跟人赌律者身份呢。
  因为孙奕也清楚,如果错过今天,估计自己明天就不是律者了。
  所以他能赌,也敢赌!
  严典隶看到孙奕坚定的眼神,最后勉强道:
  “下不为例!”
  孙奕如蒙大赦,笑着对严典隶拱了拱手,对陈成文道:
  “现在可以回答了吧,你跟那米夫子是什么关系!”
  陈成文见余邦不再阻拦,也变得支支吾吾起来。
  最后只能勉强回道:
  “我跟米夫子能有什么关系,他是书院的一位先生,我是学生。如此而已。”
  随着陈成文话音刚落,【万司律典】中,相应的文字就显现出来了。
  原来这陈成文跟米先生竟然早就暗通款曲。
  虽说男人和男人发生点什么,在青松王国早就不算什么事情了。
  但学院的夫子和学生是这种关系,而且二人更是为了纵情享乐,诈骗盗取别的学生钱财,这要是爆了出去,那绝对是德林府下半年最大的瓜了。
  想到这里,孙奕彻底笑了。
  只是在陈成文的眼中,孙奕的笑,却十分的阴森可怖。
  余邦看着孙奕这表情,当真不知道他犯了什么病。
  但作为律者,该做的事情一样不能少。
  余邦笑道:
  “不知孙兄有什么所得,不妨跟大家分享一下。”
  孙奕笑了笑了,他却对着严典隶拱了拱手道:
  “严典隶,学生申请休庭半刻钟,我需要跟陈成文单独交流一下。”
  余邦立刻就像被炸的猫一样跳了起来道:
  “大胆,你怎能单独接触对方当事人!”
  接着余邦对着严典隶道:
  “典隶,可见孙奕他刚刚并无所得,他刚刚可是赌上了律者身份的,现在证明所问与案件无关,应剥夺他律者的身份。”
  严典隶看孙奕胸有成竹的样子,这种小金额的借贷案,就想拿掉一个律者的身份,简直是玩笑。
  所以他用询问的眼光看向陈成文道:
  “陈公子怎么看。”
  陈成文看向孙奕,眼光还在犹疑,却听孙奕对着陈成文道:
  “陈公子,不为自己,也要为米先生和陈家考虑下吧。有些事,我真是不能当众说出来啊。”
  他似乎有意无意着重了米先生三个字。
  说罢,孙奕作出了一种悲天悯人状。
正当孙奕在这里唇枪舌剑的时候,明理堂中。
  一处,芳草缤纷的院子中。
  两个,优雅儒士正在喝茶。
  三柱,淡雅熏香袅袅飘起。
  四处,都显得很怡然自得。
  只听那三十来岁的儒生说道:
  “苗院正,今天过后,明天就可以把那孙奕踢出去了吧。”
  对面年近四十的,正是明理学院的常务副院正苗宾。
  苗宾轻呷了一口茶道:
  “左老弟,你家岸儿不用这么着急吧。不过也没啥担心担。今天那孙奕必败无疑。他输了这场官司,那就是两年十败了。这是明理堂驱逐律者的底线。
  明天他必然被踢出去无疑。你把心放在肚子里就是。
  只是你确定打听清楚了?那孙奕没什么背景?”
  那个被称为左老弟的,就是明律堂的高级律者左黎明。
  他的侄子由于没有灵根,所以只能成为武者。
  但武者也是有机会成为律师的。
  只是武道最高只能成为四星律师罢了。
  无法向有灵根的人一样,有机会成为九星律师。
  所以,他一直想把自己的侄子左岸安排进明理堂。
  通过几年打磨,也可以参加一星律师资格考试。
  不过明理堂名额有限,左岸想要进来,还要等很久,但如果能把孙奕挤下去,那左岸就能直接进来。
  孙奕虽有灵根,但两年官司十连败,这就是明理堂的红线。
  只要今天周全的官司二审盖棺定论,那把孙奕逐出明理堂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左黎明道:“我早就打听清楚了,听说那孙家本就不看好孙奕,而且他们家压根都不在青松王国。所以完全不用担心。岸儿的事儿,还要请苗院正多费心啊”
  言罢,两人也不再多说,此时无声胜有声。
  袅袅茶香,满室生香。
  尽显高人风范。
  孙奕当然不知道自己这个律者的位置这么火热。
  他还在这里跟人赌律者身份呢。
  因为孙奕也清楚,如果错过今天,估计自己明天就不是律者了。
  所以他能赌,也敢赌!
  严典隶看到孙奕坚定的眼神,最后勉强道:
  “下不为例!”
  孙奕如蒙大赦,笑着对严典隶拱了拱手,对陈成文道:
  “现在可以回答了吧,你跟那米夫子是什么关系!”
  陈成文见余邦不再阻拦,也变得支支吾吾起来。
  最后只能勉强回道:
  “我跟米夫子能有什么关系,他是书院的一位先生,我是学生。如此而已。”
  随着陈成文话音刚落,【万司律典】中,相应的文字就显现出来了。
  原来这陈成文跟米先生竟然早就暗通款曲。
  虽说男人和男人发生点什么,在青松王国早就不算什么事情了。
  但学院的夫子和学生是这种关系,而且二人更是为了纵情享乐,诈骗盗取别的学生钱财,这要是爆了出去,那绝对是德林府下半年最大的瓜了。
  想到这里,孙奕彻底笑了。
  只是在陈成文的眼中,孙奕的笑,却十分的阴森可怖。
  余邦看着孙奕这表情,当真不知道他犯了什么病。
  但作为律者,该做的事情一样不能少。
  余邦笑道:
  “不知孙兄有什么所得,不妨跟大家分享一下。”
  孙奕笑了笑了,他却对着严典隶拱了拱手道:
  “严典隶,学生申请休庭半刻钟,我需要跟陈成文单独交流一下。”
  余邦立刻就像被炸的猫一样跳了起来道:
  “大胆,你怎能单独接触对方当事人!”
  接着余邦对着严典隶道:
  “典隶,可见孙奕他刚刚并无所得,他刚刚可是赌上了律者身份的,现在证明所问与案件无关,应剥夺他律者的身份。”
  严典隶看孙奕胸有成竹的样子,这种小金额的借贷案,就想拿掉一个律者的身份,简直是玩笑。
  所以他用询问的眼光看向陈成文道:
  “陈公子怎么看。”
  陈成文看向孙奕,眼光还在犹疑,却听孙奕对着陈成文道:
  “陈公子,不为自己,也要为米先生和陈家考虑下吧。有些事,我真是不能当众说出来啊。”
  他似乎有意无意着重了米先生三个字。
  说罢,孙奕作出了一种悲天悯人状。
  陈成文听他这么一讲,瞬间就是瞳孔一缩。
  最后只能嗫嚅的同意,让严典隶休庭半刻钟。
  然后就见孙奕拉着陈公子向外走去,找到一处角落单独聊了起来。
  只留下周全、周红花和余邦三个人你看我,我看你,满脸的迷茫。
  这孙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孙奕拉着陈公子到一旁,然后将陈公子五月四日跟米先生夜里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整个过程,细节之详尽,动作之准确,言辞之细腻,都完完整整!
  一开始陈成文还不信,一个劲的说不对不对,但他越说,孙奕知道的越多。
  就仿佛那天夜里,孙奕就在旁边,拿着记录玉简全程录像一般。
  越听,陈公子越吃惊!
  旁边的周全几个还在迷惑,这两人怎么聊的还挺热闹。
  就听陈公子忽然大叫:“你是魔鬼吗!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
  原来孙奕已经开始讲起了两人的经济开销,而且越讲越细致。
  仿佛孙奕一直帮他们两个记账一般。
  余邦急忙大叫道:
  “陈公子,他是不是恐吓你!你不用怕,你说出来。有我在,没人能在公堂上欺负你!”
  陈公子却双目通红,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没有,你别问!”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