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你们在干什么!

下载免费读
孙奕这里脱得光洁溜溜。
  马京那里也犯嘀咕。
  这孙奕真干净啊。
  他浑身上下,除了一个钱袋,当真是空无一物。
  连储物袋都没有半个。
  他已经仔细搜索过了,衣服确实没有任何暗格暗扣啥的。
  也没看到储物类的宝具。
  当真是一穷二白。
  哦,这么说也不对,孙奕还是有四五两银子的。
  孙奕那个钱袋也是奇葩,里面就是四两七钱的散碎银子。
  多的其他,铜板都没一个。
  这都是马京仔细勘验过的。
  作为世家自己,他对钱,是再熟悉不过了。
  看到这些,马京只能道:“车师妹,没有!”
  车梦露还装着不看,听马京这么说,她也疑惑道:“什么没有?是不是你看的不仔细。”
  马京拿着孙奕的衣服道:“我反复看了,真的没有。”
  车梦露吃惊转身过来,终于也不在乎男女之别了。
  她上来就开始检查孙奕的衣服,一边检查一边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没有,他明明踩点了一个下午。怎么可能没下手?”
  如果孙奕没有偷东西,那车梦露可真是丢不起这个脸,自己堂堂一代天骄,竟然随便的怀疑别人。
  身为律者,污人清白,还查无实据,光是打眼就让人嘲笑死了。
  她当下就仔仔细细的,反复检查了起孙奕的衣物。
  孙奕穿着十分简单,都是明理堂标配的儒服。
  就是那么几件,外套,里衬,和裤子。
  难道还在别处?
  车梦露的目光犹疑的看向孙奕。
  孙奕看着她盯着自己的袜子,目光炯炯有神。
  无奈,只能叹口气,摇摇头,然后默默把袜子也脱了扔给她。
  马京一下就扑了过去。
  让车梦露碰别的男人的旧袜子。
  那自己会做噩梦的。
  没有!
  袜子干干净净。
  孙奕松了口气,幸亏袜子没有破洞。
  不然丢人了。
  然后,他就看到车梦露目光向着他的裤头移动了过来。
  孙奕头大了。
  只能硬着头皮道:“大家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但车梦露显然有点魔障了。
  脱,还是不脱。
  这是个问题。
  脱,男人最后的底线就没了。
  不脱,人家姑娘的清白就没有了。
  两难。
  孙奕道:“这样吧。要不我给你发个誓吧,你就别让我脱这个裤头了。”
  车梦露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确实过分了。
  那裤头也是学院定制的。
  虽然男女有别,但绝对不会有人这么尴尬地在这里藏东西。
  自己这是怎么了,这是入魔了不成。
  怎么就一头扎进去了。
  正在屋里气氛逐渐尴尬的时候,典籍室的门外忽然传来声音:“车师姐!马师兄!你们在典籍室吗?左岸前来还书啊。”
  来的正是左黎明的侄子左岸。
  也就是千方百计要顶替孙奕的那个左岸。
  左黎明虽然不能让侄子现在就成为律者,但早就安排他在明理堂学习了。
  所以他也会来典籍室借阅书籍。
  他可不知道现在典籍室里是什么情况。
  被他这么一叫,车梦露当下就懵了。
  对啊,这大白天的,自己用阵法关着典籍室,谁来了都会发现不对啊。
孙奕这里脱得光洁溜溜。
  马京那里也犯嘀咕。
  这孙奕真干净啊。
  他浑身上下,除了一个钱袋,当真是空无一物。
  连储物袋都没有半个。
  他已经仔细搜索过了,衣服确实没有任何暗格暗扣啥的。
  也没看到储物类的宝具。
  当真是一穷二白。
  哦,这么说也不对,孙奕还是有四五两银子的。
  孙奕那个钱袋也是奇葩,里面就是四两七钱的散碎银子。
  多的其他,铜板都没一个。
  这都是马京仔细勘验过的。
  作为世家自己,他对钱,是再熟悉不过了。
  看到这些,马京只能道:“车师妹,没有!”
  车梦露还装着不看,听马京这么说,她也疑惑道:“什么没有?是不是你看的不仔细。”
  马京拿着孙奕的衣服道:“我反复看了,真的没有。”
  车梦露吃惊转身过来,终于也不在乎男女之别了。
  她上来就开始检查孙奕的衣服,一边检查一边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没有,他明明踩点了一个下午。怎么可能没下手?”
  如果孙奕没有偷东西,那车梦露可真是丢不起这个脸,自己堂堂一代天骄,竟然随便的怀疑别人。
  身为律者,污人清白,还查无实据,光是打眼就让人嘲笑死了。
  她当下就仔仔细细的,反复检查了起孙奕的衣物。
  孙奕穿着十分简单,都是明理堂标配的儒服。
  就是那么几件,外套,里衬,和裤子。
  难道还在别处?
  车梦露的目光犹疑的看向孙奕。
  孙奕看着她盯着自己的袜子,目光炯炯有神。
  无奈,只能叹口气,摇摇头,然后默默把袜子也脱了扔给她。
  马京一下就扑了过去。
  让车梦露碰别的男人的旧袜子。
  那自己会做噩梦的。
  没有!
  袜子干干净净。
  孙奕松了口气,幸亏袜子没有破洞。
  不然丢人了。
  然后,他就看到车梦露目光向着他的裤头移动了过来。
  孙奕头大了。
  只能硬着头皮道:“大家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但车梦露显然有点魔障了。
  脱,还是不脱。
  这是个问题。
  脱,男人最后的底线就没了。
  不脱,人家姑娘的清白就没有了。
  两难。
  孙奕道:“这样吧。要不我给你发个誓吧,你就别让我脱这个裤头了。”
  车梦露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确实过分了。
  那裤头也是学院定制的。
  虽然男女有别,但绝对不会有人这么尴尬地在这里藏东西。
  自己这是怎么了,这是入魔了不成。
  怎么就一头扎进去了。
  正在屋里气氛逐渐尴尬的时候,典籍室的门外忽然传来声音:“车师姐!马师兄!你们在典籍室吗?左岸前来还书啊。”
  来的正是左黎明的侄子左岸。
  也就是千方百计要顶替孙奕的那个左岸。
  左黎明虽然不能让侄子现在就成为律者,但早就安排他在明理堂学习了。
  所以他也会来典籍室借阅书籍。
  他可不知道现在典籍室里是什么情况。
  被他这么一叫,车梦露当下就懵了。
  对啊,这大白天的,自己用阵法关着典籍室,谁来了都会发现不对啊。
  当下心里一慌,立刻挥手撤了禁制。
  孙奕一惊,尼玛,这姑娘做事靠不靠谱啊。
孙奕里脱得光洁溜溜。
  马京那里也犯嘀咕。
  孙奕真干净啊。
  浑身上下除钱袋当真空无物。
  连储物袋都没有半。
  已经仔细搜索过衣服确实没有任何暗格暗扣啥。
  也没看到储物类宝具。
  当真穷二白。
  哦么说也对孙奕还有四五两银子。
  孙奕那钱袋也奇葩里面就四两七钱散碎银子。
  多其铜板都没。
  都马京仔细勘验过。
  作为世家自己对钱再熟悉过。
  看到些马京只能道:“车师妹没有!”
  车梦露还装着看听马京么说她也疑惑道:“什么没有?看仔细。”
  马京拿着孙奕衣服道:“反复看真没有。”
  车梦露吃惊转身过来终于也在乎男女之别。
  她上来就开始检查孙奕衣服边检查边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没有明明踩点下午。怎么可能没下手?”
  如果孙奕没有偷东西那车梦露可真丢起脸自己堂堂代天骄竟然随便怀疑别。
  身为律者污清白还查无实据光打眼就让嘲笑死。
  她当下就仔仔细细反复检查起孙奕衣物。
  孙奕穿着十分简单都明理堂标配儒服。
  就那么几件外套里衬和裤子。
  难道还在别处?
  车梦露目光犹疑看向孙奕。
  孙奕看着她盯着自己袜子目光炯炯有神。
  无奈只能叹口气摇摇头然后默默把袜子也脱扔给她。
  马京下就扑过去。
  让车梦露碰别男旧袜子。
  那自己会做噩梦。
  没有!
  袜子干干净净。
  孙奕松口气幸亏袜子没有破洞。
  然丢。
  然后就看到车梦露目光向着裤头移动过来。
  孙奕头大。
  只能硬着头皮道:“大家留线日后相见!”
  但车梦露显然有点魔障。
  脱还脱。
  问题。
  脱男最后底线就没。
  脱家姑娘清白就没有。
  两难。
  孙奕道:“样。要给发誓就别让脱裤头。”
  车梦露才反应过来自己确实过分。
  那裤头也学院定制。
  虽然男女有别但绝对会有么尴尬地在里藏东西。
  自己怎么入魔成。
  怎么就头扎进去。
  正在屋里气氛逐渐尴尬时候典籍室门外忽然传来声音:“车师姐!马师兄!们在典籍室?左岸前来还书啊。”
  来正左黎明侄子左岸。
  也就千方百计要顶替孙奕那左岸。
  左黎明虽然能让侄子现在就成为律者但早就安排在明理堂学习。
  所以也会来典籍室借阅书籍。
  可知道现在典籍室里什么情况。
  被么叫车梦露当下就懵。
  对啊大白天自己用阵法关着典籍室谁来都会发现对啊。
  当下心里慌立刻挥手撤禁制。
  孙奕惊尼玛姑娘做事靠靠谱啊。
孙奕这里脱得光洁溜溜。
  马京那里也犯嘀咕。
  这孙奕真干净啊。
  他浑身上下,除了一个钱袋,当真是空无一物。
  连储物袋都没有半个。
  他已经仔细搜索过了,衣服确实没有任何暗格暗扣啥的。
  也没看到储物类的宝具。
  当真是一穷二白。
  哦,这么说也不对,孙奕还是有四五两银子的。
  孙奕那个钱袋也是奇葩,里面就是四两七钱的散碎银子。
  多的其他,铜板都没一个。
  这都是马京仔细勘验过的。
  作为世家自己,他对钱,是再熟悉不过了。
  看到这些,马京只能道:“车师妹,没有!”
  车梦露还装着不看,听马京这么说,她也疑惑道:“什么没有?是不是你看的不仔细。”
  马京拿着孙奕的衣服道:“我反复看了,真的没有。”
  车梦露吃惊转身过来,终于也不在乎男女之别了。
  她上来就开始检查孙奕的衣服,一边检查一边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没有,他明明踩点了一个下午。怎么可能没下手?”
  如果孙奕没有偷东西,那车梦露可真是丢不起这个脸,自己堂堂一代天骄,竟然随便的怀疑别人。
  身为律者,污人清白,还查无实据,光是打眼就让人嘲笑死了。
  她当下就仔仔细细的,反复检查了起孙奕的衣物。
  孙奕穿着十分简单,都是明理堂标配的儒服。
  就是那么几件,外套,里衬,和裤子。
  难道还在别处?
  车梦露的目光犹疑的看向孙奕。
  孙奕看着她盯着自己的袜子,目光炯炯有神。
  无奈,只能叹口气,摇摇头,然后默默把袜子也脱了扔给她。
  马京一下就扑了过去。
  让车梦露碰别的男人的旧袜子。
  那自己会做噩梦的。
  没有!
  袜子干干净净。
  孙奕松了口气,幸亏袜子没有破洞。
  不然丢人了。
  然后,他就看到车梦露目光向着他的裤头移动了过来。
  孙奕头大了。
  只能硬着头皮道:“大家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但车梦露显然有点魔障了。
  脱,还是不脱。
  这是个问题。
  脱,男人最后的底线就没了。
  不脱,人家姑娘的清白就没有了。
  两难。
  孙奕道:“这样吧。要不我给你发个誓吧,你就别让我脱这个裤头了。”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