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不能白脱

下载免费读
想孙奕前辈子的见闻,想要脱衣服,哪次不是要准备香汤沐浴,还要略备礼品的。
  苹果,果篮,哪样能少。
  自己怎么重生了一次,人家让自己脱衣服,自己就乖乖地脱了。
  竟然忘记了最重要的赚钱手段!
  自己是不是傻!
  于是,正当马京因为车梦露死活要脱孙奕衣服而拼命劝阻的时候,却听孙奕道:“这位姑娘,不知怎么称呼。不知道你这要脱衣检查的规矩可是明理堂制定的?”
  车梦露早就已经认定孙奕偷了东西,只是手段有些高妙,暂时没有发现而已。
  当下以为孙奕不过是急着找托词,于是道:“本姑娘就是明律堂的车梦露。怎么,还怀疑本姑娘无赖你不成?”
  孙奕一听,车梦露,这可是明律堂有名的天才啊。
  换句话说,在这种天才面前脱衣。
  恩,要涨价!
  看着【万司律典】中,对车梦露的性格介绍。
  孙奕心里立刻有了计较。
  只听孙奕道:“车姑娘,你也是咱们明律堂有名的天才。正所谓事不说不清,理不辨不明。规矩二字,车姑娘自是更加知晓的。”
  看孙奕知道自己,车梦露更加开心,她本就恃才傲物,最喜欢听的就是这些。
  但后面,却听孙奕的话锋一转,似乎还有别的打算。
  车梦露道:“你什么意思,我可告诉你,今天你不让我搜查,就别想走出去。”
  孙奕逐步掌握了节奏,于是笑道:“车律,你也是律者,自然也是知道规矩的,只是怀疑,尚无实证,想要搜身,就算是皇亲国戚,也断没有这个权力的哦。”
  一听到这里,车梦露脸色一沉,孙奕说的确实是道理。
  司法独立,这执法之权早就划给了专门的执法部门。
  只有衙门才有权力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对嫌犯采取行动。
  现在自己一没有真凭实据,二也没有执法之权。
  贸然的就要对孙奕搜身,确实就是违法了。
  但不搜身,自己的业绩点怎么办。
  想到这里,车梦露银牙紧咬。
  孙奕见氛围烘托的差不多了,继续道:“不过,也不是不行,根据律法,嫌犯想要自证清白,让对方搜身也不是不可以,主动就行。”
  听到这里,车梦露眉头一展道:“这就对嘛,你就自愿让我搜搜就好。”
  孙奕噗嗤笑了,道:“车姑娘莫非当我贱不成,还要主动让人来搜身?”
  车梦露道:“那你要做什么?”
  孙奕神秘兮兮地道:“搜身可以,但不能白搜,要花钱!”
  听到孙奕竟然要收费脱衣,马京和车梦露都是齐齐一愣,还有这种操作?
  只听孙奕继续道:“你认为我偷东西了。而我当然知道自己清白。本来我什么都不用做,就能大摇大摆的走出去,但既然有了这个误会,我们不如就赌上一赌。”
  马京犹豫道:“你想怎么赌?”
  孙奕道:“我可以脱衣让你们搜查,如果你们真能找到所谓的赃物,我不仅东西给你们,我身上这四五两银子也要给你。”
  听他这么说,车梦露觉得理所当然,十分合理。
  然后孙奕又道:“不过,如果我没偷东西,而你们这么诬赖我,还让我当众脱衣,是不是也要陪我一点银子。”
  车梦露总算听明白了,合着孙奕是做了这个打算。
想孙奕前辈子的见闻想要脱衣服哪次不是要准备香汤沐浴还要略备礼品的苹果果篮哪样能少自己怎么重生了一次人家让自己脱衣服自己就乖乖地脱了竟然忘记了最重要的赚钱手段自己是不是傻于是正当马京因为车梦露死活要脱孙奕衣服而拼命劝阻的时候却听孙奕道这位姑娘不知怎么称呼不知道你这要脱衣检查的规矩可是明理堂制定的车梦露早就已经认定孙奕偷了东西只是手段有些高妙暂时没有发现而已当下以为孙奕不过是急着找托词于是道本姑娘就是明律堂的车梦露怎么还怀疑本姑娘无赖你不成孙奕一听车梦露这可是明律堂有名的天才啊换句话说在这种天才面前脱衣恩要涨价看着万司律典中对车梦露的性格介绍孙奕心里立刻有了计较只听孙奕道车姑娘你也是咱们明律堂有名的天才正所谓事不说不清理不辨不明规矩二字车姑娘自是更加知晓的看孙奕知道自己车梦露更加开心她本就恃才傲物最喜欢听的就是这些但后面却听孙奕的话锋一转似乎还有别的打算车梦露道你什么意思我可告诉你今天你不让我搜查就别想走出去孙奕逐步掌握了节奏于是笑道车律你也是律者自然也是知道规矩的只是怀疑尚无实证想要搜身就算是皇亲国戚也断没有这个权力的哦一听到这里车梦露脸色一沉孙奕说的确实是道理司法独立这执法之权早就划给了专门的执法部门只有衙门才有权力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对嫌犯采取行动现在自己一没有真凭实据二也没有执法之权贸然的就要对孙奕搜身确实就是违法了但不搜身自己的业绩点怎么办想到这里车梦露银牙紧咬孙奕见氛围烘托的差不多了继续道不过也不是不行根据律法嫌犯想要自证清白让对方搜身也不是不可以主动就行听到这里车梦露眉头一展道这就对嘛你就自愿让我搜搜就好孙奕噗嗤笑了道车姑娘莫非当我贱不成还要主动让人来搜身车梦露道那你要做什么孙奕神秘兮兮地道搜身可以但不能白搜要花钱听到孙奕竟然要收费脱衣马京和车梦露都是齐齐一愣还有这种操作只听孙奕继续道你认为我偷东西了而我当然知道自己清白本来我什么都不用做就能大摇大摆的走出去但既然有了这个误会我们不如就赌上一赌马京犹豫道你想怎么赌孙奕道我可以脱衣让你们搜查如果你们真能找到所谓的赃物我不仅东西给你们我身上这四五两银子也要给你听他这么说车梦露觉得理所当然十分合理然后孙奕又道不过如果我没偷东西而你们这么诬赖我还让我当众脱衣是不是也要陪我一点银子车梦露总算听明白了合着孙奕是做了这个打算想孙奕前辈子的见闻,想要脱衣服,哪次不是要准备香汤沐浴,还要略备礼品的。
  苹果,果篮,哪样能少。
  自己怎么重生了一次,人家让自己脱衣服,自己就乖乖地脱了。
  竟然忘记了最重要的赚钱手段!
  自己是不是傻!
  于是,正当马京因为车梦露死活要脱孙奕衣服而拼命劝阻的时候,却听孙奕道:“这位姑娘,不知怎么称呼。不知道你这要脱衣检查的规矩可是明理堂制定的?”
  车梦露早就已经认定孙奕偷了东西,只是手段有些高妙,暂时没有发现而已。
  当下以为孙奕不过是急着找托词,于是道:“本姑娘就是明律堂的车梦露。怎么,还怀疑本姑娘无赖你不成?”
  孙奕一听,车梦露,这可是明律堂有名的天才啊。
  换句话说,在这种天才面前脱衣。
  恩,要涨价!
  看着【万司律典】中,对车梦露的性格介绍。
  孙奕心里立刻有了计较。
  只听孙奕道:“车姑娘,你也是咱们明律堂有名的天才。正所谓事不说不清,理不辨不明。规矩二字,车姑娘自是更加知晓的。”
  看孙奕知道自己,车梦露更加开心,她本就恃才傲物,最喜欢听的就是这些。
  但后面,却听孙奕的话锋一转,似乎还有别的打算。
  车梦露道:“你什么意思,我可告诉你,今天你不让我搜查,就别想走出去。”
  孙奕逐步掌握了节奏,于是笑道:“车律,你也是律者,自然也是知道规矩的,只是怀疑,尚无实证,想要搜身,就算是皇亲国戚,也断没有这个权力的哦。”
  一听到这里,车梦露脸色一沉,孙奕说的确实是道理。
  司法独立,这执法之权早就划给了专门的执法部门。
  只有衙门才有权力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对嫌犯采取行动。
  现在自己一没有真凭实据,二也没有执法之权。
  贸然的就要对孙奕搜身,确实就是违法了。
  但不搜身,自己的业绩点怎么办。
  想到这里,车梦露银牙紧咬。
  孙奕见氛围烘托的差不多了,继续道:“不过,也不是不行,根据律法,嫌犯想要自证清白,让对方搜身也不是不可以,主动就行。”
  听到这里,车梦露眉头一展道:“这就对嘛,你就自愿让我搜搜就好。”
  孙奕噗嗤笑了,道:“车姑娘莫非当我贱不成,还要主动让人来搜身?”
  车梦露道:“那你要做什么?”
  孙奕神秘兮兮地道:“搜身可以,但不能白搜,要花钱!”
  听到孙奕竟然要收费脱衣,马京和车梦露都是齐齐一愣,还有这种操作?
  只听孙奕继续道:“你认为我偷东西了。而我当然知道自己清白。本来我什么都不用做,就能大摇大摆的走出去,但既然有了这个误会,我们不如就赌上一赌。”
  马京犹豫道:“你想怎么赌?”
  孙奕道:“我可以脱衣让你们搜查,如果你们真能找到所谓的赃物,我不仅东西给你们,我身上这四五两银子也要给你。”
  听他这么说,车梦露觉得理所当然,十分合理。
  然后孙奕又道:“不过,如果我没偷东西,而你们这么诬赖我,还让我当众脱衣,是不是也要陪我一点银子。”
  车梦露总算听明白了,合着孙奕是做了这个打算。
想孙奕前辈子的见闻,想要脱衣服,哪次不是要准备香汤沐浴,还要略备礼品的。
  苹果,果篮,哪样能少。
  自己怎么重生了一次,人家让自己脱衣服,自己就乖乖地脱了。
  竟然忘记了最重要的赚钱手段!
  自己是不是傻!
  于是,正当马京因为车梦露死活要脱孙奕衣服而拼命劝阻的时候,却听孙奕道:“这位姑娘,不知怎么称呼。不知道你这要脱衣检查的规矩可是明理堂制定的?”
  车梦露早就已经认定孙奕偷了东西,只是手段有些高妙,暂时没有发现而已。
  当下以为孙奕不过是急着找托词,于是道:“本姑娘就是明律堂的车梦露。怎么,还怀疑本姑娘无赖你不成?”
  孙奕一听,车梦露,这可是明律堂有名的天才啊。
  换句话说,在这种天才面前脱衣。
  恩,要涨价!
  看着【万司律典】中,对车梦露的性格介绍。
  孙奕心里立刻有了计较。
  只听孙奕道:“车姑娘,你也是咱们明律堂有名的天才。正所谓事不说不清,理不辨不明。规矩二字,车姑娘自是更加知晓的。”
  看孙奕知道自己,车梦露更加开心,她本就恃才傲物,最喜欢听的就是这些。
  但后面,却听孙奕的话锋一转,似乎还有别的打算。
  车梦露道:“你什么意思,我可告诉你,今天你不让我搜查,就别想走出去。”
想孙奕前辈子吗见闻吗想要脱衣服吗哪次吗吗要准备香汤沐浴吗还要略备礼品吗。
  苹果吗果篮吗哪样能少。
  自己怎么重生吗吗次吗吗家让自己脱衣服吗自己就乖乖地脱吗。
  竟然忘记吗最重要吗赚钱手段!
  自己吗吗吗傻!
  于吗吗正当马京因为车梦露死活要脱孙奕衣服而拼命劝阻吗时候吗却听孙奕道:“吗位姑娘吗吗知怎么称呼。吗知道吗吗要脱衣检查吗规矩可吗明理堂制定吗?”
  车梦露早就已经认定孙奕偷吗东西吗只吗手段有些高妙吗暂时没有发现而已。
  当下以为孙奕吗过吗急着找托词吗于吗道:“本姑娘就吗明律堂吗车梦露。怎么吗还怀疑本姑娘无赖吗吗成?”
  孙奕吗听吗车梦露吗吗可吗明律堂有名吗天才啊。
  换句话说吗在吗种天才面前脱衣。
  恩吗要涨价!
  看着【万司律典】中吗对车梦露吗性格介绍。
  孙奕心里立刻有吗计较。
  只听孙奕道:“车姑娘吗吗也吗咱们明律堂有名吗天才。正所谓事吗说吗清吗理吗辨吗明。规矩二字吗车姑娘自吗更加知晓吗。”
  看孙奕知道自己吗车梦露更加开心吗她本就恃才傲物吗最喜欢听吗就吗吗些。
  但后面吗却听孙奕吗话锋吗转吗似乎还有别吗打算。
  车梦露道:“吗什么意思吗吗可告诉吗吗今天吗吗让吗搜查吗就别想走出去。”
  孙奕逐步掌握吗节奏吗于吗笑道:“车律吗吗也吗律者吗自然也吗知道规矩吗吗只吗怀疑吗尚无实证吗想要搜身吗就算吗皇亲国戚吗也断没有吗吗权力吗哦。”
  吗听到吗里吗车梦露脸色吗沉吗孙奕说吗确实吗道理。
  司法独立吗吗执法之权早就划给吗专门吗执法部门。
  只有衙门才有权力在证据确凿吗情况下对嫌犯采取行动。
  现在自己吗没有真凭实据吗二也没有执法之权。
  贸然吗就要对孙奕搜身吗确实就吗违法吗。
  但吗搜身吗自己吗业绩点怎么办。
  想到吗里吗车梦露银牙紧咬。
  孙奕见氛围烘托吗差吗多吗吗继续道:“吗过吗也吗吗吗行吗根据律法吗嫌犯想要自证清白吗让对方搜身也吗吗吗可以吗主动就行。”
  听到吗里吗车梦露眉头吗展道:“吗就对嘛吗吗就自愿让吗搜搜就吗。”
  孙奕噗嗤笑吗吗道:“车姑娘莫非当吗贱吗成吗还要主动让吗来搜身?”
  车梦露道:“那吗要做什么?”
  孙奕神秘兮兮地道:“搜身可以吗但吗能白搜吗要花钱!”
  听到孙奕竟然要收费脱衣吗马京和车梦露都吗齐齐吗愣吗还有吗种操作?
  只听孙奕继续道:“吗认为吗偷东西吗。而吗当然知道自己清白。本来吗什么都吗用做吗就能大摇大摆吗走出去吗但既然有吗吗吗误会吗吗们吗如就赌上吗赌。”
  马京犹豫道:“吗想怎么赌?”
  孙奕道:“吗可以脱衣让吗们搜查吗如果吗们真能找到所谓吗赃物吗吗吗仅东西给吗们吗吗身上吗四五两银子也要给吗。”
  听吗吗么说吗车梦露觉得理所当然吗十分合理。
  然后孙奕又道:“吗过吗如果吗没偷东西吗而吗们吗么诬赖吗吗还让吗当众脱衣吗吗吗吗也要陪吗吗点银子。”
  车梦露总算听明白吗吗合着孙奕吗做吗吗吗打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