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报名费

下载免费读
韩理看向孙奕,这德林府当中,能考税务师的他全都认识啊,这个孙奕从哪里冒出来的。
  当下疑惑的问道:“不知这位公子是哪里人士。”
  孙奕道:“我是明理堂的律者,正在打一个官司,需要参考税帛司的税法书籍。可刚刚被这位告知,只有税务师才能查阅。”
  说着他指了指老马。
  听他这么说,韩理点头道:“不错,确实是这么个规定,税帛司乃是重地,岂能让闲杂随意出入。”
  见他确认,孙奕在不怀疑,继续道:“因此我想参加明天的税务师考试,通过考试,就可以进入税帛司藏书库进行参阅了。”
  听他这么说,韩理也向天打了个哈哈。
  反正左右无事,而且这个孙奕看起来也顺眼。
  韩理就道:“好,走吧,咱们边走边说,去我的部堂说话。”
  韩理主管德林税帛司车马税务的收取。
  因此也有自己独立的办公地点。
  进到堂内,韩理示意书办不用起身问候。
  让老马出去继续等人,他和孙奕坐了,一起喝了茶,才笑道:“这位孙公子,不知你对税务师考试了解多少。”
  孙奕诚实道:“在下知道的不多,这也是没了办法,才想考一个,进入司藏书库。”
  听他谭城,韩理呵呵笑道:“孙奕,你也是一个律者,估计将来也是想要成为律师的。这税务师跟律师一样,同属上九流的行业。所谓的上九流,就是要经世济民的,跟什么书画师、惊鸿师可不一样。这你可知道?”
  孙奕知道这个世界,绘画书法的职业就是书画师,舞蹈的职业就是惊鸿师。
  当下点头道:“在下知道,税务师确实身份高贵。”
  听他认同,韩理道:“那你是怎么认为税务师考试如此儿戏,说考就考呢。”
  孙奕道:“在下不知,还请赐教。”
  韩理笑道:“明天虽然就要考试,可税务师考试的报名,早在一个月前就开始了。明天的考试,会由省会的三星税务师前来,当场命题。就是为了防止泄露题目。而考题也是很难的。听到这里,你还要参加明天的考试吗?”
  韩理这么说,就是很清楚的告诉孙奕,这个考试不仅时间紧迫,而且难度超高。现场命题,更是杜绝了一切小抄或者作弊的可能性。
  他也是今天等老友,所以有空,看着孙奕还算顺眼,这才提携了几句,让孙奕知难而退。
  却听孙奕道:“感谢韩大人爱护,但我有信心,还想试试,请韩大人给我这个机会,让我能够参加考试。”
  “哈哈,有意思。”韩理本来已经准备好安慰孙奕的说辞了。
  却不曾想孙奕竟这么执着。
  韩理道:“别人都准备了四五年都不一定能过,到底是有什么信心让你明天能过啊。”
  孙奕道:“在下自小聪明。所以一定没问题的。”
  听到这话,韩理哈哈大笑,真想上去抽这孩子一下。
韩理看向孙奕这德林府当中能考税务师的他全都认识啊这个孙奕从哪里冒出来的当下疑惑的问道不知这位公子是哪里人士孙奕道我是明理堂的律者正在打一个官司需要参考税帛司的税法书籍可刚刚被这位告知只有税务师才能查阅说着他指了指老马听他这么说韩理点头道不错确实是这么个规定税帛司乃是重地岂能让闲杂随意出入见他确认孙奕在不怀疑继续道因此我想参加明天的税务师考试通过考试就可以进入税帛司藏书库进行参阅了听他这么说韩理也向天打了个哈哈反正左右无事而且这个孙奕看起来也顺眼韩理就道好走吧咱们边走边说去我的部堂说话韩理主管德林税帛司车马税务的收取因此也有自己独立的办公地点进到堂内韩理示意书办不用起身问候让老马出去继续等人他和孙奕坐了一起喝了茶才笑道这位孙公子不知你对税务师考试了解多少孙奕诚实道在下知道的不多这也是没了办法才想考一个进入司藏书库听他谭城韩理呵呵笑道孙奕你也是一个律者估计将来也是想要成为律师的这税务师跟律师一样同属上九流的行业所谓的上九流就是要经世济民的跟什么书画师惊鸿师可不一样这你可知道孙奕知道这个世界绘画书法的职业就是书画师舞蹈的职业就是惊鸿师当下点头道在下知道税务师确实身份高贵听他认同韩理道那你是怎么认为税务师考试如此儿戏说考就考呢孙奕道在下不知还请赐教韩理笑道明天虽然就要考试可税务师考试的报名早在一个月前就开始了明天的考试会由省会的三星税务师前来当场命题就是为了防止泄露题目而考题也是很难的听到这里你还要参加明天的考试吗韩理这么说就是很清楚的告诉孙奕这个考试不仅时间紧迫而且难度超高现场命题更是杜绝了一切小抄或者作弊的可能性他也是今天等老友所以有空看着孙奕还算顺眼这才提携了几句让孙奕知难而退却听孙奕道感谢韩大人爱护但我有信心还想试试请韩大人给我这个机会让我能够参加考试哈哈有意思韩理本来已经准备好安慰孙奕的说辞了却不曾想孙奕竟这么执着韩理道别人都准备了四五年都不一定能过到底是有什么信心让你明天能过啊孙奕道在下自小聪明所以一定没问题的听到这话韩理哈哈大笑真想上去抽这孩子一下这是多大言不惭不过韩理转念又是一想道好那我就给你这个机会你去把报名费交了吧孙奕茫然道报名费一看孙奕这傻傻的样子韩理就有种奸计得逞的样子然后笑道对啊参加税务师考试需要交纳三百两的报名费孙公子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呵呵韩理看向孙奕德林府当中能考税务师全都认识啊孙奕从哪里冒出来。
  当下疑惑问道:“知位公子哪里士。”
  孙奕道:“明理堂律者正在打官司需要参考税帛司税法书籍。可刚刚被位告知只有税务师才能查阅。”
  说着指指老马。
  听么说韩理点头道:“错确实么规定税帛司乃重地岂能让闲杂随意出入。”
  见确认孙奕在怀疑继续道:“因此想参加明天税务师考试通过考试就可以进入税帛司藏书库进行参阅。”
  听么说韩理也向天打哈哈。
  反正左右无事而且孙奕看起来也顺眼。
  韩理就道:“走咱们边走边说去部堂说话。”
  韩理主管德林税帛司车马税务收取。
  因此也有自己独立办公地点。
  进到堂内韩理示意书办用起身问候。
  让老马出去继续等和孙奕坐起喝茶才笑道:“位孙公子知对税务师考试解多少。”
  孙奕诚实道:“在下知道多也没办法才想考进入司藏书库。”
  听谭城韩理呵呵笑道:“孙奕也律者估计将来也想要成为律师。税务师跟律师样同属上九流行业。所谓上九流就要经世济民跟什么书画师、惊鸿师可样。可知道?”
  孙奕知道世界绘画书法职业就书画师舞蹈职业就惊鸿师。
  当下点头道:“在下知道税务师确实身份高贵。”
  听认同韩理道:“那怎么认为税务师考试如此儿戏说考就考呢。”
  孙奕道:“在下知还请赐教。”
  韩理笑道:“明天虽然就要考试可税务师考试报名早在月前就开始。明天考试会由省会三星税务师前来当场命题。就为防止泄露题目。而考题也很难。听到里还要参加明天考试?”
  韩理么说就很清楚告诉孙奕考试仅时间紧迫而且难度超高。现场命题更杜绝切小抄或者作弊可能性。
  也今天等老友所以有空看着孙奕还算顺眼才提携几句让孙奕知难而退。
  却听孙奕道:“感谢韩大爱护但有信心还想试试请韩大给机会让能够参加考试。”
  “哈哈有意思。”韩理本来已经准备安慰孙奕说辞。
  却曾想孙奕竟么执着。
  韩理道:“别都准备四五年都定能过到底有什么信心让明天能过啊。”
  孙奕道:“在下自小聪明。所以定没问题。”
  听到话韩理哈哈大笑真想上去抽孩子下。
  多大言惭。
  过韩理转念又想道:“那就给机会去把报名费交。”
  孙奕茫然道:“报名费?”
  看孙奕傻傻样子韩理就有种奸计得逞样子。然后笑道:“对啊。参加税务师考试需要交纳三百两报名费孙公子会连都知道。呵呵。”
韩理看向孙奕,这德林府当中,能考税务师的他全都认识啊,这个孙奕从哪里冒出来的。
  当下疑惑的问道:“不知这位公子是哪里人士。”
  孙奕道:“我是明理堂的律者,正在打一个官司,需要参考税帛司的税法书籍。可刚刚被这位告知,只有税务师才能查阅。”
  说着他指了指老马。
  听他这么说,韩理点头道:“不错,确实是这么个规定,税帛司乃是重地,岂能让闲杂随意出入。”
  见他确认,孙奕在不怀疑,继续道:“因此我想参加明天的税务师考试,通过考试,就可以进入税帛司藏书库进行参阅了。”
  听他这么说,韩理也向天打了个哈哈。
  反正左右无事,而且这个孙奕看起来也顺眼。
  韩理就道:“好,走吧,咱们边走边说,去我的部堂说话。”
  韩理主管德林税帛司车马税务的收取。
  因此也有自己独立的办公地点。
  进到堂内,韩理示意书办不用起身问候。
  让老马出去继续等人,他和孙奕坐了,一起喝了茶,才笑道:“这位孙公子,不知你对税务师考试了解多少。”
  孙奕诚实道:“在下知道的不多,这也是没了办法,才想考一个,进入司藏书库。”
  听他谭城,韩理呵呵笑道:“孙奕,你也是一个律者,估计将来也是想要成为律师的。这税务师跟律师一样,同属上九流的行业。所谓的上九流,就是要经世济民的,跟什么书画师、惊鸿师可不一样。这你可知道?”
  孙奕知道这个世界,绘画书法的职业就是书画师,舞蹈的职业就是惊鸿师。
韩理看向孙奕,这德林府当中,能考税务师的他全都认识啊,这个孙奕从哪里冒出来的。
  当下疑惑的问道:“不知这位公子是哪里人士。”
  孙奕道:“我是明理堂的律者,正在打一个官司,需要参考税帛司的税法书籍。可刚刚被这位告知,只有税务师才能查阅。”
  说着他指了指老马。
  听他这么说,韩理点头道:“不错,确实是这么个规定,税帛司乃是重地,岂能让闲杂随意出入。”
  见他确认,孙奕在不怀疑,继续道:“因此我想参加明天的税务师考试,通过考试,就可以进入税帛司藏书库进行参阅了。”
  听他这么说,韩理也向天打了个哈哈。
  反正左右无事,而且这个孙奕看起来也顺眼。
  韩理就道:“好,走吧,咱们边走边说,去我的部堂说话。”
  韩理主管德林税帛司车马税务的收取。
  因此也有自己独立的办公地点。
  进到堂内,韩理示意书办不用起身问候。
  让老马出去继续等人,他和孙奕坐了,一起喝了茶,才笑道:“这位孙公子,不知你对税务师考试了解多少。”
  孙奕诚实道:“在下知道的不多,这也是没了办法,才想考一个,进入司藏书库。”
  听他谭城,韩理呵呵笑道:“孙奕,你也是一个律者,估计将来也是想要成为律师的。这税务师跟律师一样,同属上九流的行业。所谓的上九流,就是要经世济民的,跟什么书画师、惊鸿师可不一样。这你可知道?”
  孙奕知道这个世界,绘画书法的职业就是书画师,舞蹈的职业就是惊鸿师。
  当下点头道:“在下知道,税务师确实身份高贵。”
  听他认同,韩理道:“那你是怎么认为税务师考试如此儿戏,说考就考呢。”
  孙奕道:“在下不知,还请赐教。”
  韩理笑道:“明天虽然就要考试,可税务师考试的报名,早在一个月前就开始了。明天的考试,会由省会的三星税务师前来,当场命题。就是为了防止泄露题目。而考题也是很难的。听到这里,你还要参加明天的考试吗?”
  韩理这么说,就是很清楚的告诉孙奕,这个考试不仅时间紧迫,而且难度超高。现场命题,更是杜绝了一切小抄或者作弊的可能性。
  他也是今天等老友,所以有空,看着孙奕还算顺眼,这才提携了几句,让孙奕知难而退。
  却听孙奕道:“感谢韩大人爱护,但我有信心,还想试试,请韩大人给我这个机会,让我能够参加考试。”
  “哈哈,有意思。”韩理本来已经准备好安慰孙奕的说辞了。
  却不曾想孙奕竟这么执着。
  韩理道:“别人都准备了四五年都不一定能过,到底是有什么信心让你明天能过啊。”
  孙奕道:“在下自小聪明。所以一定没问题的。”
  听到这话,韩理哈哈大笑,真想上去抽这孩子一下。
  这是多大言不惭。
  不过韩理转念又是一想道:“好,那我就给你这个机会,你去把报名费交了吧。”
  孙奕茫然道:“报名费?”
  一看孙奕这傻傻的样子,韩理就有种奸计得逞的样子。然后笑道:“对啊。参加税务师考试,需要交纳三百两的报名费,孙公子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呵呵。”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