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税帛司

下载免费读
李家转让一个商铺,自己才不过赚了一千两。
  这两年苦熬苦业,也才不过赚了两千两。
  干啥啊,你税帛司一来就这么霸道。
  李家也是有门有户的,哪能任人欺负。
  这个税金一看就不合理。
  平时大家也就忍耐了。现在这个情况。
  李俊风彻底怒了,直接一纸诉状,把税帛司告了。
  现在诉状还在德林府府衙呢。
  可他虽然敢告,却没有律者敢接。
  李俊风这个官司也曾经找过别的律者堂。
  人家都说婉言谢绝了。
  苗宾也是为了搞走孙奕,昨天当天接下的。
  这才让孙奕看到了全部案卷。
  孙奕不能不服。
  首先佩服苗宾,这么难玩的东西都能找到。自己这是跟他有有大仇,这么害自己。
  第二个佩服李俊风,竟然要跟算税的争论你算错了。
  而且竟然还只是凭借自己的直觉。
  孙奕已经了解了。这个世界,国家收税也是有迹可循的。
  不同于古代收税,都是官员拍脑袋,想收就收。
  青松王国,学习一二级王国的律法,也完善了自己的税法。
  收税的机构就是税帛司。
  因此税法就变得有迹可循了。
  可税法本身却十分深奥晦涩。
  这就导致,除非特别行业,例如会计师,税务师等专业人员,很少有人能弄得清楚,整个税法是如何计算的。
  而税务师不仅咨询费昂贵,而且十分稀缺。
  整个德林府也就几个。
  所以德林府能算明白这个税的,压根就没几个人。
  李俊风的根据也很充分。
  他认为税法制定严密,不可能一个人没赚钱,就让人花钱的道理。
  自己接下这个商铺的时候,那就是一块空地啊。
李家转让一个商铺自己才不过赚了一千两这两年苦熬苦业也才不过赚了两千两干啥啊你税帛司一来就这么霸道李家也是有门有户的哪能任人欺负这个税金一看就不合理平时大家也就忍耐了现在这个情况李俊风彻底怒了直接一纸诉状把税帛司告了现在诉状还在德林府府衙呢可他虽然敢告却没有律者敢接李俊风这个官司也曾经找过别的律者堂人家都说婉言谢绝了苗宾也是为了搞走孙奕昨天当天接下的这才让孙奕看到了全部案卷孙奕不能不服首先佩服苗宾这么难玩的东西都能找到自己这是跟他有有大仇这么害自己第二个佩服李俊风竟然要跟算税的争论你算错了而且竟然还只是凭借自己的直觉孙奕已经了解了这个世界国家收税也是有迹可循的不同于古代收税都是官员拍脑袋想收就收青松王国学习一二级王国的律法也完善了自己的税法收税的机构就是税帛司因此税法就变得有迹可循了可税法本身却十分深奥晦涩这就导致除非特别行业例如会计师税务师等专业人员很少有人能弄得清楚整个税法是如何计算的而税务师不仅咨询费昂贵而且十分稀缺整个德林府也就几个所以德林府能算明白这个税的压根就没几个人李俊风的根据也很充分他认为税法制定严密不可能一个人没赚钱就让人花钱的道理自己接下这个商铺的时候那就是一块空地啊自己又是盖房子又是开张营业的好不容易有了起色又按照市价转了整个交易自己才赚了一千两这个税竟然敢要两千两那就一定是算错了至于具体怎么算错了那就是税帛司的事情了看到他这个论点孙奕只能说感觉亚历山大根据明理堂的典籍里面有一些基础的税法书籍孙奕初步算了算这个李老爷虽然只是卖商铺赚了一千但根据税法来说里外里算一算收个两千的税确实符合税法规定甚至说税帛司在这一点还是打折了但李俊风讲的也有道理这虽然符合税法的规定却十分有违常识所以孙奕今天准备去德林府税帛司希望能够参考府库的税务书籍进而研究研究有没有什么税收筹划方法税法规定浩如烟海孙奕相信只要找对方法让这个事情变得合理应该是有可能的刚到税帛司大门就见八开的大门人来人往热闹非凡看来税帛司生意不错啊今天正是马老头执勤一早上税帛司照例人山人海这些商户都是来申报税收的开具凭证这都有专人接待老马也乐得清闲年近四十的他有了税帛司杂役的差事平时还能有点意外之财日子过得还算惬意他正泡了一壶上好的今年新采的茉莉花李家转让一个商铺,自己才不过赚了一千两。
  这两年苦熬苦业,也才不过赚了两千两。
  干啥啊,你税帛司一来就这么霸道。
  李家也是有门有户的,哪能任人欺负。
  这个税金一看就不合理。
  平时大家也就忍耐了。现在这个情况。
  李俊风彻底怒了,直接一纸诉状,把税帛司告了。
  现在诉状还在德林府府衙呢。
  可他虽然敢告,却没有律者敢接。
  李俊风这个官司也曾经找过别的律者堂。
  人家都说婉言谢绝了。
  苗宾也是为了搞走孙奕,昨天当天接下的。
  这才让孙奕看到了全部案卷。
  孙奕不能不服。
  首先佩服苗宾,这么难玩的东西都能找到。自己这是跟他有有大仇,这么害自己。
  第二个佩服李俊风,竟然要跟算税的争论你算错了。
  而且竟然还只是凭借自己的直觉。
  孙奕已经了解了。这个世界,国家收税也是有迹可循的。
  不同于古代收税,都是官员拍脑袋,想收就收。
  青松王国,学习一二级王国的律法,也完善了自己的税法。
  收税的机构就是税帛司。
  因此税法就变得有迹可循了。
  可税法本身却十分深奥晦涩。
  这就导致,除非特别行业,例如会计师,税务师等专业人员,很少有人能弄得清楚,整个税法是如何计算的。
  而税务师不仅咨询费昂贵,而且十分稀缺。
  整个德林府也就几个。
  所以德林府能算明白这个税的,压根就没几个人。
  李俊风的根据也很充分。
  他认为税法制定严密,不可能一个人没赚钱,就让人花钱的道理。
  自己接下这个商铺的时候,那就是一块空地啊。
  自己又是盖房子,又是开张营业的,好不容易有了起色。
  又按照市价转了。整个交易自己才赚了一千两。
  这个税竟然敢要两千两,那就一定是算错了。
  至于具体怎么算错了,那就是税帛司的事情了。
  看到他这个论点,孙奕只能说,感觉亚历山大。
  根据明理堂的典籍,里面有一些基础的税法书籍。
  孙奕初步算了算,这个李老爷虽然只是卖商铺赚了一千,但根据税法来说,里外里算一算,收个两千的税,确实符合税法规定。
  甚至说税帛司在这一点还是打折了。
  但李俊风讲的也有道理,这虽然符合税法的规定,却十分有违常识。
  所以孙奕今天准备去德林府税帛司,希望能够参考府库的税务书籍,进而研究研究,有没有什么税收筹划方法。
  税法规定,浩如烟海。
  孙奕相信,只要找对方法,让这个事情变得合理,应该是有可能的。
  刚到税帛司大门,就见八开的大门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看来税帛司生意不错啊。
  今天正是马老头执勤,一早上,税帛司照例人山人海。
  这些商户都是来申报税收的,开具凭证。
  这都有专人接待,老马也乐得清闲。
  年近四十的他,有了税帛司杂役的差事,平时还能有点意外之财,日子过得还算惬意。
  他正泡了一壶上好的今年新采的茉莉花。
李家转让一个商铺,自己才不过赚了一千两。
  这两年苦熬苦业,也才不过赚了两千两。
  干啥啊,你税帛司一来就这么霸道。
  李家也是有门有户的,哪能任人欺负。
  这个税金一看就不合理。
  平时大家也就忍耐了。现在这个情况。
  李俊风彻底怒了,直接一纸诉状,把税帛司告了。
  现在诉状还在德林府府衙呢。
  可他虽然敢告,却没有律者敢接。
  李俊风这个官司也曾经找过别的律者堂。
  人家都说婉言谢绝了。
  苗宾也是为了搞走孙奕,昨天当天接下的。
  这才让孙奕看到了全部案卷。
  孙奕不能不服。
  首先佩服苗宾,这么难玩的东西都能找到。自己这是跟他有有大仇,这么害自己。
  第二个佩服李俊风,竟然要跟算税的争论你算错了。
  而且竟然还只是凭借自己的直觉。
  孙奕已经了解了。这个世界,国家收税也是有迹可循的。
  不同于古代收税,都是官员拍脑袋,想收就收。
  青松王国,学习一二级王国的律法,也完善了自己的税法。
  收税的机构就是税帛司。
  因此税法就变得有迹可循了。
  可税法本身却十分深奥晦涩。
  这就导致,除非特别行业,例如会计师,税务师等专业人员,很少有人能弄得清楚,整个税法是如何计算的。
  而税务师不仅咨询费昂贵,而且十分稀缺。
  整个德林府也就几个。
  所以德林府能算明白这个税的,压根就没几个人。
  李俊风的根据也很充分。
  他认为税法制定严密,不可能一个人没赚钱,就让人花钱的道理。
李家转让吗吗商铺吗自己才吗过赚吗吗千两。
  吗两年苦熬苦业吗也才吗过赚吗两千两。
  干啥啊吗吗税帛司吗来就吗么霸道。
  李家也吗有门有户吗吗哪能任吗欺负。
  吗吗税金吗看就吗合理。
  平时大家也就忍耐吗。现在吗吗情况。
  李俊风彻底怒吗吗直接吗纸诉状吗把税帛司告吗。
  现在诉状还在德林府府衙呢。
  可吗虽然敢告吗却没有律者敢接。
  李俊风吗吗官司也曾经找过别吗律者堂。
  吗家都说婉言谢绝吗。
  苗宾也吗为吗搞走孙奕吗昨天当天接下吗。
  吗才让孙奕看到吗全部案卷。
  孙奕吗能吗服。
  首先佩服苗宾吗吗么难玩吗东西都能找到。自己吗吗跟吗有有大仇吗吗么害自己。
  第二吗佩服李俊风吗竟然要跟算税吗争论吗算错吗。
  而且竟然还只吗凭借自己吗直觉。
  孙奕已经吗解吗。吗吗世界吗国家收税也吗有迹可循吗。
  吗同于古代收税吗都吗官员拍脑袋吗想收就收。
  青松王国吗学习吗二级王国吗律法吗也完善吗自己吗税法。
  收税吗机构就吗税帛司。
  因此税法就变得有迹可循吗。
  可税法本身却十分深奥晦涩。
  吗就导致吗除非特别行业吗例如会计师吗税务师等专业吗员吗很少有吗能弄得清楚吗整吗税法吗如何计算吗。
  而税务师吗仅咨询费昂贵吗而且十分稀缺。
  整吗德林府也就几吗。
  所以德林府能算明白吗吗税吗吗压根就没几吗吗。
  李俊风吗根据也很充分。
  吗认为税法制定严密吗吗可能吗吗吗没赚钱吗就让吗花钱吗道理。
  自己接下吗吗商铺吗时候吗那就吗吗块空地啊。
  自己又吗盖房子吗又吗开张营业吗吗吗吗容易有吗起色。
  又按照市价转吗。整吗交易自己才赚吗吗千两。
  吗吗税竟然敢要两千两吗那就吗定吗算错吗。
  至于具体怎么算错吗吗那就吗税帛司吗事情吗。
  看到吗吗吗论点吗孙奕只能说吗感觉亚历山大。
  根据明理堂吗典籍吗里面有吗些基础吗税法书籍。
  孙奕初步算吗算吗吗吗李老爷虽然只吗卖商铺赚吗吗千吗但根据税法来说吗里外里算吗算吗收吗两千吗税吗确实符合税法规定。
  甚至说税帛司在吗吗点还吗打折吗。
  但李俊风讲吗也有道理吗吗虽然符合税法吗规定吗却十分有违常识。
  所以孙奕今天准备去德林府税帛司吗希望能够参考府库吗税务书籍吗进而研究研究吗有没有什么税收筹划方法。
  税法规定吗浩如烟海。
  孙奕相信吗只要找对方法吗让吗吗事情变得合理吗应该吗有可能吗。
  刚到税帛司大门吗就见八开吗大门吗来吗往吗热闹非凡。
  看来税帛司生意吗错啊。
  今天正吗马老头执勤吗吗早上吗税帛司照例吗山吗海。
  吗些商户都吗来申报税收吗吗开具凭证。
  吗都有专吗接待吗老马也乐得清闲。
  年近四十吗吗吗有吗税帛司杂役吗差事吗平时还能有点意外之财吗日子过得还算惬意。
  吗正泡吗吗壶上吗吗今年新采吗茉莉花。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