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章 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

下载免费读
那中年人却全然不在乎孙奕的态度道:
  “在下左黎明,不知孙奕你说你赢了,可有凭证!”
  他打从心里认定孙奕不可能赢。
  这才一上来就要凭证,而不是听什么当事人证言。
  须知,只有宣判的凭证,才能作为确定胜负,和解书也不行,都不算胜诉。
  孙奕一听他自报姓名,关于他的资料就浮现在了【万司律典】当中。
  左黎明,男,42岁,凝脉十重境,明理堂高级律者。。。
  一系列信息全部显现出来。
  孙奕看到介绍,也是倒吸一口冷气,凝脉期共十二个小境界,这老小子高了自己整整十个小境界。
  而且这人的敌意很明显啊。
  这要动起手来,说不得自己要被秒杀啊。
  听到左黎明的说话,人群也开始骚动起来。
  “我看这孙奕应该就是吹牛吧。他能赢?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太阳打西边出来,他就赢了。”
  “就他,两年倒数第一,还想赢二审的官司。梦呢?”
  “可不是,这都敢睁眼说瞎话,脸呢。”
  “你们说他是不是自己掏腰包,让对方给的啊。”
  “呵呵,二十两,你高估他了,累死他也拿不出来啊。再说,他如果自掏腰包,人家的律者也不能让他胜诉啊。那不是砸了自己招牌。”
  “嘿嘿,我知道他怎么胜的了,他自己掏腰包,给这个当事人,让他们说孙奕胜了。”
  不理会众人聒噪,孙奕让周全取出了府衙的裁判文书。
  裁判文书上盖着府城衙门的大印。
  鲜红刺目!
  如一个响亮的嘴巴,打向在场的每一个人。
  苗宾看了看眼前的判决书,又看了看孙奕,眼神晦暗不明。
  左黎明则完全失态的叫道:
  “不可能,孙奕,你怎么骗到这裁判文书的!”
  他给侄子安排打点的路都铺好了,光给苗宾的孝敬就有50两。
  现在各个环节都没问题,竟然断在了这里,孙奕竟打赢了官司。
  这太让他无法接受了。
  孙奕也不答,只说道:
  “不好意思,这位高级律者,这个事情关系到个人隐私,不便透露。”
  听他这么讲,左黎明冲天打了个呵呵道:
  “哈哈,你这就是戏耍我们了,你一个借贷官司,还涉及到什么个人隐私,你骗鬼吗?”
  孙奕道:
  “这位高级律者,你要不信,我也没有办法。不过各位,没事请回,我还要跟我的当事人聊聊。”
  看孙奕赤裸裸的下了逐客令,众人都倍感羞恼,但大家都是律者,也实在没脸胡搅蛮缠。
  左黎明立刻叫道:“我不信,一定是你耍诈,你赶紧滚出明理堂。”
  听他这么撕破脸皮,孙奕也动了点火气,说道:
  “苗副院正,请问我现在已经获胜,我还需要从明理堂除名吗?除名可要事出有因啊。不然这明理堂就成了左黎明的了。”
  左黎明这才意识到自己失言,忙看向苗宾。
  苗宾用眼光瞟了一下左黎明,这才看向孙奕,然后悠然道:“恩,不错,确实没这规矩。”
  说罢,就带着众人就向着园外走去。
  左黎明还想再说,却被苗宾的一个眼神止住。
  临院门,苗宾才悠悠道:“不过,孙奕你还是没有达到明理堂的要求,最低两年中,每年需要3个长期顾问工作,以及3个获胜的官司。按理说你今年的案件资源本来已经没有了。但咱们明理堂,持身甚正,我还是会把案件回头发给你。
  你做好准备吧。”
  说完也不等孙奕回答,转身就带着众人走了出去。
  孙奕打赢了一个几乎不可能赢得二审官司,竟没一人道贺。
那中年人却全然不在乎孙奕的态度道在下左黎明不知孙奕你说你赢了可有凭证他打从心里认定孙奕不可能赢这才一上来就要凭证而不是听什么当事人证言须知只有宣判的凭证才能作为确定胜负和解书也不行都不算胜诉孙奕一听他自报姓名关于他的资料就浮现在了万司律典当中左黎明男岁凝脉十重境明理堂高级律者一系列信息全部显现出来孙奕看到介绍也是倒吸一口冷气凝脉期共十二个小境界这老小子高了自己整整十个小境界而且这人的敌意很明显啊这要动起手来说不得自己要被秒杀啊听到左黎明的说话人群也开始骚动起来我看这孙奕应该就是吹牛吧他能赢怎么可能怎么不可能太阳打西边出来他就赢了就他两年倒数第一还想赢二审的官司梦呢可不是这都敢睁眼说瞎话脸呢你们说他是不是自己掏腰包让对方给的啊呵呵二十两你高估他了累死他也拿不出来啊再说他如果自掏腰包人家的律者也不能让他胜诉啊那不是砸了自己招牌嘿嘿我知道他怎么胜的了他自己掏腰包给这个当事人让他们说孙奕胜了不理会众人聒噪孙奕让周全取出了府衙的裁判文书裁判文书上盖着府城衙门的大印鲜红刺目如一个响亮的嘴巴打向在场的每一个人苗宾看了看眼前的判决书又看了看孙奕眼神晦暗不明左黎明则完全失态的叫道不可能孙奕你怎么骗到这裁判文书的他给侄子安排打点的路都铺好了光给苗宾的孝敬就有两现在各个环节都没问题竟然断在了这里孙奕竟打赢了官司这太让他无法接受了孙奕也不答只说道不好意思这位高级律者这个事情关系到个人隐私不便透露听他这么讲左黎明冲天打了个呵呵道哈哈你这就是戏耍我们了你一个借贷官司还涉及到什么个人隐私你骗鬼吗孙奕道这位高级律者你要不信我也没有办法不过各位没事请回我还要跟我的当事人聊聊看孙奕赤裸裸的下了逐客令众人都倍感羞恼但大家都是律者也实在没脸胡搅蛮缠左黎明立刻叫道我不信一定是你耍诈你赶紧滚出明理堂听他这么撕破脸皮孙奕也动了点火气说道苗副院正请问我现在已经获胜我还需要从明理堂除名吗除名可要事出有因啊不然这明理堂就成了左黎明的了左黎明这才意识到自己失言忙看向苗宾苗宾用眼光瞟了一下左黎明这才看向孙奕然后悠然道恩不错确实没这规矩说罢就带着众人就向着园外走去左黎明还想再说却被苗宾的一个眼神止住临院门苗宾才悠悠道不过孙奕你还是没有达到明理堂的要求最低两年中每年需要个长期顾问工作以及个获胜的官司按理说你今年的案件资源本来已经没有了但咱们明理堂持身甚正我还是会把案件回头发给你你做好准备吧说完也不等孙奕回答转身就带着众人走了出去孙奕打赢了一个几乎不可能赢得二审官司竟没一人道贺那中年却全然在乎孙奕态度道:
  “在下左黎明知孙奕说赢可有凭证!”
  打从心里认定孙奕可能赢。
  才上来就要凭证而听什么当事证言。
  须知只有宣判凭证才能作为确定胜负和解书也行都算胜诉。
  孙奕听自报姓名关于资料就浮现在【万司律典】当中。
  左黎明男42岁凝脉十重境明理堂高级律者。。。
  系列信息全部显现出来。
  孙奕看到介绍也倒吸口冷气凝脉期共十二小境界老小子高自己整整十小境界。
  而且敌意很明显啊。
  要动起手来说得自己要被秒杀啊。
  听到左黎明说话群也开始骚动起来。
  “看孙奕应该就吹牛。能赢?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太阳打西边出来就赢。”
  “就两年倒数第还想赢二审官司。梦呢?”
  “可都敢睁眼说瞎话脸呢。”
  “们说自己掏腰包让对方给啊。”
  “呵呵二十两高估累死也拿出来啊。再说如果自掏腰包家律者也能让胜诉啊。那砸自己招牌。”
  “嘿嘿知道怎么胜自己掏腰包给当事让们说孙奕胜。”
  理会众聒噪孙奕让周全取出府衙裁判文书。
  裁判文书上盖着府城衙门大印。
  鲜红刺目!
  如响亮嘴巴打向在场每。
  苗宾看看眼前判决书又看看孙奕眼神晦暗明。
  左黎明则完全失态叫道:
  “可能孙奕怎么骗到裁判文书!”
  给侄子安排打点路都铺光给苗宾孝敬就有50两。
  现在各环节都没问题竟然断在里孙奕竟打赢官司。
  太让无法接受。
  孙奕也答只说道:
  “意思位高级律者事情关系到隐私便透露。”
  听么讲左黎明冲天打呵呵道:
  “哈哈就戏耍们借贷官司还涉及到什么隐私骗鬼?”
  孙奕道:
  “位高级律者要信也没有办法。过各位没事请回还要跟当事聊聊。”
  看孙奕赤裸裸下逐客令众都倍感羞恼但大家都律者也实在没脸胡搅蛮缠。
  左黎明立刻叫道:“信定耍诈赶紧滚出明理堂。”
  听么撕破脸皮孙奕也动点火气说道:
  “苗副院正请问现在已经获胜还需要从明理堂除名?除名可要事出有因啊。然明理堂就成左黎明。”
  左黎明才意识到自己失言忙看向苗宾。
  苗宾用眼光瞟下左黎明才看向孙奕然后悠然道:“恩错确实没规矩。”
  说罢就带着众就向着园外走去。
  左黎明还想再说却被苗宾眼神止住。
  临院门苗宾才悠悠道:“过孙奕还没有达到明理堂要求最低两年中每年需要3长期顾问工作以及3获胜官司。按理说今年案件资源本来已经没有。但咱们明理堂持身甚正还会把案件回头发给。
  做准备。”
  说完也等孙奕回答转身就带着众走出去。
  孙奕打赢几乎可能赢得二审官司竟没道贺。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